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二七四章 再造大唐

小说吧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日月风华第一二七四章 再造大唐
(小说吧 www.xiaoshuoba.com)(小说吧 www.xiaoshuoba.com)    魏无涯笑道:“如此说来,道尊是为了报复而来?”

    “恩怨分明,难道不是处世之道?”道尊含笑道:“老友的移花接木神功,当年可是让贫道大开眼界,这些年来,贫道苦思冥想,也想不出那功夫出自何处,如果没有说错,那一招该是老友自创。”

    魏无涯点头道:“闲来无事,胡乱琢磨出来。”

    “老友在武道上的天赋,确实是让人惊叹。”道尊叹道:“贫道虽然愚钝,却也明白,当年老友欲置贫道于死地,并非是因为与贫道有个人私怨,而是天子想要诛杀贫道。”顿了顿,微扬起脖子,抚须道:“东极天斋当年在江湖上兴盛一时,隐有一统江湖之势。其实贫道也并非真的醉心于权势,只是寻思江湖各门派常年争斗,许多大有天赋的少年英杰稀里糊涂便死在那种毫无意义的江湖争杀之中,着实可惜。如果江湖各派上下同心,商议出一套所有人都遵循的江湖法则来,避免各门派再出现私斗,岂不是造福于江湖的大功业?”

    魏无涯笑道:“道尊是想成为江湖之主?”

    “正如大唐江山,一统江山之前,诸侯割据,城头变幻大王旗,造成多少生灵涂炭。”道尊摇摇头,感慨道:“太祖皇帝统一了天下,天下子民都遵守大唐律法,如此才造就了盛极一时的大唐。江湖与天下是一个道理。天下有主,才会国泰民安,江湖有主,也才能风平浪静。”

    魏无涯摇头叹道:“道尊既然一心想要号令江湖,却为何要对朝廷下此狠手?”

    “那是贫道二十年前的心愿。”道尊看着魏无涯,平静道:“贫道当年下定决心,只要维护了江湖秩序,便会退隐海岛,不会再过问江湖之事,潜心练功。可是贫道没有想到,一番抱负,却为老友和你背后那位天子所忌惮。其实当年贫道进京,你们就不曾想让贫道活着离开。”

    魏无涯淡淡笑道:“江湖门派成百上千,道尊有心要建立新的江湖秩序,让江湖门派俱都听命于天斋,这确实是雄心壮志。可是坐上了江湖之主的位置,体会到权力的味道,道尊难道还会甘于只是江湖之主?江湖诸门派加起来的好手成千上万,如果他们都听命于天斋,接下来道尊是否就会生出更大的野心?无论是谁坐在皇位上,都不会允许有这样的人出现。”

    “所以当年的布局,其实也是想要趁机除掉贫道。”道尊叹道:“好在他们也看穿你们的心思,也幸亏贫道命大,没有死在京都。老友当年是否觉得贫道此生都不会再登岸?”

    魏无涯点头道:“这也是我最大的失算。我本以为就算你天赋异禀,挨了那一剑,最多也就活上一年半载,实在想不到你竟然真的能活下来,而且耗费近二十年的时间,恢复了伤势。”摇了摇头,道:“若早知如此,那是无论如何也要登岛请教的。”

    道尊笑道:“所以你对当年之事,并无愧疚之心?”

    (本章未完,请翻页)

    “道不同,不相为谋。”魏无涯淡然道:“既然不在同一条道上,生死本就各安天命,何来愧疚之说?”

    道尊哈哈笑道:“你这般说,贫道心中反倒舒坦多了。你说的不错,生死各安天命,没有愧疚之说。当年你与天子既然要置贫道于死地,那么贫道夺下你们的江山,自然也不会有愧意。”

    魏无涯却是气定神闲,微笑道:“道尊想要夺取大唐的江山,恐怕并不容易。”

    “哦?”道尊抬起手,长袖挥动,道:“老友难道看不见,这本是大唐天子的寝宫,如今贫道却可以在这里自由进出。”用羽扇指向那张华丽宽大的软榻,“那是天子之榻。朱雀却可以在上面任意就寝。”

    魏无涯笑道:“道尊难道以为,控制了皇宫,就是夺取了天下?”单手背负身后,不无嘲弄道:“大唐十八州,外加东北四郡、西陵三郡,幅员辽阔,黎民亿兆。这区区皇宫,可并非是大唐。当今圣人受先帝遗诏,承袭帝位,天下拥戴,却不知道尊到时候以什么名义君临天下?道尊应该知道,圣人即使有先帝遗诏,以皇后之尊顺应天命登基,却依然引起了三州七郡之乱,道尊乃是蓬莱岛上一位道士,这天下万民又如何能够认你为尊?”

    一直没有吭声的朱雀忽然开口道:“君临天下,又何必非要亲自坐在那张椅子上?”她虽然年纪不小,但声音却是很为清脆,如果不看她外貌,只让人以为是二十多岁的姑娘在说话。

    而且她说话之时,不急不慢,十分温和。

    魏无涯一怔,皱眉道:“这话又是什么意思?”

    “老友当真以为贫道筹划多年,是为了自己坐上皇位?”道尊洪天机笑道:“那你也实在是太小看贫道了。那张椅子确实让天下无数人趋之若鹜,可是在贫道眼中,只不过是一张椅子而已。贫道此番登岸,只是想让老友明白,如果这天下是一张棋局,贫道从不会沦为棋盘上的棋子,只能是下棋人。拜老友和天子所赐,贫道失去了近二十年的光阴,如今贫道既然登岸,这江山就是你们应该弥补贫道的礼物。”

    魏无涯眼角微跳,嘴唇动了动,却没有发出声音。

    “贫道方外之人,确实不该坐在那张椅子上。”洪天机轻笑道:“只是贫道早就找到了最合适的人选,此人的血脉,比之你誓死效忠的那位天子还要纯正!”

    魏无涯却是不动声色,含笑道:“道尊是指麝月公主?”

    “当然不是。”朱雀淡淡道:“麝月身上虽然流淌着李氏皇族的血脉,却也有夏侯家的血液,沾染了夏侯家不洁之血,麝月的血统已经不纯正,也不配坐在那张椅子上。”

    魏无涯摇头笑道:“道尊似乎忘记了,当年圣人登基之后,李氏皇族意图谋反,早已经被清理干净。皇族之血,当今之世,只有麝月和长宁两位公主,除此之外,再无李氏皇族血

    (本章未完,请翻页)

    脉。”

    “你错了。”朱雀道:“这世间,至少还有一位纯正的李氏皇族血脉。”

    魏无涯虽然极力掩饰情绪,但此刻脸色却有一丝丝不对劲。

    若是换作普通人,魏无涯情绪上的微小变化,很难被看出来,但道尊何等人物,自然是看出来,轻笑一声,问道:“老友难道想到是谁了?贫道只以为这天下无人知晓,此事乃是天大的隐秘,却想不到老友似乎已经知道端倪了。”

    魏无涯微一沉吟,终于问道:“他人在何处?”

    “等到大局定下来,贫道自会让他进京。”洪天机道:“只是有一事却很遗憾。”

    魏无涯“哦”了一声,问道:“何事?”

    “老友只怕无法见到他登基的那一天了。”洪天机轻叹道:“老友尽管放心,贫道不会让大唐灭亡,恰恰相反,贫道是要再造大唐。”陡然间长啸一声,这一声长啸宛若惊雷,震得屋瓦俱响,寝殿之内的宫灯蜡烛竟然被这长啸之声震得全都熄灭,本来寝殿一片明亮,这一声长啸中,转眼间已经是昏黑一片。

    魏无涯料想不到洪天机竟然使出这一手,双臂展开,十指呈勾,宛若鹰爪,闭上眼睛,竖起耳朵聆听动静。

    这寝殿四周都是厚重的石壁,为了确保圣人的绝对安全,寝殿四周并无窗户,整座寝殿封闭得严严实实,此刻却又正是深夜时分,宫灯蜡烛一旦熄灭,殿内却是伸手不见五指。

    “贫道的伤势,已经在四年前便即大致痊愈。”黑暗之中,只听得洪天机缓缓道:“近二十年来,贫道一直不敢忘记老友当年所赐。贫道虽然方外之人,但执念太深,若是此段仇怨不结,这一辈子都不得安生。”

    魏无涯如同石像一般,动也不动,屏住呼吸。

    “当年的仇怨,贫道要亲自来了结。”洪天机叹道:“但贫道有自知之明,耗费了尽二十年的光阴疗伤,武道之上并无多大进展,倒是老友久居深宫,不必为外事所扰,可以清净修行,贫道的修为,只怕难以胜过你。”

    魏无涯终是淡淡笑道:“所以你想废去我的眼睛,占得先手?”

    “你我都是大宗师境,修为相近,如果全力以赴,只怕这一战要旷日持久。”洪天机的声音并没有固定的方向传来,一时在前方,一时又在侧边,有时甚至出现在身后,但语气却是平静自若:“贫道十年前就寻思今日一战,寝食难安,却在一天夜里忽然想到,如果贫道在伸手不见五指之处苦修,是否就可以不必再使用眼睛?老友如果失去视线,是否就落了下风?”

    魏无涯笑道:“夫子当年评价道尊智略过人,现在看来,他还真是一语中的。若论狡猾,这世间还真是没有几人能及得上道尊。”身形陡然一闪,轻飘飘地向左侧飘去,在黑暗之中,拍出一掌。

    (本章完)

    7017k

    小说吧 www.xiaoshuoba.com小说吧 www.xiaoshuoba.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日月风华》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日月风华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日月风华》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