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罪丁梓



小说吧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前夫来袭,社长你好冷得罪丁梓
(小说吧www.xiaoshuoba.com)    “当当当!!”门口传来了敲门声,吵醒了一旁还在摸着床铺感叹舒服的林果宝。

    听到敲门声的果宝忽然有些不愿开门了,要是是那些和自己合不来的人干上了,那该怎么办?而且,现在自己身为丁梓的老婆,轻易和别人争吵,也会丢了丁梓脸面,实在难做人。

    想了想还是走过去开了门,这才看见一个穿着和佣人服差不多的妙龄姑娘,手里举着一个托盘。只见托盘上放着一块白毛巾。

    见状她有些不解了,望向这位长得还算清秀的姑娘,轻轻问道,“这是?”只见佣人淡笑着向她说道,“这是白毛巾,少爷的房间向来都是每个月的这天打扫。刚刚夫人吩咐说,让你先打扫一下少爷的房间。”

    她是听懂了,嫁入豪门深似海啊!先不说后妈给她的压力,再来就是眼前这个佣人,虽然说不上很冷漠,但是左一句‘少爷’,右一句‘少爷’的压根就没她站的地儿!!看来想以后日子好过还需要点时间啊!

    她静默了片刻,随后对佣人点了点头便接过了她手里的盘,正想进入房间的时候隐隐的听到那个女人提醒道,“墙壁上的那个小油画记得要擦一下,那个是必做的。”

    进入房间后的她立马换了件衣服,随后进入房间配套的卫生间打水。把所有一切都弄完后,这才休息了下来。

    这时外边已经传来了不少嘈杂声,虽然听不清,但是丁梓那熟悉的雄性声音传进她的耳里却变得十分清晰。

    哎呀!坑爹?!什么都搞好了,就剩那个重点吩咐的油画没擦。

    心里一急,她连忙冲进厕所拿起了那条白毛巾,四处张望了下,这才看到了挂在墙壁上的那画。只见那副说不上什么是感觉,但是却有种奇异的诡异感的画空荡荡的挂在了墙壁上,油画上画的是两个小孩的背影,两个都是短头发的男的。

    她没多想,立马掏出毛巾便轻轻擦了下,可越擦感觉越怪。甚至的油画开始了变形,她心里一急,连忙抽出画来。

    “林果宝!!”突然传来了丁梓那雄性声音,“你在做什么!”

    “啊?我我我,我在帮你擦油画。可是”突然被叫声惊住的她连忙愣愣的说道,未说出口的话她已经有点说不下去了,因为看见丁梓那一向冷淡的脸已变阴沉。

    “谁叫你那么多事碰我的东西!”丁梓大步流星的向她冲过去欲想抢过那副油画。可一脸吓住的她见他生气了,连忙说道,“我,我我帮你挂回去,你别气·····”

    手忙脚乱的她一个不经意,那副油画便从手里掉了。正好掉在了地上,他们两个的面前。

    见状,丁梓已经耐不住了,连忙捡起了油画,便一把将她从桌子上拽了下来。

    动作极其快速的将她按在了桌子上,随后大手捉住她的下巴,狠狠的掐着靠近自己的那双俊脸。声音在此时没了磁力却多了阴森的怪异感,被掐着怪疼的果宝连忙想挣脱,却被他大手一把禁锢在了桌子和他之间。

    “别***以为我现在娶了你,就拿你没办法了。我要一个人不好过多的是办法。尤其是你别以为现在在名义上是我的老婆,现在就可以完全为所欲为了。多事只会让你更快的去死。”此时丁梓那向来深邃的眼眸的双眸此时变得猩红,犹如那地狱里的使者,要她死就死,要她活就活。

    已经被他那粗俗的话语愣住的果宝已经忘了反抗,同时的也忘记了他给她带来的疼痛感还在。

    “我,我不是故意的。”看着已经貌似情绪有些失控的丁梓,她唯有弱弱的解释道,“我,我不知道那油画不能碰。都是那个女佣人······”

    “呵呵,现在已经被你敲碎,解释有用?”只见丁梓松开了掐着她的手,可正在她大松一口气的时候,立马被丁梓大力推下了床。

    随后他那高大的身子随后覆上了她的身体,摸了摸她那白嫩的脸蛋,眼色已经没了往常的温暖,有的也只是阴森和冷漠。

    “我,我会赔给你的。”她愣愣的说道,那双小手还在不停的抵御着欲想前进的丁梓,可阻挡无果倒还有了丝,欲擒故纵的成分。

    “赔?哈哈!估计你下下下辈子都赔不起。这个在我心里是无价的。”丁梓那冷清的眸子看了眼她那柔顺的发丝,靠上前轻轻嗅了嗅,“即使你赔给我了,我这辈子也不会放过你的。”

    “我,你·····”已经语无伦次的她被他猛地推下了床,随后那顿时翻脸如翻书的他揉了揉额头,随后看了眼那破碎的画,眼色更冷了,“滚!现在给我滚!离开这里,我不想再看见你,听到没?我数十秒,要是你还在这里,我这辈子绝对不会放过你的。”

    虽是说不放过她,可还是给了一个机会给她逃。虽然已经吓懵了的她忘了逃跑,可当他数到五的时候,她还是退缩了。连忙抽起床上的包往大门口冲去。

    这个还是那个遇到什么事都那么淡定的丁梓吗??

    不顾客厅里纷纷攘攘人群的眼光,逃出来的她边哭着边步行走到了马路,想都不想的她连忙给默默打了通电话。

    可手机一直没接通,半天被接通后传来的声音却是陌生的男人声音。闻言,她一愣,连忙问道,“这个不是默默的手机?”

    “恩。”只见那边男人慵懒的回答了一个字,“有事吗?”

    “默默去哪儿了?”林果宝顿时觉得不对劲儿,没理由萧默默的手机会被一个男人接的呀!难不成那么狗血又被绑架了?

    “她?”只听见男人意娆未尽的停顿了一下,随后淡笑道,“趴在我旁边睡觉。”我去!!难不成萧默默被人灌酒拖去开房,再次有了第二春??

    “我去,你是谁?敢强了我家默默,找死了吗?”林果宝顿时忘了悲伤,连忙问道。听到了后半句微微有些不满的他冷冷的解释道,“我是他老公。”

    老公?林果宝满头黑线,薄亦玺?那是前夫吧?

    “前夫?”林果宝顿时轻松了不少,“好吧,叫默默起床听电话,我有急事,无家可归了。”

    “是老公,不是前夫。”薄亦玺难得有耐心的解释道。

    “恩,知道了。前夫赶紧叫默默听电话。”林果宝自动的忽略了他嘴口的,‘老公’又没领证,老你妹!默默还指不定会跟回你呢!!

    “很明显你幻听很严重,我会考虑叫丁梓带你去看耳科医生。”薄亦玺像是心情很好,难得的耗住了果宝,硬是不吵醒身边睡得像猪的女人。

    “丁梓·····不可能了,我,我刚刚做错事情被他赶出来了。”丁梓,这个让她听了还感觉受惊的名字,不由得语气黯淡了起来。

    闻言,那边的薄亦玺突然安静了下来,不知道在沉思什么,静默了片刻才幽幽答道,“壁画?”

    “你知道这事?丁梓那么快告状了啊!丫的什么时候他成了八卦婆了!!”闻言,她立马震惊的问道,语气中对丁梓带有强烈的不满。

    “他没说,我猜的。”薄亦玺轻轻的摸了摸身边女人的长发,轻轻的绕到了鼻下嗅了嗅,随后说道,“曾经姜成因为轻轻摸了那画,他嘴上说没关系,可却在当天晚上用计谋把姜成逼到了海南做事,过了很久才让他回来。”

    闻言,她立马秒懂了当时为什么姜成听到了丁梓说海南,立马怂了,原来事出有因。

    “海南很热,当时是夏天。那对于娇生惯养的姜成来说那等于是晴天霹雳。”薄亦玺轻轻说道。

    听言,她突然有些懵了,愣愣的问了句,“如果我说我一不小心把它摔碎了呢?”

    突然那边手机静默了下来,她喂了半天都没人理会,正想挂掉的时候,传来薄亦玺那淡定的回话,“恭喜你,你死定了。”

    简单的七个字立马让她有种想去撞豆腐的凌乱感,为什么自己要那么笨,要那么不小心,不然那画也不会落得此下场!!!

    想到此,眼泪已经止不住得流,手机里一男一女得吵杂声已经响起,她知道默默已经醒了。可她已经不想说太多,静静的挂断了手机。望着这个原本在她眼里是多么美好的城市在此时却成了她想躲起来的堡垒。[www.kanshu.Com]xiaoshuoba www.xiaoshuoba.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前夫来袭,社长你好冷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前夫来袭,社长你好冷》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前夫来袭,社长你好冷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前夫来袭,社长你好冷》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