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9章 杀人是时候



小说吧 推荐各位书友阅读:花丛任逍遥第219章 杀人是时候
(小说吧 www.xiaoshuoba.com)    刘正不屑地看了看叶天。道:“这不是我职能管理范围。这个问题你去问交警大队地陈队长比较好!”

    钱里阴冷道:“你等着坐牢吧,再见了。”说完嚣张的开车走了。

    看到叶天被带上警车。何青着急了不过事情到了这个地步,打电话给她的伯父,立即何诗的父母走了下来。

    “叶天出事了,现在被警察带走了!”何青急着说道。

    “叶天?他怎么了?出了什么事情?为什么被警察带走了?”何石开看到何青这么着急,道:“放心,只要不是杀人放火,应该能捞出来!”

    何青快速简单的把事情说了一下。何石天对叶天地印象很好,道:“我打几个电话问问!”往警察地高层打了几个电话后。何石开脸色越来越严肃。到最后。黯然地何青说道:“青儿,对这件事情我无能为力!”

    何青真的急了,道:“到底怎么回事?”她自然知道自己的伯父的势力,要是连他都没有能力叶天,那叶天真的要去坐牢了。何石开无奈叹息一声,然后转头对何青说道:“叶天这次得罪的人物太多,随便出来一位,都够让人头疼的了!”八辆开着高级跑车的二世祖,身后的力量到底有多大?他知道得很清楚,所以,才不敢参合进去。

    “我去警察局我知道过程,我是目击者!”何青喊了一声。

    “胡闹!”何石开生气的说道。

    何诗的老妈柔声道:“小青,别耍下孩子脾气,你伯父这样做自然有他的道理在!”

    何石开也无奈的说道:“小青,现在这里面牵扯到郭书记和发改委林主任的儿子,这种事情,谁敢参合进去?”这些二世祖里面的身份里,要数被叶天打伤的郭阳副市长的公子郭才最为尊贵。郭市长不把叶天给整死才怪。

    何青听了伯父话,也都默然起来,这已经超出了她的范围之内,就算有心也无力,也就默默的接受了。

    一夜城大酒店的车祸很快就传到了二世祖身后的大人物眼中,尤其是身受重伤的郭才、林方,方北,这三人背后都有庞然大物在支撑,方北在这里算是比较弱势的,但他老头也是一家十几亿的上市公司的总裁,对于这样的富豪来说,结交的关系网络绝对强势人物,而郭才和林方背后的人物就更加不用说了,能够在西南这样数一数二的城市里成为实权人物,身后的背景可不是一般人能够够得着的。

    郭阳听到自己的儿子被人踢断了三个肋骨,身受重伤,虽然暂时没有生命危险,但还是当场发飙:“是谁打伤了我儿子?立即给我把他铐起来先!”西南城有谁不认识自己?上层社会还有谁不认识自己的儿子?谁这么大胆子竟敢打伤自己的儿子。

    林方的老爸林保主人听到了儿子出了车祸,了解了一些“真实”情况之后,立即给警界几位高层人物打了电话,一定要严惩造成这起事故的凶手。

    刘正队长在押送叶天返回警局扣押的途中,接到了总局副局长林局长的电话,要求一定要严格审讯犯罪分子,绝对不能让犯罪分子逃脱法律的制裁。

    刘正看了一眼很淡定的叶天,小子,算你倒霉。

    才刚刚挂了电话,准备下车,刘正又接到了市政府副秘书长严伟的电话,说是郭书记很关心这起案件。

    “年经人,你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了。”看了看准备下车的叶天,这么一个大好青年就这样毁了,实在有点不值得。刘正拍拍叶天的肩膀。

    叶天在车上很安静,看着刘队长接到的电话,从电话里面传来的声音,看来这些官员是准备对自己下重手了。到了警局,刘正直接带着叶天到了审讯室,两个书记官,刘正则成为了这次的审讯人员。

    “姓名?”

    “叶天。”

    “性别?”

    “男。”

    “家庭地址?”

    “保密。”

    “家庭地址?”刘正的声音提高了不少。

    “保密。”

    “小伙子,我看你还是老实的配合我们,否则,我会有不少于一百种办法让你开口说话!”刘正眼中流露出了一丝丝愤怒,刚才还有点可惜这个年轻人,只是没有想到这个年轻这么无赖。

    “你这个级别没有资格审问我的家庭!”叶天口气很淡,很轻。

    “队长,这个小子欠扁,要不我拿工具进来?”旁边一名书记官问道。

    刘正看着叶天,道:“我看你还是把家庭地址说出来好了,免得等下受不必要的苦!”

    叶天想了想,笑道:“你要我说是现在住的地址?”

    “都要!”刘正按耐住自己的火气。

    “西南大学一栋三一三室,至于身份证地址,我没有必要说出来!”叶天依旧是那副样子,淡淡的口吻:“其实如果你不知道,我想对你还是有好处的!”

    刘正被气到了,大喝道:“叶天,你现在不老实交代清楚,有你苦头吃的!”说着,暗暗使了眼色给旁边的书记官,书记官会意,起身向门外走去。

    书记官一开门,却看到了重案组组长高义带着四名重案组成员站在了门口:“高警司!”书记官很利落的毕恭毕敬。

    刘正听到书记官的声音,没想到重案组也来参合了,起身向门外走去。

    审讯室门口站了几个人,原来是重案组的几个同事,重案组组长高义早就在一旁待命,看到刘正出来,上前道:“刘队长,这件案子上头极为重视,对我们治安形象产生了很大的负面影响,所以由我们重案组接手这个案件!”

    叶天在里面一直低着头,不想看这些人的嘴脸,外面高义的话也都清清楚楚的传到了叶天的耳边,心中却是冷笑,产生了很大的影响,应该是在某些官老爷面前产生了很大的影响才对吧。

    刘正心中暗暗叹口气,既然是上头安排的,自己也算眼不见为净,只是希望这个年轻人的下场好点。也没有多说什么,眼前这个年轻人命运已经掌握在他人手中,自己是没这个能力帮他解脱了。

    随后,刘正陪同高义一起进了审讯室,高义看了看书记官上面写的记录,只有几行字,看到叶天这个名字的时候愣了一下,然后轻轻摇摇头,看向刘正讥笑道:“刘队长,这么长时间才问出这么点东西来?”

    刘正没理会高义的讥笑,两名书记官合计了双方的材料之后,交给重案组的另外两名成员后,跟着刘正一起出了审讯室。

    高义身边的警员从刘正的手下接过叶天,高正这才仔细打量起叶天,看到叶天低下头,不由得皱了下眉头:“怎么,有胆子敢打副市长记的儿子,没胆子挺起胸膛来?”

    “给我老实点,组长在问你话呢!”旁边一警员狐假虎威的说道,还对叶天动了动手脚,不轻不重的拍了一下叶天的肩膀。

    …………………45

    叶天倏然抬起头,那狐假虎威的警察还停留在叶天肩膀的手居然打了一个颤抖,那是一种怎样的目光,充满了不可一世的不屑和冷傲,他是一个小警察,但也懂得看人,懂得细微的察言观色,所以手立即收了回去,脸上的再也不见刚才的狐藉虎威,而是一脸莫名的惊惧,连他也不知为何有这种情绪。

    叶天眯着一双细长的眼睛,道:“我这是第二次被人拍肩膀,而且还是你们这种狗警察。”

    高义冷冷的看着叶天道;“废话少说,叶天,把你谋害郭少爷的事情一五十一的说出来,也许你可以免去一番酷刑。”来之前,郭书记已经下了死命令,叶天可以不死,但身子要少几个零件是一定,而且要他一辈子站不起来,永远躺在床上。

    “大官压小官,小官在压我这种凡人。”叶天神色淡漠,“官官相卫也不过如此,老实说,我对你们警察的态度印象很不好。”

    高义突然拔出了警枪,指着叶天的胸:“你信不信我在这里开枪,不会有一个人知道。”他从进到这里一直看到叶天脸上那种漠然神色,除了微微的恼怒之外,还有一种被藐视的感觉,一个犯人拿这种目光看他,试问能不恼怒?

    叶天摇摇头,邪魅的笑道:“有一个人知道。”

    高义愕然,这里都是自己人,还有谁知道。道:“我给你三秒钟时间开来,你马上说出谋杀郭公子的过程。”

    “飙车死了人,我就打了他,不就是断了几根肋骨,这也说我谋害。”叶天那一双还在戴着手铐的手咂摸下巴,“我看看时间,我给你两秒钟的时间,让你放下枪,要不,有人很生气的,你说是不是?”

    高义还没有说话。

    一个冰冷到极点的女声鬼灵的幽幽响起:“是,主人。”

    高义直觉手腕一痛,手中的枪被打飞出去,然后一股力量涌上了他的全身,下一秒直接被甩到墙壁上,倒下来的时候,只看见一个一身袭红袍子的白发的女子赫然站在他的前面,手握一把冷光的长刀。

    紫洛看也不堪地上像一条死狗的高义,道:“主人,很久不见。”她的声音很平静,可是眸子中那闪光若隐若现。

    “好久不见,紫洛。”

    刀光一闪。叶天的手上的手铐碎裂。

    那个狐假虎威的警察一看多了一个妖魅的女子,正要夺门而去去叫人,他们把审讯室的闭路都关掉了,所以外人根本不知道他们里面的情况。

    叶天直接一脚蟀对着他的后背,那警察蛤蟆似的飞到了墙上,发出沉闷的一声,在墙壁上停留了两秒之后,倒下,鼻子差点断了。

    叶天依旧坐在椅子上,笑着对地上吐血的高义道:“我都和说过了,你为什么不听呢,有人生气,你就倒霉,不过好在只是吐血而已。”

    高义被这个突然出现女子有点吓到了,这是人是鬼?怎么突然出现在审讯室的?

    “主人,我可以把他的胳膊割下来吗?”紫洛温和的问道。

    高义几乎吓得昏过去。

    叶天道:“紫洛,这个,我们不要打打杀杀的,他也是听别人的命令办事的,你说不是,高组长。”

    高义没想到叶天对自己说好话,感激的看了他一眼,道:“是,是,我是被郭书记压着的,这都不关我的事情。”

    “你看,紫洛,我说不关他的事情了吧。”叶天笑眯眯道,走到了高义的前面,蹲下,“可是你刚才说给我三秒钟时间要把我杀了?”

    “这个…我开玩笑的……你也知道……我开玩笑的………”高义扯出了一个很僵硬的笑容。

    “狗仗人势。”叶天打了一个哈欠,对紫洛道,“拿到监视录像带了?”

    紫洛摇头道:“我去的时候已经被销毁了。”

    “看来还真的有点麻烦,钱里,好啊,有手段有阴谋,找我当替死鬼,红颜祸水啊。”叶天想起了自己不就是诗诗呆在一起说说话,跳舞,顺着揩油下,这钱里还真的下黑手了。

    “高组长,你说我怎么办?”叶天貌似很无奈的问着高义。

    高义打了一个激灵,叶天也是这样温和的语气,他越是惊惧。

    “我们重案组……拷贝有一份…….”

    “好,我就喜欢听你这句话。”叶天饶有兴趣的走到了审讯室的桌子边,拿起了刚才录自己的口供,“紫洛,让他坐到对面上,我也好好的审一下,都是当警察牛叉,我玩玩。”露出了顽皮的神色。

    紫洛问清了高义那一盒录像带在哪里后,在一次鬼魅的消失。

    于是审讯室就剩下了叶天和高义,和那个半死不活的狐藉虎威的警察。

    叶天揉了一张纸团,丢到了那个狐假虎威的警察脸上:“喂,别装了,又没死,给我起来。”

    狐假虎威的警察心里一冷,他怎么知道我在装的,张开了眼睛,那神色简直是值得叶天玩味。

    “把你的组长扶起来坐在桌子上,现在我是警察你们是犯人。”

    那警察把高组长扶到叶天对面的椅子上,然后站在后面,心里不停的默念着,妈的,警察都死哪里去了,这时候一个人都没来。

    “坐好了高组长。”叶天开始拿笔真的录口供了。

    高义哭笑不得,这个位置的调换让他有一种自杀的冲动。

    “姓名。”

    “高义。”

    “年龄。”

    “32.”

    “受过多少钱。”

    高义沉默,这不是要自己的命吗?

    叶天抬头,笑道:“问你收了多少钱从你当警察的时候,对了,你当警察有几年了?”

    高义道:“十年。”

    “当了十年的警察,做了重案组的组长,嗯,还是不错,懂得往上爬,说吧,你当警察这么多年干过几件伤天害理的事情,至于那些阿猫阿狗比如假装去扫黄然后和小姐那个的就不要说了,大家是男人嘛,我了解的。”

    叶天倒是很好意的说道。

    他身后那个警察倒是不由的笑起来。

    叶天道:“喂,高组长,大家都到了这个份子上,用得找瞒我,你看我,一身正气,会像是一个杀人凶手,我可是良民一个。”

    高组长附和道:“是,是,你一身正气,我是一个罪人,我有罪。”

    “你有罪,就要是说出来。”

    叶天站了起来,面带着灿烂的微笑:“这样吧,我就不听你的丑事了,我要你把郭市长对你说的话一五一十说给我听。”语气一转,他在高义的前面停下来,拍他的肩膀,高义差点从椅子上摔下来,“你要知道,其实我这个人脾气很好的,一般不打人不杀人,当然,也有时候杀杀人放放火的,是你也有这种心理的吧。”

    高义直觉得浑身冰冷,这人太邪门了,越是说话声音温和,越是让是他不安。

    “是,是,每个人都有邪恶的心理。”

    “这不就是了,你看,其实大家都是一样的,现在你可以说了吧。”

    高义心里道:“郭市长,你不要怪我,人不为己天诛地灭,我要是不说保不准叶天会杀我的,这人看上去笑嘻嘻的,一变脸就让我心惊胆颤的,我也是被逼的。”

    高义道:“郭市长要我把你的整死….不是,不是整死,就是整残废了,你让他的儿子躺在医院里,他让你躺在牢房里。”吞吞唾沫,“只要你一进牢房,我们就关照里面的人对你进行那个?”

    “友好照顾?”叶天替他说了出来。

    高义干笑了下:“是,是,有友好的照顾。”

    叶天挠挠了下巴,一副痞子的笑:“这郭市长也太小气了吧,不就是让他的儿子断了几根肋骨嘛,用的着这么花费心血把我送进牢房,失望。”

    叶天摇头,又摇头,然后对高义道:“他还说什么吗?”

    高义见自己都把话说出来,也就不怕了,道:“他还让你的家人痛苦一辈子。”

    “我说你们怎么对我家庭这么感兴趣,不过你们也是笨,直接去学校问校长不知道了,也对,你们做这种事情自然是越少人知道越好。”

    高义道:“是,越少人知道越好。”

    叶天道:“这样吧,我现在给你改过自新的一个机会,我让你大电话给郭市长,一五一十的把他对你的话再说一次。”

    高义不解之色。

    “你不用明白。按照我说的去做就可以了。”把手机递给了高义,再一次拍了他的肩膀,一脸灿烂的笑意,“不要说错话了,要不,我很生气,后果很严重。”

    “是,我立即打电话给他。”高义接过了叶天的手机,拨着郭市长的电话。

    叶天瞅着一眼那个狐假虎威的警察:“麻烦你去倒一杯开水,我口渴了。”

    “好,我马上帮你倒。”他心里道,好啊,这次看你不死,只要出了这个门口,我就叫人冲进来。

    “喂,你等等。”叶天突然叫住他,那警察都走到门口,突然就要开门喊人,但嘴巴张着,就是喊不出声,同时他动弹不得,就好像被木偶一般。

    叶天刚转过身子,高义也发动了袭击,手成刀状既要打昏叶天,他知道自己出手的力度,绝对可以把叶天打昏,他等就是这个机会。

    “你……”高义惊惧的望着还是一脸笑意的叶天,这不可能,都砍中他的脖子了,他什么一点事情也没有。

    “我跟你说了,不要惹我生气,我生气很严重。”叶天露出了一个张扬的笑意,起脚,高义这一次的身子以飞在空中的蛤蟆整个人倒在地面上,发出了沉闷的声响,右膝盖都裂了。

    “打电话,我可没时间和你玩游戏。”

    叶天走到了那警察前面,看了他一眼:“为什么就是不听话呢?”

    那警察只能眼珠子能转动。

    “先好好的呆在这里。”叶天回头道,“好了没有?”

    高义和郭副市长打了一分多钟的电话就把手机挂了,他现在终于明白叶天要做什么,他在手机里录音了,也就是说他们的通话内容都被录下来了。

    “谢谢,真是麻烦你了,高组长。”叶天听了一遍他们的对话,很满意的道,“不错,孺子可教也。”

    高义道:“你想以此要挟郭市长?”

    叶天目光闪动道:“要挟?他还没有那个资格,我只不过玩玩而已。”

    不够资格?堂堂的一个市长在叶天的眼中还没有资格?

    高义实在不解这叶天是什么人?

    “先跟他玩一个游戏,哦,时间也不早了,我就不叨扰了,先回学校了,改天可以找我喝喝茶。”

    叶天吊儿郎当的走出去。

    “刘队长,还没有下班?”叶天的嚣张的对着正在办公的刘正打招呼,压根就在乎这小小的警局。

    刘正抬头,看见叶天就站自己的面前,起初有点不相信,可揉了下眼睛,不由惊异道:“你…你怎么出来了?”

    叶天坐到他对面,笑道:“高组长说这件事情和我没关系,自然放了我。”

    刘正瞪大眼睛看叶天,他和这件事情没有关系?这高义不是真的脑子进水了吧。

    “和你打一声招呼而已,你好好忙吧。”

    叶天潇洒一笑,起身走出了警察局。

    “这…”刘正就眼睁睁的看着叶天走出了警察局,不行,得问问高组长,他走进了审讯室。

    “高组长,你怎么把叶天给放走了?”

    高组长嘴角好像残留猩红的血,这到底出什么事?莫非是叶天的搞的鬼?

    高义看了走进来的刘正,脸色颓然道:“不用去追了,他不是你想像中凡人。”其实他要说是鬼,但他是受过正统教育的人,哪里相信世界真的有鬼怪?

    “那就这么让他走了?”刘正道。他不是不想叶天走,这一走,上面一压下来,他还得去逮捕叶天。

    高义突然怒道:“我是组长,这件事情我说的算,你就叫你的上司来找我。”心里道,“你上司也好不到哪去。”

    刘正的官位比他低,自然不敢顶回去。

    “找到了?”

    紫洛鬼魅的闪现在叶天的身后,手里拿着录像盒子。

    “主人,接下来该什么办?”

    叶天伸伸懒腰道:“当然是回去睡觉了,明天会是个好天气的。”转身看紫洛,很久没有说话,紫洛在他奸笑的目光下终于按耐不住了。

    “你想怎么样?”

    叶天道:“小别胜新婚,紫洛,我们也几个月没见面了,我今儿发觉你忒有魅力,。”这厮数着用他的安禄山之爪轻轻的捏着紫洛的圆润的下巴,眼神魅然,“看你这身子是越来越保养得勾人了。”然后逼近了紫洛,一脸的坏笑,“有点大了,很好,今晚我摸摸。”

    下一秒,叶天的眼睛变成了熊猫眼。

    “要不要试试这一个?”紫洛面色绯红道,这厮挑逗自己的下巴也算了,那一只手也顺着从小蛮腰慢慢往上爬到她的坚挺的胸膛。

    叶天无限的委屈道:“不就是摸摸吗?小气,摸摸对它的发育也好啊,你说是不?”[www.kanshu.Com]

    “是吗?可是我怎么觉得你还有别的目的?”

    叶天面色正经道:“我绝对没有别的目的,紫洛,来,我们好好的探讨一下这个灵魂与肉体的关系,我一直不明白为什么弗洛伊德梦的解析说的一段话,我们好好探讨人类的奥秘。”

    紫洛道:“休想骗我?弗洛伊德,你去骗小孩子吧。”

    叶天发挥了不怕的精神,天色都这么晚了,自然是不回寝室了,这一男一女能做什么,当然是找一个地方探索人类的奥秘去。

    “紫洛,你这样说我很伤心,我天天念着你的。”叶天捂着左边眼睛的冒烟过去,温柔的眼神望着她。

    紫洛哪有不明白这个无良主人心里在想着什么,一大堆的坏心思,嘴上却又那么正经八百的。

    叶天见她好像神色有点被打动的意思,加紧了进攻道:“紫洛,真的,你别看我一天流连花丛中,但这花儿我基本上没摘下,我就等着你这花儿给我开放。”

    紫洛道:“我这开放了,你就好好的含在嘴里是吧?”

    “是,是,你知道就好了你看我有这个机会吗?‘叶天在一次搂着她的小蛮腰了,,”好了,我们找一个地方好好坐一坐,你也累了。”

    “我你没有时间。”紫洛妩媚一笑道,“路边那个美女好像在等你。”

    叶天王望过去,可不是,花妖正在路灯下,神色安静的站在那里。

    “为什么每一次我要做坏事的时候总是有人出现呢?”叶天很想去撞豆腐。

    “花妖有事?”

    花妖缓缓的走过来,先是看紫洛一眼,这个女子也是妖族的人?她嗅到了她身上那一股惊怖的妖气。

    “魔宗的人正在赶来,两分钟之后到这里。”

    叶天道:“两分钟?这也太快了吧。”

    花妖道:“我假扮你把魔宗的人诱下来,他们自然巴不得赶快杀了我,好替他们的宗主报仇。”

    叶天的头有点道,两分钟时间有点短,他突然看了一眼花妖和紫洛,笑了,嘴角的那一抹笑意充满了暧昧。

    两个女人,一个男人?叶天眉毛动了动。笑道:“两分钟就可以了,花妖等下你就别着急走,我把解药给你。”

    紫洛和叶天相处了几百年,一看他刚才的奸诈的神色就知道他心里打什么主意,心里颇为无奈,但对花妖没什么妒忌,这花妖确实是一个很养眼的女子,拿她和自己对照一下,两人的美貌同样惊艳,除了她的胸大一点而已。

    “堂主,找不见叶天了。”一个魔宗的弟子对着魔宗的堂主真武道。

    真武是一个满脸胡子的人,一身暗黑的衣服,他的身后原本有三十五名的弟子,但被叶天这一路来打游击战,一个一个的杀,现在也就剩下二十名了,一个个担惊受怕的,真武更是气得胡子都要冒烟了。

    这个叶天总是在那些弟子落单的时候突然袭击,有时候把死的弟子掉在一个大树上。

    如此几次,没人敢半夜起来撒尿,就算是起来,最起码也是三个人一组。

    真武想着这样下去不是办法,这样下去总有一天叶天会把自己的弟子弄疯的。叶天总是后半夜出现,而且不时学着浪叫几声,这写魔宗的弟子虽然明明知道是叶天学的,可这心里就是控制不住的害怕。

    “找到他。”真武下令道,“我要这个人受到我们魔宗最残酷的酷刑。”

    就是这个混蛋使得自己的父亲少了一个魂魄的?叶天站在暗黑的角落看着真武和他的弟子,抹出一丝血腥的笑意。

    “花妖,这次做得很好。”叶天从暗黑的角落出来,“喂,在找我?”

    魔宗的弟子一看见叶天幽灵的走出来,吓了一跳,这一回他怎么主动现身了?是不是有帮手?小说吧 www.xiaoshuoba.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花丛任逍遥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花丛任逍遥》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花丛任逍遥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花丛任逍遥》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