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五章 皇上想见见你

小说吧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大宁第一衙内第一百七十五章 皇上想见见你
(小说吧 www.xiaoshuoba.com)(小说吧 www.xiaoshuoba.com)    “联手?”多克托摸了摸没毛的下巴问道。

    朱庭隆点点头说:“没错,就是联手。我们一南一北一起对付郑国。郑国与大宁有血海深仇,大宁无一日不想报此仇。”

    “倒是个好主意,可是蠕蠕与大宁相隔数千里,如何联络?”

    “陆路不通则走海路。我听闻白国也早就对郑国不满了。”

    朱庭隆所说的白国是郑国东部的一个半岛小国,因国民喜好穿白而得名,也是郑国的附庸国。

    “你的意思是通过白国走海上与大宁建立联络?”

    “正是如此,只需要提防倭奴人即可。”

    多克托沉声道:“需要蠕蠕做什么?”

    “整顿军备,等待大宁准备好,一起进攻郑国。”朱庭隆用手指蘸了蘸酒水,在桌上画了一个弧线。

    “好,我把这个主意带回去给我父汗,不过大先生要保证能在大宁的朝堂有话语权才行,否则蠕蠕不可能冒这个风险。”多克托道。

    朱庭隆沉思片刻道:“不出半年,我和我的盟友将主导大宁朝堂,届时我们可以约定伐郑的方略。”

    “半年的话,蠕蠕可以等得起。”多克托点头道。

    “你们什么时候回蠕蠕?走哪条路?”朱庭隆问道。

    多克托迟疑了一下道:“实则没有想好,我们来的时候是从郑国境内走的,但回去的时候是断不可再走郑国。”

    “要不要考虑一下从平国境内走?”朱庭隆指了指纳吉道。

    “那可是要绕行很远啊!”多克托为难道。

    “但是更安全,反正你蠕蠕横跨数千里,平国平日与你们也无什么仇怨,应该不会为难,还能帮我把纳吉送回西羌。”

    “容我想想吧,明日给你回信。”

    ……

    两日后,大宁越州学宫和国子监的学生们在张型与唐祭酒的带领下准备离开江陵城返回大宁,于干沟与梁王前来送行。

    于干沟拉着朱庭隆的手,与他说了很多江陵城生意上的事情,朱庭隆耐心的听他言说,待他说完,朱庭隆问:“于城主是不是想要雪花盐的独家经营权?”

    “哎呀,你看,我憋了半天没好意思说出来,不想被你一眼看穿,不愧是天下第一的七窍玲珑心啊。”于干沟一边笑着一边拍了拍朱庭隆的肩膀。

    朱庭隆也笑笑道:“不是不可以,但于家要帮我做一件事情。”

    “你说,我于家势力遍天下,要做什么尽管说。”于干沟慷慨道。

    “帮王恬上位,并且支持他的政策。”朱庭隆低声说道。

    于干沟呵呵一笑,然后说:“这江陵城繁华,全赖天下支持,我于干沟……”

    “做还是不做?”朱庭隆打断他道。

    “光一个雪花盐不足以让于家这么做。”于干沟清了清嗓子说。

    “那如果我把屠苏一粮液大宁之外的经营权也给于家呢?”朱庭隆心里那个滴血啊。

    “好说好说,你说怎么办,于家就怎么办。”于干沟没想到朱庭隆会把屠苏一粮液也作为筹码。

    “等我消息,别跟利益过不去。”朱庭隆一拂袖子转身离去。

    就在朱庭隆准备踏上学宫的船时,一个声音叫住了他。

    朱庭隆回头看到一个身穿明黄色绸袍的络腮胡子中年人带着几个亲兵站在他的身后。

    他微笑着转过身走向那中年人,中年人命令亲兵在原地等待,他也向前走了数步。

    “朱庭隆,你命真大。”

    “梁王殿下,你胆子真大。”

    说罢两人均是放声大笑,梁王对朱庭隆说:“别和本王作对,否则你会死无葬身之地。”

    “王爷说笑了,我一个平头百姓,怎配与梁王作对?是要请梁王放过我一马。”朱庭隆摆出一副人畜无害的模样来说道。

    “你少给本王装了,你究竟想做什么?”

    “殿下,那你又究竟想做什么?”

    梁王脸拉了下来,他说道:“大宁不需要那么多门阀,本王要让皇家说了算,要让大宁强盛。”

    “巧了,我也是这么想的。”朱庭隆指了指梁王道。

    “那你为何屡次三番阻碍本王?”

    “不是我阻碍王爷,是王爷做的不好,我们的目的一样,不过解决问题的办法有很多种,可能我们用的是不同的办法而已,不如我们比一比看看谁先做到?”

    “你既然想要皇家变强,为何又要与王家交好?”梁王疑惑问道。

    “王恬与你我一样,他也有此意。所以我要帮他。”

    “你竟然相信他?你这无异于与虎谋皮。最后别把王家弄成一家独大,到时候恐怕这大宁都是他王家的。”

    “不,如果真是这样,我亲手杀了他,然后向梁王谢罪。”朱庭隆拱手道。

    “好好好,那咱们走着瞧,我们看看是谁先做到。”

    “王爷请!”朱庭隆指了指他的亲兵道。

    梁王却没有动,他说道:“皇上想见见你。你去京城找他吧。”

    “学生遵旨。”朱庭隆恭敬的回道。

    梁王冷哼一声转身与亲兵们一起离去,朱庭隆看着他远去的背影摇了摇头,他登上了学宫的船,伸手对着江陵城使劲摆了摆手。

    城头傅泓雨和赵锦儿看着那艘大船缓缓解缆离去,傅泓雨眼泪从眼眶中涌出。

    “不知道他会有多恨我。”

    赵锦儿道:“他不恨你,相反他很怜惜你。你让我告诉他这一切的时候,他很平静。”

    傅泓雨从怀中拿出一只竹管,那是朱庭隆送给她的口红,她一边擦着眼泪一边说:“如果我只是一个普通的大宁女子该有多好。”

    这时一个髡发的少年也出现在城头,他走向傅泓雨问道:“你是大萨满的女儿?”

    “你是?”傅泓雨忙是擦干眼泪问道。

    “大萨满让我找你,朱先生告诉我你的下落。”少年便是蠕蠕王子多克托。

    “我娘,我娘她还活着?”傅泓雨惊喜的问道。

    多克托点点头道:“活着,而且活的很好。她现在是蠕蠕的可敦。”

    可敦是大汗的正妻的称呼,相当于王后。

    “那你是谁?”

    “我是她的儿子,你的弟弟。”多克托将手放在胸前弓腰施礼道。小说吧 www.xiaoshuoba.com小说吧 www.xiaoshuoba.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大宁第一衙内》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大宁第一衙内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大宁第一衙内》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