第396章 见康熙

小说吧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清穿之四爷皇妃第396章 见康熙
(小说吧 www.xiaoshuoba.com)(小说吧 www.xiaoshuoba.com)    经过兰琴的提示,四爷果真开始派人调查太子的的田庄和在外面的私产。因为没有必要再在宫里常驻下去,四爷决定带兰琴回府。

    回府前,兰琴特地去干清宫跟康熙请安。

    “哟,钮格格怎么来了,奴才没看花眼睛吧。”梁九功故意阴阳怪气地说了一句。

    “妾身来给皇上请安,有劳公公去通报一声吧。”兰琴知道他是故意讥讽自己宫宴上居然拒绝康熙的事情,面上一红道。

    “杂家这就去,格格稍等会儿。”梁九宫忍着笑意,一甩拂尘,转身往宫内走去。

    兰琴主仆就这样等在外面,她转过身,看着干清宫外的白玉栏杆和重重的楼宇,突然有一种天下就在你面前的感觉。不得不说,古人将皇宫设计成这样,真是包含着无穷的智慧和美感。这种将权利和美学结合起来的美感深深地震撼着后人。当兰琴还是林梦瑶的时候,曾经多次跟随导师来过这里,每一次来都一次次感受着这座庞大的宫殿的华美和不同凡响的深意。

    “格格,皇上请您进去!”后面传来梁九功那尖细的声调。

    兰琴转身便随着他走入干清宫,跟在兰琴身后的念雪紧张地看了看这座皇帝所居住的宫殿,也跟了进去。

    “兰琴给皇上请安,皇上万福金安!”兰琴见到康熙正坐在御桌后面看书,便立刻福身下去,曲膝行礼道。

    “丫头,今日怎么记得给朕请安来了”康熙头都不抬地继续看书道。

    就知道,你们爱新觉罗家的男人都一个个小肚鸡肠,一点事都记在心头!兰琴默默在心里这样腹议了一句道。

    “启禀皇上,妾身不日将遂我家爷出宫回府,妾身念着皇上曾说让妾身来陪皇上赏画的事情,故而来与皇上请安。”兰琴仍旧半曲着腿,康熙不叫她起来,她也不敢造次。

    “起来吧,算你还有点心思。”康熙终于抬眼从书上转到了兰琴身上。

    “九功,去将那副赵孟的‘寒鸦图’拿过来给丫头瞧瞧!”康熙说着,突然喉咙发痒,咳嗽了几声。

    “皇上如果喉咙咳嗽,兰琴知道一种偏方,对治疗咳嗽有奇效,皇上要不要试试看呢。”兰琴关切地说道。对待康熙的态度,她一直揣着一句话‘不可以接近,也不曲迎奉承’。兰琴始终觉得伴君如伴虎,如果没有必要,还是远离皇权斗争中心为妙。

    “这咳嗽是老毛病了,宫里的御医都开了不少药了,医不好,唉,朕真是烦透这咳嗽的毛病了。”康熙少有地在兰琴面前抱怨道。

    “皇上不如试试妾身这个法子,左右也不费事,而且都是用食材做的,一点也不伤身。皇上长期饮用,对喉咙咳嗽都有好处。”兰琴在21世纪的时候,因为她妈妈的一个妹妹是个中医,曾经告诉过她这个治疗咳嗽的偏方,她也曾经试过,真的很有效果呢。

    “哦,你且说来听听。”康熙一听,也是这么个理,遂也不排斥道。

    “就是用白萝卜切成丝,再加入蜂蜜熬水,每日服用三次,就能缓解咳嗽。”兰琴依着记忆,将她小姨告诉她的偏方说了出来。

    梁九功早就取了画来,见兰琴说了偏方,立刻示意下面的一个小太监去给皇上预备这种汤药。跟在康熙身边四十多年了,这点儿眼力劲也还是有的。

    “丫头,过来看看这幅画,朕很喜欢。”康熙朝着兰琴招了招手,示意她过去。

    兰琴走到康熙身侧,看了赵孟这幅着名的“寒鸦图”,只见画作上林深雪积,寒色逼人,群乌翔集,有饥鸣冻哀之态。

    “皇上,这幅图乃是赵孟中期的作品。那个时候他因病借故离开元廷,归乡故里,应该对人生产生了巨大的感悟。他本是宋太祖赵匡胤的第11世孙,却在元廷出仕,其内心应该非常纠结。这幅图正是他对元廷深感失望时所画。皇上请看,图中寒鸦神态忧伤,布景也是寒冬萧瑟,正与当时画家的心态是吻合的。”

    康熙随着兰琴所指又观赏了一下,点点头道:“你这丫头,小小年纪,说出来的道理到也有很几分意思。”

    两人又看了一会儿,兰琴便请辞了,其实也是因为梁九宫说了一句“华贵人”到了,兰琴便知道自己该退下了。

    在兰琴主仆走出干清宫门口时,一身华服的郑春华已经下了轿辇在宫女的搀扶下走了过来,与兰琴正好面对面碰着。

    “华贵人吉祥!”兰琴依照身份福了一礼。

    “妹妹快起,妹妹怎么不去姐姐那里了?”郑春华自从与兰琴那日相识后,便一直惦记着兰琴,又在康熙身边听过她的一些事,更加对之有好感了。

    “那明儿出宫前,我去寻姐姐见个面。”兰琴不知郑春华这般,不好意思拒绝道。

    “嗯,一言为定!”郑春华从兰琴身边走过的时候,伸手握了一下兰琴的手。

    真凉呀!美人的手都是这么凉么~

    兰琴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那个绝世倾城的背影,为她的命运和未来深深的遗憾,却又无可奈何。

    郑春华,你千不该,万不该,去信任那个不值得你信任的男人~

    这些话哽在兰琴喉咙里,她不知道如何说出口,因为她也不知道从何说起。郑春华与太子苟合之事在史书上有明确记载,但是并没有记载是发生在何时,如果自己现在去捅破这层窗户纸,怕是会引起不可预知的后果。

    兰琴带着这些思绪在念雪的搀扶下下了白玉栏杆,然后走出广场。

    “钮钴禄兰琴!”突然,一声清脆的喊声在兰琴主仆背后响起。

    不消说,兰琴都不用回头就知道发出这个声音的人是谁了,也只有他一直都是叫自己的全名的。

    “妾身参见十四爷,十四爷吉祥!”兰琴转过身福了一礼,毫无意外地看见一身褐红色锦袍的十四阿哥。

    “我们私下见面时,无需行这些虚礼!”十四阿哥说道。

    兰琴观之,发觉十四阿哥好像又长高了。本就只有十六岁的年纪,自然是一天天长高,原本清秀的面容,因为下巴上冒出了一些胡茬而略显出了一些男人的意味。(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

    小说吧 www.xiaoshuoba.com小说吧 www.xiaoshuoba.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清穿之四爷皇妃》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清穿之四爷皇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清穿之四爷皇妃》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