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4章 安倍晴明?照样藐视



小说吧 推荐各位书友阅读:花丛任逍遥第224章 安倍晴明?照样藐视
(小说吧 www.xiaoshuoba.com)    紫洛突然微笑,下一秒出现在了山羊男的前面,手肘微微抬起,不打算用手击打。

    山羊男身子往后一撤,以为能躲过这一招,但一股诡异的妖力从背后推自己一把,身子反被震了一把,眼看就要自动的撞上了紫洛的手肘,山羊男突然大喝一声,“束缚妖。”一条红色的大约三米长的铁链从虚空突然飞向了紫洛的身子。

    ………………

    紫洛顿感到一股强大的仙气从这一条束缚妖的仙锁上传出了汹涌袭上了她的整个周身,她却没有任何的惊惧之色,身子曼妙之极的先是闪过了束缚妖锁的进攻,而后,一个右足踏一步,左脚后撤半步,左手诡异的伸长,一拳击中了山羊男,只听得嘎的一声,他的门牙落下了五颗。

    “算上我一脚。”叶天补上了一脚,从后面搞突然袭击,山羊男两面受敌,大骂叶天卑鄙,没有一点仙人的风范。

    “风范值多少钱?”叶天伸手一探,右手泛红,要像禁锢抑或是掌控束缚妖必须要有三味真火,那山羊男一个不防,只觉得右手一痛,手上的束缚妖被叶天巧妙的夺走了。

    “哪里走?给我留下来。”

    山羊男见势不妙,立即要逃遁而去,叶天早就看穿了他的意图,一个大脚忽然出现在山羊男的前面,山羊男看着这大脚从天而下,艰难的避让,紫洛正好跟上,也是一个大脚,对着山羊男的后背,山羊男被这一股力量直接迸飞出了十米远。

    “哦嘢。”叶天过分的发出了叫声,脚步滑翔而去,停在山羊男的前面,山羊男眼神一边,两手突然拽住了叶天的狡猾,“我要你死。”

    两手就要把叶天的双腿给生生的拗断。

    “怎么样?可以了吗?你这样抱着我,我觉得不好意思。”叶天笑道。

    双腿突然爆发出一阵红色的光芒,山羊男被这红色的光芒震出去。

    “谢谢你告诉我这么多。”叶天眼神闪过一丝的无奈,右手成一个爪子,伸长,直接套在山羊男的头颅上,直接把他的记忆力消除掉。

    “永远不要跟绝对实力的玩阴谋。”叶天突然回头对谈铭道,“记住这一句话。”

    谈铭的脸色骇然之极:“是,三少。”

    叶天接着道:“别这么紧张,我只是说说而已,你把当一个正常人就行了,我还是三少,你还是谈铭,我们的关系没有变。”

    谈铭道:“知道。”叶天是何身份他也管不着,重要的他看见了一条通往世界金字塔的道路,而三少就是这个引路人。[www.kanshU.com]

    “你先回去吧,不要把今晚的事情说出去。”叶天嘱咐道。

    就算叶天不说谈铭也不敢把今晚的事情泄露出去,他看了一眼叶天,恭敬之极,再看了一眼那个叫紫洛妖异的女子,打从心里叹服,也只有这样的女子才能配的上三少。

    “为什么不杀了他?”紫洛看着倒在地上几乎是半瘫痪的山羊男。

    叶天走过去,笑道:“杀人是犯法的,我要就是消除他的记忆而已。”蹲下,“喂,算你倒霉,遇上了我这么一个有良心的好人,以后不要再出来走动了,要不死了都不知道。”

    紫洛莞尔一笑:“主人,我觉得你的脸皮似乎比在仙界的时候还要厚了。”

    叶天站起,道:“这就对了,你在人间就得学会先把这脸皮给锻炼厚那么十几层去,你看我这么大把岁数了,脸红几次,不就是那么几次。”

    这厮走到了紫洛的前面,假装的很无奈道:“每一次都要出手,我真的很过意不去,为了不让别人说闲话,我今晚请你吃一顿好的。”

    紫洛道:“你的大餐是不是放了迷药之类的东西?”

    叶天神色平常道:“自然不会,我要是放迷药我就是你的小狗,走吧,我猜你也肚子饿了。”

    紫洛见他说得这么坦诚,一个人的眼睛是不可以骗人,索性信了叶天一回。道:“好吧,我也肚子饿了,不过我想烧烤,想吃兔肉,山鸡也成。”

    “野外烧烤啊?”叶天的眼睛亮得惊人,野外吃兔子,吃山鸡,然后打打野战就天亮了,然后回学校,嘿嘿,紫洛,你真是对我太好了,我会记住你的恩赐的。

    叶天和紫洛用了几分钟时间到了一座深山之中,做仙人其实是也是很好的,可以带着某个人去野外烧烤,顺着把她也吃了。

    “你在这里等我几分钟,我去找兔子来烤。”叶天打了一个响指,笑眯眯道,“今晚我们好好大吃一顿。”

    紫洛是真的要吃兔子肉和山鸡,而这厮是真的要吃紫洛这人,两者的境界果然是不一样滴。

    紫洛道:“我去找点柴火。”

    叶天道:“不用了,直接用三味真火烤吃,那不更好。”

    紫洛白了这厮一眼,闷闷道:“烧烤就要用柴火烤了才好吃,这三味真火烤了又怎么会好吃呢?”

    叶天受教道:“是,是,我错了,我大意了,那你去找些柴火,我负责去找兔子和山鸡。”

    两人分开行动。

    “兔子大哥,山鸡妹妹,今晚就对不住了,你们的壮烈牺牲换来我的性福,我会感谢你们的,我会在铭记你们对我恩德的。”

    叶天这厮假仁假义的对着即将要吃下肚子的兔子和山鸡抱歉的说道。

    叶天来到了一颗大树下,先是看了看地面,地面有些湿,应该是刚下过雨不久的,看来还得用仙法了。

    叶天双手交叉在一起,放出一个圆圈的白光。

    “兔子,山鸡,我现在需要你们,来吧,献上你们可爱的生命吧。”

    说也奇怪,一分钟之后,一只白白胖胖的兔子和一只吃得饱饱的山鸡飞到了这个白色的光圈中。

    叶天望着这两个小家伙的那真诚而无比的眼神,面带笑容道:“两位,你们知道的,我也是无奈的,紫洛要吃兔子和山鸡,我就顺着她的意思把你们烧烤了。”

    兔子桀桀的叫道:“叶天,我老婆还在生孩子你就把我圈出来,你卑鄙无耻没有道德。”

    山鸡更气愤道:“叶天,你这个坏家伙,我和老公在亲热,你就把我圈来了,你是不是人,你有没有一点的道义。”

    叶天一副委屈的样子:“我知道我对不起你们,可你们也要理解我的苦衷吧。”

    兔子知道自己的命运,反抗也是徒劳的,说:“叶天,你吃了我,我不怪你,但是你一定要给我儿子一个好运。”

    山鸡也说:“叶天,我也是,你要保佑我老公不被人欺负。”

    叶天阿米托佛道:“你们去吧,我会记住你们的话。你们放心你们的家人吧。”

    ……………………

    叶天这厮一手拎着兔子一手领着山鸡威风八面的走回来了,紫洛已经在升起篝火了,叶天道:“紫洛,看,兔子,又肥又大,包你满意。山鸡,皮脆,更让你意犹未尽。”

    紫洛看叶天一脸得意洋洋的笑意,打击道:“这么快就找到了兔子和山鸡,你是用法术才找到吧?”

    叶天三下五除二就把清理了兔子和山鸡,笑道:“紫洛,瞧你说那话,我当然是用法术给把他们唤过来的,你也知道我是一个很有爱心的人,这一次兔子和山鸡贡献了它们身子,我会记住它们的,保佑他们的后代的。”

    紫洛瞅着这家伙那得意的笑容,道:“行了,知道你对动物好,现在你来弄吧。”

    叶天笑,开始料理着兔子和山鸡,要是多点作料就好,不过这大深夜上哪里找去,就将就着,反正过把嘴瘾而已。

    叶天就觉得这吃“人”比吃兔子和山鸡有好处多了。

    “紫洛,我看你年纪也不小了,是不是该找个人家了。”叶天咂摸着笑道,“要不要我给介绍几个?你想要怎么样的男人?强壮的?斯文的?还是像我这种拉风的?”

    紫洛妩媚的凝视着叶天那一张似笑非笑的脸,道:“你是要准备给我找人家了?把我送出去?”

    叶天道:“其实我也不忍心,可你一个人老是独来独往的,我看着心疼。”

    紫洛笑道:“你是心疼我嫁不出去?”

    叶天一脸正色道:“自然的,我们都是大龄青年了,不要给社会太大压力啊。”

    紫洛巴不得一脚拽过去,这厮打的算盘她能不清楚?

    “那主子的意思是不要我在你身边鞍前马后做牛做马了?把我拱手给别人了?”紫洛异常认真道,“这么说我就好好的找一户人家了,也不小了,是该嫁人。”

    “我和你说笑的,我舍不得你嫁人的。”叶天见她真的有打算还是有点怕的,这没了紫洛,他总觉得怪怪的。

    十几分钟后,这兔子和山鸡也都烤好了,散发着浓郁的令人胃口大开的香味。

    “我喂你。”

    叶天撕下了兔子上的一块打肉,放到嘴巴中:“亲亲小嘴先。”

    紫洛被这家伙的无耻给打败了。

    “我才不要。”紫洛也撕下了一块兔肉,尝了下道,“就是少点味道了,主子,要不你下山要点配料来弄下。”

    “你还真的忍心,好吧,我听你的,要吃就吃得舒服点。”叶天起身道,“你在这里等会儿。”

    说着唤来了七彩云,三分钟后拿着盐巴,辣椒粉,还有一些家常的配料出现了。

    “来了,今晚我们就大吃一顿。”

    紫洛等着叶天弄好后,吃了一翅膀,啧啧道:“嗯,主人,你的手艺很好,我很久没有吃到这么好吃的烧烤了。”

    叶天心里受用,那是自然,等会儿吃了烧烤后我的另一种是手艺更让你记忆深刻的。

    叶天刚才喝了酒,现在肚子还有点涨,他主要是陪着紫洛吃的,紫洛也不跟他客气,一个山鸡被她吃得连骨头都不剩下。

    “主人,你为什么一直在看着我吃?”紫洛有点疑惑的问道。

    叶天的神色温柔至极:“傻丫头,我看着你吃,我也觉得是一种满足了,好好吃,吃得饱饱的。”下面一句没有说,吃饱我们该打打野战了,这地方看来也不会来人了,就算叫得在大声那也无妨的。

    紫洛发挥了自己的联想力道:“主人,我觉得你不安好心。”

    叶天瞪大眼睛道:“我不安好心?紫洛,这从何说起,你不要冤枉我,你肚子饿,我就弄烧烤给你吃,你还说我不安好心,你说说我哪里不安好心了。”

    紫洛正视着叶天的目光,眼神暧昧,笑道:“你心中明白,我说不出。”

    叶天一笑,道:“你不说我不说,大家都不说,这不更好。”

    紫洛道:“可我总是觉得我有点吃亏?”

    叶天道:“你哪点吃亏了?”

    紫洛眉毛动了一下,笑,一种孩子似的顽皮:“我说我吃亏就吃亏,你不觉得?”

    叶天对她的“话”很是无奈,当然,为了得到紫洛的欢心也道:“是,我也觉得你吃亏了,我这不是好好的补偿你吗?我的紫洛小姐。”

    叶天说着站起身,为了表示要补偿对紫洛的愧疚道:“我的肩膀,你想怎么时候靠都可以的。”

    他走到了紫洛的身前,坐下来,拍着自己的肩膀,假仁假义道:“绝对是随叫随到。”

    紫洛抿着唇,笑道:“说得我都有点靠了,随叫随到,叶三少可是人见人爱的,我要是都霸占了,有些女孩子会心疼会心里骂我的。”

    叶天干笑道:“紫洛,没有的事,年经人嘛,大家“熟悉熟悉”,你要相信我。”

    紫洛笑而不语,把头靠在叶天的肩膀上,望着远方,很远的远方。

    “主人,我想回去看看。”

    叶天神色闪过一丝愧疚,他几乎都忘记了紫洛的家了,他答应过紫洛回和她回家看看的。现在听着紫洛的语气,叶天突然觉得自己有点讨厌。

    “紫洛,我会和你回去看看的。”叶天抚着紫洛的清凉的白发,这满头的白发都是他害她变成这样的。

    紫洛大概察觉到了叶天的情绪变化,笑道:“主人,没事的,我只是说说而已,等事情办好后我们就一起回去,你答应我的事情你都会办到的,这次自然也不例外的。”

    叶天停放在紫洛额头上的手轻微的颤抖,道:“我答应过你的事自然给你办到的。”他的心胸只觉得有一股抑郁,他也曾答应过宁静要和她一起上大学的。可现在宁静躺在寒玉床上,也许再也不醒来了。

    紫洛抬头,眼神宛似流水的温柔,没有说话,只是凝视着叶天的脸,她对叶天的了解已经超过了对自己的了解。

    “宁静不会怪主人的。”紫洛深深的望着叶天道,“要是再有一个还魂草就好了。”

    “再有一个就好了。”叶天也喃喃道,“可是上哪里找呢?四界之中也就只有仙界才有的,几百年才有结果,那我岂不是等几百年。”

    说着,嘴角浮出了自嘲的笑意。

    紫洛道:“若是不要还魂草,就必须把她的一魂一魄给要回来,但是天照已经把她给了丰臣秀吉了,我们自然是要不回了。”

    “天照?丰臣秀吉?”叶天念着这两人的名字,一股惊怖的杀机蕴藏于语气中。

    四界的一些变态高手都被送到了太虚界中,那么是不是也意味着日本的耐心而狗屁的忍者或者阴阳师是不是也被送到太虚界呢,叶天突然了打了一个冷意,现在四界是混乱一片,都忙争夺掌门人之位哪有空去鸟那小岛国的阴阳师和忍者。

    “奶奶个熊的。”叶天骂了一句道,舒缓了心胸的抑郁,重重的呼吸一口气,道,“紫洛,我一定会和你回去的看一看的。”

    “嗯。”紫洛目光闪动,那诱人的唇印在了这厮的下巴。叶天自然不会放过这种羊入虎口的机会,心里美死了,紫洛,你真是一个善解人意的女人。这厮迫不及待的要把紫洛多余的衣裳给褪下来,这都见到了那谋杀眼球的锁骨了,叶天这厮对于女人自然有独特的品味,相貌,身材,这倒不是最重要的,他更为喜欢的是女人那要命的锁骨,对于女人的锁骨相信很多男人不是那么的在意的,其实不然,锁骨之形似一只展翅欲飞的蝴蝶。女人好看的锁骨,好比做工精美的艺术品———玲珑剔透、晶莹细腻,近似瓷器、玉器或琉璃的质地,极具美感。锁骨之美,很多人并不在意,第一眼看一个女人,首先会浏览她的五官和身材,游走的目光一般不会遽然落到锁骨之上,就算你与一个女人朝夕相处,鼻息相闻,也不一定时时有意识地看她的锁骨。锁骨应是一种潜在之美,常在偶然之间发现了它。美人回眸,脖子一侧显出一条胸锁乳突肌,与锁骨相连,轮廓清晰,线条光滑,优美动人。或伤心抽啜之时,肩膀抖动,锁骨凸现,楚楚怜人。倘若她穿了露背装,锁骨便与蝴蝶骨(肩胛骨)前后呼应,举手投足之间,骨感一展无遗。当然,锁骨之美并非全在于骨,一个体态丰腴的女人,精致的锁骨与珠圆玉润的胴体相互搭配,更添其美。而紫洛的锁骨之美已经达到了勾人心魄的境界,光是看锁骨,叶天已经觉得血脉喷张了。

    “为什么每次到了关键时候总是有人出来破坏呢……”叶天负手清叹,右手一划,一片落叶夹在两指间:“还不出来?”

    “主人,我不是故意的。”花妖现出了身子,嘴上说是不故意的,脸色却是不痛不痒的。

    冷风吹过。

    “叶天,想不到我们这么快就见面了!”清朗的声音自暗处传来,那是肃杀的冷风也无法穿透的无形屏障。

    一名衣着华贵合服的男子显现在叶天眼前,面容俊朗,身形挺拔,眼睛仿佛是雪白色,阴冷之极。眉目间笼罩着一种夺人心魄的杀气。

    叶天叹道:“卿本佳人,奈何做贼,安倍晴明,你不应该出现在这里的。”

    叶天没想到竟然是老“朋友”安倍晴明,难道安倍晴明来中国就是为了杀自己,还是有别的什么目的。该不会日本方面又出现了什么鸟问题。

    叶天嘴角浮出一丝笑容,安倍晴明来了那么就得表示一下了,可惜了这么好的夜色,紫洛可不是任何时候都这么好伺候的,叶天在心里悲叹一声,难道以后打野战真的到山洞不成,还要几个妖兽看着,防止有人突然闯进来。

    叶天无奈的穿上了紫洛的衣服,扭头看着虚空,打了三个响指:“小白,要不要锻炼一下,来了就不要躲了,我都闻见你那风骚的味道了。”

    安倍晴明出现在了,想必天照那鸟人就在附近。只是他在哪里呢?他们来中国的目的是什么呢?

    小白现出了庞大的身子,然后幻化了成一个白衣翩翩的男子,扬起眉毛,有点无奈说:“叶天大少,其实我这人最烦单挑了,混战多好了,可以浑水摸鱼,不过是你叫的,我也就勉强动一下手了。”

    安倍晴明露出一个冷漠眼神。袍子猎猎作响。整个人散发出一种凌厉无比的气势。

    叶天仿佛很随意的转身,然后走动小白的身边,眸子清冷:“小白,你用剑吧,我正好观摩一下,眼前的这位可是日本赫赫有名的阴阳师安倍晴明,你可不要大意了。”

    小白白了他一眼。右手一张,一柄张剑赫然在手。

    “花妖,你的贮备空间里有没有吃的东西,一边吃一边看好打发时间啊。”叶天问着花妖

    花妖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递给叶天一包瓜子:“公子,就只有瓜子了。”

    “紫洛,要不要?”

    紫洛想不到这时候叶天还有心情磕瓜子,难道他不担心自己处境?可是叶天自信而温暖的笑容使得打消了心里不祥的念头。

    铮的一声龙吟,剑光流转,如秋水般的清冷,如月光般的迷离。周畔的光辉似乎全被这口长剑所掩盖。

    “好剑!”安倍晴明赞叹道:“想不到“秋水”在你手上,白鹤?。”

    安倍晴明眯起了眼睛,露出一个耐人寻味的表情。“秋水剑”乃是上古日本时期一代剑师雾隐散曲的剑,但为何出现在一只仙鹤手中就奇怪了。

    小白缓缓的道:“你认识“秋水”,很好,秋水杀的都是名人,安倍晴明?”停顿一下问一边磕着瓜子的叶天故意道,“是不是很有名啊?”

    “还可以吧。”叶天没心没肺说,“小白啊,单挑的时候不要问这种无聊的问题,让人笑话的。”

    小白:“……“

    安倍晴明悠然道:“叶天,你比到日本以前狂妄几分嚣张几分了,这似乎不是你的性格?你该知道天命无常的。”

    叶天冷冷笑,眼睛横斜看安倍晴明:“天命?狗屁玩意,天照那个鸟人我会把他的玩意给打断的。你来中国应该通知我一声,我好去接你,不过你找来这里,不管你有什么目的,先问候一下,运动热身是必须的。”

    “不错。”安倍晴明点点头,道:“那就拭目以待吧。你用剑,我的剑似乎很久未动了,今日看看我这剑术是否还在。”

    “别说那么多的废话……”小白可没心情在这里纹风不动站着,像个木偶似的,一股凛冽无匹的肃杀剑气已然从手中疾射而出,面前的空气被割裂开来,发出怪异的尖啸。

    安倍晴明却纹丝未动,小白只觉得一阵充盈的气息汹涌的迎上了自己的剑气,自己的一剑递出,却犹如海绵吸水,每深入一分,力道愈加消散,终于冰霜瓦解,消逝无踪了。

    小白心中一凛,没想到安倍晴明已经练成“剑势”。练成“剑势”的人举手投足都会发出一种自我防御“剑墙”。一般的剑气很难攻破。

    “秋水剑用在你手上有点浪费了……可惜。”安倍晴明似乎感叹着什么,悠然道:“如果是叶天就不同了,但是他有昆吾剑……”

    他手中忽的精光一闪,腰间那柄长剑不知何时已然握到了手里。他长剑斜指着小白,淡淡的道:“月光如血,想必这种夜景你没看过吧,我尽量在五招之内取你性命。”

    叶天把剥好的瓜子送到了紫洛的嘴里:“你可不要小看小白,小白生气很严重。”

    紫洛感到一种异样的感觉在心里澎湃。叶天简单的一个动作就引得她脸颊升起两团红晕。这厮就知道玩暧昧。偏偏她不能控制自己。

    安倍晴明淡然一笑,周身杀气更盛,衣袂猎猎飘飞,如同在狂风中独舞。

    “那就让我看看你是什么扮猪出老虎的。”

    小白眼光狠狠的鄙视某人,宝剑斜横,一抹光辉在安倍晴明上缓缓流动。

    安倍晴明眼中闪过异芒,有点动容道:“剑横!”

    “不错,秋水剑法的绝招之一……”小白虔诚的缓缓举剑,突然一声低喝。一抹流光顺着剑身暴射而出,轻易撕开了那道若有若无的气墙。剑横是剑灵凝成的实质,再高明的“剑势”也要别击碎……

    眼前的人影忽然变得虚幻了,那一抹可瞬间追溯流光的“剑横”透体而过,却没有起到应有的效果。被穿透的人体渐渐消散,转化为虚无,似乎从来没有出现过一般。

    一缕温暖的夜之冷风从侧面吹拂而来,这是让人轻易迷醉的气息。小白却觉得浑身冰寒。

    不见双脚动作,小白毫无征兆的原地移动向左,十米之外。

    “轰”一声,小白站的地面被安倍晴明轻轻一刺一拨就炸出一个微型小洞口。

    冷笑一声,安倍晴明诡异出现在小白背后,他以手抚剑,轻轻的摩挲着,似乎在思考什么问题。他的指甲修剪得很整齐。在月光的照耀下分外有一种令人心悸的感觉。

    只听叶天幽幽道:“又来这招了。”

    一滴血流淌在安倍晴明剑身。剑仿佛被注入某种生命,发出清越的声音。

    小白长剑平举,凝神而视,长发和衣袂无风自动,猎猎的飘飞着,仿佛欲乘风而去。若仔细看,却发现他左肋的衣服已然被割破了一道口子。

    “分光掠影……”安倍晴明慢慢的道:“也就只有它才能躲开。”

    小白暗自吃惊,皱眉道:“有没有搞错,分光掠影你都知道,你的眼睛也太毒了一点吧?”

    安倍晴明哑然一笑,道:“我的眼光如是不毒一点,恐怕我早就死了。”

    小白脸色很郁闷,脑海中如同闪过了一道电光:“你会“掠影夺破”?

    小白之所以会“分光掠影“纯属意外。那是几年前他还是小仙鹤的时候,有天胡乱在空中飞着,一个饿得快要的叫花子突然把一鸡腿砸到了天空,刚好砸到了小白,小白一看就飞下来,那老得掉牙的叫花子拦住自己给他点钱。那个时候小白可是一个很有爱心的同学,很大方给了他钱,那叫花死活要把一本发臭的书塞到小白(小白认为这书是上厕所用)的手里,说什么拿了他的钱,作为回报就要送半本书给他。

    小白没办法只好勉强收下。回到山洞就把书丢到一边。某天特别无聊的时候,他记得那天好像有很大的风,风把那半本书给吹翻几页。小白正好看见,那半本书上有什么奇异图画,小白捏住鼻子拿起书一看,只看了几页就眼睛发光了。这是一本专门讲述在对敌过程中如何闪避诡异的招式,让小白感到郁闷的是,这只是前半本书,后面的半本不知道被死叫化送给谁了。

    “想不到吧。”安倍晴明淡淡的道:“当那个人就是秋水剑的主人雾隐前辈,至于为什么来中国我就不知了。”

    “娘娘的,居然是日本人,不过我也接受了,我可是用了几两银子花钱买来的。“

    一抹剑光如清冷的秋水,无声无息的刺向安倍晴明的胸前。这一瞬间的失神,安倍晴明冷笑了一声,手中长剑斜挑,划出一个完美无缺的半弧,仿佛蕴藏着暗夜星辰运行的原理。

    小白长剑递出,却发现安倍晴明随手一招,看似毫不起眼,竟如羚羊挂角,无迹可循,不可琢磨。把秋水剑的去势全然封死。小白身体猛然一震,杀气大盛,秋水剑被这股气势催动,突然作出了无数次微妙的颤动,去势飘忽不定,不知要刺向何方。

    安倍晴明骤然滑退半尺,衣带被小白的剑气掀动,如鹤翅般的飘飞。他把手中长剑毫无规律的疾速挥动,剑刃突然消失不见,似乎化作了一片虚空。

    在小白看来却并非如此,他只觉得对面漫天都是剑影,晶亮的安倍晴明如实质般挤压过来,自己的秋水剑再也无法回避。

    “叮”的一声,两人的长剑第一次接触,安倍晴明漫天的剑影骤然消失,雪亮的长剑在金属交击的声音中颤抖着弹回,一股寒气沿着剑身侵袭而来。小白只觉得胸口烦闷,不由得退了两步。接着口发甜,一口血喷了出来。几丝鲜血落在秋水流波的剑身上,如同鲜红的露珠般滚动,却没有在晶莹的剑身上留下丝毫痕迹。血珠自剑尖缓缓滴落,仿佛这剑饮的是别人的鲜血一般。

    “好,破碎虚空……”小白低喝了一声,略显沙哑。

    叶天没心没肺的笑了:“小白,这是我看见你第三次出血啊,好事不过三啊。”

    叶天很想看看小白暴走状态是什么情景,他有点后悔什么没带照相机来记下这一刻“辉煌”的瞬间呢,或许还可以卖个好价钱。

    想不到安倍晴明的武技更精进了。叶天看着这个老“朋友”心里冒出一个奇怪的想法,要是自己的刺刀割破他的喉咙,他的眼睛神色该是什么样呢。再不成,就和紫洛联手,这家伙和天照几乎是一个级别的了,或许一直在隐藏实力。

    小白仿佛没有听见他的话似的。冷冷盯着安倍晴明。

    安倍晴明却没有乘胜追击,似乎并不着急进攻。他神情复杂道:“你的剑术比不上叶天。”

    “是吗……”小白冷笑了一声,用手背抹去口边的鲜血。殷红的颜色丝丝缕缕的沾染在手上,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眼睛轻轻眯起,高举“秋水剑”。眼神很安宁。

    安倍晴明忽然感觉面前的人气势骤然发生了改变,若说原来身边散发出的是涌动的杀意,那么现在已然全部变成了慑人心魄的“剑横”,此时的小白,简直已经变成了一把剑!

    “剑身合一……”一抹笑容逸出了安倍晴明乾的嘴角,手中长剑指向一个古怪的角度,“好,我就来接你这最后一招,让你死的瞑目。”

    凛冽无匹的气势不断涌动、聚集,脚边的落叶被剑气催动,刚刚翻滚几下就撕扯成几片,飘散而去。小白已然把自己当作一柄无坚不摧的名剑。他就不相信这一剑破不了安倍晴明的“掠影夺破”剑势。

    空气中徒然变得激荡起来,两种不同气势在涌动在一起,不时听见叶片被割裂声音,一片飘荡的落叶缓缓坠落下来,就这一瞬间,小白已然和秋水化成了一道青濛濛的剑气破空而至,快的如同要追溯千百年流逝的光阴。那一瞬,天地间似乎只剩下这一剑的光采。

    安倍晴明突然静了下来,静的十分自然,就像一只白鹤收敛了自己的翅膀。他的身体渐渐变得虚幻,似乎毫不真实。

    安倍晴明就随便站在那里,低垂着眉目,仿佛在思考着什么?小白却不知他去了哪里。面前的安倍晴明似乎已经和这小路、残枝、落叶融为了一体,仿佛,他就是这自然,他就是这天。他就是这空间里的王者。任意控制着这一切自然规律。

    没有响亮的声音,两者刚一接触,只是发出一阵低沉压抑的声响,让人眩晕欲呕,似乎真正的响动已然超出了人类的听觉范围。

    小白那道长虹被自然的力量击散了。小白的身形从剑光中显现出来,翻滚着跌倒,身体接触地面,发出沉重的闷响。“秋水”失去了主人,旋转着飞出,“叮”的贯入地面。晶莹的剑身不甘的震动着,片刻后,最终无奈的平复下来。

    一缕殷红的鲜血,从安倍晴明上慢慢滑落,渐渐渗入地面。

    安倍晴明望着地面上那柄沾了自己鲜血的利剑,嘴角浮出一丝漠然的笑,刚才小白那一击他并非毫发无伤,“秋水”从胸口滑过,斜至左肩,挑出了一道长长的伤口。倘若能再深一寸,恐怕倒在地上的便是自己了。

    原来自己也一样会流血的,自从剑术大成之后,已经太久没受过伤了吧,疼痛的感觉似乎已经淡忘了。

    毫无疑问,小白假以时日必定超过他。刚才他的那一招是除叶天以外他接过最有霸气一招。如果不是他对敌经验丰富和有“掠影夺破”辅助,他的破碎虚空绝对破不了小白的“人剑合一”这一招,想不到小白剑术这么精深。他倒是小看他了。

    一滴鲜血从自己的安倍晴明下缓缓流入地面。安倍晴明的嘴角有一丝血丝。

    冷冷看着倒在地上的小白和那一把“秋水剑”

    “小白,你是一个不错的对手。”

    安倍晴明要想杀小白必须先过叶天这一关。可是叶天好像没看见小白受伤似的,依旧是一副悠然的神情。他要借自己的杀小白?如果不是,为什么叶天还不出声。

    叶天似乎看穿安倍晴明的想法,对着倒在地上的小白笑说:“吐了几口血,顺畅血液循环,也该起来。看看天色也不晚了啊。”

    “安倍晴明,嗯,很厉害……”小白止住了血,白袍已经被染红了一片。他收起剑,伸手拔起了“秋水”,抚摸着剑身黯然道:“人家破了你,你无话可说是吧,或许你该睡一觉。”

    “秋水剑”消失了,小白站了起来,舒展一下脖子,上前了几步,斜射的月被他叶片挡住,使得他优雅和谐的轮廓似乎镶上了一层诡秘的色彩。

    安倍晴明凝视着小白,手中的剑颤动了一下。不用剑?目光闪动看着小白,难道说刚才他的一间没有使小白深受重伤,这不可能?可小白看上去除了吐几口血,身子摇晃,脸色苍白一点就没什么异样了?这不可能?安倍晴明眼中的自信开始缩减.。

    小白嘿嘿笑了几声,似乎牵动了伤势,又是一阵剧烈的咳嗽。喘了口气,冒出一句让安倍晴明冒汗的话:“不知道现在我这样子是不是很狼狈。”

    接着做出一个让观看他的精彩表演的叶天以及两位女子观众无语的举动。这个高难度的动作居然是模仿杰克孙的太空舞。

    叶天用手背抹了额头的汗水:“小白,我很看好你啊。”

    小白很得意笑了一下,伸手往空中一抓,镜子出现,对着镜看了一下自己袍子,袍子是有点脏了,所幸脸还算干净。

    “公子,小白比你还要臭美。”紫洛格格笑着。看着叶天那张带着阴柔气质五官很快乐神情。

    叶天理所当然说:“那当然,也不看看是谁带出来的。”

    小白左手做了几个眼花缭乱的手势,接着右手的中指和食指并拢在一起,按上右眼睛,“沙伊眼现。”

    他左边眼睛释放出妖异暗红色的光芒,连瞳孔也是暗红的,接着渐渐的眼睫毛和眉毛也是红色,说有多诡异就有多诡异。

    安倍晴明心中凛然,他眯起眼睛,嘴角浮出一个古怪的笑容。

    横剑。气势变得浑厚。人仿佛踏空而去。

    小白右手划了一个半圆圈,人如闪电攻上安倍晴明。

    安倍晴明大喝,剑身泛起光华,一股巨大的剑气汹涌向小白而去。凛冽无比的气势在不断涌动,路面上飞起无数碎裂的石粒。这一剑已经是安倍晴明毕生的精华,他已经化作一柄无坚不摧名剑。若击杀不了小白,等待他的将是一个字——死。

    空气尽是锐利的剑气丝丝声。

    “哎,安倍晴明,你错了。”一抹笑容逸出叶天的嘴角,“沙依眼最厉害之处是你想象不到的,前面只是花招而已,后面就有你受的了。不过你是阴阳死,自然死不了。”

    汹涌凌厉的剑气笼罩住了小白,小白嘴角浮出一丝冷笑。

    单手一挥,整个人顿时如虚无的空气,湮没在无边的空气中,一丁点的气息也消失了。

    而刚才他的划出那半圆圈猛然迸发出一种强烈无比的气势,安倍晴明的那汹涌的剑气一下和半圆圈碰撞在一起,安倍晴明眉头一皱,暗叫上当了。

    一阵沉闷响声在空气中频频响起。

    安倍晴明发出这惊天一剑之后,气力已然为之一滞,真气运转不过来。身形慢了半拍。也就是这半拍让安倍晴明彻底告别了这个世界。

    一阵阴森的寒风徒然在安倍晴明的四周,一道红色的光芒笼罩着他,安倍晴明感觉自己置身在一个异度空间,周围白茫茫的,什么也看不见,除了有风之外,什么都没有,他当然知道这个空间是小白制造出来的。安倍晴明大喝一声,凌空而起,剑一挑一划,磅礴的剑气要撕裂这个坚固无比的空间。剑气消失于虚无之中。

    “小白,有本事就现身和我决斗。”安倍晴明的精神开始有点恍惚了。他的呼吸有点喘息了。

    一股窒息的气息仿佛凌驾于空气在无形向他施压。

    “安倍晴明,你就好好在里面享受一下我的八式攻击吧。”

    小白幽冷的声音从无边无涯的空气中传来,他的眼睛赫然出现在半空中。

    安倍晴明突然一剑刺向小白那只诡异的眼睛。流星的光芒一闪而过。

    小白冷冷的声音响起:“忘了告诉你,在这个梦幻空间里,你的任何招式都会受空气阻力影响,你出剑的速度是不及平时的十分之三。”

    安倍晴明浑身一震。原来不是他的错觉。不及平时的十分之三?意思说如果平时刺出一剑是0.001秒的话,那么在这里将是三秒。

    安倍晴明没有来时间思考什么提高速度,就听见一阵古怪的声音。

    接着左方向走出八个张牙舞爪的妖兽,均是全身泛起光芒,形态各异,它们的额头上都有尖锐的独角,闪耀着蓝色的冷光。

    这应该是小白口中的八式。安倍晴明感觉有一股冷意在身体慢慢扩散开来。

    所谓的八式分别是:勾魔,势铭,不意,天部,漠布,陈如,大左,右侧。

    “安倍晴明,好好和我的八式玩玩吧。“小白冷冷笑声响起。

    小白说完后,安倍晴明就感到八式眼中熊熊燃烧着烈火,事到如今,安倍晴明反而安定下来,只是淡淡扫了他们一眼,嘴角露出一丝无奈的笑容,想不到自己会着了小白的道,他仗剑而立。”有本事就上来吧。”傲然一笑。丝毫不在考虑生死问题。

    八式狂啸几声,驱使着式攻向安倍晴明来,滚滚巨响,声势浩大。安倍晴明站在原地,不停的画圈,他要筑起一道气墙保护自己。

    八式属性各异,有喷射火陷,有吐出寒冰,也有击出闪电,安倍晴明面带微笑,其实心里都苦翻天了。八式的进攻越来越强烈,自己的结的剑气墙渐渐被击碎出几道裂缝,在这样下去,他非得死不可。安倍晴明突然纵身跃起,挥舞着手中的长剑,劈出万道剑芒,八式不得不避其锋芒。

    “原来你们也受了空气阻力影响。”

    安倍晴明重新燃气了斗志和希望,双方都受影响,鹿死谁手还说不定呢。

    安倍晴明手中拿出长,隔中一划,一道剑气随即射出与八式同时发出的混合气势相碰,劲气四溢。小说吧 www.xiaoshuoba.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花丛任逍遥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花丛任逍遥》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花丛任逍遥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花丛任逍遥》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