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6章 暧昧老师



小说吧 推荐各位书友阅读:花丛任逍遥第216章 暧昧老师
(小说吧 www.xiaoshuoba.com)    见叶天眼中一览无遗的欲望的神色,何青笑着忍不住瞪眼道,:“现在好吧,可以做新生代表了吧,叶天,哪有这样看老师的。”

    叶天嬉皮笑脸道:“老师,这就是你的不对了,我若是不看你就表明你没有吸引力了,一个女人漂亮不是女人说而是靠男人的眼光下定义,像我现在,我完全是用欣赏的眼光去看着你(如果你脱下衣服就更好了),我真后悔当初没报名考艺术啊,要不我就可以帮老师画一副了。”叶天突然挨近她,嘴角抹出一弯暧昧的笑容。

    何青不适应的这样语气,但不可否认的是她的内心深处有一种异样的感觉,师生恋?她几乎被这三个字给吓到了,这可经不起考验的,这叶天只是一时半会儿“迷住”她而已,学校里美女多的,但她确定她很喜欢和叶天在一起的感觉,很轻松。他的身上有一种让人安定下来的气质。

    “我可告诉你啊,你要是没准备好,我可要丢了工作的。”

    “老师,你放心,我不会让你丢了工作的,这点小事情难不倒我的,老师我可以帮你看看手相。”叶天不怀好意说道。不由分说握住何青那柔软无骨的小手,爽啊,手感太好了。

    被握住手的何青吃惊的看着叶华生,使劲抽却怎么也抽不出来,脸红得几乎可以滴出水来了,“叶天,快松手!”这可是在走廊外面,何青几乎要吓死了,叶天的色胆包天已经是厚得不能不能再厚了。

    叶天看见何青那羞涩的神态,心里仿佛有只小蚂蚁在爬着,使用仙法微微的控制了何青的思维,故意吞了吞唾沫,心里美得感觉脚都要飘起来了,有一种晕眩的感觉。

    “老师,没事的,我就是帮你看看手相,难道你以为我会趁机吃你豆腐吗?”叶天一张真诚的笑意。这仙法就是好啊,用来泡老师也是恰到好处了,不过我这样做会不会卑鄙了一点呢,我可是一个很道德高尚的仙人。

    “叶天,你快放了我,有人过来了。”何青哀求的眼神看着叶天。

    “好吧。”叶天放手,心里实在不舍得啊,滑溜溜的玉手,摸摸也好啊。

    何青趁机把手抽出来,几乎是小跑离开。叶天看得牙齿咯咯响,我看你能跑到哪里去。左右瞄了一下,快速追上去。何青坐在办公室捂着胸口,扑通扑通的心跳使得她的脸色几乎滴出血来。没等她反应过来,一双手从后面紧紧搂住她。她现在脑子一片迷糊,这叶天好像是自己男朋友,最亲密的爱人,浑然不知大她被叶天仙法弄得有幻觉。

    “老师,你跑不了的。”叶天对着杨青的圆润的耳朵吹着热气,眼神瞟向她的胸部,呼吸急促起来,从后面狠狠亲吻起来,她的脖子,耳朵,何青使劲摇着头想要逃过他的狼吻,不过叶天根本不给她半点机会,双手握住那饱满的玉峰的。何青是急得眼睛红了,这要是让人撞见了她还有什么脸面啊。

    叶天心里一阵罪过啊,心道,老师,我实在对不住你啊,我只是想看你到底是不是被封印了,你放心,我绝对不会乱来的

    这厮心里想得貌似很无奈,嘴上道:“老师,你穿多少杯罩的?”

    “36.”

    36?不像,有点大了。手中那温热的感觉还停留着,原来女人的是这么让人流连忘返啊。何青脸色微红,“放开我好嘛?”何青微微咬着那娇艳的下唇道。叶天的双手还停留在自己的玉峰上,更要命的是她明显感到叶天的昂扬在后摩挲着,那是一种怎样的刺激啊。叶天突然有一种要撕裂杨青衣裳的冲动,他强忍的克制住了。

    何青松了一口气,叶天总算放就开她了,但不知道为什么心里有一种失落的感觉,站起来,奇怪的看着叶天,此刻叶天的眼神有着那令她心疼的孤独,那是一种找不到世界出口的孤独,何青怔怔看着天。她想不到叶天的眼睛中会有那种孤独的令人窒息的眼神,他的生活她知道得不是很多。或许她接触到的只是他的冰山一角而已。她第一次发现这个少年比她想象中的复杂。但在某一时刻他给人孩子般的赖皮温暖。简单得令她错愕。

    何青正要说话,门突然推开了。叶天双手抱住杨青的小蛮腰,迅速倒在地面上。叶天眨眨眼睛,何青的饱满的玉峰压在自己的胸膛上,叶天眼神暧昧至极天。男生喜欢那种看起来瘦瘦摸起来肉肉感觉女生,无疑,何青具备这个条件。而何青脸红通通的,叶华生昂扬在定着自己密处,别提有多难受了。

    “李老师,你是说这叶天是不是太过孤傲了,叫他当新生,推三阻四的?”

    “我也看不过眼了,这叶天仗着自己状元就四处招摇,我听说他这个人不着调。”

    “李老师,你这话的意思是叶天是不是和何青有什么关系啊,也对,何青刚毕业回来,两人差不了几岁,该不是那个了吧。”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我们还不要议论别人。”

    叶天眯起的狭长眼睛带着,突然俯身在她耳边道:“老师你带黑色胸罩比较爱好。”右手肆无忌弹的隔着衣服握住何青的丰满。何青被他修长手指一抚弄,禁不住娇躯轻颤,粉脸更是早就红透如苹果,但一点也不敢发出任何的声音。身处公共场合的异样刺激让叶天更是体验到从未有过的快感,和杨若希的不同,因为是老师,所以更多了一份不可言喻的刺激。

    “李老师,我看这两人好有点暧昧关系,这可不是我说的,要不为什么叶天一来何青就走出去。”

    “我在就看出杨青老师和叶天有点不对头了,你看何青今天的打扮就知道她是什么一个女子了,哪有一个老师穿着那样的。”

    叶天修长而温暖的手指轻轻抹着何青眼角那快要流出的泪滴,原本阴冷而冷酷的眼神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浓的化不开柔情。心里的愤怒使得他的手指微微发颤,如果不是考虑在办公室从而影响何青,他会毫不犹豫的过去扇这这两个女人几巴掌。

    这两个女人终于没有再说什么话了,大概安静了几分钟出去上教室了。

    叶天看着何青神色知道今晚就算和他去晚上幽会也心情不好,索性不去了,道:“老师,我会给你一个满意的交代,新生大会我不会让你失望。”

    起身,后拉起了何青,在何青有点哀怨的目光中,叶天侧头在她的脸上飞快一吻,走出了办公室。

    刚走出办公室,叶天就打了一个响指。

    而何青的大脑子终于正常的思考了,可还迷糊着,仿佛很清晰,但刚要抓住的时候,脑子中的暧昧画面的又不见了。

    但是那两个老师的对话很清晰刻在脑中,心道,看来以后尽量不去找叶天了。

    “老师其实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想看看你有没有被封印而已。”叶天貌似有了小小的不安,“没有封印啊,难道是我看错了,还是她早就有了那颗红痣的。”

    叶天走着走着就上了顶楼。

    “你要谋杀我啊。”叶天突然叫道,身子鬼魅闪躲着,避过了简冷的连连攻击,一道道剑光罩住叶天,可总是在关键时刻被叶天躲避过去。

    “收。”简冷捏住剑字诀,收起了长剑,如果不是考虑在学校的顶楼,她非要好好的教训这叶天不可,一次又一次放她鸽子,昨夜她为了等叶天回来,又白等了一夜,她能不气。

    “你这是为了试探我还是要杀我。”叶天嘴角弯出一抹笑意,这简冷生气的样子脸红彤彤的,眼睛瞪着她,别有一番风味,这女子要是好看了,连生气也觉得有味道。

    “你是不是昆仑的人?”简冷刚才见叶天闪避身法,根本不是昆仑法诀,但想到如果不是昆仑的人什么会一眼看穿她修炼的天机诀呢,当然不排除他是邪魔外道。

    “你看我长得这么帅这么拉风一定是昆仑的人,昆仑的人是不一定要昆仑法诀的。”叶天神色吊儿郎当的笑道,“我可以自创招数的,你看我,百年难遇的奇才,要相貌有相貌,要身材有身材,要人品有人品,美眉,考虑一下。”

    叶天这厮倒是推销起自个了。

    “原来你就是修真界的公敌,昆仑派的叛徒叶天。”只听得一个清冷的声音说起,苏小婉鬼魅的出现在简冷的身边,气质清雅之极,只不过看叶天的眼色相当的不友好。

    简冷惊异道:“小婉姐,你说他就是那个叶天?”苏小婉不是考错了吧,会不会是重名而已?天下重名的人多的是,而且他看这个叶天虽然可恶的了点,但和修真界公敌那个叶天实在联系不上。

    苏小婉目光冷冰冰的注视着叶天,后者一脸淡定,好像为曾听到她的惊世之语。

    “可是小婉姐,他真的是那个叶天,你会不会弄错了。”一个拥有高深法力的修真之人居然来人间读书?而且还是高考状元,简冷实在联系不上修真界杀人恶魔淫贼。

    苏小婉道:“你到底是不是那个叶天?”其实她只是猜测而已,她隐约觉得叶天的气息还有魔宗的幽灵屠,所以才敢出言。

    “你们这么说就认定我一定是了。”叶天浮起一丝模糊的笑意,“那我就是了。”

    “叶天受死。”苏小婉脸色闪过悲伤的神色,只因被叶天凌辱的一个娥眉的女子刚好是她闺蜜,那女子想不开已经轻声了,所以一听见叶天承认了,在无所顾忌刺杀叶天。

    苏小婉用的一条彩带,那彩带完全凭着她的意念在空中自由的攻击叶天。

    “不用这么狠啊,大家还是一个学校的同学。”叶天随风而舞,身子每每被彩带要圈住的时候,总是闪过去。

    苏小婉看这样也不是办法,她在顶楼不能尽力进攻,而叶天压根就是抱着和她玩玩的态度的,尤其叶天脸上笑容更加刺激了苏小婉的怒气。

    “你真的那个叶天。”简冷也听到了叶天的亲口承认,也不会再顾忌什么,使出昆仑十三剑,一时间一道道刺眼而炽热的剑光以汹涌的气势袭上叶天的身躯。

    “小妹妹,昆仑十三剑不是这样使的。”叶天笑眯眯说,“你的慧根不错,如果我指点几下,包你在三五年之内成为高手,当然要后条件的,你就帮我洗衣做饭啊,晚上……”

    “你去死。”简冷听着叶天的话越来越难听,气愤异常,昆仑十三剑一剑快过一剑的刺伤了叶天。

    苏小婉突然叫道:“冷妹,小心。”

    简冷只觉得手腕一痛,手中的剑脱手,下一秒,叶天握着剑柄,神色悠闲的把剑架在简冷的脖子上。

    苏小婉只好停止了攻击,气道:“你这可恶的淫贼,快放了冷妹。”

    “哇,你开口闭口就淫贼,我听着实在舒服啊。”叶天笑眯眯的望着脸色冰冷的简冷,温柔的声音道,“冷妹妹啊,要不要天哥哥在你的脸上留下什么留念啊?”

    简冷一听到自己名字,恨不得自杀算了,可想到这么死实在便宜叶天了,道:“你这恶魔,快放了我。”

    “看你这么嘴硬,我还真当一回恶魔了。”叶天的凑过去,一脸贼笑,“好香啊,冷妹妹,用什么牌子的洗发水。”

    苏小婉大声道:“叶天,放了冷妹,我当今天的事情没有发生过。”

    “红脸也是你,白脸也是你,都让你当了我当什么。”叶天眨巴着眼睛,笑道,“这么关心她啊,你们果然是姐妹情深啊。”

    叶天肆无忌惮的在简冷的翘臀部上揩油了一把。

    “死淫贼,你快杀了我,不然总有一天我要你求生不能求死不得。”简冷又是害怕又是愤怒,光天化日之下这淫贼居然摸她的臀部,要是在晚上,她不敢再想下去了,脏死了,脏死了。

    “不就是摸一把,用不着这么恨我吧,你看你的眼睛都有火了,我本着博爱的精神…….”

    苏小婉蹙眉,这淫贼什么不说了,突然一丝危险涌上了心头。

    叶天的声音已在苏小婉的耳畔响起:“你叫小碗,姓什么?”[www.kansHu.com]

    苏小婉只觉得身子被定住了,叶天明明还在简冷的身边,什么就到身边了。

    简短的身子也动弹不得,一看叶天已经站在苏小婉的身边了,一脸淫笑,一字一字的骂道:“死淫贼,不要伤害小碗姐。”

    叶天双手抱胸,气定神闲的走到了两姐妹的中间,一脸谦和的笑:“所以说你们的修为低,就不要对我指手画脚的,现在好了吧,一个个都被定住了,下面就是我为所欲为的时间了,你说我是一个个先上,还还是一起上,我实在太有才了。”

    苏小婉紧紧的闭着嘴巴,她怕她只要一说话就要骂叶天的哈,如果眼光可以杀人,叶天最起码死了一百次以上。

    “不如我们玩硬币做决定吧,正面是小碗姐姐,反面就是冷妹妹了。”叶天耸动肩膀笑个不停,从口袋里拿出一枚银币,“你们可要好好看清楚,决定你们命运的一刻到了。”

    “死淫贼,你不是人,你是混蛋,你不是好人……”简冷口不择言的骂道,这淫贼居然用抛硬币来决定她和小碗姐的命运。

    “你都说我不是好人了,当坏人自然是更好了,命长。”叶天大拇指一弹,硬币高高飞起,落下,叶天双手合十,“喂,你们猜猜是正面还是反面?”

    叶天看着两个女子的充血的眸子,嘴角的笑意更深了。

    “那你们不说,我就来了啊。”叶天拿开了一只手,大声道。“哇,是正面。”他的手指转到苏小婉的身上,一脸灿烂的笑,“实在不好意思,对你,不要怕,哥哥来陪你,我的小绵羊。”

    叶天故意伸出了猩红的舌头,好像几百年没有得多爱情滋味的和尚。

    “不要,淫贼,不要对小婉姐,你对我,对我。”简冷眼睛闪着泪光,哀求的叫着叶天。

    “你啊。”叶天停止走向了苏小婉的脚步,转身,道:“不错,你对她这么好,连清白都不要了,我实在太感动了,我看你身材也不错,可就是胸部小了点啊。”

    叶天评头论足道:“你在等几个月等大些我就不会客气的,至于那什么小碗姐姐,我一看就是标准的身材。”

    叶天嘿嘿的笑着,不再理会简冷的苦苦哀求。

    “你不杀我,我会让你后悔的。”苏小婉是那种外柔内刚的女子,根本就没有想过要秋叶天放自己。

    “我现在就后悔了。”叶天眯着眼睛笑道,拿出了手机,“你说我们亲密照是不是应该要好好的保存下来。网上不是有艳照门,还有什么秋千门,现在我也来一个顶楼门,包你成为网络红人的。”叶天说着一手手机录下来,一手就要把她的衣服给褪下。

    苏小婉痛苦的闭上了眼睛,一滴晶莹的泪水从眼角流下。

    苍天无眼。

    这死淫贼怎么还没有动手。苏小婉微微的张开了眼睛,叶天的眼神那种深深忧郁清晰的印在她的眼中。

    叶天恍惚间看见了宁静闭着眼睛等他亲手拿出礼物的时候。一股钻心的痛楚弥漫在整个身躯。

    他把手机收了起来,神色落寞的走下楼梯。

    “死淫贼,你快放了我们了。”由于叶天是背着简冷的,根本没有看不见叶天的神色,只是奇怪这淫贼什么就走下来楼了。

    她觉得身子似乎可以动弹了,手指动了几下,惊喜的道:“小婉姐,可以动了。”跑到苏小婉的前面,担心道,“小婉姐,那该死的淫贼对你做什么了,我这就去杀了他。”

    苏小婉也觉得身子可以动弹了,道:“我也奇怪他为什么就这么走了?”

    “冷妹,我们不是他的对手,我们把叶天在这里的事情告诉给师傅听。”

    苏小婉眼中还是浮现着叶天刚才眼睛深处那一抹深入骨髓的痛楚。

    “好,那请师傅来对他,小碗姐,他来学校到底是为了什么?”简冷道,“难道这里有什么法器或者灵丹妙药?”她也只能有这个解释来说叶天来读书的原因了。

    苏小婉沉思一番,打算先不去惊扰叶天,免得他发起疯来杀了两人,道:“我也不知,我们先静观其变,看看他到底在弄什么名堂,一定要找出他来这里的原因。”

    简冷说出了她的担心,道:“小婉姐,可要是这淫贼发起疯来,要是把学校的女孩……”

    她没有往下说去,苏小婉自然明白她的意思,无非是怕叶天奸污了学校的女子。

    “我想应该不会,这个人是恶魔,不会轻易的看上凡间女子的。”苏小婉也说不清楚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从今天开始我们观察他和什么人接触。”

    简冷无奈道:“也只好如此了,说起来我还真的不相信他就是那个叶天,真是人不可貌相。”

    苏小婉道:“我们要小心一些,不要轻易招惹这个魔鬼。”

    ……………………………

    “修真界的公敌叶天?大混蛋,大淫贼,大杀人狂。我呸。”叶天嘴里叼着一根狗尾巴草翘着二郎腿躺在柔软的足球场地上,“都瞎眼了,也不看看我这么端正的五官,我会是这么坏的坏人嘛,不就是偷看女人洗澡,揩揩油,这很正常,哪个男人不好色呢,柳下惠那是骗人的,他都冻得要死了,所以就没想那件事情了,可我刚才没冻着啊,为什么就不不把那小碗姐姐给就地正法了呢。”

    叶天人模人样的想了一下,笑眯眯道:“当然是因为我是一个小人的君子,君子中的小人了,我还是很有良心的,难道我会用卑鄙的手段去把她就地正法不成,实在太侮辱我的名声了…….其实揩油是可以的,好吧,就这么说定了,她要是在无理取闹,我就调戏她,狠狠的调戏她。”

    叶天说着露出邪恶的笑容,舌头伸出来,相当的不雅观啊。

    “麻烦你不要站在这里,我要晒太阳,我在思考。”叶天闭着挥手似的,像一个沉思中的哲学家。

    “你在思考?”宁夭夭从图书馆借了一本书,正打算回寝室,路过足球场就看见叶天十分悠闲的在那里躺着,本来想就不和他打招呼,但不知为何,心里很想知道他在想什么,就走向了叶天躺着的地方。

    叶天睁开了眼睛:“是啊,嗨,美女,你不上课?”从侧面看,宁夭夭的轮廓有点深,似雕刻一般的精美,叶天看得手有点痒了,这要是宁静在这里就好,他立马拉她下来,然后把头枕在宁静小美人的大腿上,一边哼着曲子一边晒章温暖的太阳,这才叫生活。

    “我下午的课。”宁夭夭坐了下来,不过防止叶天突然对她不轨,可离得有一米远。

    叶天的心里很受伤,不是吧,他的人品就贼差?冤枉,真是冤枉他了。

    “我刚才听见你一个自言自语的在说什么?”宁夭夭穿着一件红色的短袖,藕似的手臂抱住双腿,下巴搁在膝盖上,很有邻家女孩的范儿。

    叶天像一个大灰狼看着正在慢慢走进他陷阱的小绵羊,神秘道:“想知道?”

    宁夭夭可是一个防狼的高手,一看这厮的目光就打定主意不吃他这一道,故意装作没听见。

    这小妞居然没上当,丫丫的。叶天在心里鄙视了自己一番,道:“好吧,其实我在思考人类为什么会这么的烦恼?”

    叶天的现在的神情充满了悲痛,然后接着用一种看破红尘的语气道:“群魔乱舞,唯有我一人独睡。”

    宁夭夭扑哧一笑,这家伙也太不不正经了吧,还看破红尘,少在那里和本小姐打马虎眼了。

    宁夭夭也假装的问道:“那么你是世外高人了?”

    叶天当仁不让道:“这是自然,你有看过想我这么一个帅气逼人,风度翩翩,谦和的同学吗?”狐疑的看了宁夭夭一眼,“难道你不觉得我是人类最后的希望?”

    宁夭夭再也忍不住的大笑起来。

    “你…….叶天…….你也太能扯了…….”

    叶天神色异常的认真道:“这看不是我吹,我敢对你说我这个人是百年,不,千年才出现的一个大人物。”

    宁夭夭给了他一个妩媚的卫生眼,道:“你不知道如果一个男孩子在女孩子前面不切实际的自大和吹牛是很让人讨厌的吗?”

    叶天手指摇动着:“这你就不知了,因为我说的事实,好吧,你说我是胡说,没边际的吹牛,可是你又怎么能证明我是胡吹呢?”

    宁夭夭一想,也对啊,明明知道他没边际的说,但就是没“证据”证明他,一时间说不出所以然来。

    叶天道:“夭夭啊。”这厮语气异常的郑重,“你是不是觉得我这个人特不靠谱?这就是我刚说的了,群魔乱舞,我独醉,这一次不是睡觉了,是喝醉了。”

    宁夭夭反问道:“那你又怎么证明你是群魔乱舞那个一人独醉呢?”

    叶天扯出了一个细细的笑意:“其实我也不知道什么证明,因为真理往往掌握在少数人手里。”

    “我觉得你自大自负自欺欺人。”宁夭夭可不给叶天面子,按着他以前的性子那是听了叶天这么狂妄的话肯定走了,但这一次她并没有这么急着走了。

    叶天瞅着这妮子有点生气了,心里叹息道:“上天,这是一个不相信真理掌握在少数人手里的女子,把她赐给我,好好的让我把她调教吧。”

    叶天觉得在谈论这个话题就不愉快了,所以很聪明的换了一个话题,道:“夭夭,能不能问你一个问题?”

    宁夭夭也是见叶天承认“错误”了,也不打算追究了,道:“说吧。”

    叶天眉毛一动道:“你心目中的男朋友是怎么样的?”

    宁夭夭一棒子打下去:“可惜不是你这样的。”她故意吃吃的笑着看叶天。

    叶天锲而不舍,发挥了小强的精神道:“那不碍事,说说。”

    宁夭夭打算整整这叶天,故意吊他胃口就是笑着。

    “你倒是说说。”叶天也乐得配合她。

    宁夭夭笑,那一双秋水般的眸子有着异样的情愫,声音清亮道:“他要学富五车,才高八斗,文追苏轼,武可媲美项羽,他还要有一颗正义的心,除暴安良。”

    除暴安良?叶天翻了一个白眼,没好气道:“你看武侠小说多了吧,这种人只有一个。”

    “你该不该说你吧?”宁夭夭把叶天的台词给说了出来,“等下下辈子吧。”

    “这么一快美玉你居然看不见,而且我可是自动送上门的。”叶天悲伤的道,“可惜可惜啊,双眼被蒙蔽了啊。”

    两个啊字把叶天内心的那种无与伦比的悲伤给很好的诠释出来。

    宁夭夭笑道:“你啊,就不靠谱,我就不要你这快美玉了。”

    “别后悔?”

    “不后悔。”

    “真的?”

    “真的?”

    “确定。”

    “确定。”

    “好,有个性,我就喜欢你这样的。”叶天站了起来,右手举上天空,一脸的笑意,“看见那朵白云嘛?”

    宁夭夭顺着他的手指看过去,道:“看见了啊。”

    叶天脸色正经,这话就不那么正经了。

    “如果我那把那朵云叫下来,你就让我牵你的手。”叶天伸出了一根手指,“一秒钟。”

    他本来想说一分钟的,可怕打草惊蛇。

    “你说你能把那朵云叫下来。”宁夭夭仿佛听见了天方夜谭,没有考虑叶天后面的那句话,脸色也是异常的认真,“我现在怀疑你有幻想症。”

    叶天这厮眯着眼睛,歪头看宁夭夭的洁白如玉的脸庞,道:“我只问你给不给我这个机会?如果我叫下来,你给不给我牵手一秒钟。”

    宁夭夭也看着叶天,他的目光很清澈,貌似没有幻想症,点头道:“你要是真的叫它下来,我就给你一分钟时间。”

    宁夭夭豁出去了,但她也不吃亏,又说:“不过你若叫不下来,你的足球比赛我可以选择不去。”

    叶天仰头大笑:“哈哈哈哈哈哈………”

    “你就好好看着。”叶天嘴角那个痞子的微笑贼贼的。

    “叶天,叶天。”

    正当叶天要用法术把那云给叫下来时候,许笑气喘吁吁的跑了过来道:“出事了,出事了,蒙毅被人打伤进医院了。”

    “为什么在我那小小的卑微的愿望总是在最关键时刻被人打破呢,若希是这样,今天夭夭这样,老天爷,我是你大爷。”

    叶天在心里郁闷得不行。

    “蒙毅被打了?”叶天道,“怎么回事?”

    许笑简短的道:“我和蒙毅去打饭,不小心撞见了那个叫什么朱富贵的人,蒙毅也不知道什么就骂了几句话,当时朱富贵也没说什么,可我们回到宿舍刚坐下,六个人就拿着木棍冲了进来把蒙毅给打伤了,孙流现在在医院看着他。”

    “先去医院。”叶天眼睛闪过一丝寒光,朱富贵,你够狠的。

    “那我先会寝室了。”宁夭夭对叶天道,她和叶天没有熟悉那份儿,所以也不好前去。

    “下次见。”

    叶天和许笑赶到医院到医院的时候,孙流正坐在走廊上的长椅子上。

    “你们来了。”孙流站起来,脸色很凝重。

    “蒙毅什么情况?”叶天问道。

    “医生给他动手术,应该是脑部受到了重创,大量出血。”孙刘声音干涩道。

    “脑部受到重创?”许笑愣愣的站在那里喃喃自语。

    “医生,蒙毅怎么样了?”叶天看见一个男医生从里面走出来,忙上去问道。

    “病人的情况很严重,我们要马上动手术,你们是他的朋友?他的家人呢?”

    叶天道:“我是他的弟弟,请你一定把他给医好。”

    男医生一脸的为难道:“手术是有点难度,我尽力而为,你们先去叫三万块的手术费。”

    香蕉你个老母的,说来说去不就是要交钱然后才动手术。

    孙刘一脸着急道:“医生,我们口袋没那么多钱,请你先动手术,一个小时后我立即把钱给垫上。”

    他身上一分钱也没带来,走的太匆忙。

    医生虚伪道:“不是我不给你们动手术,但医院有有规定,我不能破坏规整制度。”

    “谈铭,立即把三万块钱送到人民医院。”叶天挂了电话,“现在可以动手术吧。”

    医生干笑了一下,谁知道你是不是蒙我的,道:“还是等等。”

    叶天突然一把扼住了医生的脖子,像捏着鸭脖似的,眼神冰冷之极:“我要你现在就去动手术,如果你不想你的家人死的话,你就在这里等吧。”

    松开了那医生的脖子。

    医生大口的喘气道:“我…我马上去……”几乎是冲进了手术室。

    叶天嘴角浮起浓浓的嘲笑:“救死扶伤?好一个医生。”

    “三少。”

    谈铭出现了叶天的前面,车子闯了十八个红灯,撞飞了三个垃圾桶。

    “去交钱。”

    谈铭交好了钱,在一次回到了叶天前面,等着叶天发话。

    “许笑,你说你看见了六个人拿着木棍冲进了寝室,还记得他们的是面目?”

    许笑道:“他们不是学校的人。”

    “你肯定?”

    许笑道:“他们应该是外面的人,我看见一个人手臂上纹有一斧头的纹身。”

    “斧头帮的人?”叶天道,“又碰上了,真是有缘分,朱富贵和他们是什么关系?”

    叶天低头看着自己的手指:“谈铭,去学校把朱富贵带到夜总会,不要闹出动静。”

    许笑震惊道:“我们还是报警吧。”

    “不用,与其相信警察不如相信我。”叶天淡淡道,“孙流,你认识朱富贵吗?”

    孙流道:“我来学校第一天就听说他的名字,人我见过了,我可以带他去。”

    他相信叶天能很好的处理这件事情,即使是用非正常的人手段。

    谈铭道:“那我们走吧,三少,我知道该什么做。”他和孙流走了出去。

    叶天坐下,背靠着椅子背后的墙壁,闭上了眼睛。

    许笑小心的看了叶天一眼,一副欲言又止的神色。

    “许笑,用这么怪物的表情看我?”叶天突然张开了眼睛笑道,“我只是在做我认为该做的事情。”

    许笑试探的问道:“叶天,你该不是什么黑道大哥的儿子吧?”

    刚才看叶天扼住那医生的脖子的时候他眼中那一种冷静和冰冷绝对不是普通人该有的?

    “看电影多了吧你,我只是一个没权没势的小子而已,你不是这么见外吧。”

    许笑道:“是有点反应不过来。”在他的印象中叶天绝对不跟暴力血腥沾边的。

    叶天指着椅子,示意许笑坐下来。

    许笑犹豫下,坐下,可内心总有点不安。

    叶天慢吞吞道:“两种人可以当我朋友,第一我看得顺眼的,不论贫富。第二,和我说得来的人,即使你是一个混蛋。也有两种敌人,得罪我的人和得罪我朋友的人。下场只有一个,我要他们后悔活在这个世界上。”

    他的语气漫不经心可在许笑听着却不是那么一回事,他的身子突然觉得有些冷。

    叶天看了他一眼:“现在你自己选吧,我不会勉强你,不是朋友,我们各不相干。”

    许笑声音发颤道:“自然是朋友的好,而且我也是一个有点势利的人。”

    “就冲你这句话我也是一个势利的人,我就交你这个朋友。”

    叶天道:“毕竟能这么坦白的人没几个。”

    许笑道:“我只不过实话实说,所谓交上了贵人,这一生都不用愁了,自然,我也要有那个本事才行。”

    “势利,有干劲,有野心。好。”叶天对许笑称赞道,“你摆正了自己的姿态,我会给你这个机会的。”

    许笑的身子猛然站起来:“多谢三少。”

    “不用这么生分,还是叫我名字吧。”

    “不,还是叫三少比较好。”许笑坚持道,“如果以后我有什么做得不对,请三少说出来,我会改正。”

    “那么现在要你坐下,安静的为蒙毅祈祷。”叶天像一个虔诚的教徒双手合十,即使他是仙人,对于脑部受到重创的人也无能为力。

    许笑坐下,没有在说话。小说吧 www.xiaoshuoba.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花丛任逍遥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花丛任逍遥》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花丛任逍遥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花丛任逍遥》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