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2章 等的就是你这句话



小说吧 推荐各位书友阅读:花丛任逍遥第212章 等的就是你这句话
(小说吧 www.xiaoshuoba.com)    叶天正窝在床上用手机偷菜呢,哪有时间去办公室,道:“说我没空,我身子不舒服。”

    周家妒忌看了叶天几眼,这小子得到了老师青睐不知道好好的巴结,真是笨蛋,你不去更好,我可以多和老师聊聊,他有点高兴道:“那你好好休息吧,我这就告诉老师。”

    许笑也睡不着,正躺在床上看书。孙流也在玩手机游戏,蒙毅则是打开了电脑,打起了篮球游戏,嘴里不时大声叫好。

    叶天刚偷走了一个人的菜,这手机就响起了,是陌生号码,接过来问是谁?那头传来何老师的声音,对叶天说自己是不是要去请他来办公室啊。叶天忙搪塞身子不舒服,何老师可不信,用强硬的语气要叶天立即到办公室来一趟。叶天只好答应。

    孙流抬头道:“行了,叶天,你小子得到老师的青睐,还不高兴啊。”叶天瞅了他一眼:“要不你替我去。”孙流闷闷道:“不去,我才不要你的可怜,你还是去吧,顺便帮我们打早餐回来。”

    孙流的这个提议,立即引起蒙毅和许笑的一致同意。叶天道:“敢情这就是你不去的原因,***,吃早餐,自个去。”孙流一声又一声叫叶大哥叫着,叶天实在拗不过只好答应。

    叶天洗漱完毕,就出了寝室,一边走一边道:“我居然帮那三小子打早餐,娘的,我的心太容柔软了。”

    办公室除了有何青老师之外还有几个老师。叶天前脚刚走进去,一个男老师就喊了起来:“你找谁?怎么进来不打声报告。”

    叶天前脚收了回去,这男老师看上去不友善啊。“叶天,你进来吧。”何老师抬头一看,见是叶天,从凳子站起来,走出了办公室。

    “木老师为人严格了点,你别放在心上。”何青替刚才那喝声叫叶天打报告的男老师解释道。

    叶天笑道:“没事,老师,找我有事。”何青嘴角泛起了甜美迷人的微笑,眸子望着叶天道:“我找你来就是问问你作为新生演讲的事。”

    今天何青穿着一件深红短袖,肌肤显得白皙而光滑,下身是一紧身的牛仔裤,前凸后翘的,叶天和她这么靠近都嗅到了她身上淡淡的体香,他想着何老师大学时候不是校花也是系花吧。而且还是一个处子之身。何青见叶天的目光一直停留在她的脸上,那种男子特有的目光她能读懂,但很释然,似乎早习惯了,可叶天看了很久,还是不说话,这何青在也耐不住问道:“叶天,你准备怎么样了?”

    叶天笑了,佯装沉思了一下:“我没准备好,我不想作为新生代表。”何青吃惊的望着叶天,他没准备好,难道他不知道作为新生代表以为着什么嘛,多少人想做新生代表都等着排长队,他倒好,说没准备好,就推掉这个一个炙手可热的任务,何青奇怪的问道:“叶天,你是不是有什么心理包袱?”她也只能这样想了,这可是校长亲自交待下来的任务,她作为叶天的辅导员一定得把它办好了。

    叶天笑了,有些吊儿郎当又有些毫不在乎的道:“我对这没兴趣,如果老师没有什么事情的话我就回去了。”何青被呛着了,这什么话嘛,她恨不得给叶天一个板栗,这家伙真是神了。

    “叶天,这可是校长亲自点名的。”何青口苦婆心的说道,“你总不能看着老师完不成这个任务吧。”她没办法只好拿人情来套住叶天了。叶天见她脸上有微微的哀怨的神色,不动声色道:“要我当新生也可以。”何青一听这话就知道叶天又开始说条件了,真是的,狠狠瞪了叶天一眼。

    叶天看在眼里,还是不急不慢的道:“老师,你答应我的条件我就去做新生代表。”

    何青意味深长的瞅了叶天一眼,好你个叶天,都敢欺负老师了,嘴上道:“好吧,你说你的条件。”

    叶天笑眯眯道:“老师,你不用这么瞪着我,我这个人是一个知恩图报的人,我的条件就是……”

    何青等他这个就是后面的话半天了,叶天没说出来,有点着急的问道:“就是什么啊,你要急死人。”

    叶天眼眸尽是浓浓的笑意,语气似挑逗似认真道:“和我共进晚餐,大家彼此熟悉熟悉,我想证明我不是老师眼中不知好歹的学生。”

    何青万万没想到叶天会提出这样的要求,心里想着他这是变相的和自己幽会嘛,不像啊,但何青心里也有些得意,她假装了思考了一下道:“我想想。”

    叶天道:“老师,你就给个痛快话,给不给我这个机会?”他的目光直接停留在何青的娇嫩的脸上。

    何青觉得他的目光似暧昧神色,说不上那是什么感觉,她微微挠了一下脸。

    “叶天你干什么?”何青的手突然被叶天一把握住了,一副猴急的样子,有些惊恐的望着叶天。

    她的掌心居然有一颗红痣,这怎么可能?她的身上没有任何真气的气息。

    “叶天,放手。”何青见叶天盯着她的右手好像着魔了一般,也听到他一些令他莫名其妙的话。她使劲了挣扎了一下。

    叶天好像惊醒了,连忙放开老师的手,一脸抱歉道:“老师,不好意思,我瞧你这掌心的红痣有点好奇,所以忍不住看看。”顿了一下,“我尽快做好准备的,先这样,我先回寝室了。”

    何青还打算问着叶天刚才为什么这么失礼,叶天就离开了,掌中有红痣,这什么跟什么,她的手掌哪里有红痣了,这家伙睁眼说瞎话,翻开手掌一看,可不是手掌居然多了一点淡淡的红痣,何青有些吃惊,她的手掌什么时候多了这红痣的。

    何青看着叶天离去的背影,心道,难道是我错怪他了,可他这冷不丁的抓我的手,被人撞见了,那别人肯定说我不知检点了。

    “如果按照玄皇那鸟人的说发,这何青就是雪神女的经过六道轮回的徒弟了,可身上一点气息也没有,难不成被封印了,改天我在瞅瞅。”叶天一边走一边自言自语。

    本来以为是那个人儿子,叶天自嘲一笑,看来另有其人。

    得查查这何青的底子才行,叶天琢磨着,拿出了手机,拨打了谈铭的电话,叫他十分钟之后来学校。

    “三少。”谈铭接叶天的电话之后就马不停蹄的开车过来。叶天点点头,上车道:“带我去转转,顺便说说这里的情况。”

    谈铭驱动着悍马。

    车上谈铭给了叶天一根烟,叶天摇摇头。

    谈铭一边抽着烟,一边向叶天道:“三少,这里的帮会大概有六个左右,叫得上号有三个青龙会就是最大势力一个,我们分会还算可以,人不多,但作战能力都很强,都是本地人当初江哥要我管的是公司的事,而谈高就管帮会的事,他喜欢动刀子,几天没打架浑身发痒。”叶天笑道:“就是和你来这个谈高。”

    谈铭点头道:“就是他,他还是我表弟,脑子一根筋,认准了一件事情九头牛也啦不回来,这回听说三少要来…………”突然停顿笑道,“还说和三少切磋切磋。”

    谈铭说这话后小心的瞅着叶天的神色,他在试探叶天的性格。

    叶天漫不经心道:“没问题,大家都是自己人,以后有什么话不要吞在肚子里,我刚来在这里,以后还是仰仗你们。”谈铭听叶天说得越客气,他心里就越诚惶诚恐,嘴上一点不含糊道:“三少,我们的意思就是希望三少能让我们混口饭吃,混我们这道,就图个饭吃,虽说我这家底也好,但我是一个私生子,这家里大大小小的事都轮不到我说话。”他的眼神抹过了一丝悲痛。

    叶天平静道:“只要有我的一天,我会让你光宗耀祖。”谈铭脸上闪过激动的神色,三少在日本的事他都听说了,他要是也在这里发狠了,试问谁可以抵挡住,这样也就意味着他就就不用再看家族脸色做人了。

    谈铭稳了下激动的心情道:“我们有四家夜总会,两家地下赌场,两家四星级的酒店,一家建筑公司,一家高利贷的公司。”

    叶天点点头道:“卖那白粉那玩意吗?”

    谈铭琢磨不透这话的意思,老老实实道:“卖一点。”

    叶天缓缓道:“和下面的人说从此以后不要卖那玩意,谁要卖就把他的手砍下来。”露出雪白的牙齿,“谁要卖剁成肉酱给他吃。”

    谈铭打了一个激灵,这手上的烟差点掉下去:“好的,三少,我会把你的话传下去。”

    叶天道:“对了,帮我查一个叫何青的人,是学校的一个老师。”

    谈铭聪明的没有问为什么要查这个女子。

    叶天把头转向车窗:“这里的环境不错。”道路两边开满了花,风吹来时候令人神清气爽,也有种着树木,阳光泻下,斑驳的点光。

    谈铭笑道:“还可以,三少,晚上抽空和他们见见嘛。”

    叶天道:“成,你安排晚上的时间,我和他们见见,日后总免不了打交道。”接着道,“谈铭说说你吧。”

    谈铭笑了笑道:“三少说笑了,我哪有什么好说,还不是一个混饭吃的人。”叶天眯着眼睛,笑道:“出来几年了?”

    谈铭道:“三年了。”叶天道:“你留过学?”

    谈铭面上露出吃惊神色,三少什么知道我留过学,难道他查过我,他道:“是留过学,三少你怎么猜的?”

    叶天道:“蒙的,你有洋气这样算不算。”

    谈铭哈哈大笑:“我倒不知道我身上有洋气,我是麻省大学毕业,金融管理的。”

    好家伙,美国麻省大学的学生,这可是牛叉的学校啊,这样人出来混黑社会,倒是大材小用了,但一想起他是私生子,应该是受到家族的排斥所以来出来混黑道的。[www.kaNshu.com]

    叶天道:“这样倒是委屈了你这大尊了,在我这个小庙安身。”谈铭叹气一声道:“三少,其实哪里都一样,黑道有黑道的好处,有人对我说过,只有处在最黑暗的地方方可看到光明,这句话也可以放过来说,只有在光明的地方才得知黑暗的存在,我总算明白了一个道理,这黑的白的,它有界限,但它分得很模糊,黑的有白的,白的有黑,用道上的话来说警察不是警察,混混不是混混。”

    叶天自然知道这些个道理,黑白又岂可这么容易分的,法律的存在只是为了一些虚晃子而已。虽说这些年来不少官员犯了罪,也蹲牢房了,但那都是小鱼,真正的鱼早就藏在水底深处了。如果不是碍于下面的人闹得太厉害,这官还是稳稳的坐着。

    叶天道:“我们不是救世主,我们要做的是自己喜欢做的事就可了。”

    谈铭道:“三少,你说这话我也知晓,我就是发发牢骚,让你见笑了,至于我这个留学生我还是跟着三少混日子。”

    叶天瞅了他一眼,依旧漫不经心道:“哦,说说。”

    谈铭没有说什么马屁的话,就很朴实道:“我觉得我可以站在金字塔上看风景,三少就是带我上去的人。”

    叶天一笑道:“好,有你这句话我得把你带上金字塔看看下面的风景。”

    谈铭也知道自己在赌博,赢了,风光。输了,也就无非一个死字。他要让那些人明白,就算是私生子他照样混得风生水起。他憋这一口气很久了。都憋出毛病来了。

    谈铭的手机响起。

    叶天等他挂了手机道:“你有事情就先忙,我四处转转。”谈铭解释道:“是我姐姐那里出点事情了。”脸上闪过血腥的笑容,“居然有人收保护费收到她那里去了。”叶天看着时间早,也想过去瞧瞧,道:“走吧,我和一起去。”车子拐进了一条商业街道,谈铭的姐姐谈洁的精品店就开在这街道上。

    谈铭一下车就看见几个混混围在门口嚷着说不交保护费就把店给砸了。

    “哦,那么交给谁呢?”谈铭一脸阴笑道,走进了花店,谈洁人长得挺漂亮,也很有女人味,气质清雅,岁数不大瞧得出来,穿着时尚,一袭黑色吊带连衣裙,将肌肤衬托得更加白皙细腻,修长滑嫩的脖颈带着一吊心形坠项链,她只是静静的坐在椅子上。

    遇到这个场面还是这么镇定,这女子不简单。

    几个混混一看谈铭走了进来,其中一个是带头的,脖子上纹着一个老鹰,一脸嚣张的道:“我收的,告诉你,今天还不交,我就砸了这花店,这一条街道是我们罩着的。”谈铭笑了笑,走到谈洁的前面,温和道:“姐,他们没对你怎么样吧?”眼底闪过一抹杀机。

    谈洁摇摇头,神色很平静道:“他们只是要钱。”

    叶天望着这个气质清雅淡定的女子,浮出一丝欣赏的笑意。

    谈铭道:“姐,今天先回家好吗?明天再来。”谈洁点头,道:“谈铭,他们是无意的。”谈铭使了一个眼色给店里的女孩子,那女孩子走上前,挽起了谈洁的手道:“洁姐,我们先回去吧。”

    她是一个瞎子?叶天这一回吃惊了,这个气质清雅的女子居然是一个盲人。

    谈铭等姐姐一走,脸上那种温和的表情消失了,取而代之一脸的阴森:“你们是斧头帮的人,当年斧头帮的大哥在民国也是一个响当当大人物,传到你们这一辈上,猪狗不如。”

    叶天就像一个跟班的似在站在谈铭身后,从出现到现在他一句也没说,他想看看这谈铭任何处理这个问题。

    那个脖子上有老鹰纹身的人惊讶的望着谈铭,这个带着眼镜的斯文人,啧啧道:“你小子知道还不少,我们就是斧头帮的人,得,你知道斧头帮,今天就给你八折优惠。”一干混混大声嚷着立即交钱。

    谈铭突然转头望着叶天道:“三少,这些人都是斧头帮的一些外围人员,整天吃饱到处收费,和真正的斧头帮内部成员比起来差远了。”

    叶天不说话,他在等谈铭到把真正的话说出来。

    谈铭见叶天一脸淡淡的笑意,他可不敢玩什么阴谋诡计,道:“我想杀鸡儆猴。”

    叶天拉过椅子,从容的坐在上面,嗅着花,道:“这里是花店,不要弄脏这里。”不知为什么,叶天突然想起了刚才还在这里坐在这张椅子上的谈洁,他嗅到残留的体香。

    谈铭道:“知道,三少。”

    三少?这人是从哪里冒出来的?以前没见过,老鹰想着这家伙能开这么好的一车子,是一个有钱的主,所以趁机敲诈,他在这一带可没有怕过谁来。

    “小子,你混哪里的?”

    谈铭优雅一笑道:“你们不就是想要钱,我给你们,这里不合适,我带你们进房间给你们钱,我们进去好好的商谈一下。”

    老鹰瞧事情好像不对劲,只因这个带眼镜的家伙太镇定了,他的脸上没有慌乱的表情,这跟他们以前去要钱不一样,难不成遇到道上人物了,先不管他了,要钱再说。

    老鹰指示一个手上和谈铭去房间,想了一会儿,又叫另一个去,怕是出了什么意外。

    花店里只剩下叶天和老鹰和他的三个属下。

    老鹰望着叶天,叶天没有瞧过他一眼,他全部的心思都在那一些些鲜艳的花儿上。

    老鹰冷不丁的问道:“你是谁?不是本地吧?”叶天瞄了他一眼,笑道:“这都可以看得出来,你就没看出你那些去要钱的兄弟没命回来了。”

    老鹰皱眉道:“我的人会没命回来?先不管那小子是谁,我今天的钱是要定了。”

    叶天道:“你有老婆吗?”老鹰道:“这和我老婆有什么关系。”

    叶天看了他一眼,用一种可怜的语气道:“你要是有老婆,我怕他和别人跑了。”

    谈铭从里面走了进来,手上沾着一点血迹。老鹰还真没看出这斯文的家伙才出去一会儿就把他的两个人撂下了。“你们敢到这里要钱,那行,我给你们钱。”谈铭一个箭步上前,老鹰只觉得眼睛一花,他的小腹吃了一拳,他的那两个小弟冲上去,谈铭一个阴毒的踢腿把一个小弟的下体废了,在一个右手肘一撞,另一个人的门牙全都飞出来。

    老鹰只觉得头皮一疼,他的头发被谈铭拽起,看见了谈铭阴冷的笑意。

    “我给你三万块,够了吧。”抬腿,狠狠的撞击在老鹰的小腹上,然后把手放开,老鹰脸色都发青了,整个人抽搐的倒在地上,双手捂住痛处。

    “我说你三万块一定会给你的。”谈铭的皮鞋踏在老鹰的脸颊上,从口袋里拿出了一张银行卡,扔到老鹰的眼前,“刚好三万块,滚。”

    “这不是斧头帮的老鹰?娘个西皮的,要钱要到这里来了。”谈高骂骂咧咧的走进来,背后跟着三个身子彪悍的男子。

    老鹰一看是谈高,连死的心都有了,这家花店什么跟他有关系。

    谈高一见到叶天坐在那里,立即走上前,道:“三少。”给了后面三人眼色,“叫人。”

    那三个男子同声道:“三少。”

    谈铭道:“把这三个家伙扔出去。”那三个男子二话不说把老鹰和他的两个手下扔垃圾的扔出了花店。

    叶天道:“谈铭,这家花店的花不错。”谈铭琢磨这话是什么意思?花店的花要是不好,岂不是关门大吉了。

    站了起来,叶天瞅了一眼四周道:“好好把花店经营下去,出什么事,我帮你摆平。”

    谈铭神色一惊,然后低头道:“三少,我让我姐姐把花店经营下去的。”

    叶天道:“那成,我先回去了。”谈铭道:“三少,我送你回学校。”

    叶天摇头道:“你回去看看你姐姐,谈高,你送我回学校。”谈高道:“成,我顺着也去学校把几个美眉。”

    谈高开车门让叶天上车,转身对那三个男子道:“把老鹰的人给我剁下一只手,这混蛋敢来洁姐这里收保护费,娘的。”

    “大哥,我们马上去。”

    谈高上车,驱动车子。叶天笑道:“谈高,我听着谈铭说你要我切磋切磋。”

    谈高一愣,然后道:“三少,我有这个意思。”叶天心道,这谈高倒是很直性子的人,他就不怕我心生不快杀了他。

    叶天淡淡的瞥视了他一眼,道:“哦,说说为什么?”谈高道:“我听大哥和二哥说三少在日本一人做掉了很多个鬼子,我有点不信,就想切磋切磋。”

    叶天道:“不是我做的,我只是杀了几个人而已。”谈高奇怪的问道:“三少,你不是说笑的,杀几个人而已,他们都说你杀了很多鬼子,当时我听着热血沸腾,这鬼子杀得好,娘的,是男人就杀鬼子。”

    叶天道:“不是我杀的,是一个女人杀的。”他的眸子露出了深深的笑意和无法诉说的痛。

    谈高不相信叶天的话,这三少说笑话吧,一个女人有这么大的本事,他可不信。

    叶天看他神色就知道不信,道:“是紫洛杀的,她现在正在养伤,过些时日你应该可以见到他了。”

    谈高见三少说的真是那么一回事,仍是半信半疑的道:“一个女人有这么大的本事?”

    叶天眯着眼睛道:“不要小看女人,女人有时候比男人要可怕的多。”谈高笑道:“三少,我不是瞧不起女人,我只是觉得这女人不应该杀人,这杀人的粗活还是留给我们男人干吧。”

    叶天笑道;“这话说得对,杀人这种粗活还是留给男人干比较好,行,有机会我给你介绍介绍,不过我可跟你说明,她性子冷得很,你到时候可要注意点。”

    谈高道:“三少,我知道了。”心里想着,“我才不信我打不过一个女人。”

    谈高把叶天送到了学校,就要离开。叶天道:“你不是说要把几个大学美眉?怎么不进来?”谈高笑道:“不用,夜总会里多的是大学生,我想上就上。”开车走人。

    “叶天。”“叶天。”

    叶天才走进几步,就看见了足球教练商喜和篮球教练安南叫他的名字。

    “我都说了我不会参加什么足球篮球的,老师,你们还是请回吧。”叶天耸耸肩膀无奈道,“你们再说什么话我也是不会去的。”

    商喜还是拉拢叶天进足球队:“叶天,你的天赋适合踢球,难道你不想一球成名?足坛也许因此而改变。”叶天干笑了几下:“来了,来了,喝开水吗?”说着去倒开水。

    杨若希笑嘻嘻道:“不用,我喝过了。”孙流在一边没少打歪主意道:“是我倒给若希的,叶天,你去老师哪儿说什么了……”

    叶天道:“哦,不就是新生代表的事情,我答应了。”杨若希道:“老哥,你们老师是不是很美丽?”

    叶天下意识道:“嗯,还不错,水灵灵的。”话一出口,就知道要遭殃了,这嘴咋就顺着说出来呢。杨若希心道:“哼哼,死相,果然是来这里看美女的,看来叶萱说得对,我还是看紧他点,这男人没几个不好色。”

    叶天一脸的陪笑道:“你也漂亮,肚子饿了吗?要不出去吃吃。”孙流道:“叶天,你好像忘记我们的早餐了。”蒙毅也说:“你小子故意的吧。”

    叶天还真的忘记把他们交代的事情给忘记了,立即赔罪道:“实在不好意思,我陪你们午餐,现在时间早,我们去外面吃,你们成不?”

    孙流哈哈笑道:“等的就是你的话了,走,吃去。”蒙毅也从床上起来,道:“我肚子饿扁了,许笑去图书馆了,不用叫他了。”

    杨若希本想着和叶天说些话的,这叶天就看不见她使给他的眼色嘛,太可恶了,他一定是故意的,小样,今天就放了你这一回,下次我不会让你这么顺利过关的,不行,我还是去看看他的那么美女老师一眼。打定了注意,杨若希也就安下心和叶天出去吃饭。

    叶天,孙流,杨若希,蒙毅有说有笑的下楼。杨若希性子豪爽,和孙流很说得来。叶天在一边看得内心发笑,孙流啊,以后你就知道这丫头难缠了。

    “那个………叶天……”宁夭夭跑了上来,看着叶天微微吃惊的神色,道,“我有事情要和你说。”

    杨若希狐疑看了宁夭夭一眼,这人到长得清秀,眉宇有一股轻灵之气,眸子宛似秋水,她就是叶天的辅导员?

    “是你?”叶天先是看了一眼杨若希,嗯,这丫头这么安静,然后对宁夭夭道,“你找我有事情?”

    “我想和你说点事情,不耽误你几分钟。”宁夭夭实在碍不过前一会儿商喜老师要她来当叶天的说客这件事情,她是想拒绝了,可一看商喜几乎都要跪下来求她了,她忍不下心说拒绝的话,只要跑来找叶天。

    叶天道:“你们先走一步,我马上跟上。”孙流和蒙毅对视一眼,这叶天没来几天什么就跟这么多美眉认识了,这状元除了学习好之外,难不成也是很招美眉喜欢的。

    杨若希漆黑的眼珠子转了下,不是辅导员,那应该是情敌了。叶天一看杨若希的神色就知道这丫头想歪了,道:“若希,孙流在喊你呢。”杨若希笑道:“好,我马上去。”瞄了叶天几眼,然后跟上了孙流。

    叶天道:“说吧,找我有事情?”心里也奇怪她来找自己有什么事,这女孩放了他鸽子不说,还让他有了麻烦,如果不是她,他也不会被商喜教练给缠着不放。

    宁夭夭轻摇下唇,一副犹豫不决的神色。叶天笑道:“有什么为难的吗?”

    宁夭夭心道:“我豁出去了,我答应了商老师的,就一定给他办到了。”她细声道:“请你加入足球队。”

    因为她说得太小声,叶天还是一时没听清又问了一次:“你说什么?”宁夭夭稍微的提高声音:“我想请你加入足球队。”

    叶天这回是听明白了,敢情是来当说客的,这商喜倒是很明白这一点。

    叶天笑笑道:“可是我没空,所以麻烦你回去告诉商老师,让他找别人吧。”

    宁夭夭道:“上次的事情是我不对,我不应该跑的,我向你说对不起。”为了让叶天加入球队,她还真的下了狠心了。

    叶天道:“我没有生的你气,这没什么,不过我真的没时间,对不起。”说着就要离开。

    宁夭夭两手展开拦住了叶天的去路,眸子闪现了坚定的神色:“你要怎么样才肯加入球队?”

    叶天心道:“等的就是你这句话,小绵羊。”小说吧 www.xiaoshuoba.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花丛任逍遥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花丛任逍遥》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花丛任逍遥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花丛任逍遥》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