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9章 昆仑大战



小说吧 推荐各位书友阅读:花丛任逍遥第229章 昆仑大战
(小说吧 www.xiaoshuoba.com)    “花妖,你不用去昆仑了。”叶天转头对花妖道,“你可以恢复自由身了。”

    花妖沉默不语。

    叶天斜视着花妖的看不出神色脸庞道:“花妖,你奇怪啊,以前你是要死要活的离开我,现在我给你走了,你反而不走了。该不是喜欢上你主子我了吧,也难怪,像我这么风度翩翩,你若不拜倒在我牛仔裤之下也说不过去。”

    花妖抬头,注视这一张充满了七分调戏三分落寞的脸,对叶天道:“我不会喜欢你的。”

    “那是为何你不走?”叶天笑眯眯道。他自然知道花妖心里有人了,而且是一个死了几百年的书生。

    “我觉得跟着你有吃有喝,重要的是我没地方落脚,万妖门我自是回不去了。”

    叶天道:“那我要是非赶你走呢?”

    花妖道:“我说不走就是不走。”她固执的眼神看着叶天,身子定定的站在叶天的前面,就像一根钉子。

    “麻烦。”叶天仗着自己牛叉的法力一个砍刀手直接把花妖给打昏过去,扶住她软绵绵身子,“说你笨还真的笨,我上去谁知道有没有命活回来,你一个女人家还是在家呆着好好的,男人的斗争,还是男人来解决,如果我真的回不来,记得照顾好的我的家人。”

    叶天右手在空中一挥动,一道白光盖住了花妖。

    “昆仑。”叶天仰头望着万里白云的天空,空远而辽阔,道:“上昆仑容易,下昆仑难。”

    身子浮动,似花的漂流,浮在七彩云之上。

    “去昆仑。”

    “去昆仑不叫上我,叶天,你不够义气。”小白幽幽的声音冒出来,而后,一只仙鹤显现在叶天的身前,“我要跟你绝交。”

    “小白,我觉得你相当讲义气,我谁都不可以叫,你是非叫不可的。”叶天一脸奸笑道,“我就是故意让你自动出来的。”

    “上当了,上当了,叶天,你个鸟人,你别叫我去送死啊,我没有娶老婆呢,放开我的翅膀,你混蛋啊。”

    小白悲惨的叫声啊。

    “你别整天惦记着人间女子,你是鸟类动物,还要娶母的好,要是生个孩子不就是鸟人了。”叶天看这家伙还在挣扎,给了几个大板栗,索性不在浮云之上了,坐到小白背上,当马骑,“驾。”

    昆仑山下。有一屋,屋子前面有新种的杨柳树,亦有一条细细的河流,从九天之上而泻下,成倒悬之姿立于半空中,颇具有中国山水画的风味。

    一气质超然男子端坐于溪水之岸,身子板挺得直直的,水清澈见底,可望之。

    男子的手里有一条鱼竿,没有鱼钩,只有一条白白的蛛丝似的直线。

    男子穿一件洗得发旧的衣衫,相貌平平,却有一股独特的气质,眉宇间隐透出倦然之色。

    一只乳白色的鸽子飞过溪边,在空中盘旋一周,停在男子的肩膀上。

    白鸽发出人类语言:“诛杀叶天,他来昆仑了。”

    男子起身,放下鱼钩,右手击上天空,一道浩瀚之光袭上倒悬在空中细流之水。

    叶天和小白的身影出现在空中。

    “叶天。”男子眼眸子现出一丝复杂之色,黯然之色。

    “我知道了。”

    白鸽飞天而去。

    “人世间总是充满了无可奈何的悲哀。”男子露出一种悲凉之色,仿佛不忍心杀了叶天。

    “下雪了,昆仑又下雪了啊。”在记忆中,昆仑一年四季都在雪中,这一次没有例外,当叶天和小白来到昆仑之后,鹅毛般的大雪从空中一片片的洒下来。

    这雪下得比平时的急,比平时的大,也比平时的诡异。

    男子换了一件红色的干净依旧洗得发旧的麻衣,傲然站在昆仑山脚下的闭目凝神,宽袍长袖肆意飘舞,一身傲气。

    一柄古朴清奇长刀,负于身后,周身散出海浪起伏的气息。

    见到这一幕的叶天露出只有面对安倍晴明和天照这种级数的巅峰对手才有的神情,神色是前所未有的郑重,他的眼睛直直的盯着男子和他身后的刀。

    龙牙刀,叶天落地的时候已经感受到那一股滔天杀机。龙牙,虎翼、犬神,上古三大邪器,造刀者不明,相传锻造原料中使用了许多恶毒之物,并有多种诅咒缠缚。夏朝末期为君主桀所有,之后暴政开始。三刀被供奉于夏朝太庙,据史料记载,商汤攻入夏朝太庙之时,黑云蔗天,鬼哭神嚎,龙牙、虎翼、犬神三大邪刀化为三股妖风袭来,顿时商朝大军死伤无数。汤王弃戈下马,手持轩辕黄金剑单人闯入太庙主殿,挥剑疾斩,三大邪刀被击成碎片封印于地下。却不知这龙牙之到何以落入这年经人手中。

    “小白,你先上去,我稍后就赶上。”

    小白点点头没有说话,她能够感觉到那个神秘年轻人的的磅礴气势,这种气势,只有当叶天有八分杀气杀人的时候才会出现,叶天拍拍小白的肩膀,露出了一个淡淡的微笑道:“我没事的,没娶老婆的男人是很失败的男人。娶了老婆而死了男人是要十八层地狱的。”

    叶天嘴角轻轻的划出一个温暖的微笑,俯身抱了一下小白道:“做兄弟的一辈子的事情,我说上去找你就回去找你。”

    “好,叶天,我等你。你要是死了,我下辈子不要你当我兄弟。”小白幻化成一男子,眼神凌厉的看了这个神秘的有着杀气浓浓的男子一眼,傲然一笑,上昆仑。

    神秘男子不拦,上面自有人拦着。

    “真是有看头,叶天和隐歌这一战足可以当得辉煌一战了。”一个体积可以说是庞大的男子嘎嘎的说道,他接近两米的身高,此刻盘坐在一张蒲团上,一个妖媚的黑发女子,有着桃花眸子,性感嘴唇,丰满胸脯,魔鬼身材毫无顾忌的坐在男子的大腿山。

    男子的大手就隔着这个充满原始诱惑力的女子的衣衫肆意的揉搓着。

    这个体积庞大的男子前面有一个男子,自然是叶天的老朋友,一身妖红袍子的天照。

    天照微微的皱眉道:“春申君,下次不要带女人来了。”

    名为春申君的男子,裂开了肥厚的嘴唇道:“你不喜欢女人少说,其实我也不喜欢女人,可来到中国这个古老而美丽的国度,总得找一个女人来玩玩才不寂寞。”

    春申君面带温柔的笑意,那一只大手停留子在女人的高耸的胸脯上把玩着。“樱子,天照说不喜欢你,你说怎么办?”

    “主人,我是你的人,你说怎么办就怎么办。”樱子媚笑道,慵懒如小猫的眼神勾勾的春申君,两条修长的长腿撩动着春申君的隐秘部位。

    “看见了,女人就是这么卑贱。”春申君露出冰冷之色,噶的一声,瞬间把嘴角残留着风情的樱子扭断了脖子,清脆之极。

    樱子瞪大着眼珠子望着自己这个主子,前一秒钟他还温柔细语的,为什么下一秒就杀了她?

    不过樱子得不到任何答案了。

    天照眸子清冷,嘴角不屑道;“我觉得你很肮脏,跟你在一起,我感到恶心之极。”

    春申君神色不变,反而笑道:“这就对了,因为世界上有我这种脏的人才有你们这些孤高之人。”

    天照宽松的袍子舞动,似凤舞九天,冷冷道:“有叶天出现的地方就有紫洛,那是一个变态的女人,你最好注意点,我不想去收你的尸体。”

    春申君扭动脖子,嘎嘎的响动,道:“能听到你说变态的女人看来是真的变态的,她是叶天的女人,不知道被叶天上过几次了,算了,我不介意的,我喜欢熟女。”

    “滚。”天照吐出了一个字。

    “滚,我滚。”春申君真的滚走了,不过忘记把那个还有些温度樱子带走。

    “把人带走。”

    “忘记了。”春申君又滚了回来,地面多出了一条长达百米的痕迹,扛起了樱子,又滚走了。

    “安倍晴明不好控制啊。”

    突然一个冷冷的声音响在天照身后,是一个黑色袍子的男子,正是半路诛杀的安倍晴明的神秘男子。

    “我知道他不好控制,所以要他去和叶天过过手。”天照眼神冰冷道,“他连那一只畜生都故意打不过,演戏实在过差劲的。”

    “明明知道他在演戏,你还用他。”

    天照道:“只有用这样的人你才能有高高在上的感觉,安倍晴明本身实力已经跻身了天道的境界,要杀他?不可能,只有用他,不管他出于什么目的,他的血液里流动的我们大和民族的血,他不会背叛民族。”

    789

    黑袍男子幽幽的声音道:“大和民族,好个大和民族啊。”

    话语中充满了不可一世的嘲弄,他似乎不是大和民族的人。

    天照仿佛未听到男子的嘲弄,眼神望着下方的叶天和隐歌,轻声道:“这出戏有看头,你不欣赏?”

    “太一教隐歌和昆仑的叶天?这两人这一仗确实有有看头。”黑袍男子声音也是轻轻的,“不过你有计谋控制了太一教教徒的生死才让隐歌和叶天对上的,比起你来,我算是好人一个了,我都觉得自己有点高尚。”

    刚才他倒是把天照和春申君的话听在耳朵里了。

    “高尚?”天照不以为然道,“高尚都是一些自命清高虚伪的面目而已,你若是不喜欢看这一仗,那么请走远点。”

    “跟我这么客气,我以为你叫滚,我也觉得你最近变得有礼貌的,是受了我的影响吧。”黑袍男子自大道,“什么说我也是一代的名师。”

    天照用奇怪的眼神望着了男子一眼,不再说话,盯着叶天和隐歌。

    黑袍男子突然道:“你还加派了人手?”

    “就两个,不值一提,最后能和叶天酣然大战必定是隐歌。”天照倒是很理解叶天变态超级的实力,所以给他先热热身。

    “你对他真好。”黑袍男子阴森的笑道。

    “大家彼此而已。”

    “都出来吧,难道要我请你们出来。”叶天淡漠道,眯起黑眸盯着眼前的神秘男子。

    他的话落下,两个男子也闪身而出,一个穿和服日本男子,背负着一把柳叶刀,男子道:“藤原三麻。”

    叶天好不不在意的松松腰,把目光投到了另一个男子的身上,显然是修真者,气息不弱,很强,也可以说是牛逼了。

    “你呢?”

    男子大约三十岁左右,看上去是,但其实已活了三百年,神色清冷。

    “清微派的张天南。”

    “太一教,日本二刀流,清微派,能把你们三个人凑在一起我想世界上除了天照在也没其他人了,你们是他的狗?”叶天嘲笑道,“这么说来天照就在附近了,也难为他了,一定花费了不少心血才把你们凑合起来的吧。”

    这三个都是牛叉的人,叶天丝毫不敢大意,嘴上虽然是很不可一世,但是全身充满了戒备,心里不停在骂着天照个龟儿子的,老是弄出这些人和他过过招。

    “天照是要你们杀我?还是擒住我?”

    “杀你。”张天南平淡道。

    “就凭你?”叶天不屑道,非常不礼貌的呸了一声。

    “还有我。”

    隐歌那张相貌平平的脸庞带着极度的嗜血和杀意,虽然在笑,却给人一种毛骨悚然的刺寒感觉。既然做了,那么就一定做到底,这是他的原则,他要的就是叶天死,叶天不死,太一教的教徒就要死,一人死,活欠条人命,划算。也值得。

    他盯着朝他望来的叶天,指着背后的龙牙,道:“我不会让你失望的,龙牙刀对昆吾剑,希望你能抗得住。”

    “不好意思,我的柳叶刀也是一把杀人的刀,叶天,你的命也算上我一份。”藤原三麻杀机渐浓道,“你在我日本杀了这么人,是时候死了。”

    藤原三麻炽热而仇恨的眼神望着这个依然毫无惧意的叶天,有敬意,有杀机。他甚至想要是叶天是大和民族的人那该多好,何愁他日不扫灭中国的修真界。

    “有些人在我的面前喜欢装逼,没办法我不好意思跟着装,我就一个法子把装逼者连他妈都不认识。”叶天用一种“老人”看小孩的无奈的眼神道,“我都这么大一把岁数了,可以称得上你们的祖爷爷的,你们就这点出息了,脑子进水了,也好,新账旧账一起清算。太一教,我迟早连根拔起,尽是些浪得虚名的人,至于你清微派,你要为这一次付上代价。”顿了一下,眼神冰冷的叶天伸出两根手指在空中虚无缥缈的轻轻一抹。

    昆吾剑出。

    “一个二刀流的宗师可以把牛皮吹上天了,我最恨就是吹牛皮的人,还是一脸倨傲,我不杀你,我就是蛋蛋疼。”

    叶天指着自己,坚定的语气:“我要是不把你们三鸟人打残了,我叶天一年不吃菜。”

    张天男突然欺身而上,要有多快就有多块,一个拳头飘忽的击向叶天,发出丝丝的声音。

    “跟我玩拳头,行,先陪你玩玩。”

    叶天侧身右拳也随之迎上,看谁的拳头硬?张天南右拳到半空中的时候突然改变方向,改打叶天的右半身,同时脚踢叶天的胸膛,他的速度就是快,而且用的完全是最简单最使用的武技招式。

    隐歌在等待叶天露出破绽的最佳时机。

    藤原三麻没有动,但周身突然散发一股奇异的力量迅速的笼上叶天。

    张天南拳头也消逝,一道弧线的光芒划过天际,刺刀横斩叶天肩膀。

    “娘西皮的,一个拳头前,一个刺刀后,修真界的人喜欢玩阴谋了。”

    叶天冷笑,看着这个飘忽的拳头,猛然周身迸发出红色光芒,右手指捏在一起,嘴唇翕动,“同源。”一个红圆圈在手掌,“炸死你。”红圆圈蕴藏的能量可把一座小山给炸平。

    同时身子侧移,诡异的出脚,正好避开了刚才藤原三麻发出的暗劲袭击。

    虚虚实实的腿影在藤原三麻的身边飘忽,看不清虚实。藤原三麻闭上眼睛,凭心去感受,是时候,骤然开眼,手拔刀,柳叶刀刺上虚空,他断定杀招就在那虚空处。

    隐歌露出似笑非笑的神情。日本的二刀流确实有有点自大的本事,这‘一环沂蒙’讲究动与静虚与实四者结合诡异莫测,有八级,藤原三麻现在所使用的招式与速度想应该到六级了,而且在未动之前已经用灵力攻击叶天了,逼得叶天先避开他袭击,随后出脚,叶天啊叶天,你手中有昆吾剑你不用,用武术?你过于自大了。

    柳叶刀的弧线闪电的斩上叶天的腰。而叶天刚才捏成的的‘同源’圈撞上张天南的拳头。

    白光一闪过,没有发出沉闷抑或爆响声。

    空气中的气流只是诡异的偏离了。

    而这时候,藤原三麻的柳叶刀和张天南的刺刀凌然袭上叶天的周身。

    叶天飘忽腿影突然全部消失,藤原三麻确实有一手,猜对了叶天这一招是虚的。

    隐歌至于动了,笑意阴森,正是时候。右手在空中一抹,一道光华一闪而过。

    叶天立刻感觉那汹涌力量涌上自己,要把自己活活的撕裂。

    “隐手破。”叶天轻喊一声,左手突变,手掌掌纹突然无端裂开,是一个诡异的图像。同时右脚为轴心,旋转,越来越快,一股黑光倏然从叶天周身也散发而出。这一股黑光自然是为了隐歌那诡异莫测的白光抵挡的。

    脱离那股奇异汹涌力量,只听轰然一声,叶天背后爆出白光圆圈。

    隐歌虚空一掌印上叶天的胸膛。

    而此刻,张天南的刺刀破空而来,叶天的后背。

    藤原三麻的柳叶刀刺向叶天的胸前心脏处。

    腹背受敌。

    抑或是四面楚歌?

    叱。

    昆吾剑发出铮铮之声,叶天淡漠一笑,瞬间提升八分功力。

    ………………………………………

    叶天心里微笑,对着那散发着妖魅死亡气息的‘隐歌一掌袭来’视若无物,他突然仰天长啸一声,周身爆发刺眼的光芒,宛若正午的阳光,但给人确是温暖的感觉。

    叶天微微侧身,张天南刺向他后背的的刺刀诡异的被一股力道压抑,偏离原先的预定的轨道,刺空。

    张天南的刺刀刺空,前面的藤原三麻也突改变方向,刺向叶天的左胸第三根肋骨。

    配合滴水不露。

    只见张天南突然做了一个简单的却令人缭乱的手势,一股浩然正气倏然,在离叶天背后一公分的距离的时候,突然爆炸开来,仿佛夜空之烟花的灿烂,令人眼花缭乱,只见隐歌冲天而起,腿踢叶天的胸膛。

    那一掌本是虚的,等的就是叶天的变招。

    叶天眼睛突然裂变,瞳仁仿佛雪花性状,诡异之极,只见他左手对着藤原三麻的柳叶刀一引,柳叶刀竟然不受控制改变方向,藤原暗叫不好,那柳叶刀转向隐歌的咽喉,比先前的更快的速度,同时左手捏成一个拳头,对着在空中的隐歌就是一击。

    动作不可谓不优雅,叶天就像花一般的风中笑,只见他的嘴唇翕动,轻声叹息:“还是慢了。”

    藤原三麻瞳孔收缩,手上的柳叶刀根本不受他的控制。隐歌眉头轻皱,拔刀,龙牙一现,迸发一道灿烂之极,邪恶之极血腥之气,他被逼收腿,龙牙刀先是横在咽喉间,火星一闪,“叮当”一声,柳叶刀刀尖刺向龙牙刀的刀身,那股引力却没有消失,叶天眼睛微微眯起,龙牙刀刀身现出红光,藤原三麻蓦然将流水剑刺向天空,这才消除那一股令人胆颤的引力。

    张天南在在空中也暗叫一声不好,这叶天当真不是盖的,刚才释放出清微派最正气的光芒竟然没有摄去叶天释放的灵力,令他短暂恍惚,顿然他面门感到奇异的气浪,在空中的张天南违背武学常理本已向下落身体蓦然弯腰,他能感觉那股气浪从自己的肌肤划过,像锋利的刀刃,“轰然”一声,地面的石头碎裂。

    他真不是人。张天南心里诅咒道。

    昆吾剑动了。

    “杀之。”

    叶天右手的手掌倏然诡异的变成红色,以三味真火加上昆吾剑之无比剑气当杀藤原三麻。

    叶天的右脚为轴心,高举昆吾剑,暴喝一声,一道华丽之光瞬间爆发。

    藤原三麻只觉得整个身子,他的整个躯体处于一种无法动弹界面,手中的柳叶刀也挥斩不出去。

    嘶。

    一道深深的剑之痕迹在藤原三麻的胸中闪过。

    爆。

    藤原三麻的躯体爆裂成两半。

    血雨之中,白雪染红。

    隐歌突然暴退,昆吾剑一剑秒杀藤原三麻之后,一点寒光倏然从刀身爆出。

    以奇异姿态袭上隐歌的胸膛。

    隐歌飞身后退之时,龙牙刀以射出浓烈血气。

    砰。

    以右脚为轴心的叶天倏然停止转动,左脚正好踢中后边跟随而来的张天南。

    哇的一声,张天南被这一脚踢出一口热血。

    身子横飞而出。

    叶天秉着打人要打到底的决心,以拉风之态,身子也跟着飞出去,左手一探,捏住在空中横飞的张天南的手腕。

    张天南身形停滞不动。

    “干你娘的。”

    叶天一拉,右脚膝盖一顶,张天南的小腹被一股玄奥之道顶得整个五脏六腑稀巴烂。

    叶天手腕一动,用上轻微的力道,一甩,张天南的这一次瞬间落地。

    他的腰骨碎裂。成为一个植物人。

    叶天仗剑而立,清冷的声音道:“隐歌,如何?”

    隐歌眉心跳动一下,这叶天的实力当真可怖之极,他以为他们三个人配合最起码令他受到一点的伤害,不过还是奢望了。

    “不出剑,一出剑就死一人,残废一人。”天照面色平静道,“叶天,确实很强悍。”

    黑袍男子带着诡异的笑意:“是很强悍,不过好像还是隐藏一些实力。”

    天照胸有成竹道:“这是给他热身的。”

    黑袍男子淡淡一笑,不过带着一丝的嘲笑:“是很好的热身,等会儿你,德川家康,安倍晴明,三人一起和他对一仗,这才是戏中之戏。”

    德川家康,安倍晴明,天照。这三个变态的人物对上叶天是怎么样一幅画面呢?

    一个已经让叶天头疼了,三个一起上更头疼。

    叶天危险。

    “叶天必死。”天照幽幽的说道,“我不想有人来破坏我的好事。”

    目光深有深意的望着眼前的男子。

    有杀机,杀机浓烈。

    黑袍男子不知是给自己肯定还是给天照一个放心的答案道:“你放心好了,我虽然是他的师弟我也不会救他的。”

    “这一点我知道。”天照眯着眼睛,语气带着习惯的优雅道,即使再卑鄙的事情和话语从他嘴里说出来也是不令人生厌的。

    “师弟喜欢师兄的女人,还意图对师兄的女人奸杀最后没得逞,这师弟做得有好。”

    黑袍男子面色现出一丝惭愧和羞愤之色,被天照当面说出来他的整个身子都在发冷。

    “抱歉,我说话不注重场合,要是你突然帮叶天,我就麻烦了。”天照貌似提醒自己一下。

    黑袍男子面目阴森的看了天照一眼,冷冷的注视山下的叶天的隐歌。[www.Kanshu.com]

    “龙牙刀乃上古邪刀,昆吾剑跟他配也合适了。”

    隐歌低头望着手中的龙牙刀,手掌抚摸刀身,而后,一道夹带着可怖的血气绕在他的周身。

    叶天道:“太一教的人居然会用这等邪刀,也不枉我对你们另眼相看了,隐歌,你还有什么遗言?。”散发中唯我独尊的气势,那无与伦比的气概尽显狂傲本色。

    隐歌沉默听完,沉默许久,用冷静的声音说:“我若死,帮我杀天照。”

    叶天道:“这个自然,你不说我也杀那***。”

    “那就放心了。”

    他的脸突然裂变,就好像一块光滑的平面镜破碎了,右边脸好像是被红烧过一般,只觉得那半张脸仿佛有一股魔力使得自己心神被控制。

    叶天的嘴角忽然浮现出一抹饱含冷酷杀机笑意,笑意森冷如汉。

    他的声音像一个阴森的咒语:“你心有魔障,我帮你杀了,也是对你一个解脱,龙牙刀,我要了,邪刀之人配得上邪恶之人。”

    ……………………………………

    叶天倏然一动,毫无征兆的现在隐歌的头顶上空。

    昆吾剑爆射耀眼光芒,宛似烈日当空,夺人耳目。

    隐歌这个面对着已经变态之极的叶天对手,没有丝毫大意,他不想死,他还有很多的事情没有做,因此唯有击败叶天。

    机会即使只有万分之一。

    如果他不是执意要争太一教掌教之位,根本就不可能被天照趁机威逼利用,天照用卑鄙的伎俩控制了太一教的教徒,要他做的事情就是诛杀叶天。

    天照不说他也杀叶天,这个强悍男子从一出现的时候就仿佛跟太一教有仇,先是把师叔的男人的象征踢爆了,而后又在人间玩弄太一教众多弟子,他本着打算联合各大修真门派一起下凡间杀叶天,但计划赶不上变化,出了天劫一事,四界之中那些神级的高手无缘无故的消失了。

    他的计划也因此而耽搁下来。

    隐歌握着龙牙这一抦邪刀,眼神炽热的望着空中当面的叶天,运转体内的太一教真气,暴涨出玄妙的之气,拔地而上。

    龙牙刀与昆吾剑碰撞。

    当。

    两人的身形同时暴退。

    脚跟刚落地,两人对视一眼,倏然再一次碰撞。

    “龙牙刀很好。”

    是龙牙刀好,强悍,未必是你强悍,隐歌。

    “未必。”隐歌的右边脸突然被激活了一般,隐隐显出妖气,沛然之极。

    两人的距离不足一个巴掌。当真暧昧至极。

    嘶嘶的声音从地面传开来,两人所站之处龟裂,先是一条两条的裂缝,而后以急速的姿态向四周龟裂。

    鹅毛般的大雪停滞在空中,两股不相上下的杀机冲天而上,厮杀。

    “你的妖气不够纯正,只因你的血。”叶天优雅一笑,翩然一退,左手形成兰花指,空中爆射诡异的花纹图案。

    “阴阳师花纹图?”隐歌骇然之极,叶天怎么会安倍晴明的阴阳法术?

    三股强烈宛似飓风的力量瞬间包围住隐歌的周身。

    隐歌退无可退,猛然欺身,龙牙划出一道弧线在空中。

    下一秒,阴阳花纹图案在他原先站的地方爆开,而后汇集成滔天的力量四周散开。

    “真是可惜了。”

    叶天轻轻的抹出一丝玩味的笑意,这本是他和安倍晴明还是“朋友”时候,他自学而成的,要是安倍晴明亲自使出来,这诡异而灿烂的阴阳花纹图案可要隐歌最少受伤。

    不是自己的终究自己的,学而不精。

    天照突然抹出阴森的笑意;“该你出场了,一次就够了。”

    黑袍男子有自知之明道:“我杀不了叶天。”

    “你杀不了,我知道,我要你出现一次而已,不要忘记我们的协议。”

    “你真是畜生养的。”

    “我知道。”天照回头一笑,丝毫不动怒,被人骂到这一境界上而不动怒,天照的涵养也是够变态的了。

    叶天眼神闪过冰冷的杀机,隐歌,你可以死了。眼神血红,手中的昆吾剑诡异的变成月光之色。

    天外飞仙。

    叶天一直处在警戒状态身子,突然感受到一股玄奥沛然的力道挤压。

    一个黑袍男子一闪而过,同时一点寒光袭上叶天。

    叶天片刻的失神,胸膛倏然一痛。

    嗤。

    龙牙刀刺穿叶天的胸膛,离他的心脏只有一寸,龙牙刀嗅到血的味道,暴涨红光。隐歌也是片刻的失神,他未想到就这么一刀刺叶天的胸膛。

    “上邪。”叶天失神喊道,眼神复杂,同时一拳击中隐歌的胸膛,隐歌哇的一声,喷出一口热血,身子倒飞出去,龙牙刀还停留在叶天的胸口处。

    如果不是师弟上邪的突然出现,叶天根本不会受到隐歌龙牙刀的刺穿。

    这就是天照的目的。片刻的失神足以决定胜利的天平。当一个你以为死了很多年的人突然出现在你身边,每个人都会吓一跳的。

    “好。”

    叶天从胸膛拔除了那一把龙牙刀,仗剑而立,身子却摇摇欲坠,嘴角泌出殷红的鲜血。

    血开始从他的伤口流出,刺目之极。

    他只有半颗心,若是这半颗心都被刺中,等待他将是死亡的结局。

    “可惜了。”天照有点意外的惊喜,他本想“吓吓”叶天,没想到吓出这么一个大惊喜,看来不用三人联手了。

    名为上邪的男子被叶天这么一叫,本消失的身子再一次出现,先是看了五脏六腑被击烂的隐歌一眼,没有露出兔死狐悲的伤感,这是他自取灭亡的结果。

    “大师兄,好久不见。”

    上邪淡漠的看了叶天一眼,他不想见叶天的,但被叶天识破只好出现,这样也好,日后总有见面的一天。

    叶天咳嗽一声,牵动伤口,血更加流得快。

    “好久不见。”小说吧 www.xiaoshuoba.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花丛任逍遥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花丛任逍遥》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花丛任逍遥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花丛任逍遥》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