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1章 你欠我一个人情



小说吧 推荐各位书友阅读:花丛任逍遥第191章 你欠我一个人情
(小说吧 www.xiaoshuoba.com)    “你杀了我,你会死在这里。”罚天的声音嘶哑,眉宇现出了一团黑色的雾气。

    叶天嘴角划过一丝冰冷的弧度,道:“你和紫洛的交易到底为此,至于我死不死,那是我的事情。”

    罚天身子在轻微的颤抖,左右两边脸的表情露出可怖的表情,被昆吾剑刺穿的心脏再也使不出所罗门的力量,“我不会放过你的,叶天,叶浮生。”

    “如果你没死的话。”

    嘶的一声,叶天拔剑,身子往后退,一股黑色的血液喷泉似的从罚天的身躯喷出来。而叶天的身后的德川家康刀已然袭击上了叶天的后背。

    罚天带着残忍的笑意:“你……要死……”

    叶天浑身暴涨出气罩,德川家康的这一招实在令人诡异莫测。

    “救不了的。”德川家康冷笑一声,对着紫洛半空袭来根本不在意,左手手指一点,一道寒光激射向紫洛的刈鹿刀。

    当的声,火光闪耀,紫洛被这一道的寒光比退了几米只远,刈鹿刀完好,可是她的人去受到了这一道寒光的余震的力量,不由自主的撞上了一颗大叔,哇的一声,喷出了一口血液。

    “叶天,你终于要死了,当然我知道你死不了。”

    天照气度优雅的站在那里,罚天的身子已自动消失,剩下的也就是只有叶天和紫洛了,紫洛根本不足为惧,就算叶天加上叶浮生,无论是谁都逃不掉。

    “叶天,你小子把我害惨了。”叶浮生的声音依旧是那么冷,只是言语有着太多的寂寥。

    “算命说我命长,你忘记了。”叶天苦中作乐到。

    德川家康的刀气未到,一股威慑力十足的刀势锁住了叶天,就算叶天运气了气罩,也挡不住这一招的下去的可怖力量。

    德川家康的脸上露出露出了一丝悦然之色。

    “时间刚好。”只听一个很清凉的声音突然在的德川家康的耳边响起。

    天照眼睛一眯。

    只看见模糊双手合握之中是仿佛一截剑柄,只有剑柄而不见长剑剑身,但是却隐隐投下一个飘忽的剑影,剑影只存片刻,霎那,那个飘忽的剑影又再次浮现出来。

    扬起的双手划出一条优雅的弧线,挥向旁边一棵挺拔的古松德川家康耳廓中有轻轻的嚓的一声,树身微策一震,不见变化,然而稍后不久,翠茂的松盖就在一阵温和掠过的夜风中悠悠倒下,平展凸露的圈圈年轮,昭示着岁月的流逝。天色愈暗,长剑又归于无形,远古的暮色无声合拢,天地间一片静穆。

    天照的脚下站的地面突然裂出一条深深被剑气划过的剑气。

    德川家康早在看见那双手之后就做出第一反应,他的整个身子平平的飘升,和服猎猎作响,双手向上一推,眼睛骤然变成白色,天空现出一道宛若流星划过天际的痕迹,在他的周围飞速的环绕。空中的那一双魔手发出那一剑的剑气突然被这一道看上去稀薄痕迹所拦截,凛冽无比的剑气被这稀薄浅浅的痕迹所引向地面。

    碎石飞扬而起。

    德川家康蓦然一声大喝,声音里竟然有微微的恐慌与兴奋,他看见一只眼睛,或者说那不是眼睛,而是一把剑,一把比先前这一剑更为神话色彩的剑。

    湛泸是一把剑,更是一只眼睛。

    湛泸,湛湛然而黑色也。

    这把通体黑色、浑然无迹的长剑让人感到的不是它的锋利,而是它的宽厚和慈祥。

    它就象上苍一只目光深邃、明察秋毫的黑色的眼睛,注视着君王、诸侯的一举一动。

    君有道,剑在侧,国兴旺。

    君无道,剑飞弃,国破败。

    五金之英,太阳之精,出之有神,服之有威。

    欧冶子铸成此剑时,不禁扶剑泪落,因而他终于圆了自己毕生的梦想:铸出一把无坚不摧而不带丝毫杀气的兵器。

    所谓仁者无敌。

    湛泸剑是一把仁道之剑。

    但欧冶子死后没想到这一把仁道的剑竟然落到一个充满邪气凛然的人手上。[WWW.kanshu.com]

    当仁道不再是仁道而是杀戮时候,这是一把什么剑呢?正义,仁者,始终是一个怕鬼的小女孩,尤其是面对邪魔外道的时候。

    一个男子缓缓走出来,他的态度优雅而温和,他的眼神明亮多情,他的手修长而洁净,穿着一雪白的衣衫。

    而后一个女子也走出来,手腕上带着一道家的玉珠,面色安静。

    “我叫郝连清秋。”男子露出笑容,走到了叶天的前面,叶天看着他,一定不动,脸上看不出的任何的表情,他刚才也见过了这个叫郝连清秋的可怖的剑痕,郝连清秋道:“你不认识我,叶浮生应该也认识,叶浮生不认识也不要紧,我只是一个无名小卒而已。”

    “我来不是为你了,是为了宁静。”他接着道。

    “你的毒素已经蔓延了。”郝连清秋淡淡的说道,“功力也只剩下三层而已,要是救出你母亲那是痴人说梦。”

    “清秋,你的话太多了。”叶轻眉微微的蹙眉。

    “和老朋友见面总要打声招呼的。”郝连清秋耸耸肩膀,然后把目光对着德川家康和天照,道,“我一个人不能对付,所以就麻烦叶小姐你也下来了。”

    德川家康也天照都是强悍人物,郝连清秋没有狂妄到一个人就挑了他们两个。

    “我知道,所以我跟你来。”

    叶轻眉清冷的声音,然后走到了那个真气罩前面,手腕上的古玉珠散发出一道光芒,渗透进去真气罩。

    天照像一个看戏的人欣赏着这个叫叶轻眉的表演,内心就想着,两人的身份?以他的耳目竟然也没有听说过他们的名字,这不是很奇怪?

    “听说你是一刀流的大宗师,我相会会你。”

    郝连清秋盯着德川家康,目光有着一丝的兴奋。

    “正有此意。”德川家康道。要想杀了叶浮生,必须先把这两个人除掉,但从刚才那一招剑术来看,他得花费不少心血。

    “篷”的一声,罩在宁静周身的真气圈被打破了。

    “叶天。”叶母一看见叶天就叫了起来,见着儿子的嘴角的血迹,再也控制泪水。

    “老妈,没事,我们马上就回家了。”叶天克制住了内心的激动,连忙帮老妈抹着她眼角的泪水,“别哭,这里很多人看着。”

    叶母一听他这话哭得更凶了:“静儿,静儿她…………”

    叶天这才想起为什么宁静还没有醒来。

    “她醒不来了。”叶轻眉神色浮上了淡淡的哀伤,“天照,她的一魂一魄在哪里?”

    天照故意很吃惊道:“我不明白你说什么?我从头到尾没有动过她的魂魄,不要冤枉我。”

    “静儿。”叶天伸出抱住昏睡的宁静,他抱到的是空气,宁静还是躺在圆桌石头上,叶天的心一冷,目光射出了浓浓的杀机,“天照。”

    “我跟你说过了,这就是天涯海角的魅力所在。”天照还是那么温柔的说,“她就在你的眼前,只是你触摸不到而已,这不是很好,可以看看。”

    “我要杀了你,我要杀了你……”叶天喃喃的说道,强行运转体内的真气,“哇”的一声,吐出了一口血迹。

    “叶天,你这样是杀不了他的。”叶浮生道,“中毒太深了。”

    “你个混蛋,为什么不早告诉我。”叶天觉得心里好痛好痛,眼睛充满了哀伤,“为什么不早告诉我。”

    “我已经告诉过你。”

    “为什么会这样的。”叶天颓然的坐在地上,整个人好像变得痴痴呆呆,“静儿,静儿,我要你醒来,你醒过来,我带你回家。”

    叶天摇晃的站了起来,脚下一滑,又摔了下去,在爬起来,伸出手,要触碰着宁静那一张柔和的脸庞,明明已经把手放在她的脸上了,却依旧无法感受到那种触摸。

    叶天抿着有些苍白的嘴唇轻然一笑,像千年的雪莲花在暖和春风下轻然开放,那么的勾人心魄。他闭起了明净透明的眼睛。轻轻的唱起了歌:

    看一回凝静的桥影

    数一数螺细的波纹

    我倚暖了石阑的青苔

    青苔凉透了我的心坎

    还有几句更轻飘的怎能仿佛那游丝的似轻妙的情景

    难忘的七月黄昏

    远树的凝寂

    象墨拔的山行,衬出轻柔的暝色

    密稠稠的,七分鹅黄,三分橘绿

    那妙意只可去秋梦的边缘捕捉

    多少次在梦中深深呼唤

    多少回在流星划过夜空静静凝望

    墓碑的草儿青了黄黄了青

    一如我心冰了碎碎了冻……

    他终于明白了有一种天涯是心,虽然身边,有一种天涯是身边,咫尺的是心,眼里闪过一丝痛楚,对叶轻眉道:“你有办法吗?”

    他的眼瞳弥漫着忧伤的痛苦,他的神色几乎是哀求,他也有低下头,哀求别人的一天。他不是神,即使是神也有低头的一天。

    他怕听见叶轻眉说出那三个我不能的字,他的心疼得他指关节都发白了。

    叶轻眉望着叶天,很久,很久,一句话也不说。

    叶天知道了结果,还是笑了笑。

    “你真的要救他?”叶浮生问道,“即使付出任何的代价。”

    “不管付出任何的代价。”

    “你会失去很多。”叶浮生复杂的语气道,“我帮你这一回,你欠我一个人情。”小说吧 www.xiaoshuoba.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花丛任逍遥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花丛任逍遥》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花丛任逍遥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花丛任逍遥》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