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7章 不说就扒掉你的衣服



小说吧 推荐各位书友阅读:花丛任逍遥第137章 不说就扒掉你的衣服
(小说吧 www.xiaoshuoba.com)    “知道鱼肠剑的来历吗?”一个面容俊秀的中年对着与他对弈弟子缓缓问道。

    一间古朴雅致的小屋坐落在一深山老林中。正是月上柳梢的良辰美景。月光淡淡泻在屋子里,反射出一种诡异的白色光芒。

    用竹条编制而成的简单而自然的家具整齐的摆放在屋子的各个角落。

    左边是一穿白色风袍面目俊美的中年人,一双紧闭的双唇象征着决断与无情,高而挺的鼻子仿佛刀刻般的凛然,一双深灰色的眼睛不是流露出看破世俗的漠然神色。宽广的前额泛者淡淡白玉的光芒,几乎透明的右手小指上戴着一雕刻蝙蝠的戒指。

    他对面坐的是一年约十八岁的少年,眉目清秀,一双浅蓝色的眼睛有着温暖的笑意,右耳戴一闪耀银色光芒的耳钻,身穿紫色的长袍,显得潇洒而健康。

    “徒弟不知。”少年语气发自内心的谦卑。

    中年人用声音低沉而缓慢:“当黑铁一般的大鹰疾飞的时候,专诸也正端着亲手烹制的梅花凤鲚炙走上殿来。

    天空里阳光猎猎,大鹰疾飞如故。

    大殿间甲士陈列,专诸稳步向前。

    云朵被飞鹰的气势惊呆,纷纷游走起来。

    王僚被专诸手里的菜香所吸引,提了提鼻子,向前欠了欠身,他只看到菜没有看到专诸。那道菜叫梅花凤鲚炙,梅花是严冬的寒梅,凤鲚是太湖里只在酷暑出现的凤尾鲚鱼,炙是用严冬寒梅的枝杆来烤炙盛夏太湖里的凤尾鲚鱼,炙是用严冬寒梅的枝杆来烤炙盛太湖里的凤尾鲚鱼。

    飞鹰已经看到大殿的轮廓,天色突然暗了下来。专诸已经来到王的面前,把菜放在案上,殿内灯火依旧。

    乌云在天空翻滚,大鹰已经收翅。王僚吞着口水,看着面前的美味。专诸稳地正在用手掰鱼。

    伴随着一声响雷,飞鹰向大殿凌空击下。

    王僚突然感到一股凛冽的杀气从鱼腹中激射而出,他被惊呆了。

    鱼肠剑已经出鞘(鱼腹),它稳稳地依偎在专诸的手中,疾速向前,两把训练有素的铁戈从面前交叉拦住,鱼肠剑从缝隙中穿了出去,依然疾进。

    面前有三层狻猊铠甲。

    第一层穿透,第二层穿透,穿透第三层时,鱼肠剑已变成了断剑。剑断,然而杀气未断。鱼肠剑依旧向前。

    飞鹰将大殿击碎的时候,鱼肠剑也挺进了王僚的心脏。

    飞鹰在受伤下坠的时候,满足地打子一声呼哨。

    断成一半的鱼肠剑在王僚渐渐减弱的心跳中哼起了无声的歌曲。

    被刀锋剑雨扑倒的专诸,用最后一丝力气,向着脸下的土地,绽出了一个寂寞的微笑。”

    中年人看着少年:“你可知其中之意?”

    少年露出一个自信的微笑:“鱼肠是一把勇绝之剑。”

    中年人大笑,笑中起身,他的身影宛如流水中的月亮,不可捉摸,“阙然,随我而来。”

    阙然起身,轻然出门,随中年人其后。

    中年人负手而立站在一树下,神情突然变得凄伤而怅然。只因树下有一无字碑坟墓。周围种满了种类繁多颜色各异的兰花。

    阙然嗅着淡淡兰花香味,只觉心中有一种说不出的豪迈之情在心胸荡漾开来,不由吟诗道:“幽兰花,在空山,美人爱之不可见,裂素写之明窗间。

    幽兰花,何菲菲,世方被佩资簏施,我欲纫之充佩韦,袅袅独立众所非。

    幽兰花,为谁好,露冷风清香自老。”

    中年人淡淡一笑:“好一句露冷风清香自老,你父亲生前若像你这般洒脱,生前就不必因太注重追求完美结果而抱憾终身,……可惜,可惜啊。”

    阙然淡然一笑,仿佛在听着一件再自然平常不过的事,他怀着景仰的目光凝视着这神一般的人。

    “阙然,只要你尝试过什么叫做嫉妒。我想你就会明白我现在的心情,知道这坟墓下埋的是谁吗?我生前最爱的女人,但她爱上却是另一个男子,我没有办法控制自己内心的嫉妒,只好杀了她,虽然我得不到她的心,但得到她的仇恨我已经满足了,我知道她在九泉之下一定还记恨着我,可是我不在乎,只要她能记住我名字我就很快乐了。”

    中年人露出一个令人凄伤的笑容。深灰色的眼睛里充满了不可描述的柔情。

    阙然很用心的听着,面色沉容。眼神很清澈,却透露着淡淡的悲伤。他知道师傅还有后话。师傅说的每一句话他都认真用心的听着。记着。他不知道师傅口中说的那个女子是谁?但必定与鱼肠剑有关系。

    “你说得对,鱼肠剑象征一把勇决的剑,而你要做就是那这这一把剑去刺杀一个人,他的名字叫叶天,他就在日本。”

    “现在可以说了?”叶天那一张看上去很秀气的脸上始终挂着很懒洋洋的笑意,似乎刚才的鞭打小野二郎的下体是别人做的,而不是他本人的手。

    小野二郎眼珠子血红一片,嘴角更是渗流猩红的血液,他看着这个魔鬼的少年,他比那些菊花社的那些刽子手还要心狠手辣。

    “我……我说…………”小野二郎艰难的吐出几个字,“是……我看见她们被人从靖国神社带出来。”

    叶天面色沉静:“带去哪里了?”

    天照莫非得知自己来日本了所以赶紧把他的母亲和宁静迁到另一个地方。

    “我………我说了………你是不是就放过我………”

    叶天笑了笑:“是。”

    小野二郎还是怕叶天出尔反尔,只要他一说出她们的下落,叶天就一个手起刀落。

    叶天看着他的神色,猜到了他的想法,对着苍天发誓:“我若杀你,必下十八层地狱,永世不得翻身。”

    小野二郎这才放心,他听说中国人对神明很是敬重的,叶天发了这么大的誓言,料想他不会杀了自己。

    “我也不知道去哪里?我只听我哥哥说他们好像去神道教。”

    “神道教?”叶天低声道,“日本的第一大教,天照把他们带去那里做什么?”

    “你可以放了我吧。”小野二郎不知道哪来的力气,说话也利索多了。

    叶天揉揉了有些发胀的眼睛,笑了笑。

    小野二郎看到那个浅浅的笑,心里莫名的浮起了一丝颤栗。

    “你……你说过放我的。”

    叶天道:“是的,我说过放过你,可是我现在又想杀你了。”叶天突然一个手起刀落,小野二郎的那一颗头颅咚咚的滚落在地。

    脖子出喷出血泉。

    叶天讥笑的望着那一颗在地的死不瞑目的头颅的眼睛,道:“鬼神在我的眼睛里和垃圾没什么分别。”

    何等狂妄,何等写意,何等傲气。[WWW.kanshu.com]

    “收拾一下。”

    叶天走出了夜总会,阿龙跟在他的背后。

    “知道神道教在哪里吗?”

    阿龙回道:“在日本皇宫的后山,听说那里戒备森严,三少,你要一个人去?不如我通知江哥。”

    “不用。”

    叶天的身子化作一道流光消失在茫茫的天际。

    “主人。”

    紫洛端坐在床上,看着出现在自己前面叶天。

    叶天瞥视了像一个粽子的宫本银雪,点点头,走到她的前面。

    “天照到底有什么目的?”

    宫本银雪神色不动,冷淡的望着叶天。

    叶天的嘴角忽然抹出一丝笑意。他的手上突然多了一只青色的小蛇。

    宫本银雪坐不住了,声音都发颤了:“你要干什么……快把那只蛇拿走……”

    紫洛也是害怕的打了一激灵,看来道行高的女子一样怕这软绵绵的蛇。

    “我不介意先把你的衣服扒下来,然后把这只可爱的小蛇和你做亲密接触。”

    叶天笑眯眯道。

    “不要。”宫本银雪一想到那软绵绵滑溜溜的蛇爬在自己的**上,全身的鸡皮都起来了。

    “现在可以说了吗?”

    叶天蹲了下来,那只青蛇耀武扬威的站立在叶天的手掌上,吐出猩红的舌头。

    还有一公分的距离就可以舔到了宫本银雪的樱桃小嘴了。小说吧 www.xiaoshuoba.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花丛任逍遥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花丛任逍遥》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花丛任逍遥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花丛任逍遥》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