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4章 太邪了



小说吧 推荐各位书友阅读:花丛任逍遥第234章 太邪了
(小说吧 www.xiaoshuoba.com)    嗤。

    一抹凄艳的红血从化骨龙粗大的脖子中间喷薄而出。

    宛似午夜开放的夜来香。

    弥漫在空中是一股淡淡血腥味,一根鱼刺从化骨龙的嘴里喷出。

    他的身子直挺挺的倒地。

    一双铜铃大的眼珠子怔怔的望着没有星星,也没有月亮的黑夜。

    一滴眼泪从他的眼角渗流而出。

    他死不瞑目,他连三少任何出手的都不知道。

    还有,他的烤鱼还没有吃完,三少请他的瓶酒也没有喝完,他不甘心啊。

    谈铭虽然知道化骨龙终究是死在三少手上,但死得太快,太快,他没有来得及欣赏。

    “第三个。”

    谈铭的声音透着莫名的冷颤,道:“他在游戏厅玩游戏,叫动杀。”

    “动杀?这个名字有点意思。”

    谈铭用了十分钟的时间把车子开到了西南市的游戏厅。立刻一个小弟走上前,谈铭问了下情况,对叶天道:“三少,他还在里面。”

    叶天走进了吵闹的游戏厅,多是学生,一个个玩的满头大汗,不亦乐乎。动杀正在玩经典的游戏97格斗王。

    叶天在他的背后一只看他玩97,没有打扰他的兴趣,动杀玩游戏很奇怪,通常是先把已方两个人给对方打死,然后用八神一个人挑三,相当的有成就感。

    动杀是一个年经人,大概就二十五这样,一头简短的头发,菱角分明,是一个很阳光的大男孩,坚毅的面孔。

    “你来杀我。”动杀突然出声道。他能感觉到那一份渗入血脉的冷冷杀机。从他的身后一个比他还要年经的人传来的。

    “我在等你玩最后一把。”

    “那你等一会。”动杀的还真的相信叶天了,这一次不再防水,用八神做冲锋,只用三分钟之间把对方的三人挑杀了,而且血还满满的。

    “我跟你出去,这里小孩子多。”动杀起身,出神的望着那些还在玩游戏的孩子道,“我小时候基本没玩过,现在的小孩子很幸福。”

    “你有孩子了?”

    动杀道:“在过几个月我就当爸爸了。”他的声音充满了喜悦,也充满了对未来的憧憬。

    “你不怕我连你的老婆和孩子都不放过。”

    动杀看了一眼叶天一笑,自信十足:“你不会那个机会的,叶三少。”

    “我杀了阿域和化骨龙。”

    动杀微微的叹息道:“我猜到了,你杀得了他们,下一步就是我,若是杀我之后,接下来就是隐布了。”

    “你是修真者?是魔宗的?”叶天突然问道。

    动杀神色一变,但立即恢复正常了,叶三少果然也是一个修真者,而且法力颇为精深,可就算如此,他还是有自信杀了叶天。

    他的老婆和没有出生的孩子在等着他。

    “说起来,我和魔宗有点渊源,你若避过我三招,我放你回去。”

    两人走出了游戏大厅,动杀居然不怕叶天突然使诈的,坐上了他的车子,谈铭把两人拉到了一座废墟大楼中。

    大楼年代久远,正是埋死人的好地方。

    “幽灵屠你练到第几层了?”

    动杀吃惊的望着叶天,听他的语气似乎也会这魔宗的幽灵屠?

    “第五层。”动杀周身暴涨出一团黑色的火焰,团团的把他围住。

    “杀了是有点可惜了。”叶天轻声喃喃,抬头望着动杀道,“我多给你一招吧。”

    动杀不敢说自己牛逼,但也有两三分牛逼吧,这幽灵屠放到修真界也是响当当的名号,动杀就是专门用它来那些修真之人的。

    “不用。”动杀在也不迟疑,一道黑芒瞬间出现在叶天的胸前。

    右手的食指叠在中指之上,拇指与无名指尖捏在一起。

    嘭。

    黑芒弥散开来。

    “阴阳法师?你是日本人?”动杀还是有点眼力的,这手势就是阴阳法师九字真言的临,兵,斗,者,皆,阵,列,前,行其中的前者。前者于本来之处当悟天地轮回之意,天地合一是为终,亦是为始,须知此轮回乃道之轮回天地之轮回,循环往复,当于静念处体会道之义理,道之本义,则可不惑于所得,不惑于所成,列天地而不坠,临万物而不迷。前者,进也,不思,不昧,不惑,循天地而演万物,得大道而不退本源。

    “道家之九字真言,日本阴阳的九字本是从道家剽窃过去的。”

    动杀眉毛一动,叶天掌握了道家的九字真言,则意味着自己的幽灵屠对他起不来多大的作用,好在他并没有进攻。

    “叶天,你是不是要让斧头帮从西南消失。”

    “是。”

    “好,我就看看你的本事。”

    动杀话落下,身子向前跨一大步,瞬间出现在叶天的前面,右手释放出黑芒,席卷上叶天的心脏。

    “我说过,你用幽灵屠是没有任何胜算的。”

    叶天身子倒立,然后浮起,在半空中。

    谈铭好像在看魔幻电影似的,他使劲的揉揉眼睛,这是真的假的?

    “那我就更要用幽灵屠杀你。”动杀在一次悍然发动了毫无意义的进攻,一波抢过一波,空气中到处是黑色的光芒在浮动着。

    “四招过去了。”

    嘭。动杀撞上了一道五行的气劲,叶天右手中指无名指成弓行,大拇指,食指,小指立着。

    他的周身笼罩住一层道法自然的玄妙的真气。

    “输了就要死。”

    这句话宣布了动杀的命运。

    叶天的双手突然伸向前胸,十根修长的手指翩然飞舞,姿态优雅自然。

    动杀只觉得他在空中划动手指,他的周身空气就被挤压,而他的身子就是一个器皿,那些诡秘的空气汹涌的不可抑止的涌从他的经脉。

    “送你。”

    叶天的双手突然停止,右掌伸出,张开,与动手有五米的距离。

    嘶嘶的声音。

    动杀上本身的衣衫尽碎,露出精壮的胸膛,胸膛上赫然有一个手掌印。

    “我心即禅,万化冥合,九字真言的前者,隐形印。”

    动杀艰难的低头,看着自己胸膛上的多出的一个掌印。

    不!

    一阵暖暖的夜风吹过。

    动杀的身子化成灰烬岁夜风而去。

    “原来诛仙诀里面还有这道家九字真言,我倒是猜到狗屎运了。”叶天扯开了一个模糊的微笑。

    然后,竖起中指,高高的比上天空。

    “你要亡我,我偏不亡,你奈我何!”

    数道闪电奇异的凌空而下,强大的电流全都击中叶天。

    77777777777777777777777777

    轰然一声作响。

    叶天脚下的地面骇然被那些银蛇的闪电轰炸出一个深达五米宽近乎四米的大洞。

    谈铭眼珠子几乎掉落下来,几乎有一种要膜拜冲动。

    “不动明王咒,天奈我何。”

    叶天的身子浮在上空,周身淡淡有一层温玉的光华,左右手手势绽放出一团花纹的图案。

    毫发未伤,当真是强悍之极,他的两只脚迈入了天道的境界,天人合一。

    道家的九字真言果然能让爆发力瞬间提升三个档次啊。

    “走吧。”

    夜色一如既往的寂寥和黑暗,无风。

    等叶天钻进车子足足有十秒钟,谈铭才从震骇中惊醒过来,两脚微微的哆嗦的上车,驱动车子,可车子似乎抛锚了。

    “慢慢来。”

    谈铭稳稳自己的心神,手也没那么的颤抖了,车子启动,驱车去隐布的住处。

    “三少,隐布就在里面。”谈铭的车子停在路灯下,对着叶天指着一幢房子道。

    “上去吧。”

    谈铭下车,在前面带路,没有坐电梯,而是走楼梯,这是叶天的主意,说是让他血液循环加快一点。

    704牌号。

    两个人足足走了七楼。

    隐布此刻坐在床头上,一个妙龄的裸/体的少女安详睡在芙蓉床上,脸上似挂着一丝奇怪的微笑,似满足过后的惊骇,少女的嘴角渗流出猩红的血迹。少女因为高潮之时肌肤酡红还没有完全的褪下去。

    她已死去有十分钟。

    这是隐布的习惯,和处子的少女上床,当她进入高潮之后,温柔的送她下地狱,他喜欢看着少女那种满足过后脸上愕然和惊惧的表情。

    杀完人后,他抽了一根烟,然后坐在床头沉思,其实他什么也没想,他也不知道想些什么,这个世界没有他想的东西。

    他突然抬头,听见两个人的脚步上,立刻判断出是两个男子。

    脚步声在他的门口停了下来,很有礼貌的敲门声响起。

    好像是预感到什么,隐布并没有穿上衣服,也没有起身,手指微微一动,门自动打开了。

    走进来两个气质截然不同的男子。

    一个衣衫上有些破裂,隐布一看就知道他来之前和人打斗过。

    另一个年经人,淡淡的微笑的挂在那一张不是很俊秀的脸上,但透着一股邪魅的味道,是一个越看越久方可慢慢品味独特味道的男子。

    谈铭?之看了一眼,隐布就得出了第一个男子的名字。

    至于第二个,他若是没有猜错的话就是最近风头很火的三少,叶天了。

    他不去找两个人,两人倒是来找他了。

    谈铭退后两步,这里他是微不足道的配角,他知道,躬身道:“三少,他就是了。”看了床上死去的少女,没有一丝的感情声音。

    “最后一个时间也不早了,快2点了。”

    隐布起身,裸体的身体毫无顾忌的在两人身前走动着:“你杀了他们三个人?”

    他是一个聪明人,立即猜到了三大金刚已经被三少杀了。

    “你是第四个。”

    隐布突然露出了一个不是张狂也不是傲慢的笑意:“我杀不得。”他随后给了一个很中肯的理由,“若不杀我,我保证三天之内,斧头帮归顺在你三少。”

    “理由似乎很充分,但还不够。”叶天微笑依旧,使人不觉得眼前的这个人有杀伐的气息。

    “我杀任刑。”隐布是一个识务的人,三少毫发未伤的出现在这里,他就知道他若不给一些理由他也会跟随其他的金刚下地狱。

    “理由不够。”

    “我想当一条狗。”隐布声音平淡道,能当三少的狗比当任刑的狗要强得多,而且有安全感。

    “当狗啊。”叶天终于发出一丝人类感情的声音,“你的级别不够。”

    隐布平静的脸色终于出现了变化。

    “三少不给我一条活路。”

    “死是唯一的活路。”

    “是吗?”

    隐布倏然身子一动,而后床上那一妙龄少女的尸体横飞上叶天。

    只要一秒钟,一秒钟就够逃生了。

    隐布破窗而出,他的身子已经虚浮在半空中。

    等不到一秒。

    一点星光从少女的额头的正中央破空而至,正中隐布的心脏部位。

    隐布只有一个想法,我要死了吗?

    他的身子赤/裸以坠落的急速速度往下掉落。

    双脚先着地滴,从七楼掉到地面的之后,传来一阵奇异的骨头碎裂声音。

    隐布姿态很滑稽,双脚拉开,成一字型,头朝下,似在看着自己的男人的象征有没有被摔烂。

    “任刑,下一个就是任刑了。”

    叶天走下楼,依旧是走楼梯下去,见到了隐布的死状,颇为不文雅,打电话给110:“这里有人跳楼自杀了,地址是……”

    谈铭心脏已经有一点的免疫了。

    车子驶向了任刑住的方向。

    此刻任刑在床上,不光他一个男人在床上,还有一个脸型粗犷的男人也在床上,赫然是唐弄。

    他们的神态暧昧至极。

    “小甜心,你在想什么?”唐弄用一种女人特头的发嗲声问着任刑,大手摸着他光滑的后背,这比女人还要保养得好肌肤令得唐弄心神荡荡,恨不得再来一番云雨。

    任刑回头一望,笑了笑,妩媚之色带着诱惑:“宝贝,我在想一个人。”

    在床上,唐弄是大哥。

    在平时,任刑是大哥,斧头帮大小事都是由他说了算。

    “想男人。”一秒前唐弄还是笑眯眯的问道,下一秒一个大巴掌抽在任刑的脸上,立刻有了手掌印,“你敢在在我的前面想别的男人。”

    唐弄是怒气十足。

    任刑嘻嘻的笑了,他喜欢看唐弄吃醋的表情,他得到了奇异的满足,立刻安抚着他受伤的心,那小手来回在唐弄的胸膛上抚摸着。

    “我是在想叶天是不是死了?”[www.Kanshu.com]

    唐弄挑着任刑的下巴,男人的霸道神色:“现在你只要想我一个人,再想别的男人,我抽你。”

    任刑吃吃的笑了下,很依顺的把头靠在唐弄的胸膛上。

    叶天消失了五天,任刑就想他五天,是想杀杀得吃不下饭了。

    他请的人已经来了,但叶天就不见踪影了。

    杀叶天的人,可是每一天要一千万酬劳。

    等到第五天的时候,任性实在拿不出钱了,只好把那人打发出,白白出了五千万。

    ………26

    唐弄笑道:“我估计这叶天怕是得到了一些消息,所以和我们玩躲猫猫的游戏,你别放在心上,他要是永远消失才好,要不我们在请那个人。”任刑微微叹息一声,有女人的妩媚,眼神温柔的看这个身材伟岸的男人,道:“那也只能这样了,可我总觉得叶天不是怕事的人,我虽然只见过他两面但他言行举止却透一股冷静大师风范。”想起叶天的在自己前面现出令他骇然的法力,任刑不禁的后怕,这样的人太过可怕,只要叶天一天不死,他都觉得寝食难安,他到底去哪里了呢。他真的死了?“别想事了,春宵一刻值千金,我学会了一种高难度的动作,今晚我们就玩个痛快。”唐弄的两手搂在任刑的腰上,似有把他抱住的趋势。”你好坏就知道对付人家。”任刑白了他一眼,风骚十足。

    “春宵一刻直接千金?就你们两个鸟东西,挺多值一毛钱。”叶天声音幽灵一般从外面传进来。而后,房门破碎,走进来叶天和谈铭,当后者看到两个大男人暧昧的体态之时,愕然之极,唐弄和任刑断背?这比火星撞地球要震撼得多。

    “貌似你是喜欢上唐弄才能被太一教赶下山吧。太一教的人果然是一代比一代强悍。一代比一代风骚阿。”叶天嘴角的笑容玩味十足,“要不我给你们半个小时时间在痛快的刺激下刚才我听唐弄说新学一招我也想瞅瞅,满足一下我的好奇心。”

    唐弄冷冷的看这个不请自来的家伙,把任刑的衣衫给他穿上,怕那春光外泄给叶天瞧了去。谈铭再也忍不住了,笑,大笑,他真的不是故意的。他很看得通的就是想笑而已。任刑默默的看了他一眼,杀机一闪。谈铭突然不笑了,他只觉得自己的身子被一把刀捅了。叶天道:“我真的不知道你们是这种关系的。我有罪阿。”任刑扯出一个无所谓的笑,被他知道只是杀人灭口了,他一个人杀不了叶天可自己身边还有一个唐弄。“我还以为这几天你死了呢。”唐弄慢条斯理的从床上下来,穿好衣服和裤子,对叶天道,“没想到你活得好好的。”叶天道:“我其实也快死了但想到你们会惦记着我我觉得怪不好意思的就回来了。”唐弄从床底下拿出一个黑色的长期方宝盒子。打开,手上握着一把长刀。叶天笑,他想不到三把上古邪刀的犬神会在唐弄手上,自己手上有了一把龙牙,加上这一把,最后的一把在何人手上呢?唐弄道:“你似乎一点不吃惊?”任刑也从床上下来,一把小小的弯刀在手上翻飞着。

    犬神刀身通体黑色,立刻,房间的每一个角落激荡起黑色的光芒,唐弄抚摸着刀身,淡声道:“今天我就拿你的人头来祭祀犬神。”一股犹如闪电的气息阴冷的罩住了叶天的周身,他和叶天说话,另一只手摸着任刑的脸,。

    “哦,还真的看不出你是一个扮猪吃老虎的高手呢,瞧你这架势也是一个有来头的人物了,说书吧。”叶天正经八百的问道,“要不我先猜猜,掌控犬神之刀而不被它戾气说控制的不是邪宗的人就是魔宗的人,自然不是万妖门,你的身上没有妖气,我说得对吗?”

    唐弄欣赏的目光看了一把叶天道:“我是邪宗的人,第二十三代的长老。”

    叶天笑了笑,他不是真的故意要下面的话,纯属无聊的问问,也就好奇这两人的断背山之恋,道:“我就是想问问,是你勾搭上他,还是他勾搭上你的,抑或你们是干柴烈火的。”

    唐弄恨不得把这家伙的嘴巴撕裂,但现在不是感情用事的时候,道:“叶天,我们来做一次买卖如何?”

    叶天两眼一眯起,笑意浓浓道:“你说说看。”

    唐弄道:“你杀我们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你最终的目的就是要把我们斧头帮消灭了,实现你最大的利益需要,若是我们联手,可与青龙会一争高下,也可以和权力帮斗一斗,你看如何?”

    他的目光直盯盯的望着叶天的脸色,不放过这家伙脸上任何一个细微的表情。

    叶天先是小小,然后一脸的傲慢道:“卧榻之床岂能他人酣睡。”身子倏然上前,九字真言的者的悍然气势迸发而出,似地动山摇一般,唐弄被一股力道压得不能举起手中的犬神。

    叶天一动,任刑也动了,快若闪电,身子破空而至出现在叶天的身后,手中的小弯刀发出令肌肤颤裂的寒光,同时左手在空中释放出太一教的法诀,击向叶天的后背。

    叶天的嘴角浮起漠然的笑意,身子不退,右手直接在空中划出一般半弧线,左手则在唐弄前面一探,那把犬神刀飞到了叶天的手上,最恐怖的不是这个,随后一道无法抗拒的玄妙的力道涌上了唐弄的身前,他不受控制的甩飞出去,叶天左手握住犬神刀,抹上任刑的脖子,那半弧线的力道刚好抵御了任刑太一教的阴冷的气劲,叮当一声,任刑回到自防,但还是被叶天变态的实力弄得气息不顺,哇的一声喷出一口热血。

    “在我面前装高手,你几岁?”叶天淡淡的瞥视了唐弄一眼,然后呸的一声,一口唾沫吐在犬神刀之上,“以为有了邪刀就牛逼了,老子照样把你灭了。”

    唐弄骇然之色。

    任刑也是,叶天的实力已经超过了他的正常思考范围了,他以为最起码可以抵挡住叶天的,不说胜,最起码不败就可以了。

    “犬神是刀,可以你不懂用。”微笑的叶天突然右手的两根手指在犬神刀身一抹,立刻,犬神迸发出一股无比强大的暗黑气息,空气的温度倏然有零下十多度,异常的冰冷,“这就是实力。”

    一步上前,来到了唐弄的前面,叶天居高临下望着他狼狈神色,道:“这是自然法则。”

    叱。

    唐弄的头颅高高飞起,血分喷溅而出。

    “叶天,我要杀了你。”

    发疯般的任刑打算爆体和叶天的同归于尽。

    8956

    “太一教的人似乎都爆体的爱好。”叶天倏然一个回身,手中犬神刀直接把任刑劈成两半,没有任何多余的力量,干脆利落之极。

    “犬神刀,这刀还不错,不过对我而言没有太大的用处。”叶天轻轻一投掷,犬神刀插在谈铭的两腿之间,谈铭脸色白得没有血色。

    “送给你。”把邪魔之人梦寐以求的犬神刀送给了谈铭。

    谈铭稳稳心神,然后恭声道:“谢谢三少。”

    “刀,拿来砍砍人也是不错。”叶天走出了房间。

    谈铭双手拔起了犬神刀,触手的冰凉,凉到了骨子底,他打了一个冷颤,邪刀,真的一把不详的刀。

    第二天一大早,斧头帮的人还没有从他们的大哥和四个金刚的死亡中缓神过来,谈铭已经率领着自己的一百手下,以猛虎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吞掉了斧头帮,西南市在没有斧头帮的存在。

    叶天本想着好好的睡一觉,但刚回学校就被许茂这个鸟人请进了办公室喝早茶。此刻叶天二郎腿的坐在椅子上,把办公室当成自己家一样,他的前面坐着是许茂,然后一个人,就是当日和叶天比武使用纳米技术的家伙。一脸笑容的坐在沙发上,不怀好意的盯着叶天。

    叶天的只觉得自己的后背有点发凉,这厮不是断背山吧?

    “听说你消失了五天,一回来就弄出了这么大的名堂,所以来问问你的情况。”那使用纳米技术的人对着叶天说道。

    许茂没有发话的权利,这个人是上面派来的,比他的级别高多了。

    “喂,这位我不知道名字的鸟人,你不要污蔑我,我消失了五天但没必要向你们汇报吧。”叶天可不管他是谁,看谁不爽就说谁,“你哪知眼睛看见我搞名堂了?东西可以乱吃,话就不能乱说的。”

    “那么昨天晚上哪里了?”

    “似乎我不是你们的嫌疑犯,我拒绝回答这个愚蠢的问题。”叶天问许茂道,“有没有白糖,你这的咖啡也难喝了吧,苦涩。”

    许茂压住自己的火气道:“有的喝就没错了,没有白糖。”

    “靠,连白糖都没有,你这个反黑组的组长也太穷了。”叶天故意嚣张道,“这样吧,给你一百块就帮大哥我买点糖回来,剩下的钱你看着办,给你做小费也成。”

    叶天这厮还真的把一百块抽出来递给了许茂。

    许茂冷冷的注视的叶天一眼,太嚣张了,太嚣张了,没有天理了,但又找不到起诉抑或是逮捕叶天的证据。

    “我还以为你在医院躺着呢,这不,我不在你就好了,你真得感谢我。”

    “许组长,你先出去走走,我和叶天有些话要说。”

    许茂狐疑的望着叶天和那个人一眼,没有说什么,直接走了出去。

    “你把他支走是不是和我说不可告人的话。”叶天这厮把人想得老坏了,“我可事先声明我是良好市民也是一个好的大学生。”

    “行了,你不用在我面前演戏,你的底子我都查得清楚了。”那男子冷声道,“我就是要告诉你一声,两会快要召开了,你最好别弄出这么大的动静,我有麻烦,你也有麻烦,哦,我知道你不怕麻烦,但你的一些朋友,亲人,或者同学也怕麻烦的吧。”

    嘭!

    叶天已经扼住了男子的喉咙,男子的后背靠着墙壁,一脸骇然。

    “你信不信我现在杀了,还唱歌慢悠悠的走出去。”

    男子嘶声道:“我信。”他不怕死,但死得冤枉他就觉得可惜了,他不就是说说让叶天收敛一点,没有别的意思,真的没有别的意思。

    “有些人,碰不得,一碰就要死。有些事,做不得,一做就要死。”

    叶天松开了男子的喉咙,整理好他的衣衫,拍拍他的肩膀,望着这个从自己手上捡回一条命的家伙,道:“我知道我在做什么,我不给你们麻烦,希望你们也不要给我麻烦。”

    转身,走到了桌子前面,把桌子上的咖啡喝下。

    “真的很苦,加点糖好喝。”

    叶天一笑,慢悠悠的走出了办公室。

    许茂往回走,他的手上真的有一包糖,见叶天出来,这么快?心里起疑,问道:“就这么走了?”

    “难不成你请我去大酒店喝几口。”叶天笑道,“许组长,如果你实在找不出别的证据,麻烦你不要把一夜城的夜总会给封了,我手头没钱了。”

    许茂道:“我是按规矩办事。”

    “按规矩办事?”叶天嘲弄的笑道,“你这样说我不按规矩办事也是对不起了。”

    话落下,撩阴脚直接把许茂的第三条腿问候了一把。

    许茂没有想到这家伙敢在警局做出如此嚣张的举动,嘴巴上嗷嗷的几声,疼,蛋蛋都要爆了。

    “我也是按规矩办事。”

    叶天仰头大笑一声,走出了警局,警局的人大概都知道叶天的背景,居然没有一个敢阻拦。

    “撩阴脚啊,这么下流的招式我也会用。”叶天这厮貌似在痛苦道,“不过男人应该坚挺一些才是。”

    叶天回到寝室的时候,寝室没人,也好,休息下,这厮简单的把体内经脉查看了一番,没有异常的情况之后就要好好睡一觉。

    “天天睡觉呢?”

    幽灵一般的杨若希鬼魅的出现在叶天的寝室。

    她穿着一件吊带衣裙,可见那蛊惑男人眼睛的锁骨,也可以见着内衣是红色。这种事情自然只有叶三少才可以看得见滴。

    “你来是想我一起睡觉?”叶天笑得异常的猥亵,眼神勾勾的投在杨若希娇躯上,这丫头的胸部好像有点大了。

    “狗嘴吐不出象牙来。”杨若希一眼就看穿了这厮虚伪的面目,眸子流转道,“听说学校成立了一个天天协会,你知道吗?”

    叶天现在满脑子春光的画面,道;“你上来和我睡睡我就告诉你。”

    “死人,你快给我说。”杨若希见这厮老打她的注意,一脸的佯装的生气,“你不说我就把水泼到你床上。”

    “别,我和你开开玩笑的。”

    “那快说。”

    “先试试我的摸摸龙爪手再说。”叶天果然是将流氓进行到底,摸摸龙爪手袭上了杨若希的那柔软高耸的胸部。

    ……………………….258

    杨若希被抓个正着,脸颊立即酡红,身子有点软绵绵的。叶天这厮只是想抓抓就放手,但一触摸那柔软温热,心也不禁的微微的一动,手感颇好,左手突然一拉杨若惜希的手腕,后者借势倒在叶天床上,身姿曼妙之极。

    “又被你占便宜了。”杨若希娇媚的语气。

    叶天这厮得意的一笑,从后面抱住了对方,安禄山之爪自不敢落后了,嘴里喃喃的问道貌似是故意的:“小姐,和我同床的感觉怎么样?”

    杨若希用一种娇媚口吻说道:“你啊,就这么点花花肠子了,我有时候也想不通什么就被吃到豆腐了,按说不应该的,你是是不是给我下了迷药了!”

    叶天笑了笑道:“那是,没有我的这个迷药,我哪会这么容易的收服你这小妖精。”嘴角的笑容那是要多无耻就有多无耻。

    杨若希幽幽的叹一口气,这叶天虽然没有要了自己,但只要一被他搂着,那一股温润气息玉华的弥漫在心间,她彻底被叶天蛊惑了。

    看着以前仙界谁也不鸟这位高高在上的仙女,现在终于在自己跟前低下了高傲的头颅,叶三少有一丝的得意,亵渎,亵渎的感觉是如此的痛快和刺激,这要是被那一帮仙人给看见,非得掉下眼珠子不可。

    伸手在对方挺翘臀部上摸了一把,这厮暧昧的笑容道:“要不在这里从我了老衲我,师太。”

    杨若希闻言,一张原本红润小脸蛋顿时变得如晚霞一样红艳,出声哀求道:“叶天,不要在这里好吗?”要是有人突然闯进来,那她真的羞到家了。

    看着她脸上为难的表情。叶天觉得一种征服的快感道,“你就从了老纳吧!”有人进来就一脚踢出去就是了。

    听着男人嘴中吐出露骨话语,杨若希体内存在的微弱受虐倾向也终于被勾了出来,红着脸点了点头,“今天就隧了你的愿,不过可要温柔一点!”她一向听叶天的话。

    伸手抚摸着对方那张漂亮的小脸蛋,挂着邪恶笑容地叶天继续蹂躏着对方地底线。并且暗自下定决心。一定要在趁这次机会将她吃了,让对方真正成为自己地俘虏。

    叶天这厮常年流连花丛中,自然知晓她的性子,外表越是显得强势的女人内心通常越是脆弱,而且比普通女人更加期待有比她强大的男人来征服自己。

    男人的天性就是征服,而女人地天性就是被征服!

    低头在她粉嫩嘴唇上啄了一下。伸手一颗颗熟练解开了对方上衣钮扣,轻轻掀开其衣襟内露出纯红色色的性感的诱惑力十足东西。

    杨若希脸颊绯红的接受叶天的挑逗,正当这厮要进一步探索人类的奥秘的时候,走廊传来了孙流和许笑的谈话声。

    “你们两个鸟人早不回来晚不偏偏这个时候回来。”叶天嘀咕着,相当滴不满啊,实在下不了这黑脚。

    杨若希也听见了两人的声音,娇羞的望着叶天道:“他们回来了,你快放了我。”

    叶天又用摸摸龙爪手好好的把玩了一下若希的引人遐想的胸部,恋恋不舍的放她下去。

    “若希,你在这里啊,你们?”孙流果然一见到杨若希在寝室中,立刻眼神猥亵的看着叶天,“这厮不会在这里干了一次吧。”

    “我来找他有点事情…我先走了。”

    杨若希望终究是女孩子,见孙流恍然大悟的眼神,立刻逃之夭夭。

    “没打扰你们的好事吧。”孙流是故意的,故意问叶天,一脸的贼笑。

    叶天比了一个中指,狠狠的道:“你们就不能晚回来几分钟,我的好事啊。”呜呼呜呼!

    “这个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孙流嗅了下,“空中弥漫着爱液的味道。”

    “你个姥姥的。”

    叶天骨碌的从床下下来,一把抱住了孙流,强拉着这小子到他的床上去。

    “不要啊,我不是故意的,我是男的,放了我。”

    孙流嗷嗷的叫起来。

    叶天嘿嘿一笑:“男的也可以。”太邪恶了,太邪恶了。小说吧 www.xiaoshuoba.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花丛任逍遥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花丛任逍遥》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花丛任逍遥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花丛任逍遥》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