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2章 这就是实力



小说吧 推荐各位书友阅读:花丛任逍遥第222章 这就是实力
(小说吧 www.xiaoshuoba.com)    “我摸了啊……”叶天这厮稍稍提醒她一句。还没有动。只见她紧张嘘了口气。含了含胸脯。过了好大一会儿。深深的喘了口粗气。叶天闻到一股紫丁香的味道传来。不由陶醉的闭上眼睛。悠然的回味了片刻。

    当叶天睁开眼睛的时候。她似乎更加紧张了。连全身都在轻微的颤抖。叶天刹那间感觉自己的做法有点过分。我是不是有点太无耻了,这样欺骗这么纯真的可爱的妹子……可是,不欺负这个妹子难道给别人欺负不成。

    “你怎么不摸啊!”她似乎等急躁了。又似乎是有些慌乱的不行。叶天放在她衣裳表面的手不由贴近了一些她的皮肤。

    她忽然长长的“吁”了一声。胸脯的角度顿时涨大了一些。纤腰不由的轻颤了一下。微微的闭上了眼睛。那长长的睫毛轻轻的颤动着。像燕尾碟美丽的翅膀。

    叶天的手贴着她粉嫩的腰际。顺着平滑的脊柱。一直朝上摸索。她紧张的胸脯开始剧烈的起伏。叶天惊慌失措的停了下来。这时叶天注意看了一下。距离她的秀发还有两寸的距离。

    “继续摸啊…你…你…怎么停下来了?……”

    杨若希忽然睁开了眼睛。羞涩难当的朝叶天望了一眼。忽然又将那双美丽的眼睛紧紧的闭上了。

    叶天仿佛听到了圣旨一般。那按兵不动的手微微开始了挪动。嗯,是你叫我,可不是我要来的,老天爷,你也听见看见吧,这是她叫我做的,我自然得做,

    她又开始了粗重的喘息。浑身又开始娇颤不已了。

    “啊……”

    杨若希的娇口中忽然发出一声让人销毁的声音。叶天放在她背后的手也不禁轻轻颤动了一下。叶天感觉手对应的部位正是她勒文胸的位置。透过薄薄的浴袍叶天能明显感觉那个位置有一道浅浅的勒痕。

    “叶天,我现在怀疑你的病是假的!”杨若希娇嫩的红唇轻轻启出一个诱人的弧度。暖暖柔柔的气流从口中喷出来。让叶天感觉一阵舒爽。这一番话说来没有一点脾气的。她想着先好好享受这个“难得的时间”,过后在慢慢和叶天算账。

    “这个,不是的,我一看见你我这病就好了,真的,这就是香艳疗伤的好处啊,马上就好了!我也紧张嘛!”叶天从口中轻哼一声。她似乎变的更加的慌乱。胸脯起伏着。叶天看的也是一阵耳热心跳。

    “死家伙怎么半天还是那个的方!难受死了!”杨若希中心里不停的催促着。叶天放在她后背的手都开始不自主的抖动起来。

    “我摸了啊!”叶天提醒她一声内心一阵偷笑,我就好好调教你。还没有移动贴在她文胸带部位的手。她浑身便是一阵娇颤。叶天感觉她紧张的不行了,几度有放开那只手的念头。可是努力了半天。还是禁不住诱惑。将那只手又轻轻上移。

    越过了那道深深的鸿沟。叶天逐渐感觉到了一片毛发。湿漉漉的感觉瞬间传遍叶天的大脑。似乎还有一点点黏糊糊的。

    杨若希似乎紧张的不行了。她的身体已经渐渐朝叶天的身体依靠过来。叶天也伸出了最近的手臂防止她突然跌倒。可是叶天感觉自己的胳膊累了半天。她除了紧张之外。还没有一丝倾倒的迹象。

    叶天想那黏糊糊的。一定是洗发水没有完全洗干净。至于那湿漉漉的。则是因为她黑黑浓密的毛发比较厚。一时蒸发的比较慢的缘故。

    “你是不是故意的!”杨若希微微睁开了一下眼睛。瞬间又忽然闭上了。叶天扫了一眼她羞涩无比又有些生气的表情。将那只移动的手。忽然就停了下来。

    “哦!你紧张。我就不摸了。”叶天故意刚要移开那只被湿漉漉液体包围的手。有点痒痒的感觉。浑身说不清道不明。

    “不啊!摸了一半很难受的!继续吧!”她哼的了一声。叶天的手又开始在她湿漉漉的头发下移动。

    叶天终于顺着她的下面。一直摸到了上面。

    她轻声呻吟着。似乎很痛苦。又很愉悦的声音。让叶天不禁浑身也跟着轻颤起来。那只手开始深入了一下。摸到了一处滑滑柔柔的的方。

    “痒。痒。痒啊!不要碰我那里……”叶天知道是不小心触到她的玉颈了。所以她才会感觉痒的难受。叶天赶快将手移开。继续朝前探索。

    “这样的感觉好吗?”叶天轻轻的将手从她的发里伸了出来。然后整个手掌都贴着她的头顶。顺着她的头发抚摩着。她很惬意的微微喘息着。然后缓缓将她的头靠在了叶天的肩膀上。

    她口中不时的喃喃自语着道:“叶天,你就是一个整人的坏蛋,你是坏蛋,可也是一个我喜欢的坏蛋,你不是人?”

    杨若希微微睁开双眸。靠在叶天的肩头。羞涩的说道。

    “喜欢坏蛋吧!”叶天的手又忍不住摸了摸她柔亮的秀发。发出啧啧的赞叹。

    “下面该干什么了?”她轻轻的抬起了头。缓缓的对叶天道。

    叶天一时没明白过来她的意思。“摸好了下面。该干什么了?”竟然搞的叶天非常的尴尬。叶天沉默了半天不知如何回答。

    “笨啊!该吃了啊!”

    “吃哪里?”叶天这厮品行确实大大的坏啊

    “喝水啊,就算没伤也要喝下去,对你有益!”她从叶天的身边直起了身子。一只娇嫩的小手紧紧的抓在叶天的手腕。用力将叶天拉起来,叶天这厮假装像一个受伤的“野兽”,气喘吁吁的看着杨若希道:“我们在来摸摸吧?”

    杨若希白了他一眼,这家伙刚才给了机会就假装?现在她不给了又死皮赖脸要她摸摸,真是没见过这么欠打的,她两手捏捏了,成一个人拳头:“你的意思是说你不起来了?”目露凶光,似随时要吃了叶天的骨肉。

    叶天淡定的声音,当然是假装的,这厮最厉害就是假装了。

    “若希,这就是你的不对了,你看我这不是照顾你的感受,所以没有下手吗?我其实是很疼惜你的,来吧,再来一次。”这一次一定要你欲火焚身的,我们就来一个你中有我,我中有你。

    杨若希坚决的打击叶天的猥亵的想法:“哼,考虑我的感受?那么请你告诉我你为什么要谈假装躺在医院里,是不是不想去看我演出?给个痛快话吧。”

    叶天看她就要撕自己的冲动,连忙陪笑道:“哪有啊,我其实是很想看你去演出的,你相信我好吗?我是真的生病了,我为了给你找一双舞鞋,我是跑遍了整个西南市,终于找见了,我就等着你上台的时候献给你,可我突然感觉身子不舒服,就去医院看看,就这样被你误会了,我是你的男人…….”故意露出一脸的媚笑。

    “去,去,谁是我男人了。”杨若希嘴上厌恶的道,心里可是受用,这家伙老是这样蒙自己,可自己也是这样心甘情愿的被他蒙的,“那你真的买了舞鞋给我?”

    叶天一听有戏了,道:“千真万确的,要不我就遭天雷打。”

    话落下,只听天空传来轰然一声,震得叶天耳朵都疼。

    不是吧,这么邪门,我是说说而已,不过叶天还是一脸的笑容:“这是老天爷给我开的玩笑,若希,真的,只要你上台,我一定把礼物给你送到了,我用我的人格保证。”

    杨若希信了八成,还有两层是故意的:“那你是说你是为了要给我鞋子,所以你病倒了,那我该如何报答你呢?”

    叶天的笑容都要可以前无古人后无来者来形容了,道:“你看这个风和日丽的,阳光明媚,也没洗澡澡,我们就一起洗澡澡吧?”

    杨若希貌似沉思了一番,然后下了一个灵叶天心跳加速的决定:“那好吧,看在你为我买鞋子上我就和你洗澡澡。”

    叶天尽量不让自己很激动,淡定,相当的淡定道:“谢谢你的恩赐,我绝对不会让你失望的。”

    嘿嘿,若希,你咋就那么顺呢,你真是我的小绵羊啊。

    叶天这家伙在那里得了便还要卖乖,我就是少女杀手啊。

    叶天很利索的站起来,然后亲密的搂着杨若希的小蛮腰,那手感令他手指都要颤抖了,要是等会儿脱光了,在好好的研究下,人生幸福之极。

    杨若希也任着这家伙在自己的小蛮腰上随意的揩油,只要不是那么的过分,好比摸着摸着就到上面了,也就让他过过手隐吧。

    这里没人,连一只鸟也没有,实在是打野战的绝对地方。

    叶天吞吞唾沫,两人来到了湖水岸边,看着那深蓝见底的湖水,叶天伸伸懒腰,那脱衣服的速度绝对是用秒来形容的,立刻就剩下一条大裤衩而已了,扭扭了身子,貌似在坐热身运动,笑眯眯道:“若希,这水暖和啊。”

    “你知道暖和?你又没有试过?”杨若希看着他暴露的身躯,也是笑眯眯的。

    “我试试手就知道了。”叶天蹲下,把手放进湖水里,“你看,暖和,我们要好好的享受一把…”话没说完,叶天只觉得自己后背有些滑溜溜的,心里美美想到,多么顺滑的小手,摸啊,摸啊,在摸啊。

    “叶天,我好喜欢洗澡的。”杨若希的芊芊玉手轻轻的摸在叶天的后背,对着这家伙的耳根子吹气。

    叶天血液倒流了,要冲动了,要冲动了。

    “好好洗吧。”杨若希嘴角弯出深深的弧度,一把顺手一推,我们就只有一条大裤衩的叶天就这样光荣的像蛤蟆的下水了。

    扑通的水花溅起,叶天一脸郁闷的大声叫道:“你给我下来,宝贝,别跑啊。”

    杨若希来了一个奥特曼的经典动作,左右手交横在眼前:“奥特曼打败了怪兽,回去了。”一个流光一闪,杨若希就这么在叶天的眼中消失了。

    “这娘们,我就知道没安好心敢情是让我自己洗澡,一个人洗澡没意思。”叶天胡乱的在身上洗了几下就上岸,咋摸着下巴,“不过这样把她搞定了,也好,接下来是谁呢?赵灵还是李月呢?”

    叶天套上了衣服,看了这个美轮美奂的景色,发下了猥亵的誓言:“我叶天保证,一定要把我喜欢的美眉全都赶下湖水,然后我就一个一个的吃个够。”

    说完也闪人了。

    蒙毅在医院没有睡,一看见叶天神采飞扬的走进来,就知道这鸟人一定是得到了不少“好处”,苍天啊,你睁开眼看看这个可恶的人,他是多么的败坏男人的名声。

    “我胡汉三又回来了。”叶天走到了蒙毅的前面,先是了摸了一把他的额头,“奇怪了,看见我不高兴,不是脑子进水了吧?”

    “我猜想着你一定是把那丫头给吃了吧?瞧你那小样,一脸猥亵,我真是替男人感到悲哀啊,男人就要光明正大的。”

    叶天道:“我也觉得男人也要光明正大的追美眉,然后也是光明正大的吃豆腐。你说是吧,我知道在你眼里是多么可恶而卑鄙的人,可是我容易吗?我容易吗?”要挤出一滴眼泪很难,索性来一个流口水的模样吧。

    蒙毅笑道:“去,你小子少在那里糊弄人了,你不卑鄙谁卑鄙,若希走了?”

    “走了,她不走我就回不来了。”一想起给她让了鸽子,叶天心里就老大不高兴滴,下次一定要闪电战,攻破堡垒,好让他高兴一把。

    叶天的手机响起,一看是赵灵的,先是等了几秒后才就接过来:“学姐?”他可没忘记把声音弄得异常的低沉而有气无力的。好像快要死的人。

    “叶天,你在哪里呢?晚会开始了。”

    “学姐,我在医院呢,我出车祸了。”

    “啊,那你不要紧吧,我马上过去。”赵灵一说完就挂了手机。

    “我没说在哪个医院啊?”叶天笑着对蒙毅道,“我是不是有点卑鄙了?”

    蒙毅不说话,只是鄙视了一个中指而已,坚定的鄙视中指。

    手机在一次响起,是赵灵,告诉了医院后,叶天又躺到了病床上,对啊,现在生龙活虎的,哪里像是病人了,没有办法,又把那个医生叫来,用两万块再来一个大面积的包扎,又来了几包血液在额头的上,做足了这精密的“课程”后,叶天就安心的躺在病床了。

    “叶天,你不是这么无耻也要骗学姐吧?”这回蒙毅可真的有点郁闷了,“她可是大好人一个。”

    叶天无奈道:“我这不是骗,是有不能说你秘密,你也看见了,我一个人而已,你说我去哪个系看晚会,得罪了一个我都不想,只好这样。”

    “可是学姐对我们很好。”

    “因为对我们很好,所以我对学姐更好。”叶天很有感情的声音道,“所以我时刻记得学姐对我的好。”

    蒙毅在一次被叶天的声音和表情给蒙了,道:“你可别害了学姐,人家是好姑娘。”

    叶天突然眯着眼睛笑道:“你是不是喜欢上学姐了?看你平时对女生也不是很喜欢搭理,这会儿我一说学姐,你就眼睛发亮,u有问题。”

    蒙毅连忙否认道:“不要胡说,我只是想着学姐对我们这么好,你这样做要是她知道了,岂不是很伤心。”

    “你不说她不会知道的。”叶天露出了一个高深莫测的笑意,这小子喜欢人家,哎,可怜的蒙大哥,你就不会表白嘛?不过一想他那性子,看来得帮他一把。

    “不说了,学姐来了。”叶天听到了赵灵的脚步声。马上闭上了嘴巴,眼睛无神的望着前方。

    “叶天。”赵灵火急火燎的走进了病房,“怎么会这样的?”

    叶天先是咳嗽了一下,表示内伤严重:“蒙……蒙毅…….你说说….”给你们机会好好的相处一下。

    蒙毅见叶天把祸引到他这一边,心里骂道,娘娘的,这小子要我骗学姐。

    “蒙毅,叶天为什么会这样的?”赵灵转头问蒙毅。

    蒙毅在脑子里交战了一会儿,帮叶天圆谎下去:“学姐,叶天喝了一点就,还开着车子,就不小心出了车祸,学姐,没事的,他只是受到一小伤而已。”

    赵灵也是关心叶天压根就没问叶天哪来的车子了。

    “医生怎么说?”赵灵看着粽子一样的叶天,道,“我去问问。”

    刚要出去,那个医生走了进来,赵灵连忙问了叶天的情况,医生早就得到了叶天的吩咐,没有说多大的伤势,说休养几天可以了。

    赵灵这才安下心来。等那医生走了,赵灵道:“你开车就不能喝酒的,这一次是小伤,下一次就不一定了,开车不能喝酒,知道吗?”

    “知道,我不会有下次了。”叶天很毕恭毕敬的道,“学姐,蒙毅有话对你说。”

    赵灵转头望着蒙毅笑道:“蒙毅,你在这里有个伙伴了啊,有事情?”

    蒙毅看着她那一脸宛似莲花的笑,有些结结巴巴的道:“没事……我就是问问学姐的晚会……”

    赵灵道:“没事的,等一次吧,这种晚会学校很多的,就不差那一次。”

    叶天心里有点过意不去啊,挤出了一个艰难的笑:“学姐,真的对不起了,让你跑了这么一趟,你回去参加晚会,我听说是你主持节目的,你这样走了,我怕那些学长学弟不会放过我的。”

    “不会的,还有主持人在那里,不差这么一回。”

    越是这样,叶天的心里就内疚就越深。

    “学姐,我不会有事,你刚才也听到医生说了,休息几天就可以了。”叶天可不想做罪人,“你回去主持节目。”

    赵灵想了想,刚才医生也说叶天什么大碍,休息几天而已,她也不在坚持了,道:“那好,我晚会结束后来看你,好好休息,蒙毅,你也是,我走了。”

    “学姐路上小心。”蒙毅大声道。

    赵灵回眸笑道:“嗯,我会小心的,要不我和你们躺病床了。”

    “我实话说你说。”叶天等她一走,骨碌的爬起来,吃苹果,“你没救了,你就把你打篮球的勇气对学姐表白吧。”

    “篮球是篮球,学姐是学姐,不可以相提并论的。”蒙毅执拗的说道。

    “那你喜欢学姐吗?”叶天追问下去。

    “这个……不告诉你,我累了。”蒙毅打了一个哈欠,翻身睡觉。

    “男人,其实有时候是很痛苦的。”叶天吃了果子,对着背对他的蒙毅道,“喜欢她就是追她,我想学姐现在很希望有人来安慰她,你是最佳的人选,听我的一句话,光明长大的去追,拿出你的勇气。”

    “不说话?”叶天把苹果消灭玩掉,然后也躺下来,接下来就是李月了,这妮子可不是那么好对付的,估计比若希难度高点,但是凭我的牛叉的演技她应该是找不出破绽的。

    叶天想到了一个好主意,又把医生叫来了,嘱咐了几句话就“休息”了。

    不多时,叶天的手机响起,叶天没有接,等到几分钟后,手机再响起了,医生走进来,接过,果然是李月的,医生把叶天的情况告诉了李月,李月说那要叶天好好的休养,她晚会过后就去看他。

    “这么好就打发了。”叶天自然能听见手机的声音,笑道,“好了,没你的事情,你可以出去了。”

    “难道我真的躺在这里等她来?”叶天看着时间,早着呢,去外满转转也是可以的。

    “我出去一伙。”叶天对蒙毅道,没听见他的回答,真的睡了?

    叶天走出了医院,呼吸了下新鲜的空气,道:“还是外面好,空气新鲜,这美眉也多。”

    在街上上肆意的望着那些路过走过的美眉,那是一个也不放过的。

    走着走着,居然到了谈洁的花店。

    “三少。”

    谈洁正在椅子上很安静的喝着咖啡,浓郁的香味袭上了叶天的嗅觉。

    “给我也来一杯。”

    对于她的这种“超人”的能力,叶天是深有体会,坐下。

    “你稍等会儿。”谈洁起身,“不加糖。”

    “加一点,试试口感。”

    也许有时候失去了某种东西,会得到一种很奇怪的恩赐,生活对她而言平静而充实。

    叶天看着她摇曳的身影,浮出了一丝笑意。

    “谈洁。”

    叶天转头望过去,一辆宝马车停在花店的门口,走下来一个西装男子,有着儒雅的气质,一看就知道是一个成功的男子。

    “你是新来伙计?”看叶天是新面孔,猜测道。

    叶天道:“是新来的,不过不是伙计,是客人。”

    这时候谈洁端着一杯浓郁的咖啡走过来,给叶天:“试试口感。”转头望着男子,笑道,“张文,还是买罗兰花?”

    “还是罗兰花。”叫张文的看了一眼叶天,深意道,“谈洁,这是?”

    “哦,他是我的一个朋友。”谈洁不方便透露叶天的关系笑道,“你等一会儿,我去给你把花拿出来。”

    朋友?张文来这里买花都有半年了,没见过叶天这一张陌生的面孔。

    “你是谈洁的朋友?”张文淡淡的问道,“你们很早就认识了?”

    叶天道:“不是,就几天工夫而已。”

    “这是她煮的咖啡?”张文的眼睛闪过一丝妒忌,他在这里几乎是大客人了,谈洁没有为他泡过一次咖啡,这小子是何身份?

    “口感不错。”叶天微微的尝了一口道,“要不要试试?”

    张文道:“离开她。”

    他喜欢谈洁,即使她是一个盲人,即使他是单相思,即使他也暗示过,但谈洁没有从正面回答也没有拒绝,他不想多一个敌人。

    “我来这里只是喝点咖啡的。”叶天笑道,“你用不着紧张。”

    “五百万。”

    一开口就是五百万,这家伙也是大富翁一个了。

    “五百万?”叶天瞪大眼睛笑道,“好多啊。”

    张文以为他说的是反话,没有一丝的怒气,始终很平静道:“一千万。”

    叶天开了一下他停放在外面的宝马:“顺便是把那辆车也可以给我。”

    “好。”张文只说一个字,眉头也不皱。

    “好。”叶天站起来,“那这里就给你,我先走了。”说着就对里头喊道,“洁姐,我先回去了,下次再来。”

    拿了钥匙就要去开车,不对,他好像没开过车。

    “麻烦,你先送我回去。”叶天无耻的道,“你也不少那点钱的。”

    “谈洁,我出去一下,罗兰花先放着。”

    谈洁走了出来,“望着”他们道:“好。”

    “去哪里?”张文驱动车子对叶天道,“你是哪里人?”

    “医院。”叶天道,“你不是警察吧?查户口?”

    张文露出一个傲然的神色:“警察?你看我是警察吗?只不过警察见了我都要叫我一声张少。”

    “这个……厉害……大人物……”

    张文道:“你不要装了,如果我没猜错你是叶天吧。”

    叶天眉头也不皱一下,依旧是很平和的声音道:“哦,你知道了为什么还要问我。”

    “我不是很确定。”张问道,“你来西南也有不少时候了,总该听说一些事情。”

    “我还真的没过去。”

    张文道:“在西南是你可以得罪最有权利的大人物,但是千万不要得罪张家的人。”

    叶天道:“那意思说你是这个张家的人了?”他还真的没有听过这么一句话,张家?有意思?似乎连市长也不把西南的一把手也放在眼里,牛逼哄哄的啊。

    “我就是张家的人。”张文骨子有着一股天上的傲气,他不傲气,西南也就没几个可以傲气的,至于那些公子哥二世祖,见他还是不是叫一声张少。

    “你这个人有意思。”叶天说了一句玄奥的话,“可是我觉得有意思,未必谈洁就觉得有意思?你说是不是?像你们这种公子哥我看过了,以为是个女人喜欢你们吧,好了,现在出了一个女人看不上你了,所以你就心里不顺了,看见我出现在她那里,你就把我轰走。”

    张文倒是承认了叶天的话,但是有一点点的不同意道:“你说得对,我是心里不高兴,我喜欢谈洁,我自问阅女无数,但是没有一个像谈洁让我心宁静。”

    他平时很少对一个陌生人说这么的话,但今日对叶天一说,就觉得有一种奇怪的感觉,就好像你不说这个人也知道一番。

    “你这样说我觉得还有点情有可原。”叶天眯着眼睛笑道,“你的城府其实很深,可为什么看见了就像一个暴发户一样的炫耀自己的实力呢?”

    张文也奇怪自己为什么会炫耀家世,以他的背景根本用不着的。

    叶天笑道:“你这么着急炫耀你的家世,原因只有一个。”

    张文等着下文。

    叶天貌似沉思了很久,才露出了一个比张文更嚣张更傲然的笑容:“因为我比你牛逼。”

    张文没有笑,只是看了叶天三眼,第一眼,叶天是一个装逼流的。第二眼,这小子还有那么一点的实力,只因那种不可一世的眼神,生在在大家族的张文不说看人百分百的准,但多少还是有那么一点的靠谱的。第三,叶天的气场,其实每个人的身上都有一股气场,是重是淡就看你后天的潜力,当然也有先天,不过绝少见而已,这种个人的气场又不同于气质,更注重的后天培养,就好比你看见一个人,你没有讲过他,但一看到他,你就有有一股敬意抑或是恐惧,这就是气场。并不是说面目阴森的就是害怕。纸老虎也是有的。

    “你是我说得对不对?”叶天笑道,“我比你牛逼,所以我叫你开车,你可以选择不开的。”

    张文已经被叶天占据了先机,沉思一下,笑道:“我见过这么多青年才俊,你是一个让我感觉有牛逼的气场。”

    “冲你这句话,我就可以让洁姐准备多一杯咖啡。”

    张文道:“那我就不客气了。”

    到了医院,张文真的把车子停在那,“这车是你的了。”说完看叶天,打算在等叶天接下文。

    叶天笑而不语。

    “我先走了。”等了快一分钟,叶天都只是笑着,并没有说话。

    “不管你是不是牛逼,试过才知道。”张文嘴角抹出一阴谋的笑意,走了。

    “宝马?其实我更喜欢开法拉利。”叶天耸耸肩膀,看都不看宝马车一眼,晃晃悠悠的走进了医院。

    “叶天,你不是在病房里的?蒙毅说你去方便一下,怎么身上一点伤病也没有?”

    叶天心跳差点停止跳动,李月一脸的狐疑的望着他,这时候她站在病房门,手里提水壶,好像是要去打水。

    再不闪人就是笨蛋了。

    叶天先是哈哈大笑:“好了,好了,见了你就好了。”撒丫子就跑。

    “死叶天,你给我回来,我杀了你。”

    李月气急败坏的在后面喊道。她听说了叶天出事,晚会没结束就赶过来了,没想到是被叶天被蒙住了,不能忍了,她一定要杀叶天。

    “娘娘的,这小妞来不打电话,这下惨了,我一世英名。”叶天郁闷无比的道,“好在先打发了若希和赵灵。”

    “叶天你给我站住。”李月越想越气,跑出来撵着叶天了。

    “跑。”叶天落荒而逃。

    “看来又不能回学校了,有家不能回。”叶天悲叹一声,“为什么呢?为什么呢?”

    “谈铭有事?”正在叶天不知道去哪里睡觉的时候谈铭的电话来到了。

    “三少,谈高出了点事情了,现在在警局。”

    “等我过去。”叶天挂了说手机,这次没有打的,而是直接用了隐身术使得自己在最短的时间里到了夜总会。推开了办公室的门,谈铭烦躁的神色一览无遗。

    “说。”叶天直接开口道,“谈高为什么在警局里?”

    谈铭道:“我们和斧头帮了起冲突,其实按道理说没什么事情,不就是打打杀杀的,警局早就知道我们的恩怨,但不知道今晚上突然来了很多警察,二话不说就拘捕了谈高。”

    “许茂这个鸟人。”叶天骂了一声,拿自己出不了气,就拿下属出去,娘西皮的,老子削了你,“去警局。”

    谈铭立即去取车。

    车上谈铭问道:“三少,你看这件事情是不是新来的反黑组的组长故意给我们一个下马威?”

    “斧头帮的人被抓去谁?”

    “是斧头帮的堂主化骨龙。”

    “敲山震虎吧。”叶天脸上看不出任何的神色,“许茂也不是没有脑子的组长,要不然上面也不会派他下来,不过我们先别着着急动手,先看看斧头帮的动作。”

    车子刚进了警局,就有警察过来。

    “叶天,组长说你若是来找他,就去他办公室。”

    叶天回头对谈铭道:“你看见了吧,他早知道我一定回来的。”做了一个无所谓的笑意,走进警局,谈铭跟在后面。

    叶天没有敲门,敲门对他而言太过麻烦,直接是一脚跩过去的。

    乓的一声,门被踢开了。

    办公室里不光有许茂,还有一个光头中年男子,大概四十岁左右,神色淡然,后面跟着一年轻人,一件白色的衣衫,正在用小刀弄着自己的指甲。

    谈铭小声道:“三少,光头是斧头帮总堂的副堂主,叫唐弄,至于那个年经人,我没有讲过。”

    “唐弄?嗯,这个名字取得有意思。”

    叶天笑了笑:“许组长,不好意思,你的门没坏了吧,要不我找人给你修理一下,也对,你们警局的门都被踢成这样也不见你对我来点照顾,这证明我们上辈子一定是一家人。”

    拉过来一椅子,很嚣张的把双脚搁置到桌子上。

    许茂脸色平静,好像看不见叶天的挑衅的行为,道:“三少,刚出去没一会儿又回来了,警局真的是你家了。”

    叶天的皮厚得狠:“对,警局是我家,我们警民合作,一定要铲除黑社会势力,给人民一个安定的社会环境,你说是吗?”转头望着唐弄,唐弄瞄了这个素未谋面的叶天一眼,居然也同意道:“对,铲除黑社会势力。”

    “没主见。”叶天给了他一个很不礼貌的评价,“看你也不像做大哥的,还是让你这位小弟坐你的位子,你看人家在你后面站了那么久,你也让位让位了。”

    唐弄目光闪动道:“不用,我的屁股对位子很有感觉。”

    “许组长,我们就废话少说。”叶天不在理会唐弄道,而是目光直接逼视着许茂,“放了谈高。”

    “你说让就放,那我的位子你坐好了。”

    “我不介意坐的,可惜工资太低了。”叶天笑道,“你专门等我前来不就是给我点话,说吧,大家也都不是坏人,说不好以后真的是一家人呢。”

    许茂对这个脸皮厚又能说会道有点变态的叶天无奈的道:“我只是问话无恶意,三少,问完话谈高自然可以走。”

    “那他呢?”叶天大拇指一弯,转到了唐弄身上,“你也是问话的?”

    许茂道:“我来这里没几天,你们给我弄出这么大的事情我总得问候一下你们这样才是礼尚往来。”突然一手拍打在桌子上,桌子上的文本都弹似的跳了三厘米,可想这一掌的力道。

    “叶天,你不要太过飞扬跋扈,这里我说的算,你算哪根葱?”

    “哈哈哈哈哈哈……”叶天故意发出了刺耳的大笑,这许茂说笑话了啊,哪根葱?他会说这么冷的笑话,看来一定是做戏给唐弄这家伙看的。

    “我其实真的是一根葱。”叶天点头承认道,“这是一根会生气会杀人的葱,许组长,你找不到抓我的证据,就拿的手下开刀,这样也太说不过去吧,好,那么你就慢慢的关他吧。我走了。”

    叶天起身,把他桌子上档案放好:“不要生气这么多,对心脏不好,你也就是三十上下,有血压就很麻烦的,要不等会儿我给你去火,去我那里的夜总会,那里来了几个日本妞,包你满意。”

    “叶天,你不要太过分。”许茂这一次真的黑脸。

    “我不光过分,我还十分的嚣张。”说着,叶天操起了刚才做的椅子,当场砸在桌子上,椅子立即四分五裂。

    除了那个在玩弄指甲的人没有一丝表情外,其他的人都瞪大眼睛。

    “给你脸你不要,好了,我不给脸了。”叶天看着眼睛冒火的许茂道,“要么你就抓我,要么我就走人了,我看你的样子也是让我走的,这年头怪事啊。”

    叶天牛叉的走出了办公室。

    许茂冒火了,叶天,要不是你是修真者,我怕伤及无辜,我能让你这么嚣张走出我的办公室。

    “许组长,你不抓他,真的是一伙的?”唐弄也站了起来,“那我也走了,你喜欢关化骨龙几天就几天吧,不过他要是出什么事情了,警察局也不少点什么,就是多点尸体而已。”

    也走了出去。

    许茂眼睁睁看着他们走了出去,很久,又打了一次打电话给上头,把电话挂了之后,喃喃道:“你们就先玩玩。”

    “叶三少?”唐弄走出了警局,就看见了谈铭的车子停在路边,好像是在等他们。

    叶天从车里走出来,笑道:“这么有缘,一起喝喝酒吧。”[www.kanshu.coM]

    “求之不得。”唐弄根本不怕叶天在玩阴谋,任何的阴谋他都可以玩得起。

    “去你的夜总会还是去我的?”唐弄笑道,“只要你是说我都和你去。”

    叶天斜视了那个在玩弄的人一眼道:“老玩刀,总有一天被割伤手指的,去你夜总会吧,我想看看。”

    唐弄道:“你就不怕你进去之后出不来?”

    “你有见过一只老虎闯进一群狼走不出来的?”

    “是吗?我带路。”唐弄笑眯眯道,“那我看看这一只老虎的爪子有多厉害?”

    五分钟之后,叶天和谈铭来到了斧头帮的最大最豪华的夜总会。

    斧头帮的人一见到谈铭就惊异之极,他怎么会在副堂主的身后回来,该不会是来谈判的吧?

    “那小子是谁啊?”有人发现了端倪。这走在谈铭前面的那小子是谁啊?

    不会是谈铭的大哥?这谈铭有大哥?

    唐弄领着叶天和谈铭走进了一包厢。

    “随便点,只要你能叫得出来我这里都有。”唐弄道,“要不来一瓶82年红酒?”

    叶天道:“那就开一瓶吧。”

    唐弄给那个人打了一个眼色,那一直倒在把玩小刀和手指的年轻人走了出去。

    唐弄道:“叶三少,似乎你对你的处境不担心?”

    “其实我很担心我的安危。”叶天笑道,“可是我说也奇怪,我一进来这里,我就觉得好像进了最安全的监狱,安全而有实在。让我有一种归家的感觉。”

    唐弄哈哈大笑,摸了摸自己的光头。

    “这里吃喝玩乐的地方夜总会,试问监狱哪里有这么好的待遇。”

    “那可说不定,只要你有钱,哪里都可以吃到好东西。”叶天躺在沙发上,像在自己家一样的随便的道,“要不你试试?”

    唐弄道:“试试?”

    “我把你这个变成了监狱,里面什么东西都有,不知道你喜欢不喜欢?”

    唐弄不生气,一点也不生气,反而是很有兴趣的问道:“你有把握?”

    叶天目光闪动道:“我说我有把握你信不信?”

    唐弄摇头,突然事情突变,只见他从自己的口袋里拿出了一个小型的手枪:“这是黄金打造的手枪,别看它小,威力惊人,我试过了,打钻两米厚的钢板没有问题。”

    “那要是十米厚呢?”叶天笑了笑,把手递到了唐弄的前面,“瞧瞧。”

    谈铭在后面提心跳胆的,跟三少比起来,他还是嫩了一点,最起码他不会这么的“好奇”拿过来瞧瞧。小说吧 www.xiaoshuoba.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花丛任逍遥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花丛任逍遥》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花丛任逍遥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花丛任逍遥》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