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3章 就是装十三



小说吧 推荐各位书友阅读:花丛任逍遥第223章 就是装十三
(小说吧 www.xiaoshuoba.com)    苍劲的右手手腕的毛笔字重重往下一捺,四个狂草字‘上善若水’泼墨般洒现在白纸上,从运笔的提按顿挫、顺逆徐疾,点画的出入转折、曲直方圆、盘寰穿错,无一点不合规矩,如漏痕,似锥划沙到最后的迅若惊鸿。金九的狂草字体已得到张旭六分真谛了,只是缺少一份灵性出尘的味道。现代物欲横流,很少人把毛笔字写到高手的境界了,毛笔字几乎成了老年人专用笔了。老人走过了大半生,什么世面没见过,其实人生就若这四个字,年少知性,中年悟性,老年淡性。一切水到渠成自然看得开了。

    敲门声响起。金九轻轻放下手下的毛笔,看了一下纸上的四个狂草字,微微叹息,毕竟只有六分神似而已啊。头也不抬道:“进来。”

    “九爷。”一个平头,身上仿佛带着野兽气息的中年男子走了进来,一双如野狼般的眸子露出冷血的味道。

    “怎么事?”

    张生微微低头道:“九爷,阕然要见你。”

    金九淡淡的应了一声,眼里露出难得一丝欣赏:“我以为他要过不少时间才来,这小子,有一套。”接着大笑起来,握起毛笔似乎要抒发一下内心的喜悦,却发现端砚中的天然墨已干。

    张生暗暗思量九爷说这句话的意思,看样子九爷很欣赏阕然。

    金九坐下,威严的气势散去,初看上去就像路边一个老头。平和而知天命。

    “先把他晾一分钟。”

    金九接着道:“张生,你说这阕然和青龙会的画眉谁笑最后?”

    张生并没有说一些让人狗血喷头恭维的话,他要是这种人,他就不配当九爷的门徒。忠诚他有。野心他也有。

    “无论是谁,我只知道强者生存。”这是江湖的规则。无论是古代或现代。谁的拳头硬谁就有话权。那些狗屁什么都什么年代还用刀砍砍杀杀落伍的话全是脱裤子放屁话。你见过哪个街头混混手里拿着一把枪去杀人的?他要是有钱买抢用得出来当混混?谁不希望自己生活好一点,谁不希望自己有房子,有车子,有钱花。可人人都有房子住,有车开,有钱花。那警察,军队都可以下岗了。所以人是分等就的,森林里的鸟谁规定都会飞翔呢?人人都成富翁了,上帝都干圣母玛利亚了。

    金九笑道:“你的性子还是一点都没变,真是难得了。”男儿当铁血,国必自强。

    “他们三之间的事情我想管也管不着,我乐得清闲,谁是最后的生存者我都满意。”

    “叫阕然进来吧。”

    “阕然,九爷在里面等你。”

    阕然脸上挂着三分笑意走进书房,很难想象一个杀戮如此重的人什么会有如此慵懒却灿烂笑容。

    微笑是最好的武器。尤其是你面对不知道一只老狐狸的时候。金九还没有问话,阕然决定先发制人了,占据主动的位置然后出击才是最稳妥方式。话题当然是离不开张旭了“张旭的草书以雄浑奔放的气概、纵横捭阖的笔姿和恣肆浪漫的势态而为世人看重。没想到九爷这四个狂草深得骨髓啊。”有拍马屁的嫌疑,不过阕然给的确实恰到好处。在别人的种的大树乘凉,总得说点漂亮话吧。北京城里都是些藏龙卧虎老头,这个金九就是其中大牌的一个,他有三个儿子一个女儿。阕然和金九的第三个儿子金三少刚好认识,所以顺着也认识了金九爷。

    金九笑道:“想不到阕然还是个才子,要不要试试。”

    阕然嘴角勾勒玩味的弧度,淡淡道:“九爷,那我就露一手了。”

    阕然轻握用上等狸毛和况香木构成的毛笔,姿态大方却有一种说不说的狂放,仿佛一个为人洒脱不羁,豁达大度,卓尔不群张旭再世,天然墨已经满上。手中的毛笔已在宣纸上如潜龙升天傲然而飞。嘴里念道:“东明九芝盖,北烛五云车。飘飖入倒景,出没上烟霞。春泉下玉霤,青鸟向金华。汉帝看桃核,齐侯问棘花。应逐上元酒,同来访蔡家。北阙临丹水,南宫生绛云。泥印玉策,大火练真文。上元风雨散,中天歌吹分。灵驾千寻上,空香万里闻。”

    “好,好,好,哈哈哈。”金九激动得不知道说什么好,只能大笑显出他内心的狂喜,这时候的金九竟然像一个孩子大拍手掌,张旭精华的《古诗四帖》的步虚词竟然活脱脱呈现在自己的眼前,这岂能不叫他激动万分,如果他不是还有一份清醒,他几乎断定阕然就是张旭复生了,金九爷在辽宁博物馆看过张旭的《古诗四帖》,现在这一副草书重现在眼前,让他以为自己在博物馆呢,此幅草书与博物馆一摸一样,甚着更有飘然出世之味,笔法奔放不羁,如惊电激雷,倏忽万里,而又不离规矩。行文跌宕起伏,动静交错,满纸如云烟缭绕,有悬崖坠,急雨旋风之势。

    “韩愈在《送高闲上人序》中写道:喜怒、窘穷、忧悲、愉佚、怨恨、思慕、酣醉、无聊、不平,有动于心,必于草书焉发之。观于物,见山水崖谷、鸟兽虫鱼、草木之花实、日月列星、风雨水火、雷霆霹雳、歌舞战斗、天地事物之变,可喜可愕,一寓于书,故旭之书,变动犹鬼神,不可端倪,以此终其身而名后世。足可见这位八大家之一的敬拜之情。”顿了一下阕然用一种虚伪不能虚伪的声音道(看来自己可以竞争奥斯卡的男猪脚奖了):“这才是一位真正的艺术家对艺术的执着的真实写照。难怪后人论及唐人书法,对欧、虞、褚、颜、柳、素等均有褒贬,唯对张旭无不赞叹不已,这是艺术史上绝无仅有的。牛啊。”

    最后两个字把激动中金九拉回到现实,金九前一秒还激动老眼泪光,下一秒脸上看不出任何的神情了,阕然在心里感叹,怪不得说越老越精,我看刚出生的婴儿都没有你把表情收得那么自如。

    阕然嘴角淡出一丝邪魅的微笑,自然而优雅的坐在金九的前面。他脸上的神情无懈可击。金九看着这一张淡定的面容,心里浮起奇异的念头。似乎这间书房变成了阕然是主人,而自己是客人。金九见过很多有才气的傲人,这种人得到命运的眷顾却被生活叉叉了。没有伯乐的慧眼相识,大多像路边的野狗苟活在世。中国有才气傲气的人很多,但真正真正有‘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心境的人却没有几个。更何况是当今这个物欲横流的社会。傲气是建立在资本雄厚的基础上的,你一个再牛笔烘烘的博士没有一点人际关系若找不到工作比一个农民还不如,农民还能养活自己和家人。你博士生的嘴里只能蹦出几个闷骚的词语,最后只能喝西北风去吧。没有本钱就把那自命清高傲气给扔到火炉去。才气?中国十四亿人口,比你有才的人不知道有多少个。

    一种从骨子里透出的傲气仿佛是与生俱来的。金九还没有到老眼昏花的时候,事实上他比任何时候都清醒着。

    “像你这样的年轻人很少了,好好珍惜。”金九似有所意道。

    “我只做我该做的事情。”阕然心胸涌出一种激扬文字指点江山的抱负,没有丝毫的隐瞒,就算隐瞒也不可能瞒得过金九这是老狐狸的,“一个人一辈子若不做出一点轰轰烈烈的事情来总觉得枉来人世一回。最后的结果怎么样已经不重要了。”

    “你很自信。”

    阕然居然很有礼貌的道:“谢谢九爷没有说自大。”脸上挂着使人放松警觉性微笑。

    “能把张旭的草字写得这么精髓的没有自信是不可能的。”阕然这厮竟然脸皮厚得要命,能得到金九的评语足以证明他在他心里的位置了。

    金九威严的目光注视着他,许久,仿佛卸下面具似的,锐利的眼神出露出老年人特有的疲倦:“我老了,也想不管你和画眉王之间的事了,玄皇我也不知道他的下落,我明年就九十了。”语气一转道,“我只想过一个安稳平和的晚年。”

    阕然面色沉静道:“九爷的话我明白,我会处理好这件事情的。”

    “你是不是要找人?”

    阕然道:“找一个朋友,我想请九爷帮我打探一个叫叶天的人。”

    金军,国防部的第一把手。

    金九道:“你叫老三和他说一声就可以了,不用亲自上门的。”

    “金三手机不再服务区。”

    “这混蛋又和哪个女人厮混了。”金九摇头叹息道,“好了,,我会打电话给金军。”

    “那我先出去了。”阕然站起身,面带谦和的神色,走出去,和刚才傲然的神色大相径庭。

    “这厚黑学阕然倒是灵活运用,先给我硬骨头,然后是软骨头吃,这苏正南老家伙把这个重孙教得这么有火候想必是花费了不少心血啊,好个阕然,这老三也不学学。”金九握着毛笔挥洒自若,“张生,打电话给金军。我要和他说点事。”

    “是,九爷。”

    阕然走出了金九的房间,嘴角抹出一个很诡秘的笑意。

    人间事人间了,来人间这么多年换了一个身份活着倒也不是一件坏事,比他处在的世界里多了很多的有趣的事,杀人的最终目的是了结这个人的生命,但是还有一种比杀人更引起他兴趣的是玩人,把人玩得丧失精神,猪狗不如的活着,那不是比杀了他还要好过。

    他来人间这么久也发现这里的人确实是要比那些所谓的仙人也要肮脏的得多,卑鄙得多。从他救了一个女孩开始,他就已经把过去的身份忘记了,现在的他是北京的权力帮帮主最值得信任的“朋友”,抑或是“女婿”。

    …………………

    “我相信我可以走得出去的,和你说要裸奔你又不做。”叶天琢磨的笑道,“那你到底想要我如何才能安全的走出这个大门?”

    “裸奔?”唐弄貌似这个裸奔不是很感兴趣,微笑,是一种笑里藏刀的笑,道,“叶三少,你对自己信心是建立在资本的雄厚的基础上?可你的资本好像和我这里的资本有点差别。”

    叶天摇头,而后,伸出了两个手指晃动,带着玩世不恭与不可一世的的神色道:“我要出去,去哪里都可以,我能和你进来,我就可以走出?”

    唐弄笑道:“可是我不太相信你就这么平平安安的走出去。”叶天要是这么平安出去,斧头帮的脸面不说丢多丢少,这心里总感觉不舒服。

    “那么你想如何试试?”叶天面带真诚的笑意道,“是车轮战?还是单对单?”

    唐弄突然哈哈大笑道:“叶三少,这就是不你的不对了,这些都是不行的,车轮战,用不上,单对单,我看也不必,打架我看还是叶三少行,不过这喝酒就知不知道行不行了。”

    叶天眯着眼睛,道:“你的意思说要把我灌醉了,抬我出去?”

    唐弄正经八百的道:“三少,你看这个可以吗?”

    叶天也是正经八百的道:“好,你们要是把我灌醉了,我二话不说立即退出西南,只要有你唐弄的在的一天,我叶天就不会出现。”

    唐弄道:“痛快,那么我就拭目以待三少是怎么一个喝酒法?”他打了一个电话,随后一个浑身充满了野兽的气息的男子走了进来,留着短短的头发,脸上露出一种死气沉沉的样子,好像对什么事情也提不起兴趣。

    “跟你介绍一下,这就是我们斧头帮最能喝酒的人,如果你赢了他,我就送你出门。”

    那熊一样大的家伙一听到酒这个字,眼睛突然一亮,整个人去气势都变了。

    “没问题,我相信他是我的手下败将。”叶天压根不在意的道。

    唐弄道:“那你们就比试就比试,喝什么酒你们自己选。”

    叶天打了一个响指,笑道:“还是让你选吧,只要是酒我都能喝一点。”

    那熊的男子看了叶天一眼,叶天在他的眼中和一个刚学会的婴儿没什么分别。

    “就白酒吧,浓度64°。”

    叶天笑,在一次打一个响指,斜视着看了那个人一眼,看样子,你倒是对喝酒很牛叉了,今天我就要让你知道人外有人,楼外有楼。

    “可以。”

    叶天转头看着唐弄道。

    唐弄道:“好,叶三少也是一个痛快人,但你在我这里我就不能压着你,这样,让我的人先喝半杯,算是让你,你看中不?”

    他对自己的手下很是有信心,他就不信叶天一个的小伙子就把他的大酒王给灌醉了不可,提起大酒王那是斧头帮的响亮的人物,一天三餐就是酒,除了酒什么都不吃。号称酒中之王,他的记录是一连喝下超过了二十瓶的高浓度的白酒。

    “让我?”叶天笑眯眯道,“那我就不客气了,承让了。”

    一分钟之后,五十瓶高浓度的白酒一一摆到l桌子上。

    “我先喝了。”那人拧开了酒盖子,咕噜三秒钟就把一大半下肚了。

    好在自己可以作弊,要不真的输给这个混蛋了。叶天在心里笑道,不过有点奇怪,这家伙咋就那么能喝酒的,是不是也作弊了?就算你在牛叉也不能喝下这么多瓶的白酒的,除非有一个可能,不是人。

    叶天定眼看了一下那个人,没有看出所以然,有点道行,好,我就试试你到底是何人?

    叶天也用单手拧开了盖子,摇摇白酒,貌似很有挑衅的道:“不如我们加点别的酒,这样混合起来才够劲。”

    “加点别的酒?”唐弄转头望着那个人,询问道,“可以吗?”

    那男子声音极度的刺耳,道:“没问题。”

    “那就加瓶酒吧。”叶天道,“最好是燕京的瓶酒。”

    谈铭终于忍不住说话了,低下头,小声道:“三少,这样一来就更容易醉了。”

    叶天道:“对我没信心?”眼神柔和,笑容阳光之极,“就算是输了也没什么丢人的,今日有酒今朝醉。”

    谈铭听三少很是轻松,也相信他了,虽然只有一本机会,但总比自己上去强多了,他也能喝酒,但看到这么多的白酒,就算是神仙也犯难的。

    “就这么定了,燕京加白酒,混喝。”唐弄豪气道,“给他们来两个大碗,白酒和瓶酒混合在一起喝了。”

    两个大碗分别放在桌子上。

    唐弄起身道:“我为你们倒酒。”抓起白酒和瓶酒,一齐倒向了那人和叶天的大碗。

    满满的一大碗酒就放在桌子上。

    “我在让你一杯。”

    那家伙十分的不屑叶天,先把一大碗给干下了,脸色一点没变,只有眼睛渐渐的亮了,这样的人只对酒有感觉,喝越多,人就越清醒。

    谈铭在后面也是看得心惊肉跳的,这人是酒仙了,瓶酒和白酒混合一起,一般容易嘴,更别说是这么多碗了。他倒是一点感觉也没有。

    叶天淡淡道:“不用在让了,要不我不小心赢了你也不光彩。”

    右手拿起大碗,仰头就喝下,咕噜的几秒,也把这么一大碗的酒给喝下了,同样的是脸不红心不跳的。

    那人看了叶天一眼,扯开了一个笑容。

    唐弄接着倒酒,那厮二话不说在一次喝下了,比头一次还要快。喝完后,添了添唇,发出了一阵啧啧的声音。

    “好喝,好久没有喝过这么好喝的混合酒了。”

    “真是够变态的。”叶天在心里诽谤这家伙,也拿起了一碗酒再一次喝下,也学着他舔舔唇,发出啧啧的声音。

    “真是人间难得几回闻。”

    那人和叶天对视一眼,同时大笑,碰了一杯。

    同时饮下,同时放杯子,同时竖起了一个大拇指。

    叶天喝下了两大碗后就有点不行了,他并没有使用仙法作弊,他想试试要是没有仙法他能喝下几碗,现在看来最多是三碗就挂了,眉心的那一刻淡淡的痣诡异的跳动了一下,运起了体内的真气,立即身子里的那些刚才喝下酒的蒸发掉了。

    “你是叶天?”那人一边喝酒一边问道。

    “正是。”叶天这一回喝下的就没什么感觉了,一下肚子就被蒸发了,只要这样下去,他就不信赢不下这个鸟人。

    “好,我记住你的名字了,你是我的第一个酒友。”那人喝酒多了,这说话有点人的感情了,“我叫穷凶。”

    叶天觉得这个名字好像在哪里听过,可就是想不起来了。

    穷凶,这个名字就透着一股凛然的杀气。

    “那我多谢,我是你的第一个酒友。”叶天漫不经心道,一口气把一碗酒在一次喝光,当然酒下肚子后立即蒸发了。

    穷凶眼中露出欣赏的含义,道:“我从三岁时候开始喝酒,自问天下第二,但你这个人。”指着叶天,面带一种惺惺相惜的敬重,“似乎要超过我,对于这一点,我相信最多要三年时间。”

    叶天并没有接受他的赞美,道:“你的意思说我要等三年?”

    穷凶笑道:“本来是要说五年的,以你的现在的年纪要超过我只是时间问题而已。”

    叶天打了一个哈欠,两手端着碗,咕噜咕噜的喝光后,一脸的失望:“你说错了,只有一个晚上而已,超越你只需要一个晚上。”

    穷凶被他这一股强烈的自信给镇住了,但很快的就恢复了平日的淡定,也是一口气喝光了碗酒。

    “自大不是不好,却不对时候。”唐弄面带微笑的嘲讽的道,“叶天,这穷凶可是全世界拿得出上台面的酒中之王。”[www.kaNshu.com]

    叶天依旧是不可一世的笑道:“酒中之王只没有遇到我而已。”

    穷凶道:“好,那我就看你是如何一个晚上超越我的。”说着,一连喝下了十万酒,那可是真刀真枪的喝下去的。

    叶天心道:“不可能的,正常人一般不会喝得下这么混合的酒的,就算在能喝酒也醉的,难道这穷凶真的是酒中之王,打小就练出来饿?”

    叶天突然有了一种郁闷的感觉,心情很复杂,这时候他倒是希望穷凶是一个修真者或者妖魔也好,那样他也卑鄙一点,他承认他有时候是卑鄙,但那看场合而言,卑鄙有时候也是保护自己一种方式。

    可这穷凶偏偏是一个凡人,他胜之不武。他自然不怕失败,可感觉总不太好吧。

    叶天有这样情绪后,喝酒没了多少的干劲,等到喝第十五碗的时候,叶天道:“不用喝下去了,我输了。”

    他可以胜的,他选择输了,人生其实很奇怪,明明可以胜利的,却把胜利的天平给了对方。

    穷凶看着叶天的脸色,道:“你还没醉,很清醒着,为什么要输给我。”

    “输了就输了。”叶天洒脱一笑,“我收回刚才的话,你说的几年功夫,是遥远了点,只是今晚上我肚子疼。”

    穷凶倒不是不相信他的话,却不明白为什么叶天认输这么快,鹿死谁手还说不一定呢,他表面是占上风了,但喝到十五碗的时候他的脑子开始有点糊了,也就那么一点而已,他也异常的兴奋,总算有一个对手了,可叶天突然认输,他难免有点扫兴。

    唐弄可不管他是不是真的输还是假的,道:“叶天,你可知道输的后果?”

    叶天无所谓道:“裸奔?我想唐老哥不会这么无情吧。”这厮是前说人话,人后说鬼话。

    唐弄道:“你都叫我这么一声唐老哥了,我要是让你裸奔了就对不起老弟你了。”顿了一下道,“这样,穿个大裤衩跑吧,我够义气了吧。”

    “没问题。”叶天扭头对一脸郁闷的谈铭道,“走吧,一起跑。”

    谈铭弱弱的问道:“我可以不去吗?我也是一个很有脸面的人物了。”

    叶天奸笑道:“貌似我是你大哥,我不是比你更有脸面。”

    谈铭道:“三少都这么说了,做属下的自然也跟着了。”

    唐弄歪躺着在沙发上:“那我就不送了,两位,你们自觉吧。”

    叶天和谈铭走出了夜总会。

    谈铭想不到自己就这么和三少走出来了,很是奇怪,这斧头帮的人可以趁机干掉他们的,放过他们这一回,唐弄会后悔的。

    “三少,我们来真的啊?”

    谈铭见三少真的脱下衣服和裤子。

    叶天道:“自然是真的,不就是一个裤衩,还有东西遮挡着,我们应该回到原始社会去,你是不是不想我和一起做这么一件轰动的事。”

    谈铭见他这么说了,他刚才以为三少是真的说笑笑的。

    他没有办法,也跟着叶天脱了裤子和衣服,就露出了大红的裤衩。

    “这样就舒服多了。”叶天一点不在意某些斧头帮的嘲笑,对谈铭道:“跑吧,当一下猴子也无妨的,娱乐别人是可以得到恩赐的。”

    谈铭道:“三少,你真是一个奇怪的人。”跟着叶天跑起来,这三少做事不按常理出牌,他都不知道任何应付。

    叶天道:“我也觉得我自个忒奇怪,可以赢的,去输了,不过我觉得这样痛快,从来没有这么的痛快过。”

    叶天说着豪气的大笑着:“痛快,痛快啊。”

    谈铭看着像疯子一般的叶天,心里道:“三少的性格实在过于难捉摸了,我以后还是得小心的伺候吧。”

    唐弄等叶天和谈铭走出去后,也拿起了一碗混合的酒,喝了几口,道:“真他娘的难喝死了,穷凶,你可真是怪胎一个。”

    穷凶道:“大哥,我只是一个多比别人喝了一点而已,叶天倒是真的能喝酒,我看得出的,他好像是一个修真者。”

    唐弄咂摸自己的下巴道:“我第一眼就知道他是一个修真者了,叶天,这名字我听着耳熟,可就是想不起来了,你说他为什么要输呢?”

    一个小弟进来道:“大哥,叶天和谈铭真的就穿下裤衩跑步了。”

    唐弄挥手叫小弟出去,叹气道:“我以为他不会这样的,可偏偏就会了,这人心机深沉,可谓能屈能伸,必定是我们斧头帮的心腹之患,要早些杀了才好。”

    “先别着急杀叶天。”是那个玩弄小刀的年经人,这时候他不再是一个跟在唐弄身后的保镖,而是斧头帮的大哥任刑,他慢吞吞的走了进来道,“留着他对我们有用处。”

    “大哥,你说叶天是不是一个修真者?”唐弄不知道大哥看中了叶天身上的哪一重优点,但大哥任刑的话总是有道理的,只因真理往往掌控在少数人手中,而大哥任刑就是这样的人。

    斧头帮上下都清楚得很。

    任刑瞅了穷凶一眼道:“你说呢?”

    穷凶道:“我只是一个喝酒的比较好的人而已,我对其他的事情没有提,我想下一次他会赢过我的。”

    任刑坐在沙发上,唐弄已经站了起来,毕恭毕敬的神色。

    “听说青龙会的玄皇已经把位子传给了画眉,这画眉我见过一面,确实是一个人中之龙,可就是瘫痪的双腿,也许是天妒英才。”任刑叹息道,“青龙会的某些人自然不服气,我们斧头帮要想流芳百世,那么画眉就是一个垫脚石,我们需要踏着他的尸体取代青龙会成为地下第一黑暗王朝。”

    他的目光充满了毫不掩饰的野心。

    “我还听说他这一周要来西南,谁也不知道他来这里有什么作用,不过我可以肯定的是,想要他死的人不少。”

    任刑一字一字道:“叶天是一个我也看不穿的修真者,这种人有两种用处,为我作用,如虎添翼。还有一种是让他们两虎相斗,我们观望,适当的时候可以给点赏钱。”

    唐弄道:“大哥,我看叶天不是一个甘寄人篱下的人,我们要想得到他必须要费很多的精力。”

    任刑笑道:“他要是这么容易就得到了,我就不稀罕了,越是稀罕的东西,我就越是想得到,得不到就毁灭了。”

    唐弄打了一个激灵。

    “穷凶,不要老喝酒,可以去做做别的事情。”

    穷凶裂开肥厚的嘴唇笑道:“大哥要我去做,那我就去做吧,我闲着也没有事情做。”

    任刑道:“我想去北京一趟,听说权力帮的那老头把肩膀上的担子交给一个叫阕然的人,你去查查清楚这个人到底是什么来路?突然冒出来的人我总有不安全的感觉。”

    穷凶把一碗酒喝掉后就走了出去。

    唐弄注视着穷凶走出去,道:“堂主,不杀叶天我们以后会有很大的麻烦。”

    任刑笑了笑,点动着那些装酒的大碗,嘶嘶的裂缝碗边列开来,道:“杀人我不在乎,但叶天这个人是一个可以能当大任的人,我最缺少的是这种人,你说得也对,他是一个不甘寄人篱下的人,可我有信心试试,三次。”他伸出了三个手指头,“他只要不答应,我就杀之。”

    话落下,桌子上那些剩下的碗乍然破裂。

    酒漫而出。

    “三少,我们都跑了一条街了。”谈铭提醒着叶天。路边的不少路人已经拿手机出来帮他们免费拍照了。

    “才一条街道。”叶天意味未尽的道,“谈铭啊,你这个面子是丢不得的啊,你都不能把面子丢了,如何能把面子要回来呢,你要记住,做任何的一件事情,凡是关系到面子的你都可以忽略不计,你要是不把面子丢了,有时候你就把命丢了。”

    谈铭露出恍然之色。

    “三少,你是说刚才有高手?所以我们要是不输的话就走不出这大门。”

    叶天摇头道:“不,我只是突然想输一下而已,你要总是赢,你就会变得自大和骄横,目空一切。”

    谈铭沉思了一番道:“三少,我不懂。”没人不喜欢赢的感觉,可三少却喜欢输,这个道理他想破脑子也想不出是何道理?

    “你见过斧头帮的大哥?”

    谈铭道:“没讲过,我只听道上的人说过,说他是一个年经人,平常一般打理帮里的事,大多都是唐弄在打理。”

    “你刚才见到了。”叶天浮起了一丝有趣的笑意。

    谈铭闪过了穷凶的面孔,道:“是和三少喝酒的穷凶?”

    叶天道:“穷凶?不,他只是一个将而已,在猜猜?”

    不是穷凶,那么就是玩小刀的年经人了,可会是他吗?看上去有点病怏怏的样子?谈铭实在很难想像一个大哥会是这样的人?

    ………………………5894

    “你猜对了,就是那个人。”叶天淡声笑道,“知道为什么会是他?”

    谈铭道:“不知道。”他没有认识三少之前一直自信自己是一个会玩阴谋,阳谋的人,城府也深,平常人一般看不懂。可这三少一来,好像自己变成一个婴儿一般了。

    “他的野心与气场。”叶天一边跑步,突然看见了还有一家拉面在开着,跑了进去。

    “老板来两碗拉面。”叶天扭头对谈铭道,“给钱,免得别人赶出来。”

    老板正要拿扫把把他们两人轰出去,谈铭就拿出了一张大红牛递过去。

    “一个有野心的人通常都是装逼流的。”叶天笑道,这可不是诽谤,而是很平常的心态,“像你看我这样,你认为我是一个牛叉的人?”

    这厮拿自己说事了,这脸皮也是厚得狠的。

    谈铭要是不认识打死他也不相信这叶天和一个屠夫没咋区别。

    “这不就是了。”叶天眯着眼睛,接过了老板的拉面,走出去,没有把碗留下,这厮现在就穿着一条大裤衩拿着一热气腾腾的拉面走在马路上,那是相当的拉风,真是无法言语来说。

    “他装逼就是给你震骇感觉,懂不懂?”

    谈铭八分懂了。

    叶天吸着面条,道:“其实这人多少有点虚弱心,我也有,不过我一般把他隐藏得很深而已,这个世界上让虚荣的次数不多。”

    谈铭也顺着笑道:“那三少也是一个装逼流的人了?”

    叶天笑,不张扬,也不清淡,是内敛的野心:“当你遇上一个对你装逼的人,最高明的做法就是不鸟他,让他来鸟你,他不是装吗?让他装个够,我就假装看不见。”

    谈铭道:“三少,真是装逼流的大家了。”

    “你也不差了,不过还是缺少一点火候,多锻炼就好。”叶天道,“现在可以不要面子去跑步了吗?”

    谈铭在不懂,也就是一个蠢人了。今天三少给自己上了一课。

    “可以。”

    “那就跑吧。”叶天三下就把拉面给吃完了,把碗筷丢到了垃圾桶里,跑过了一条桥之后,突然停下来。

    “三少,怎么不跑了?”谈铭丢了面子之后,这内心反而有点豁出去的感觉了。

    “一个成功的男人背后都有一个强悍的女人在撑着。”叶天露出了浓浓的笑意,眉宇间不见一丝的杀气,“尤其是这个强悍的女人还有令你心动的感觉。”

    “拍我马屁?”紫洛清凉之极的声音倏然响起来,“这是头一回,我听着不是很舒服。”

    一个妖红袍子,一头白发,穿着白色的精致的布鞋的妖艳女子出现在谈铭的视线中。

    “这个,我就是说这么一回,你就听着不舒服了,那以后多说几次,你就不是杀我了。”叶天貌似很无良的笑道,“我喜欢你对我坏。”

    这厮一个相当猥亵的眼神瞄着紫洛的身材。

    “紫洛。”谈铭的脑子里闪出了两个字,这就是三少说过的手中握刈鹿刀杀过万万人的紫洛,当真强悍之极,他一只很好奇这样的女子是怎么样的惊心动魄,今日一见果然不负所望,紫洛眉宇间有着一股浓烈的杀气,虽是在说笑,但这种令人胆颤的杀气还是围聚她的周身。

    “喂,是不是要我请你出来吃面?”叶天突然对着虚空道,“斧头帮大哥派你过来是试试我的能力的?”

    一个有着山羊胡须的老家伙慢吞吞的从虚空出涌现出来,他一直很隐蔽藏着,本来想着探听到一些有用的信息,但叶天跑了几条街道之后就发现了他的踪迹,堂主说得对,这叶天是一个高级别的修真者,要不然绝对不会一眼就看出他在背后跟着。

    “紫洛,你看他七老八十的,就别下重手了,要他门牙掉几颗就可以了,我们是后辈。”这时候叶天穿好了衣衫和裤子,恢复了先前的神气,有紫洛在就好了,用不着他出马,这就是逍遥的生活,美中不足的是好久没有吃到紫洛的“糕点”了,有点遗憾,今晚不知道可以不可以?

    紫洛给了这个少主一个无奈的眼神,缓缓的走到了这个山羊胡须的老家伙面前道:“自己打还是我打?”

    山羊男眯着老眼睛看着这个口出狂言的女子,虽然很惊异为何她有妖族的力量,但他也是一个说得上号的人物,这自己打自己牙齿,岂非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紫洛,看他也不乐意的,你就打吧,”叶天嘿嘿的笑道,“打好了,我们回去共度良宵去。”

    谈铭冒汗。

    紫洛狠狠的瞪了一眼叶天,这厮越来越油嘴滑舌了,这凡间呆久了,连她的性子也多少有点改变了。

    “算了,我还是自己来。”紫洛悠悠的走到了那个山羊男前面道,“你要是在三招之内躲开我就饶了你。”

    山羊男大笑,简直是笑破肚子:“小小的妖族的女子居然大言不惭,你有妖的力量,但是不要忘记了妖的克星就是束缚妖。”

    叶天突然问道:“束缚妖?这不是二郎神的宝物?怎么会在你手上的?”

    谈铭在一边可是听得目瞪口呆了,娘的,真的有仙人和妖怪啊。

    山羊男说不出的得意道:“我在一座山中捡到的,怎么样?我估计是二郎神也死了,你们也听说了天劫吧,很多人都不见了,就连如来也不能幸免,仙界乱得和菜市场没分别,人间难得平静,所以我下凡来看看,本来我以为以我的实力在人间也可以混出给名堂来,但遇见了任刑我就败在他的手上,做了他的属下。”

    “老人家。”叶天很礼貌的道,“仙界现在是谁做主?”

    “太白金星和巨人神的二弟子真元真人,他们一直都在明争暗斗想着当仙界的大佬,这下好了,人间的事情是管不上了。”

    叶天再问道:“那么妖界呢?”

    “妖界也是换住了,是莫非王的大弟子东方域。”

    “东方域?”叶天有点惊讶,“他不是修真界的人怎么成妖界大佬了?”

    “这我不知道了。”山羊男奇怪的望着叶天,“你怎么知道那么多?”

    “你大哥没有告诉我我是叶天吗?”

    “叶天?”山羊男听着这个名字相当的耳熟,两秒后,手指颤抖着指着叶天,“你…你是叶天……这不可能?你怎么会在人间的?”

    叶天装傻的道:“对啊,我为什么会在人间呢?四界不见了那么多牛人,为什么就留下我呢?是不是很失望?”

    山羊男骇然之极,怪不得叶天知道他藏匿在虚空中,按说这叶天也跟着那些人一起不见的,可偏偏就留下了,这其中是不是有什么猫腻在其中?

    “老人家。”小说吧 www.xiaoshuoba.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花丛任逍遥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花丛任逍遥》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花丛任逍遥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花丛任逍遥》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