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7章 反黑组长



小说吧 推荐各位书友阅读:花丛任逍遥第227章 反黑组长
(小说吧 www.xiaoshuoba.com)    叶天淡淡的看了她一眼,笑道:“可以。”

    “真的?”何诗料不到叶天会这么好说话,他以为叶天会拒绝的。

    叶天的话幽幽的又响起来:“除非一个亿。”

    “一个亿?”何诗瞪大眼睛,然后是两手叉腰,道,“叶天,你是不是想钱想疯了,真让人看不起。”

    叶天平静的笑,慢吞吞道:“对了,我是这么想的,你要是不乐意那么请便,我有求你吗?”

    “可一个亿?”何诗简直恨不得拿刀来吓叶天了,“你是不是人啊,也太贵了点吧。”一百万还差不多。

    “我已经很便宜了。”叶天悠悠的说道,“要不是我认识你,我会说十个亿。”

    何诗狠狠的盯着叶天,貌似要把杀一百遍一百遍。

    “你是故意的。”

    “没有一个亿,免谈。”叶天铁面无私的道,“你好好的考虑,我可不强求你。”

    “叶天,别这样嘛。”何诗见来硬的不行就来柔的,她就不信凭自己的魅力就勾不住叶天答应下来,发出了腻腻的声音,“大家都这么熟悉了,你是我表姐的学生,也是我的朋友,你就少一点不行嘛。”

    叶天露出了一个浅浅的笑:“我和女人的熟悉应该是在床上确定的。”他打量了一下何诗,“嗯,你这身材也不错了,你今晚要是陪我,我可以考虑下。”

    感受到叶天目光的卑鄙和无耻,何诗哼的一声道:“我陪你?没门,告诉你,你答应,必须答应。”

    叶天道:“答应,我答应考虑。”这厮说着把那些小包大包递给了何诗,何诗一脸的惊异。

    “我要去办点事情,真是对不起了。”

    叶天见何诗没有接的意思,很没有绅士的把它们放在路面上,然后潇洒的走人。

    “叶天,你给我回来,你是不是男人。”

    何诗想不到叶天是真的走,而且那是相当的潇洒。

    叶天回头一笑道:“是男人,要不你来试试看。”

    “无耻。”何诗简直要气疯了,这个叶天真的丢下她一个人了,还有这些要命的东西,她不喜欢做的,看来真的要叫家人来开车接住自己了。

    “死叶天,有什么了不起的,我一定不会放弃的,我不会失败的。”何诗对叶天的形象不停的诽谤,不过对紫洛的印象很好。

    要是她有了紫洛身手,就算是一般也好了,那也是顶呱呱了。

    “我就知道和美女在一起久了有很多的麻烦。”叶天嘀嘀咕咕的在街道上行走着。

    这厮走了一段路,来到了夜总会,谈铭刚才在办公室里,见叶天进来,忙问他和许茂的情况。

    叶天倒是一五一十的道:“我就让他冷静一下而已,你犯不着这么惊讶吧?”

    谈铭帮叶天倒了一杯开水道:“三少,他会不会死?”

    “才五十米而已。”叶天漫不经心道,“死不了的。”

    谈铭道:“可是我们的关系要是弄僵了,他会天天找我们麻烦。”

    “找我们的麻烦?”叶天耸耸肩膀,“他不找我麻烦,我还要找他麻烦。”[www.kanshU.com]

    叶天斜坐在沙发上,沉思了一番道:“帮会里大概有多少人算上外围的?”

    谈铭虽然不知道三少要做什么,但现在他已经把全部的身家压在三少身上。

    “总共一千多人。”

    “这么多。”叶天道,“我以为只有三四百而已。看来我低估西南的黑势力。”

    “这么说来斧头帮应该有两千人以上吧。”

    “应该这么多。”谈铭回答,“三少,这和斧头帮有什么关系?”

    “许茂专门找我们的麻烦而放过斧头帮,摆明是先拿我们开刀的。”叶天沉静道,“你马上打电话给我斧头帮大哥,说我有事情和他说。”

    谈铭道:“三少,你是不是要和斧头帮联手?”他不是没想过,但斧头帮财力和势力都自个的大,人家未必看得上你。

    “联手?”叶天诡异的一笑,“我们用不着联手,只需要借助他的一些力量而已,我想斧头帮是一个很大方的帮派,不会介意的。”

    谈铭搞不懂叶天在想着什么,但是立即打电话给了斧头帮的唐弄,唐弄说没时间就挂电话了。

    “三少,唐弄说没时间。”谈铭无奈的摊手道,“他是不是得到风声?”

    “风声很紧。”叶天道:“下令下去,从今天开始全面休息,都呆在家里,我叫你们出来才出来。”

    谈铭道:“知道,三少。”

    “没时间?”叶天扭动了一下脖子,“那么我就登门造访。”

    谈铭道:“三少,我们现在就过去?”

    叶天道:“现在过去,唐弄没时间,不知道他大哥有没有时间,要是他是一个聪明人他应该同意我的做法,只要有许茂在西南的一天,我们都没有好果实吃,这种人又不能杀了,那么就请他走了。”

    谈铭沉声道:“那要是许茂不走呢?”

    叶天冷冷一笑:“那么就打算他的腿,不走也要让他走,我虽然对这种人有点看得顺眼,但必要时候可以断断肩膀之类的。”

    他好像想起了什么,道:“你认识高大伟和罗表?”

    谈铭推了一把架在鼻梁上的眼镜道:“认识,讲过几次面,是典型的纨绔子弟。”

    三少不会无缘无故的问起他们的?是不是发生了他不知道的事情?

    “哦,我刚才命人把那两家伙踩了一顿,没死成。”叶天嬉皮笑脸道,“好像有点可惜了。”

    谈铭被吓了一跳,刚把朱富贵送进了医院,这下又把高大伟和罗表给踩了,三少可真是不出手而已,一出手就一鸣惊人。

    “有麻烦吗?”叶天扭头看着有些脸色严肃的谈铭。

    谈铭道:“罗表倒是没什么,可高大伟就有点问题,他是日本人。”顿了一下,“去年加入的。”

    “日本人?”叶天喃喃说道,“知道把他的第三条腿给踩断了。”

    谈铭耳尖,额头冒虚汗。

    “他老头开什么公司?”

    “西南市的大超市几乎是他家开的。”谈铭对于这些公子哥背景很是熟悉,“至于罗表的老头则是房地产的老总的儿子,身价不菲。”

    “超市?房地产?”叶天淡淡道,“看来踩人是踩对了。”嘴角露出了阴谋的笑意,“那么就给他们一个见面礼吧,我来西南了,也让他们认识我。”

    谈铭默然,心里道:“看来这次三少动真格的,一下就弄出这么大的事情,这回我也可以好好的表现一番。”

    …………………

    “知道让一个人名声臭最快的方式是什么?”叶天像一个老手的教起了谈铭,不是谈铭嫩,他要嫩了少就活不到现在了,而且是吃香喝辣的,主要是叶天这个活了见年的妖怪太强悍了,跟叶天的比起来,那只能是小巫见大巫了。

    谈铭恭敬的道:“三少请明说。”

    叶天笑了笑,端起了桌面子的还有半杯开水的杯子,摇晃几下,又放下桌子,道:“这名声就像是这杯子的水,你表面看上去很干净,其实不然,我们只要加一点黑的墨汁进去它就变黑了。”

    谈铭也是一个聪明人,道:“那么这个墨汁是什么呢?”

    叶天嘴角现出一个阴谋的微笑,道:“高大伟的老头不是开大型的超市,现在时间刚好,你说要是有人不小心在超市里发现了一些海洛因,抑或是摇头丸,你说会是怎么样的?”

    谈铭道:“爆炸性的新闻,绝对引起市民的强烈好奇心,这样一来他的超市的声誉就受到致命的打击。”

    叶天手指轻轻的点着杯子,淡淡道:“你要布置得妥当,不然老虎反咬你一口,选在人最多的地方,记得叫记者过去要第一手资料。”

    谈铭道:“我记住了三少。”利用网络的力量来达到他们的目的,进而给高大伟的老头施压,只要吸引了政府的注意力,那么接下来就用更毒的方法打垮他。

    “至于房地产?”叶天琢磨的一番,浅浅的笑意在他的脸上显得有一股说不出的阴柔的味道,“你说要是变成楼歪歪或者楼脆脆市民还会买他的房子吗?”

    谈铭这下就不懂了,道:“三少,可他们的房子的质量一直很好。”

    叶天貌似有点良心道:“给我找出一处他们刚建立的房子,我自有办法。”

    “西街就有一处,下个月就要剪彩,那一处的房子主要是别墅,卖的都是给有钱人住,一平方八千多块。”

    “八千多块?”叶天灿烂一笑,“想来那一处的地皮也得几个亿吧。”

    谈铭道:“嗯,听说那老家伙盘下那块地皮花费了十个亿。”

    “一个晚上十个亿不见了,不知道他有没有高血压?”叶天倒是担心起了那老头,“行了,你负责超市的事就可以了,我们现在去斧头帮。”

    谈铭去取着车子,五分钟后就到了斧头帮的总部。

    两人还没有进到总部大门就有斧头帮的人大声叫道:“兄弟们,操家伙,有人闹事。”

    不出两分钟就有两百号人物把叶天和谈铭团团围住了,谈铭表面镇定无比,内心却多少有点恐慌,这是人之长情,遇见这么大的场面就算再能打也打不过这两百多好的汉子。

    “帮我叫唐弄出来,说我找他。”

    叶天指着一个斧头帮的男子道,神色充满了一种凛然的傲气。

    “叫副堂主出来?叶天,你脑子进水了吧,你和谈铭两个人就敢闯我们斧头帮?”那男子显然是夜总会大哥,他说话的时候有点酒气,显然叶天没来之前正和兄弟们拼酒,一听见有手下喊叶天和谈铭来了,就气势汹汹的冲出来,趁着副堂主没来先把叶天和谈铭干掉了,到时候也是大功一件。

    “看来是喝多了。”叶天缓缓的走过去,一个斧头帮的人突然从侧面一刀子直接砍向叶天的右边肩膀。

    嘭的一声,那袭击的人胸膛发出沉闷之声,而后似一头牛的身子倒飞出去,不省人事。

    斧头帮的人连叶天是如何出手的都看不见。

    “娘西皮的,弄死他。”那带头大哥见叶天轻而易举的就把自己的得力属下给一招弄废了,酒醒了一大半,打算用车论战把叶天给弄死。

    “住手。”一声暴喝响起,唐弄脸色阴沉走了出来,扫了一眼一个个喝得两眼发红的手下,“还不给滚回去清醒。”

    “三少,实在不好意思,兄弟们酒会酒喝多了,你别见怪。”

    好一个笑面虎啊。叶天也笑了笑:“不会,我来找你说点事情,方便吗?”

    “当然方便得很,我们是一个道上的,虽然时有冲突,但是没必要弄到老死不相往来的地步吧。”唐弄引着叶天和谈铭走进了夜总会的办公室。

    办公室布置得非常的豪华,全是进口的家具。

    “我就开门见山。”叶天翘着二郎腿坐在沙发上,笑道,“我知道你们和许茂应该有了某种协议,对于这个协议我是没多大的兴趣,就是想问问你,我们要是被你们吃了,下一步你们该怎么办?”

    唐弄笑眯眯的道:“三少误会了,黑白岂能共存,你也知道许茂那个人出名的难缠,他是中央特地派下来反黑的人,我们要是和他合作了,那中国早就乱了。”

    “黑白能共存的。”叶天伸出两根手指,捏在一起,“需要一点点的空间而已,说吧,你们斧头帮给了他什么优惠的条件?”

    唐弄是打死也不承认道:“三少,真的没有,虽然你们的夜总会公司天天被工商部门的人检查,但我这一边也是一样的。”

    “那只不过是做样子给我看的。”叶天道。斧头帮确实也有几家的夜总会和公司被警察和工商部门的人检查,但没过几分钟就走了,显然是走秀而已。

    唐弄摇摇头道:“三少,你要是不相信我也没什么好说了,我也相信三少你是一个明白人,有些事情如果做得过火了,最后倒霉是你自己。”

    叶天淡声道:“我还没有过火就这么倒霉了,要是很过火那岂不是连生活都难办了,唐弄。”这是他第一次称呼他的名字,一字一字道,“我给你一个机会,叫你们大哥出来和我谈,就那个和你一起警局的人。”

    唐弄骇然,叶天是怎么知道那个人就是他大哥?

    “我谈也是一样。”唐弄冷冷的拒绝的叶天的要求,“这里我做主。”

    “这桌子是从荷兰运过来的吧。”叶天突然指着光滑的桌子道。

    唐弄搞不懂叶天为什么突然转变了话题,还是回答道:“有眼光,是荷兰出产的,进口价一百万,从一百米的高层摔下来也摔不烂。”

    “现在就烂了,是水货吧?”叶天指着那一块百万的价值不菲的桌子。

    唐弄只见桌子上真的出现了一条细细的裂缝,然后裂缝渐渐的随四处扩散,嘭啷的一声,那一块从一百米高空落下来都完好无整的桌子就这样眼睁睁在唐弄的眼皮底下碎裂了。

    …………………

    唐弄不怒反笑道:“好一个三少,好一个叶天。”

    这是真的牛逼,在他的眼皮底下就这么把价值百万的桌子给弄碎了,而且看不出他的任何的手法。

    “不要在我的面前装十三,你们还没有那个道行。”叶天笑道,提醒了唐弄一句。

    在叶天这个装十三的老祖前面装十三那不是班门弄斧,岂不是贻笑大方,他不装十三算是看得起他们了,要是真的装十三,唐弄早就被整得连他老妈都不认识。

    “好一个三少,好一个叶天。”

    办公室的大门开了,进来的正是斧头帮的大哥任刑,这家伙好在拿着一把小刀玩弄自己的指甲,脸上挂着六分欣赏的笑意,要是叶天是斧头帮的人何愁成不了中国地下第一势力帮会,青龙会?应该可以成为历史了。至于北京的权力帮,只要给他五年之间,他有把握把权力帮连根拔起。

    “不打烂这桌子你大哥就不出来,我看他也有点小气,不就是一桌子嘛。”叶天这厮也带着六分的笑意道,“我可是头一回等客人。”

    唐弄从沙发上站起来,只要有任刑在的地方,他都是站着的,心甘情愿的站着。

    任刑笑了笑,坐下,修长的右手掌突然在半空中一抹,那些碎裂的玻璃片以一种诡异的形状组合在一起,最后也在唐弄眼皮底下完整归位,还是一张看不出有任何瑕疵的桌子。

    “这一手好。”叶天不见任何的惊讶之色,仿佛早就得知任刑是一个修真者,而且来历很神秘,刚才他得知任刑躲在暗处观察他,所以才把桌子弄坏,目的就是想把任刑给逼出来,这家伙要是不出来,叶天还有第二个法子逼他出来,虽然法子是有点毒辣,好在任刑也出来了。

    虽然任刑可以隐瞒了自己的真气体,但叶天还是猜测了一二,有点想不到的是居然是太一教真气,叶天和太一教说起来可是“冤家”了,现在又碰上了太一教的人,真他娘的三生有缘,可就是不知道这家伙的是谁而已。

    “这一手自然比不过你叶天。”任刑目光定定的望着叶天,沉声道,“你的大名可是四界之中传得最开的,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转。”

    “见笑了,我这一名号不也是你们炒出来的。”叶天皮笑肉不笑道,“当初不就是把你们的一个长老给踢爆老二了,你们就记恨一直到现在,这仇恨的力量也太强大了吧,我还听说你们教规中有一条是专门说我的。”

    叶天沉思了一番:“我记得不是很清楚,好像是凡太一教教徒者,以杀叶天为本教第一执行令。”

    任刑道:“是有这么一条教规,谁杀了叶天,太一教的教中之宝八宝盒就归他所有。”

    叶天笑,有挑衅的神色:“那么你现在为什么不动手?”

    任刑道:“我早已脱离了太一教,自然不用遵守教规,我只是一个生意人而已。”他加重了语气,“一个希望有钱有名声的生意人。”

    叶天神色有一点嘲弄道:“生意人?你干脆说你是好人了,想必你来人间也很久了,最大的感受是什么说来听听。”

    任刑傲然一笑道:“在这里我能掌控他人的命运,我要他们生,他们生,我要他们死,他们就死。”

    叶天一针见血道:“你这个人不是这么阴毒吧,掌控别人的生死,我看你心里一定有阴影,是不是你修炼的时候你师傅经常暴你菊花才有这么变态心理。”

    任刑笑,至少是看不出一点暴怒的迹象,内心早就炸开了,叶天的话就像一根针刺得他全身都不舒服,如果不是考虑叶天修为比他高出许多,任刑早就撕裂他的身子,他在等一个人,这个人能对付叶天。

    “不说话就是默认了?”叶天瞅着任刑道,“看不出来你师傅这牛叉的嗜好啊,他叫什么名字我帮你出这口恶气。”

    任刑依旧是面带无懈可击的笑容:“不用,谢谢。”

    “你太见外了,现在你不是太一教的人,我们可能成为朋友。”叶天说起慌来眼睛比平日的更亮,绝对的真诚之色,童叟无欺啊。

    任刑道:“朋友?”顿了下道,“也许,我们有共同的敌人。”

    “这就是你的不对了,你不应该单方面的和许茂那***说什么协议。”叶天在背后诽谤起了许茂,“他这人是阴险无比,用完你们会毫不留情提走你们,果然运气好点,算是给一口饭给你们吃。”

    任刑也和唐弄一样死不承认和许茂有某种不可告人的协议。

    “三少,我想你误会了,我们很清白。”

    清白?他娘的,你们要是清白了,我早就立街坊了。叶天摇摇头道:“你不愿意说那就不说了,我想你们也清楚了,只要西南只有你们一个帮会,我敢保证不出三个月,斧头帮会成为历史,许茂难道不会调转枪头对付你们。”

    任刑道:“谢谢三少的关心,我会注意这一点的。”他的脸上看不出任何的一丝神色,和一块铁皮一样。

    任刑把小刀收起来,吹了一口右手边的拇指,道:“西南不会留下我们一个帮会而已,青龙会才是势力最大的。”

    叶天嘴角抹出诡异的笑:“青龙会?在这里可有可无,他们只是走走秀而已,要是真的想在这里发展,你们斧头帮不会清闲的现在有几家公司和大型的夜总会。”

    任刑倒是承认这一点,这青龙会对西南市没有像其他省市会明显的控制权,也许是真的走秀。

    “你不肯把协议说出来,那我也不勉强,我先走了。”叶天倒是对任性有点客气道,“欢迎你下次到我那里坐坐,大家互相往来,增进双方的友好关系。”

    这厮搞得自己好像是国家元首一样。

    “我一定会去的三少。”任刑站起来,见叶天真的要走,把留在心底的话吐出来,“三少,如果我们两个帮规联合起来你看可行吗?”

    “联合?”叶天微微的愣了一下神,他没有想过这个问题,一般只听听说公司之间连手,可很少有两个黑帮势力联合起来的。

    叶天笑道:“那么谁是话事人?是你还是我?”他想问问这个有点难缠的问题。

    “你相当,我就给你当。”任刑相当的大方把话事人的位置送给叶天。

    “高手都是独来独往的。”叶天牛逼哄哄道,“谢谢你的提议,我们走。”

    谈铭跟在叶天的背后,对于为什么任刑要提出两个帮会联合感到很奇怪,这打的什么算盘?

    等叶天和谈铭一走,那已经被任刑刚才修好的桌子在一次迸裂开来。

    任刑幽幽道:“叶天真是一个变态的高手。”

    唐弄问道:“大哥,你真的要想和叶天联手?”

    “我想借用他的手除掉画眉,谁知道他连大哥的位置都不要。”任刑说出了内心的想法,“画眉的武功没有谁讲过,这青龙会自从玄皇把他交给了画眉,就有人意图对他进行刺杀。”顿了顿道,“知道死了多少人吗?一百五十人,没有一个活着回来的,而且不少是修真的高手,我想这画眉多半也是修真者,他要来西南,我虽不知到底是何事,但是可隐约猜到一二?”

    “是不是和叶天有关?”唐弄脑子转得很快。也只有这个解释才行得通这画眉为什么来西南?他们难道相识?

    任刑道:“我猜也是如此,这画眉不为无端端的来西南,多半是为了叶天。”

    “大哥要借叶天的手除掉画眉,所以才提出了联合。”

    “可惜叶天似乎对这么没兴趣。”任刑脸色阴沉道,“不过也没事,在等几天。”

    “叶天的修为真的有那么强悍?”

    “他已经达到了天道合一的境界了。”任刑露出无比嫉妒和怨恨之色,“要杀他难上加难。”

    唐弄听他说叶天已达到了天道合一的境界也是骇然,过了一会儿,道:“难道世上就没有人能杀得了他?”

    “有,但是很少。”任刑道,“我等的人或许就是其中的一个。”

    唐弄叹息一声,杀叶天如此之难,那么斧头帮的存在其实就看叶天的心情好坏而言,难怪他有嚣张的本钱了。

    “那一次天劫四界的高手几乎都不见了,为什么就叶天没有事。”任刑想破脑子就是得出不一个答案。

    唐弄轻声骇然道:“大哥,会不会他就是那个扭转乾坤的人?”

    “不会,虽然他达到了天道合一的境界,但是要扭转乾坤还差很多火候。”任刑回忆当时震骇之极的场面,心有余悸道,“我记得当时是有四股不同的庞大的力量形成空中旋转的黑洞口把四界的高手吸收进去的,叶天没有这种力量。”

    “大哥,究竟是何人才有这种惊天动地的力量?”唐弄也是百思不得其解,“就连如来观音,燃灯,以及我们修真界的一些隐士高人都被吸收进去。”

    任刑透露了一个惊人的信息:“地藏王还在。”

    他也不明白地藏王为何没有被吸收进去?依此类推,地藏王属于高手中的高手应该也消失不见的,可偏僻他能感觉到地藏王的气息。

    任刑突然笑了笑:“不用多想了,地藏王在不在也没有多大关系,他出不世的,只能永世呆在轮回道之中。”

    “现在当务之急是任何诛杀画眉。”

    ………………………

    “三少,现在去哪里?”谈铭见叶天都不说话问道。

    “去医院。”叶天微笑,松了松有点酸的腰,“去看看我们反黑组组长有什么需要帮助的?”

    谈铭用一句我看不懂的眼色瞄了一下三少,三少从按常理出牌,他根本想不到到底下一步该如何走。摸不透他的想法啊。

    “对了,买点果子去,我们不能空手去。”叶天对许茂确实够上心的,“要是再有鸡汤之类的补品那就最好了。”

    谈铭道:“三少要鸡汤?我家里正好有有,姐姐每天都煲鸡汤给我。”

    “谈洁亲手煲鸡汤的?”叶天本来想自己尝尝她的手艺的,算了,下一次,这次给许茂组长喝了,“现在去你家要。”

    谈铭打了一个电话给谈洁,然后调转车头回家拿鸡汤。

    两人来到了医院,谈铭正要去去许茂住在哪个病房,叶天说不用了,他知道在那个病房。

    谈铭再一次用非人类的目光瞅了三少一眼。

    叶天一笑,貌似相当的低调滴。

    特级病房前面居然有两个警察在站岗。

    “看看,许组长出事了,连警察都来这里站岗,瞧他们这干劲,精神啊。”叶天慢悠悠的走过去。

    “我要看望许组长。”叶天用四平八稳的声音,报上了自家的名字,“麻烦你去通知一声,就说叶天带着补品来看他了。”

    “你就是叶天?”一个警察惊异的看着这个胆敢出现在这里牛叉的家伙,就是他把组长给弄到河里去的,虽然不知道是用什么手法,但叶天袭警已经是铁板上的事,他逃得远远还是跑到这里看组长,这太出乎警察的意料了。

    “许组长,我来看你了。”叶天见那家伙傻乎乎的,摇头,冲里头喊了一声,“我来道歉来了。”

    许茂刚苏醒没一会儿,正在病床休养,他还琢磨着怎么样才能把叶天弄进牢房好好蹲上几年,不想叶天那厮的声音牛叉的响起来了,这个王八蛋把自己丢下河还要脸面来看望他,道歉?滚蛋!

    “让他进来。”

    叶天道:“你们组长就不像你们这表情了,听听这声音,多么有磁性和平和。”从两警察前面走进了病房。

    “许组长,真是抱歉啊,你没事了吧,我特意来看你了,果子,鸡汤,聊表心意。”这厮的脸上真的抱歉的愧疚,“脑子没进水吧?”

    许茂前一句听着他像人话,后面则的一句差点从床上从跳起来骂叶天,这厮就仗着他的法力“欺负”他,这人老霸道了。

    “谢谢。”许茂终究是许茂,压抑住了内心的暴怒,脸上也挤出一丝笑容,“没死成,多谢你把弄下河,我一辈子都会记得你的大恩大德的。”

    “不用,你一个爷们惦记我的恩德我会日夜不安,睡不好觉的。”叶天把鸡汤放到了桌子上,“刚煲好的,绝对上佳口味,别说我不关心你的健康我打算在你住院这几天天天来看你,弄上好的鸡汤给你,我打算等你好了,带去你好好旅游一番。”

    许茂没有他的甜言蜜语给熏晕了,冷笑一声:“叶天,你要贿赂我?”

    这厮假仁假义的嘴脸许茂看得火冒三丈,从五十多米的桥上掉下去,差点没命不说,这反黑组的组长名声可是丢进了。

    “我贿赂你?”叶天用很讶异的口气说,“许组长,你别误会了,我看你内心阴暗,所以才关心的,我带你去旅游就是去过我们童年时候游戏,比如骑木马,玩家家,坐海盗船,玩玩老鹰捉小鸡,我一眼就看你童年活在阴暗的世界里,所以对我们这种半黑半白的人这么痛恨,老是想着把我们赶尽杀绝,这不就是一句话的事情,要心里阳光点。”

    许茂气得眼睛充血了。

    “别,许组长,你老别气坏了身子,你要是有什么三长两短的,这反黑的重任就没人能担任了。”

    谈铭在后面拼命忍住笑意,最后实在忍不住,先是小声的笑,而后大笑,最后是爆笑。

    “不好意思……我出去…….我想到了一个笑话而已。”谈铭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忙走出了病房。

    “我这手下不懂礼貌,组长别望心里去,我们要阳光一点。”叶天再而强调的说道,“你童年悲惨我感到很痛心,但是不要为了自己的悲惨建立在我们痛苦之上。

    许茂呼吸轻轻的轻轻吸的,似乎就剩下一口气在胸里了,道:“叶天,不把你送进监狱,我许茂就倒过来走路。”

    “你不用发这么重的毒誓。”叶天很好心的提醒道,“要是真的抓不我进去,你一辈子就倒着走路,你的父母,你的老婆,你的孩子岂不是伤心一辈子。”

    许茂的脸色变成死灰色,嘴角抽搐,好像叶天貌似很无意的话锥子似他的精神和意志毁灭了。

    叶天的神色还是充满玩世不恭:“抱歉,我突然起得来,这个世界上只有你许茂一个人了,你的家人全都死了…….”

    “叶天。”许茂脖子上的青筋暴突而出,梗着脖子冷冷的注视着叶天,一股浓得无法解开的仇恨在他的眼睛里肆无忌惮的燃烧着,“不错,我的亲人一个个都死了,就是死在你们这种人手上,我告诉你,我许茂只要活着一天,我就要把你们这些败类全都送进监狱。”

    “你很激动,这样对身子复原不好。”叶天淡淡道,没有把许茂的气话放在心上。

    “叶天,你调查过我?”许茂也不是笨蛋,他的家事一向很少人知道,这叶天一来就把他心底最深处的伤疤给揭了。

    “我会算命你信不信。”叶天拉过了一张椅子,淡定的眼神,“你也不要仇恨我,我只不过实话实说,你恨一些败类没有错,但是你错就错在只要栽在你手上的人没有几个不缺点身体零件的,我知道你的亲人的死对你打击也很大,可人活着不也是为了一口饭吃,你就阳光点,大家相安无事不更好。”

    “吃苹果还是雪梨?香蕉也成?”叶天追问了一句。

    许茂冷冷的看了叶天足足有一分钟,笑了,也不知道为什么就这样笑了很痛快的笑了。

    “好一个叶天。”许茂真的竖起了大拇指,可这话狠着呢,“有你这样的人在世上,我岂会无事可做。”

    “给你雪梨吧。”叶天根本不用眼睛花了几秒钟把雪梨削好,递给了许茂,许茂也不客气,大口吃了一口,就好像把雪梨当作叶天似的。

    “许组长,我看你这身子好得也快,最多呆个两三天就可以出院了,你打算下一步怎么走?”

    许茂道:“我没有义务告诉你。”

    叶天笑了笑,也替自己削好了一个又白又大的雪梨,也是狠狠的咬了一口。

    “你看这雪梨,它本来是有一层皮的,可是我只要用刀子削几下,就露出它的本性了,最后还不是被我吃下去。”

    “我不是雪梨。”许茂自然懂得他的言外之意。

    “你不是雪梨我就要把你变成雪梨。”叶天那种痞子的笑容浮现出来,带着有点捉弄人的玩味道,“虽然你的身子还没有康复,但应该不妨碍变成雪梨吧。”

    许茂这下有些惊惧的望着这个阴险无比的叶天,打了一个冷颤,他听说过有些人是有这种能力,可以把一个人在几秒钟里变成任何的一个物体。

    “我和你说笑的。”叶天笑道,“开开玩笑不伤大雅吧。”

    许茂可真的吓出了冷汗,上面的人没来之前,叶天可以在这里为所欲为。他头一次有被挫败的感觉。

    叶天见打击他也差不多了,道:“你和斧头帮说了谈成了什么协议?”小说吧 www.xiaoshuoba.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花丛任逍遥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花丛任逍遥》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花丛任逍遥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花丛任逍遥》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