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3章 杀人好时候



小说吧 推荐各位书友阅读:花丛任逍遥第233章 杀人好时候
(小说吧 www.xiaoshuoba.com)    叶天像一个超级保姆似的大包小包往自己身上扛着走出了内衣店,内衣店的老板亲自把叶天送出门的,很热情的换衣叶天下次光临,这一次叶天在内衣店花费差不多有上万块了,能不了的合不拢嘴的才怪。

    杨若希眼睛的眼睛的余光瞄着这厮在后面叫苦叫累的,对纳兰流苏道:“流苏,不用同情他,这是他应该做的,他是男生,帮女生提东西很正常的。”

    纳兰流苏眸子露出浅浅的笑意,声音压低道:“若希,你真的经常这样欺负他,我觉得你们特有意思。”

    杨若希笑,笑得没心没肺的,其实这样也很好,可以和叶天斗斗嘴,要是叶天不介意的话,她可以和他过过招,虽然结局一定是她输的,她却不在意。她喜欢和叶天这样热热闹闹的。

    纳兰流苏看着她眸子中流露出浓浓的幸福的笑意,也真心的为他高兴,没有一丝的嫉妒,有的是真心的为朋友祝福。她才不过和若希呆了就一二个小时而已,可她觉得很久就认识她了,谈得来。

    叶天看着两个姑奶奶笑嘻嘻的,一脸奸笑,笑吧,笑吧,你们就笑吧,总有一天我要一龙戏二凤,让你们乖乖的叫爷。

    这厮安的没好心啊。

    叶天陪着两个姑奶奶又把市中心的大小比较出名的商场给逛了一次,最后在叶某人强烈的抗议下,杨若希终于放过了叶天,看时间也不早了,也顺着叶天的意思打道回府。

    叶天现在恨不得把身上的大包小包的东西全都丢到了贮备的空间中,但纳兰流苏在这里,不能惊到她了。

    “流苏,你要往哪个方向?”杨若希问道,她已经把她的号码给记下来了,有空去联系。

    “这一边。”纳兰流苏浅浅一笑,芊芊玉手指着他们相反的方向。

    “你向左,我向右,总有一天我们会在原地碰面的。”叶天玩味的目光笑道,“若希,要不我们送流苏回去,你以后也要去她家玩玩。”

    杨若希道:“那好吧,流苏,不介意吧。”这厮花花肠子她难道不清楚嘛,这下手也太快了点吧。

    纳兰流苏道:“哪里,我也好久没有带朋友回家了。”神秘一笑,“尤其是男生。”望着这个刚才她足够震撼的叶天,这个人有着邪魅的笑容,一双明亮却隐隐有着彻骨忧伤的大男孩,也许他的心里有很多秘密吧。

    “好,出发。”杨若希牵着纳兰流苏的手,大步往前,压根就故意把叶天给甩到身后去。

    “我的心好痒痒。”叶天摸着自己的心肝,颇有马上要把若希就地正法的意思。

    打了的,三人就朝着纳兰流苏的家去。

    车子驶进去了西南的高档开发出,叶天笑了笑,看来这纳兰流苏有来历啊。

    住在这别墅成林的小区的都是西南非富即贵的大户人家。

    纳兰流苏在两人的前面带路,一路上都是她和杨若希说话,叶天彻底沦为看客,不过这厮也没少打歪主意,这么有钱,要是掉到流苏这么一条大美人鱼,那后半生不就是吃喝不愁了。

    “流苏,你家应该很有钱吧?有男朋友吗?考虑下我如何?”叶天这厮推销自己了,“看我,才貌双全,而知道疼女孩,绝对是你最佳人选。”

    杨若希这一回居然出于意料也帮叶天推销他了:“就是,流苏,你看成不?这家伙还有点出息,你要是同意了,我就打个八折优惠给你。”

    纳兰流苏正经八百的看了叶天一眼,瞧这模样,是有才有貌的,可以拿得出手,上得台面,笑道:“八折的?太贵了。”

    杨若希只好把价格压低一点了:“六折,这可是最低了,你上哪里去找这么会跳太空舞步的人。”

    叶天弱弱的问一句:“貌似我是一个鸭了?”

    杨若希大手一挥,男子气概的道:“小子,别说话,我正在和流苏商量着你的价格。”

    纳兰流苏被她逗笑了,道:“若希,你把这家伙收得这么老实,是不是有什么法宝?”

    “没有法宝。”杨若希勾勾手指,含笑道:“过来。”

    叶天这厮屁颠的跑过去。

    “流苏,你再瞅瞅,他这模样,配得上你吧。”杨若希指着叶天道,“虽然是穷了点,但男儿要的就是志气,叶天,你说你有没有志气。”

    “志气?大大的有。”叶天一个立正的道。

    “看见了吧,有志气,有才气,有牛气,包你满意。”杨若希道,“流苏,真的不用考虑了?”

    纳兰流苏也打量道:“除了会太空舞步还会些什么?”

    叶天肆无忌惮的打量着纳兰流苏的娇躯,暧昧道:“会把你调教成一个极品的美女。”

    纳兰流苏有点吃惊的看着叶天,但更奇怪的杨若希,叶天说这一句话暧昧的话若希还是笑嘻嘻的,没有生气的意思,她真的被这两人给搞糊涂了。

    杨若希手指突然妩媚的勾动着叶天的下巴,眼神也是暧昧道:“那我呢?”

    叶天一笑,露出了本性道:“你也要好好的调教。”

    纳兰流苏望着这两个暧昧的人,摇头道:“我真搞不懂你们。”

    杨若希笑道;“流苏,就这么说定了,叶天以后就是你了,你随时可以找他。”

    纳兰流苏有一点惊异有一点狐疑,这两人的关系好像很复杂。

    不过她现在对叶天是单纯的好奇而已,太空舞步?就花了两天的时间就学会了?

    她要好好的问清楚,她的家里有很多杰克逊的碟子,如果叶天当面给她表演一下,她或许会考虑一下。

    “流苏,有男朋友吗?”叶天这厮打算是把这干净得黑暗社会的女孩子诱惑到手,他突然觉得有一种亵渎的感觉,也只有把她诱惑到手了,才能人情这个社会的黑暗,公交车的一幕只是冰山一角而已。

    不过她一个文弱的女孩敢见义勇为站出来喝小偷,足以证明她是一个好女孩。

    把一个干净简单的女孩变成一个风情十足女人,那种征服的快感也是很刺激吧。

    ……………………

    纳兰流苏眸子似流水的清撤,笑,先是看了也一脸玩味笑的若希,尔后清冷的声音道:“我的完美男友要有西楚霸王的豪气血性和乔峰的深情,李白的才高八斗,你能做到吗。”她的话一说完,若夕淡淡一笑,走到流苏的前面,用女子的对男人暧昧望着流苏,她对流苏不讨论厌,这个女孩很简单,干净,道,:“流苏,站在我的立场上我要对你说一句话,你心目中的完美男友大概世界上绝种拉,但你眼前的这个,刚好是其中的一个,你想清楚了。”叶天的豪气,她懂。他的才情,她懂。他的深情。她亦懂。他无人时候的落寞。她也懂。因为懂得。所以她喜欢他喜欢的。讨厌他讨厌的。这一点上她和紫洛相同。她也会吃醋,也会偶尔耍下小性子,她的愿望很简单,可以和喜欢的人斗斗嘴,看看电影,每天送给她一朵玫瑰就行。流苏笑笑,似四月桃花开,道:”如果他真的这样完美我想我会错过的。”太完美的爱情终究是水中之月。可远观。却不可拥有。叶天的嘴角扬起一个蛊惑人心的微笑。道:”流苏喜欢断臂的维纳斯吧,弗洛伊德在梦的解析说过凡是一个需要完美情人的女孩在遇见她梦里所希求的男人总会懂得放手,然后一断时间把自己关在黑暗的空间享受这一份不真实的恋情,即使是孤独的。”他的眼神有大男孩的干净却也有着男人经历岁月的沧桑。

    纳兰流苏眸子有着太多的惊异,在叶天的身上如此矛盾的性格却完美的结合在一起。叶天就像致命的毒药在流苏简单的世界弥漫出诡秘而暧昧的气息。杨若希只消看了流苏一眼就已明了,一个女孩若对异性有着强烈的好奇之事最终的结果只有两个,爱,爱得死去活来,轰轰烈烈的。恨,恨得刻骨铭心。每每独孤一个人拥抱自己发凉的身子,或听着一曲苍凉的大浪东去的歌曲,或看着属于一个人的爱情电影,喃喃自语,把爱情藏在深处,笑看花开花落。其间的暖凉无人知。纳兰流苏的父亲是一个成熟气质干练的中年的男人,身上有一股古代书生温雅,穿着简朴的衣衫。母亲约四十光景,岁月并没有在她脸上留下痕迹,更多的是女人的感性知性,是一个很温柔的女人,声音轻风细语的。有苏州的口音。纳兰流苏的父亲在叶天跟着宝贝女儿回来的时候,微微的惊讶,他懂得女儿的性子,不是十分要好的朋友是绝不回带回家的,她长这么大也就带过一个女孩子回家,这次一下就带回了两个,他有点回味不过来。不是说流苏的性格不好。而是她太优秀,她的钢琴已经达到了大师级,更是得到了当今第一钢琴有着自然之子称号挪威人马克青睐,流苏曾拜此人门下,十五岁更是在美国百老汇弹奏起了莫扎特的多瑙河之夜名震西方上流社会,被人称作东方女莫扎特。

    叶天这厮这回真的是踩到狗屎运。“我叫纳兰明文。”纳兰明文看这这个透着优雅安定气质的男子笑道,在他的眼里叶天不是男孩,而是一个有故事的男人,他很自信这一点,因为他叫纳兰明文,北京纳兰家的三儿子,在北京纳兰家是一个能上台面的家族,所谓的上台面那就是想踩哪个公子哥就踩哪个,因此北京城的上流社会有这么一句话,宁可得罪宁家不可得罪纳兰家的人。得罪了宁家死得快一点,得罪了纳兰家,那真生不如死。如果你以为这个家族的人嚣张拔弧的话那你就错了,相反他们低调处世,在北京当片地干部,随便一个板砖下去也可能砸到一个处极的干部。

    纳兰明文道:“要不进我书房谈谈?”

    叶天笑了笑,这个纳兰明文应该是一个牛叉的人,难得能这么平和对人。

    “爸,你要带叶天去书房?”纳兰流苏微微的吃惊,能进父亲书房可是厅级以上的官员,他要是看人看得顺眼,一个无权无势的人都可以进去,若是看你不顺眼,就算是你市长,省长,鸟都不鸟你一眼。纳兰明文有这个实力,抑或是他的家族有这个实力。

    ……………………

    斧头帮夜总会。

    白雪跟随在阿域身后,前前后后,上上下下把整个天上人间里里内内外外走了一个遍,这里上下五层,各种设施设备一应俱全,房间也很多,家具豪华大方,装修富丽堂皇。而最令白雪喜欢的是,下面的落地玻璃窗外,还有一个很大的阳台,上面种满了各式各样的植物和鲜花,让人有一种贴近自然的感觉,一切都是那么的令人心旷神怡。

    阿域在自己的办公室的冰箱里面拿出一支香槟,打开后用香槟杯盛好,然后捧着,来到了空中花园。月色如水,白雪正倚着栏杆极目远眺。而晚风正吹得她的衣裙猎猎做响,从后面看去,白雪显得风姿卓越,完美无瑕。

    阿域把香槟递过去,白雪转身微笑着接住,两人的杯子碰到了一起。

    “喜欢这里吗?”阿域轻抿一口香槟,放下杯子后再次问道。白雪是他的表妹,刚从一个小地方出来,每个女孩都大都是都用一种天生向往的神色。

    白雪点头:“这里好美,我很喜欢,表哥,上海好美啊!”

    “雪儿……”阿域伸手搂住了白雪,在她额头正中轻轻一吻,然后把她扶正,眼睛注视着她。

    看到充满柔情的阿域,白雪的脸不由得红了起来。

    “嗯……”她细声答应着,阿域一定有什么事情要告诉自己。

    “还记得我小时候我和你说过的话吗?”阿域缓缓道,这时候他已经伸手从裤兜内掏出一串钥匙,捏在了手里。

    “那还有什么惊喜?”郭嫒婷低着头羞涩的问,今晚的惊喜对于郭嫒婷来说已经太多了。刚才阿域望着自己眼色和那晚初见时是多么的相似。

    “我答应过你的事情我从来不会忘记的,小时候家里穷,你总是说等以后又了钱要穿最贵的衣服,住最好的房子,冬天的时候就不会冻坏了,现在我基本上做到了,过几天我会把我们的事情办了……”阿域笑了,手里还在轻晃着那串钥匙,“房子很大,够我们住的了。”

    白雪抬起头来,看到了阿域那阳光般的笑容,终于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了。她非常的惊喜,但又有些感动,白雪整个身体靠了过去,依偎在阿域的怀里,激动的娇呼着阿域:“阿域……”

    阿域也紧搂着郭白雪,把那串钥匙放到了她的手里,再次温柔的吻了吻她的额头,然后轻轻道:“我们会过上好日子的,以前的穷日子,我不会再让它出现的!”

    “我这不是在做梦吧?”

    “傻丫头,这一切都是真的,这是西南,而在西南我们会有一个温暖的家的。”

    ……………………

    “阿域你真好。”白雪点头道。说完,垫起小脚,热情的奉上香吻。

    阿域则热烈的回应着,环在后腰的手也开始不规矩起来,不停的抚摸着白雪的身体,右手从大腿那里一路向上,用力的抚摸着,而他的左手则沿衣领向下,先是在后背轻轻松脱了扣带,然后马上就占领了白雪胸前那两颗诱人的樱桃,还伸到内衣里面,放肆揉/捏着。

    “唔……”白雪在阿域的动作下早已情动不堪。

    阿域把白雪横抱起来,朝沙发去,白雪则双手环扣着阿域的脖子,用她那柔嫩的脸蛋摩擦着他厚实的胸膛。

    阿域把白雪放到了沙发,然后开始轻吻她的脸颊和脖子,双手游移,一点一点的将她的裙子除去,白雪的身体每裸露一处,阿域的吻就攻占一处。等到白雪整个人裸裎在床上时,阿域已经温柔的吻遍了她的全身。

    阿域轻笑一声,单膝跪起,脱掉了上衣,露出了他那强壮的身体。

    阿域满意的看着情动的女人,俯身压了上去,当他全部进入的时候,白雪长叹一声,整个人象八爪鱼一样缠住了阿域,于是,最原始的乐章在房间里荡漾着……。

    三个小时后白雪正窝在阿域的怀里,脸上已是成熟女人的妩媚,性感,嘴角边带着一丝微笑,显然女人的欲望得到满足。

    想到刚才的大战跟美妙,阿域心中一荡,白雪的玉体便渐渐地展现在眼前,高耸的双峰,修长而圆实的美腿,但是凭着这玉体陈横的美妙,能叫男人疯掉。

    阿域不禁又起了色心,开始亲吻白雪,从额头开始,尽量不发出声音,当他亲到两粒蓓蕾时,白雪忍不住呻吟出声来,她轻轻抚着阿域的后背,无力呻吟的道:“,我……我不行了,你还没满足吗。”

    阿域没有回答,白雪受不了他的挑逗,只能呻吟的配合着,于是,…………。

    高潮过后,阿域跟白雪又在沙发温存一会儿,道:“你躺着休息一下,我去交代点事情,我们就会我们的新家。”

    “你快点回来!”白雪羞涩的说道。

    白雪望着阿域走动的身影,感到自己的生命象是重生一般,回想刚才的事,心里又甜蜜又羞涩。明明屋里没有别人,她还是羞得低下头。

    等不了几分钟,阿域就一脸笑容的回来,手里提着一包东西:“叫人给你订做的衣服,看合适吗?”[www.kanshU.com]

    白雪一见阿域推门进来,整个人都欣喜的扑上去。

    白雪虽然是从小地方出来的,但皮肤很好,虽然不能说就是那种高贵少妇,但现在一袭粉红色的连衣裙,腰围在装束下显得更加的纤细,如风摆柳般摇摆,熨贴着她那浑圆翘美的丰臀,不用摸也感觉得出弹性十足,裙摆及膝而下,修长秀美的小腿肌肤完裸沉露在空气中,吃饭之间,浅浅的笑着,说不出的妩媚,阿域的心微微的一颤。

    阿域却是充满了欲望的说道:“哈哈,真的很美。”说着,双手按在白雪小蛮腰。

    白雪如触电般的一震,喘息几口,才羞涩地望着阿域说:“我们回家在做吧……”

    “等等……”阿域那里还等的及啊,掀起白雪的短裙,顺势扯开她那迷人的内裤。

    “啊”白雪一阵惊呼,想不到阿域如此之粗暴和发狂,紧紧的抱着他的身躯,任由他来主宰自己。

    阿域一把捏在她的肥臀上,一把抓在娇乳上,凌乱不堪的衣服下,白雪动情的一阵颤抖……

    很快,两人便又如胶似漆地纠缠在一块儿,这一场大战相当精彩,相当激烈,阿域享尽了艳福,白雪也是娇喘不止,以致于他们都忘记了时间,只有不断的冲击着灵欲的最巅峰感觉……

    “快12点了,我们回去了。”阿域终于放过了一脸娇红的白雪。

    “不要在动手动脚了啊。”白雪有点调皮的笑道。

    “知道了。”阿域给了她一个保证的吻,“我保证。”

    “那个人就是阿域。”谈鸣手指着一脸幸福的阿域和白雪,他们慢慢从夜总会出来。上了一辆小车。“他是任刑最得力的助手,只要杀了这个人,斧头帮几乎少了一只左手。”

    叶天的嘴角抹出阴冷的微笑,他以为今晚阿域不回家了呢,看样子那个阿域是一个很恋家的人啊,他身边的女子倒是长得不错,估计得不少钱,应该不是处女了。可惜。而且从那个女子走路来看,应该是刚和阿域运动才出来的。

    “跟着他,别跟太近。”叶天冷冷道,“大卡车准备好了吗?”

    “都安排好了。”谈铭道。

    “那就好了,一次性把他解决了。”叶天摸着自己手指,眼神邪魅,“动作要快,我听说西南市的治安很好的。”

    话刚说完,就看见一辆巡逻车过去。

    “知道,三少。”谈铭一脸沉静道。内心却有着太多不解,三少消失五天,他着急啊,着急差点每天都要去拜关公了,没有三少,他还真的搞不定这斧头帮,而且三少消失了五天,整高大伟的老头的事也耽搁下来了,三少一回来就要说先端掉斧头帮,这实在不能不说是震撼,因为根本没有来得及布置一切战前的准备,但他一句话就搞定了,就一句话。

    做人要做牛逼的,牛逼的人自然要牛逼的做事。

    阿域轻轻的抚摸着怀中人发丝,心里一片宁静,等再赚到一百万的时候他就洗手不干了,黑社会是没有好下场的,这一点他很清楚。如果不是任刑收留自己,他早被别人扔下黄浦江的。为了报答任刑他才答应在武门做打手,谁知道一做就几年,最后成为斧头帮的四大金刚的一位。

    月光凉如水。霓虹灯下,街道呈现出一片繁华过后冷清。

    街道上很少人有人在行走了。

    “是时候了。”叶天眯着眼睛,右手的五根手指来回的弹动,就像在弹奏着一曲优美的钢琴声。

    谈铭打了一个电话,盯看着前面的阿域的车。

    只见一辆重型的大卡车突然急速驶向阿域的那辆小车,阿域的车刚好到十字路口,正要拐弯。

    “砰砰砰”的声音在寂静的夜突然剧烈的响起,阿域的那辆小车连连的滚翻了三圈才停下小车的惯力。

    小车的玻璃尽碎成一小块,一小块的碎片。月光下反射下冷冷的清光。

    “白雪。”阿域悲痛的声音在寂静的街道显得分外可怖。

    “我……,阿域,我想我等不到我们结婚的日子了。”白雪满脸都是碎片的伤痕,血滴不停的滴落在阿域的手上,她眼睛出奇的柔和,她的手紧紧抓着阿域的右手,手上的温度渐渐变得冰冷。

    “白雪。”阿域凄厉的喊叫一声,只是白雪那一双光彩的眼睛渐渐也变得黯淡了。

    阿域嘴角抽搐着,从车里爬了出来,衣服上都是刺目惊心的血迹。

    “嗯,这么撞都会不死,命硬啊。”叶天冷冷看着那个脸上血迹的阿域。此刻阿域的眼神要多恐怖就又多恐怖。

    谈铭从车上下来,一脸的漠然,做了,就要做得干脆漂亮,混这道上他自然清楚这一点。

    “你们是谁?”阿域恢复了冷静,只是这冷静却让他心好痛好痛。他一定要这些人为她陪丧。白雪,她才来西南几天而已,如今却阴阳相隔,怎么能不叫他心痛,他在西南做的一切就是为了当年许下的誓言,为她买好房子,过上有钱人的生活。现在白雪死了,房子,钱还有怎么用。

    “啊!”阿域仰头对着夜空凄厉的叫喊着。

    “大夜晚叫怎么,扰人清梦!”叶天淡淡道。

    “我要杀你了你们。”阿域像一头猎豹似的冲了过来,仿佛刚才重创几乎没有任何的影响。

    谈铭冷笑一声,也冲了上去,身子高高跃起,一个横踢腿向阿域的脸上扫去。

    “砰”的一声,谈铭的腿很实在的扫中了阿域的脸,只是没有想象中滚翻而已,阿域像一个木偶似的站在那里,愤怒使得他忘记身上任何疼痛。冷冷的看着他,好像谈铭那一腿就像给他瘙痒似的。

    谈铭一惊,立在原地不动,身子再一次跃起,左腿侧踢阿域的脖子。

    “力度不够。”阿域身子仅是摇晃了一下,露出一个冷血的笑容。

    谈铭大骂一声,一拳直接击打阿域的小腹上,接着右肘狠狠撞击他的下巴。

    “力度还是不够。”阿域抹抹嘴角流出的血液。

    谈铭有点惊怖的看着他,真他妈是一个变态。

    “继续。”

    “找死。”谈铭双手高高举起,手掌若刀状,狠狠的砍在阿域的脖子。

    他的手都痛了,阿域这个变态冷冷的笑着,像一个没事人一样。

    谈铭不自禁倒退了一步。

    “该我了。”阿域突然一把拉过他的衣服,对着这谈铭的眼睛,“放心,我不会让你死得那么快的。”

    谈铭听见自己鼻梁断裂的声音,接着两股血从鼻孔渗流而出。

    “唔。”谈铭痛苦的捂着肚子,脸色白得吓人,双腿跪倒在地上,然后身子倒了下去,极度的痛楚使得吐出黄色的胆汁。

    “去死。”阿域抬起脚,一脚踩上火男的头颅。

    一只手,一只修长的手抓住了阿域的脚踝,接着阿域的身子在空中翻起。

    “我想你的力气还是花在女人身上了。”叶天不带任何感情的道,“谈铭,以后多锻炼身子。”

    “知道三少。”谈铭虚弱的道。

    阿域眼睛盯着眼前能把他翻起的男子。三少?他听过总堂主说过这个人的名字,但他没有想道叶天会第一个找上他。难道他们有什么阴谋不成?先杀自己,在端掉斧头帮。

    如果他没有猜错这个人刚才用的太极拳。呸的一声,阿域吐出血块,一步步走向叶天,仿佛看见一个老朋友似的要热情相拥。

    “你有点本事,就那么一点,陪你玩玩,谈铭,好好看清楚了。”叶天左腿大步向前一步,右手闪电一般的抓住阿域的手腕,一拉,阿域的身子倒地,不,他身子并没有倒在地面,他的另一只手俯卧在地上,接着一个180°的直线旋转,阿域的腿从侧面踢向叶天。

    89

    叶天淡漠一笑,右手臂倏然横档在他额头前,阿域先是一喜,这个大哥口中的三少不过如此,并没有那么的强悍,他腿上的力量足可以把十块板砖给踢烂,试想叶天的血肉之躯能抵挡住沉重而磅礴的力道。

    半秒钟后。

    阿域整个表情处于一种骇然神色。

    叶天的的手已经抓住他的脚腕,而后不费力气的一甩,阿域的庞大的身子倒飞而出,眼看就要落地,叶天一个跨步,身子骇然的出现在阿域的身前,一手扼住他的喉咙,直接往地下按下去。

    砰。

    华丽的飘逸的招数在一次把谈铭震撼了。这是人吗?

    阿域的后脑与大地发出了沉闷的亲密声。

    血花渗流而出。

    叶天用一种高高在上,带着不屑的冷笑:“在我前面班门弄斧,你还嫩了点。”

    阿域没有求饶,他知道败了,败得异常的干脆利落,几乎是秒杀。

    “杀了我之后帮我们合丧在一起。”这是他的唯一要求。

    阿域的眼神开始渐渐的失去光彩。

    “好。”

    清脆的骨头断裂声,阿域的眼睛瞳孔瞬间扩散,然后再无光彩。

    斧头帮的四大金刚就被叶天一招秒杀了。

    华丽的秒杀。

    “下一个。”

    叶天的神色冰冷,谈铭把阿域的身子拖进了那一辆渗出油的小车。

    叶天不需要谈铭交代什么,直接钻进了车子等他。

    阿域的车子在三秒后爆炸,一股浓烟冲天而起。

    “谁?”叶天轻轻的眯着眼睛坐在后排的车座里,眼睛望着车窗外,车外,已经没有什么人走动了,正是杀人的好时光。

    没人谁知道他和纳兰明文说了什么,包括流苏和杨若希,杨若希打算用酷刑伺候叶天说出来他们两个男人在书房到底谈了什么,叶天就是笑而不语。

    “化骨龙,现在在烧烤摊吃烤鱼。”谈铭已经安排了人手盯住了化骨龙,他能活到今天,自然有那么一点本事。

    “化骨龙?”叶天嘲弄一笑,“这名字是够嚣张的,就不知道人怎么样的?”

    化骨龙正在大口大口的吃着烤鱼。

    他长得接近两米高,穿着一件红色的背心,两个手臂上布满了刀疤,这是他的战绩,也是他为斧头帮出生入死的见证和辉煌,他也许不在那么的年经了,但如果谁敢瞧不起他,抑或得罪他,他还是可以让别人死去的,他的刀还锋利,还没有钝,能砍人头颅,更能吓跑人胆子。

    他喜欢吃烤鱼,每一天晚上做完事之后,他都来这一家吃烤鱼,烤鱼做得美味可口,他和这里的老板也熟,打八折优惠,他不是那种吃东西不给钱的,他也是一个穷人。曾经而已。现在开着名车,住着洋房,大把大把的钱等着他花。

    他一个吃东西的时候,要很安静,所以附近对没什么人敢出现。

    在西南,道上混的谁不认识化骨龙?就算不认识,那也听说过。

    “三少,他在那里。”

    叶天道:“你不用下去了。”下车,关门,一个人走过去,步伐安稳。

    化骨龙突然抬头,他看见了一个年经很轻的青年人正在朝他走过来。

    “老板,也帮我来一条烤鱼。”

    叶天叫道,坐到了化骨龙的前面,凳子有些矮,将就着。

    “你不知道我?”化骨龙沉住气问道,看着这个不知死活的年经人,第一眼看见叶天的时候,他感觉到这个人身上有一股隐藏的杀戮之气,等他坐下来的时候,他觉得叶天身上那一股令人不安的杀戮之气消失了,取而代之的一种平和的安定的气质。

    “化骨龙。”

    知道他名字的人还敢坐到他前面的人,西南除了大哥任刑之外就没其他人了。

    “我的习惯是不喜欢和人同一个桌子吃东西。”化骨龙粗粗的眉毛扬着,露出一个残酷的笑意,“如果有人不小心和我同桌吃东西了,他的身体会被劈成两半的。”

    “我知道。”

    化骨龙听着叶天这么淡定的声音,沉声道:“你是谁?”

    “杀你的人。”叶天浮起了一个灿烂的笑容。

    化骨龙露出了雪白的类似野兽的牙齿:“你是第三百零二个说杀我的人,不过我现在还好好的活着。”

    “这是最后一餐,算我请你的。”叶天对老板再一次道,“再来一瓶啤酒。”

    “好嘞,稍等一会。”

    化骨龙发笑了,是冷笑,是不屑,是一种愤怒的笑,这个人似乎刚从精神病院出来的吧。

    “我十岁出来,十二岁杀人,十三岁当一个分堂的大哥,十五岁,我被人追杀了一条街道,我被砍了十刀,没死,十六岁,我把那些人全杀了,二十岁,我成为西南最年经的大哥,二十五岁,我当上了斧头帮的四大金刚之一,三十岁,除了大哥之外,我是斧头帮第二人,我跺跺脚,警局局长都要从床上起来。”

    他是在炫耀,因为他有这个资本。一个人要混到这种地步是很容易。

    叶天自然知道其中的苦难。

    一个小人物要想成为大人物除了命运的安排之外,还要这个人能拼,不怕死,尤其是这种偏门的生活。

    “我知道你不不容易,所以这瓶酒是我请你喝的。”叶天淡淡道,“能让我请的人很少。”

    “那好,我就喝了你这瓶酒。”

    老板把瓶酒放到桌子上,化骨龙一口咬掉瓶盖,咕噜咕噜的喝了几口,喝下了一大半,道:“你叫什么?”

    “叶天。”

    “叶天?”这个名字好像有点熟悉,化骨龙沉思了一番,灵光一闪,有些惊异道,“三少?”

    “嗯。”叶天像一个老朋友的笑了。

    化骨龙道:“你杀了几人?”他死鱼般的眼睛露出了针尖的光芒。

    “先杀四大金刚,然后是任刑,斧头帮今晚必须消失。”

    化骨龙仰头大笑道:“你一个人?”

    “一个人已经足够。”

    化骨龙的笑声还没有完全的消失,一道白光倏然空中一闪。

    笑容嘎然而止。

    叶天起身,留下了一百块钱在桌子上,走回到了车子,好像没有来过这里。小说吧 www.xiaoshuoba.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花丛任逍遥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花丛任逍遥》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花丛任逍遥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花丛任逍遥》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