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 屠仇杀母泯善心

小说吧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韶华缘梦录第五十五章 屠仇杀母泯善心
(小说吧 www.xiaoshuoba.com)(小说吧 www.xiaoshuoba.com)    在芳芳的身上见到了自己母亲的剑术,这对孟珺桐来说是个意外的收获,她原本入世想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去寻找自己的母亲,奈何压根就没有头绪,不知道从哪里开始。韶华城中也没有她母亲萧潇第二次入世的相关记录,特别是此后连韶华阁和净灵台想要沟通萧潇的梦都已经做不到了,从此以后萧潇便算是彻底得销声匿迹了。

    人世之大,无边无垠,要在芸芸众生之中寻到一个人,那无异于在大海之中捞针。

    眼下看到芳芳用出了母亲的剑术,那至少证明母亲曾经是到过这西秦之地的,甚至当初就在这阳关城生活过一段时间,如果细细寻找,说不定还能够找到母亲在阳关城留下的其他痕迹。

    孟珺桐思索着,而身边关于刘季的记忆长河已经滚滚流过,当她回过神来之时,周围的记忆碎片已经变成了漆黑如墨一般的色泽。

    “彻底黑化了嘛,”这种颜色的记忆有如是那恶沼之中的腐泥,肮脏,恶臭,让人厌恶,可是偏偏却又充满着危险的诱惑力。

    孟珺桐在身前轻轻挥动了一下袖子,场景一变,依旧是刘季的家中,那栋四面漏风的破败泥屋之上。

    刘季的手里提着一柄滴血的匕首,双眼无神,目光呆滞得坐在桌边,在他不远处的床塌上躺着一个人,或者说现在已经是一具尸体了。

    刘母的头歪在一旁,眼睛瞪得大大的,瞳孔早已经涣散,可是那份恐惧,绝望,还有不敢置信的情绪却是永久得被定格在了那一刻。

    她怎么会想到自己那个从小对自己言听计从的儿子会拿着刀来割自己的喉咙,要知道刘季从小可是连鸡都不敢杀的软懦性子,他怎么会敢杀人,还是杀从小含辛茹苦将自己养育长大的母亲。

    刘季握住匕首的手已经不再颤抖,刀尖最后一滴血顺着血槽流下。

    “娘,儿子终于不再需要你的照顾了,以后我刘季自己活。”这一刻,刘季看向母亲尸体时的目光中没有了恐惧和内疚,有的居然是一种释然。

    呜呜呜……小屋的隔间中传来了一个人的呜叫声,听那动静像是被人给捂了嘴巴。

    刘季取过桌上抹布,将匕首上的血迹擦净,他并没有转头去看那个方向:“你说这人可真怪,我和和气气待人,事事不与人计较,这可倒好,什么人都想来欺负我一下。我是不是一早就该提着刀来同你们讲道理,要是一早我就能够狠下心来,把腰板挺直了,芳芳是不是也不会死。”说着他站起身,径直冲着那个小屋走了过去。

    这个屋子的门是虚掩着的,刘季特意留出了这样一条缝,将刚才拎着老母亲脑袋割喉的场面展现给门后的人看,特别是刚才刘母的眼睛,可是直直得盯着这扇门的。

    这与街头斗狠不同,虽然街头打架也经常会闹出人命,可那都是热血上头的意气之举,没有谁会去体验那种杀人的细节,白刀子进红刀子出,这本就是一件非常爽利的事情,生死也就在一息之间便决定下来。

    可是刘季可不同,他一手按着刘母的脑袋,一只手握着匕首,一点点割过刘母的颈项,任由着颈动脉中那深红色的血液迸射出来,像泉水一般股股滚出。

    熊杰脸色惨白得看着拉开房门的刘季,眼前站着的这人对他来说曾经是多么的熟悉,可现在却又是那么的陌生。

    他熊杰闯荡市井也是有些年头了,自认为是个生死看淡的草莽豪杰,手上要说没有沾染过几条人命都没有人会相信。可是他还从来没有见过这样杀人的,他几乎是将被杀之人的痛苦和恐惧给完全释放了出来,最最让他无法接受的是,刘季所虐杀的居然是他一直以来言听计从的亲生母亲。

    刘季的面容逐渐得扭曲了,再没有了先前的那种质朴纯真,原本没有锋芒棱角的面容上出现了野兽一般的狰狞。

    熊杰胆寒了,这张脸的背后简直就是一头活脱脱的噬人野兽。

    “熊杰,没想到吧,讲真的,我也没有想到,我终于还是变成了像你们一样的坏人,不不不,比你们更坏,你看到了,连我阿娘都被我亲手杀了,你们一定没有这样杀过人吧,”刘季伸手拔出了塞在熊杰嘴里的布团。

    熊杰早已经被吓破了胆子,他先前被芳芳一剑穿肋,也不知道芳芳那一剑用了什么特别的技巧,竟然是将他多年苦修的气府给摧了个粉碎,他的一身武功就这么被废掉了,现在的熊杰算上未愈的重创,比刘季也强不到哪里去,更别说他还被绑了手脚。

    “刘……刘季,你……你别这样,我错了,真的错了,我的武功已经被芳芳废掉了,我就是个废人,你杀了我也没用。”熊杰挣扎着跪在刘季的面前,或许他永远也不会想到自己会有这么一天,会要如此可怜兮兮得向一个被他所不屑的废物求饶。

    什么生死看淡,什么草莽英豪,都是狗屁,他是真的怕极了刘季也像对待他母亲那样给自己来上一刀。

    “只要你放过我,我的钱财,我全都给你。今天晚上的事,我什么也没看到……刘季……我……”

    “真吵啊,”刘季不耐烦得掏了掏耳朵,轻轻弹去指尖带出的一丝耳垢:“熊杰,你就不能硬气一点嘛,搞得我现在都有些不屑动手了。”

    熊杰一头磕在地上,他的脊梁骨和他的武功一样,此刻已经断成了八段:“刘季,杀我这种人,不值当的,我就是条疯狗,以前是我不对,是我乱咬人,可我现在已经是条死狗,废狗了,你就把我丢在路边,让我自生自灭吧好嘛,我求你,我求你!”熊杰声泪俱下。

    刘季嘴角微微牵动,这一幕曾在多少个日日夜夜反复得出现在他的梦境之中,这个不知道污辱了自己多少次的人终于跪伏在了自己的面前,他曾经是那么的绞尽脑汁来劝服自己去原谅这个大恶人,可现在内心的恶终于是完全的释放了出来。

    “求我?哈哈,哈哈哈哈~”刘季笑得如癫似狂:“熊杰,我过去求你可曾求少了?你又有哪次是放过我的。”说完这话,刘季的笑声一敛,面上的表情逐渐变得狰狞可怖,箭步上前,一把揪住了熊杰的头发,拖着他就往屋子里走。

    熊杰不敢挣扎,他竟是不知道,刘季身上还有把子力气,居然能够将他这么大块头的人拖着前行。

    一直将熊杰拖到了刘母的床榻前,刘季将熊杰的头按在床板上,与刘母的眼睛对视一处:“熊杰,我阿娘走的孤单,你且陪她走一程。”

    看到刘季抬起手中的匕首,熊杰奋力地扭动着身子:“刘季,刘季!杀芳芳的是太守府的护卫,是她自己冲进太守府要杀大公子,和我没关系,没关系啊,你不能杀我!这里是阳关城,你杀了我,你也逃不出去,你也会死在这里!”

    熊杰一口气是连开脱带威胁的话全都泼洒了出来。

    刘季将冷冰冰的匕首架在了熊杰的脖颈上:“是啊,杀了你,我就出不了这阳关城了呀。”

    “是啊,是啊!刘季,不值得,不值……”一个‘得’字还没有出口,刘季的刀锋已经切断了熊杰的喉管。

    熊杰瞪大着眼睛,瞳孔中尽是血丝密布,他清晰的感受到自己那滚烫的鲜血在向外涌,却是一点声音也发不出来了。

    “可是我为什么要出阳关城!以后这座阳关城,将是我刘季的重生之地,你俩的骨头就是我新生的第一阶踏脚石!”小说吧 www.xiaoshuoba.com小说吧 www.xiaoshuoba.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韶华缘梦录》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韶华缘梦录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韶华缘梦录》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