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何只有你被珍惜?

小说吧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心头朱砂为何只有你被珍惜?
(小说吧 www.xiaoshuoba.com)(小说吧 www.xiaoshuoba.com)    当郑芷睡下时,柏子逸却一夜未眠。当夜钱姨娘左右思量了一下,就把郑芷这档子事一五一十说给了柏老爷听。柏老爷平时对柏子逸的事并不苛求,大多情况下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听闻此事后他也惊讶不已。

    性子爽利的老爷子马上找来了柏子逸,想以老爹的身份好好和他聊一聊。

    “人郑芷好端端来到我们家,虽不是正妻,但也得好好待她。现下你让她守着活寡,还让她在外蒙受了不白之冤,这可不是我们柏府的为人处世之法。”柏老爷看着自己面沉如水的儿子沉声道。

    柏子逸静默了良久,表情似有不忍,但他最终还是抿了抿唇:“爹,我知道她是冤枉的, 可是我无法帮她解释,我不能说她自始自终都是清白的,否则有些人就要有所怀疑了。”

    柏老爷起初瞪着眼还想斥责柏子逸几句,但是他听到后面,再也说不出什么来,只是不断地叹气。

    柏子逸回屋后已是子时,进门后他看到郑蕊正在屋中等着他,他微一讶异后换了一副神色,表情轻松道:“蕊儿怎么还不睡?大晚上来我这小心夜凉露重别伤风了。”

    郑蕊闻言微微低了低头,长睫遮住了眼中神色,“相公也是,那么晚还在外头小心别着凉了。”

    柏子逸呼吸滞了一下,接着轻笑道:“蕊儿,那么晚了你就在这睡下吧,我叫人再加一床被子来。”柏子逸回头去叫竹望的间隙,他注意到郑蕊身边的玉环和秀妍都不在。

    眼光重新落回坐在床边的郑蕊身上,发现一直装扮讲究的她此时只挽了简单的发髻,甚至鬓角还有一丝乱发。

    “怎么没有看到你身边的玉环和秀妍?大半夜她们就这么让主子一人在外?”柏子逸提高了声音。

    “我睡不着就想出来走走,想看看相公,没什么大事也就不用叫醒她们。”

    今晚的郑蕊是在睡下后又悄悄起身,不知为何她总觉得不安,虽然目前的情形是她所希望看到的,之前她花了很多的功夫才说服爹爹同意她的安排,她应该高兴才对。但是她心中却空落落的,她没来由觉得柏子逸会离她越来越远,她从梦中惊醒后就迫不及待地想见到柏子逸。

    柏子逸今晚待她依旧温柔谦和,只是这温和中总有一种疏离感让她忐忑不安。她本想让柏子逸看她的眼神中没有那一成不变的黑暗,她甚至想放弃自己的自负与自卑,全身心地去爱他。只是这种想法在发现柏子逸看着郑芷的微妙眼神变化中一点点消磨,也许他们两人都没有注意到变化,但是她,时刻关注柏子逸一举一动的她却最先察觉出异样。慢慢的,她的心也开始变了,从来她的骄傲不允许她认输,更何况郑芷还发现了她心底深处那最痛恨的秘密。那秘密像万蚁噬骨一般啃食着她的灵魂,让她痛恨、不安、害怕,而她却无力抗争,甚至从小宠爱她的爹爹都无能为力。如果没办法找到一个发泄的出口,她将就此湮灭。

    郑蕊躺在柏子逸身侧,看着他一直以来睡时背对着她的身影,原本略带迷恋的眼神渐渐变得坚硬冷冽。

    次日一早,郑蕊醒来时已经不见柏子逸。等她回到秋棠院的时候,意外地看见钱姨娘焦急地在等她。

    她这段时间和钱姨娘走的很近,她费了些心思,花了些银子,钱氏是小家小户出身,到底眼底浅,没多久她就和自己站到了一起。

    “钱姨娘,怎么不等蕊儿去你那请安,反而来我这了呢?”

    钱氏上前一步,带着焦急和神秘的口气道:“我要告诉你一件事……”

    另一边,柏子逸早晨在书房料理完生意上的事后,就招了竹望进来:“那件事查的怎么样了?”

    竹望低头回道:“小奶奶被掳那日,凌二公子也在城外,而且……”

    “说吧”。柏子逸轻轻道。

    竹望吸了口气,“而且据目击者描述,那日应该是凌二公子和小奶奶在一起,他们回城的路上遭遇了伏击。”

    “查出那些杀手是什么人了吗?”柏子逸的声音听不出起伏。

    “还没有,好像凌府也在查这件事,但是奇怪的是线索查到一处就断了。”

    柏子逸沉吟了一会,“知道了,你出去吧。”

    竹望没有动,似还有话说。

    “还有什么事吗?”柏子逸问道。

    “公子,我们在调查的时候,还意外遇到了知县府的暗人……”

    柏子握着毛笔的手一紧,一支紫毫笔啪嗒断成了两截。

    而郑蕊此刻心中如火山爆发,久久无法平静。她原本以为柏子逸看郑芷的眼神不一样,有一点是因为郑芷有她没有的清白之身,所以他才会对她青睐一点。原来到头来,他们都没有……

    而郑芷被人掳走,回来后尽然还是完璧!为什么她运气总是这么好?为什么所有人都愿意珍惜她?

    郑蕊捏着帕子的手因为用力过度而轻微颤抖起来。

    钱姨娘看到郑蕊从未显现的这么明显的嫉恨神色,她有些慌乱,她不明白郑蕊这出乎意料的反应。自己的丈夫都不愿意碰其他女人,这不是应该高兴的事情吗?

    郑蕊在注意到钱氏疑惑探究的眼神后,她平复了一下自己的情绪,道:“钱姨娘,谢谢你来和我说这些。我这还有些从知县府带来的首饰,有些还是宫里出来的,不知姨娘喜欢吗?”说着,她让玉环把自己的楠木首饰盒拿了过来。

    钱氏嘴上说着不用不用,眼睛却早已被首饰盒里面的璀璨吸引住,已经移不开眼了。

    半柱香后,钱氏颈上多了一条翡翠项链,带着满足的笑容离开。

    郑蕊刚想屏退所有人,她要独自待一会,这时从外面进来的秀妍从袖中拿出一封上了火漆的信,耳语道:“知县大人的飞鸽传书。”

    郑蕊蹙眉,屏退了下人,拆开信封。信中只有简短的几字:郑芷被掳那日与凌霄在一起。

    郑蕊看完信后,嘴角不自觉泛起一丝冷笑。小说吧 www.xiaoshuoba.com小说吧 www.xiaoshuoba.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心头朱砂》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心头朱砂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心头朱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