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3章 大大的卑鄙



小说吧 推荐各位书友阅读:花丛任逍遥第253章 大大的卑鄙
(小说吧 www.xiaoshuoba.com)    “花去多少?”

    谈铭说的顺手自然是花了钱也花了人力,这本是一个大户人家,刚买这栋房子没一个月就被谈铭威逼让出开给叶天,他不同意没有办法,谈铭一个拍手,立即冒出了二十多个汉子,一个个两眼冒凶光的,没法子,只要把房子给他,当然,他不是土匪路霸,给了原先房子的一倍价钱。

    “二百五十万。”

    叶天挠头道:“我好像没这么多钱还你啊。”

    谈铭笑道:“三少,这是兄弟们的一点小心意,你来西南这么久了,大伙早就想给你送点礼物,就当这房子吧。”

    “那这心意我手下了。”叶天不客气道,客气就是当外人了。

    两人走了进房子查看了一番,叶天很满意,没其他的要求,装修都还是新的,对于房子,他还真的没什么概念,还是留给杨若希来布置一些家具吧。

    叶天不得不感叹,真是有钱好办事,没钱屁都办不成,这不就是活生生的样板。

    “那就这样定了?”谈铭道,“要不添点新家具?”

    “这事给女孩子去办。”

    谈铭立即恍然大悟,不过他之前也想对了,叶天要到外面住,自然是方便和女孩子多沟通多沟通的,他理解。

    “靠,你那什么眼神啊?”

    谈铭大笑道:“三少,我明白,我就是想说别这么猛,克制点。”

    “你个熊的。”叶天笑一脚过去。

    谈铭正要去取车子,突然看见三辆车车子飞快的向这边过来。

    瞧这架势不是寻仇来的吧?

    三辆车子井然有序的停了下来,走下了一个叶天的老“朋友”了,后面是一个四十多岁的男子。

    “钱少爷,就是这混蛋把我赶出来的。”显然那男子是这原来的房主。

    谈铭笑了起来,敢情这鸟人去搬救兵了,难怪临走说不出一个小时就要回来的,当时还以为开玩笑呢。

    “打狗还要看主人。”钱里一脸的阴森对着谈铭道,“你踩过界了。”

    叶天背着身子看屋子的那些摆设呢,他还想着应该买一个超级大的液晶电视,每天晚上爷们似的的头靠在杨若希的大腿上,而紫洛呢,就帮他削着果子,那日子,贼舒服,憧憬着这逍遥的生活,突然一个有点熟悉的声音传到了耳朵里,回头一看,笑,笑得意味深长:“人生何处不相逢啊,打狗是要看主人,但从来不看,因为狗的主人也是一只狗,疯狗。”

    “是你?”钱里一看见那笑嘻嘻的连就火气三丈,这个家伙还在这里没事人一样他焉能不怒?

    没有整死叶天,钱里白了几根头发,他想不到叶天打了这么公子哥人,居然还能相安无事的。他始料不及。

    “不是我是谁?我和你有缘。”叶天浮起了“老朋友重逢”的笑容,指着钱里身后的十个黑色西装的男子,“你养了这么多疯狗不怕他们咬你?”

    钱里阴阴的笑了,正好,把以前的恩怨给结了,现在对方只有两个人,他后面的人都是经过一些训练,虽然见过叶天的霹雳手段,但钱里有盲目的自信他会把叶天踩下去。

    ………………………………

    叶天瞧钱里那牛逼烘烘的架势,分明是想踩他,而且是狠狠的踩到底,露出一个为自嘲的笑意:“这年头的人似乎都有装逼的本事,钱少啊,你还是回家洗洗睡吧,免得你老妈担心。”

    钱里走到了叶天的前面,傲气十足,比奥巴马还要奥巴马,大气之极对着叶天道:“告诉,我忍你很久了,你抢了我的女人,光是这一点,你就要死。”

    “你说何诗?”叶天眯着双眼,一脸灿烂的笑容,“抱歉,我没有抢你的女人,你的女人我看不上,不过那真的是你的女人?你不是畜生吗?”

    钱里残酷的眼神,挑眉道:“你很嚣张,我很奇怪你的这一份装逼的本事从哪里来的。”

    “我只在装逼的人面前装逼。”叶天嬉皮笑脸的道,倏然一个手抓住钱里的手腕,另一手按住他的后脑,嘭。

    钱里的额头和车窗来了一个亲密的接触。

    钱里脑子一片空白,额头渗流血迹,但还没有结束,叶天就像丢垃圾似乎的潇洒,把钱里一百三十多斤的身子飞丢了出去。

    他身后的那十多个人连忙伸手借助。

    “钱少爷,,钱少爷。”

    “没死,死不了。”叶天淡淡道,“要不要我出医药费?”

    钱里面子丢到家了,摇摇晃晃的站起来,先是抹了抹额头上的血迹,然后手指前面的叶天,一脸杀气:“你……给我剁了这混蛋……”

    他身后的十多个男子就要上前教训叶天。

    谈铭突然道:“喂,大白天不要动手,动动脚就可以了。”这鸟人的手里居然拿一把精巧的手枪,是俄罗斯的出产小型的手枪。

    一枪在手,谁他娘的牛逼就砰了谁。

    叶天笑了,这厮,好个谈铭啊,慢吞吞的走到了钱里的前面,因为谈铭手里有枪在“照顾着”,钱里的人没一个感动,他们是有些能打,但用不着把命赔进去。

    生命是灿烂的短暂的。

    “你刚才说你要踩我?”叶天邪气十足的笑道,“我现在让你踩,要不要,看,你的脸都脏了。”

    叶天无奈的看着钱里一脸的血迹,阴阴的笑道:“别生这么大气,高手也怕子弹的,下次你出门一定多带枪不就行了。”

    “叶天,你有种。”钱里只有迸出这几个字,那个咬牙切齿啊。

    “你不要这样看我,我不是你的仇人。”叶天高傲的神色,“就你屁小孩想当我的仇人,那我不是忙死了。”

    说得钱里好没面子。

    “你…….”[www.kansHu.com]

    “别你你你你的的,我听着没劲,算了,今儿我心情不错,你捡回一条狗命,下次记得带枪,代人。”

    叶天很负责的道:“要不又像今天照样,你没踩到我,那不是多丢面子。”

    钱里这小子似乎被冲昏了头脑,被叶天的漫不经心话给刺激到了,说出了一句让他这一生后悔到肠子的话:“叶天,有种把你就今晚把杀我了,只要我一翻身,我会把你全家老小一个个杀整死了,我说到做到。”

    “你说你把我的家人整死?”叶天的笑容很迷人很灿烂,比先前的更灿烂十倍,但在谈铭看起来,三少的身上杀伐之气慢慢的散发出来,那是一种杀尽千万人我亦何惧的气质。

    钱里只觉得这叶天每说一个字,他就觉得离死神进一步。

    他身后的几个家伙眼睛也是明亮,一眼就看出叶天身上那一股浓重的杀伐之气,他们几乎被压得窒息不过来。

    “我对你很失望。”

    叶天揪住钱里的衣领,逼视着他恐惧的眼睛,而在钱里的眼睛里叶天仿佛是死神带着镰刀正一步一步的走过来。

    “我活了也快千年了吧,我第一次听见有人这么说,真的,你是第一个敢这样对我说这种话的人,可惜第一个通常是死得快,兴许也不是死得快,就是身体缺少一些零件而已。”

    噶。

    钱里右胳膊生生的被拗断。

    嚓。

    钱里的左手的五根手指被诡异的一致的弯成翘立,成90°状。

    咝咝的两声居然是从钱里的胸膛了传出来的。

    肝脏碎裂。

    钱里的五官只能用恐怖来形容,痛得他喊不出任何的声音。

    “不要说一些我不想听的话。”

    叶天松开了钱里的衣领,钱里身子顿然的瘫软下来,像一条死狗的躺在地上,叫不出声,唯有眼睛的神色泄露出内心的恐惧和悔恨。

    “我一向是这样的。”

    叶天卑微的眼神投在钱里的身上,然后对着那十个男子道:“给你们两个选择,第一,抬着这个钱少回家。第二,跟我,你们自己选吧。”

    一个显然是老大的人望了其他人一眼,其他人要他拿注意。

    要是抬钱里回去不被他老子给砰了才怪。

    “我们跟你。”那个带头的说,识时务着为俊杰,他们也是还一口饭吃而已。

    “那么就跟我,不过跟我之前,你们得跟钱少划界限吧,一人给一脚吧。”

    嘴角抹出阴冷刻薄的弧度,叶天不再看倒在地面死狗一样的钱里。

    带头大哥愣了一下,但也想明白了,不说话,过去就是给了钱里一脚,力道十足。

    于是,可怜的钱里被踩了十脚。

    “做坏蛋呢,就要做到底,而且要干净利落。”叶天背靠着车身,语气不冷不热,“把他抬上车,去他家,一次处理完。”

    谈铭说话了:“三少,现在去他家?”

    三少不是光天化日去杀人放火吧,这钱里的家在西南也是颇有势力的,十几个人就这样进去,不是找死路。

    “阳光下的罪恶往往比黑暗中来得更猛烈和光明正大。”

    叶天像一个哲学家幽幽说道。

    上车,谈铭一看叶天的神色,对着那十个人道:“抬他上车,去他家。”

    那十个人是傻眼了,但也没有办法,只好把钱里抬上车子,在前面开车去钱里的老窝。

    “读读书,杀杀人,放放火,这种事情,其实挺有意思。”

    叶天嘴里冒出这么一句牛叉叉的话来。

    谈铭从后视镜打量了在眯着眼睛的三少,他神色很轻松,仿佛不是去杀人放火,而是去旅游的,三少,果然强悍也。

    ………………………………………

    嘭的一声,正坐在沙发上看报纸的钱里的父亲钱有贵倏然拿开报纸一看,顿的从沙发上弹跳而起,只个躺在在地上五官几乎要变形的居然是宝贝儿子。

    “这么紧张,他没死呢,就是少了点东西。”

    钱有贵抬头望过去,只见一个雪白衣衫的年经人慢吞吞的走进了大厅。

    钱家也是大户人家,叶天这么一闹,大厅里顿时站满了人,一个个虎视眈眈的望着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年经人。

    叶天的身后就是跟着谈铭而已。

    “是你把我儿子打成这样的?”钱里终究是见过世面,恢复了冷静,敢把他的儿子弄残废,还亲自送回来,这个人的背景如何不得而知?但他可以肯定的是,他的心狠手也辣。

    “你问问你儿子就知道了。”

    叶天很随意的坐到的沙发上:“有开水吗?帮忙倒一杯。”

    钱里瞪大眼珠子,示意就是叶天把他弄残废的。

    钱有贵并没有立即就叫人把叶天围住,他有胆子来这里,最起码他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事情?

    “你是谁?”钱有贵先把叶天的底子摸清楚,儿子没死但和死了没什么分别,他也要叶天付出同样的代价,而且比钱里更惨。

    “你儿子没告诉你我的名字?”叶天摇头,不满意的道,“瞧瞧,你儿子要是告诉你,今天就不会有这么完美的后果了。”

    面对叶天冷语嘲讽,钱有贵心里的恨意更增一分。

    “叶天。”

    叶天?钱有贵还真的没有听说过这个名字,他在西南市也是黑白两道都混得开,但叶天的名字还真的没听过,不能怪他啊。

    难道是外地来的公子哥?

    叶天道:“你们家来客人了,不倒开水?没这么小气?”

    “给他倒一杯开水。”钱有贵对一个管家模样的说道,正说着一个中年妇女走出来,一看见倒在地上不成人的钱里,立即扑上去,哭得唏哩哗啦的,是钱里的母亲。

    姿色不错,正是女人蜜桃的时候。

    叶天笑道:“我把人给你送回来了,你是不是该表示点?”叶天把手伸出去。

    不是他打的?钱里有点犯迷糊了,道:“是谁把达成这样的。”

    “我。”

    “你这个混蛋。”钱有贵还没有说话,钱里的母亲就冲上来,要气得撕碎叶天。

    叶天可不想和女人动手,谈铭被逼出手,心里大骂三少的卑鄙。

    直接把钱里的母亲拽飞到了钱有贵的脚下。小说吧 www.xiaoshuoba.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花丛任逍遥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花丛任逍遥》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花丛任逍遥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花丛任逍遥》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