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章 我是你的救命恩人

小说吧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朱眸劫第二百三十章 我是你的救命恩人
(小说吧 www.xiaoshuoba.com)(小说吧 www.xiaoshuoba.com)    “哦。”慕云漪僵硬地将衣袍举过头顶,也顺带着遮过男子的头顶。

    “挡住你自己就好。”

    男子的语气不咸不淡,慕云漪却也没有照做,依旧同时遮着两人,反正这袍子够大。

    “我说,你挡住我视线了。”

    这一回,慕云漪闻言赶紧把袍子向后撤了撤,雨声噼噼啪啪,她听得不真切,可又觉得真切:男子方才轻轻笑了一下。

    雨越下越大,下山的路也愈发难行,尽管不断放慢了脚步,但由于负重又是黑夜的关系,男子数次脚滑,险些摔倒。

    这时,二人左前方不远处有一间小小的木屋,里面黑着,估么着是农夫山民入山之时,临时搭建以作暂避之用的木屋。

    “雨太大了,先去躲躲吧。”男子看着木屋。

    “嗯。”慕云漪看着木屋,虽说简陋甚至有些残破,但起码是一个可以遮蔽风雨的地方了,自己用衣裳挡着都已是完全湿透了,更莫说男子了。

    两人快速地躲进小木屋,男子摸着黑,在床板边上把慕云漪放了下来。接着又去旁边摸索了一番,在木架上找到了火镰和烛火。

    “噌!噌!”不一会儿,狭小的空间被照亮,二人左右打量,墙上挂着一套蓑衣斗笠,其余便是一张床板、一个木架和一张缺少木板的木桌。

    最后慕云漪的目光落在男子的背影上,从这一夜男子出现一只到此刻,慕云漪始终觉得自己对于这男子有一种熟悉之感,尤其是方才被他背着,那种感觉竟是那样的似曾相识。

    男子也觉察到了身后的这束目光,回过身来,隔着面具,亦注视着她。

    慕云漪咳嗽了一声,正了正身子靠着墙壁,挺起胸膛想让自己显得不这样狼狈。

    却不知这一番“虚张声势”的动作落在男子眼里,更是惹来一声轻笑。

    “你究竟是谁!”慕云漪这次当真是恼羞成怒,纵然这面具男救了自己两次,可总是这种莫名其妙的冷笑算是怎么回事,何况自己也没有求着他来相救。

    “怎么,这么着急知道我是谁,好来报恩?”

    “你……”除了孟漓,慕云漪没有见过这般不羁浪荡之人,于是回击道:“我是担心今后杀了你,找不到你家人给你收尸。”

    男子似是无奈的摇了摇头,然后从胸前掏出一方已经湿了的帕子,走近慕云漪。

    慕云漪下意识的护紧了胸口,因为她总想着这一次男子出现的原因,若不是冲着她来,是不是冲着她手中的元婴血莲?所以一路上她都谨慎地防备着男子对血莲“动手”。

    男子兀自坐在的床边,慕云漪当即伸出了拳头,男子轻而易举地接住了她直直冲来的拳头,然后强硬得掰下来,用手帕为她轻轻擦拭面颊。

    “我自己来。”慕云漪接过帕子低下头,自己擦拭着脸上的泥土,明明又湿又冷,此刻的她却觉得脸颊火烧般地滚烫。

    为了缓解这种奇异的感觉,她又强硬地开了口:“你究竟是谁,为何两次来救下我,你有什么企图?”

    “企图”二字,便把男子的意图归结为功利阴谋了,但男子却未见丝毫愠色,“在你为难之时,两次恰好出现在你身边,不觉得这是缘分吗?”男子盘坐在床边,一手支着下巴,缓缓开口道。

    “你以为我会相信,你的‘恰好’出现是巧合吗?”慕云漪冷笑,“阁下不如直接讲明比较好。”

    “好吧,我找到你,却是是想同你合作。”

    “不要避重就轻,你还没有回答我你是谁。”慕云漪目光锐利,她急切地想要知道这张面具之下究竟是谁,不肯以真面目示人,究竟是真有苦衷,或是此人根本就是旧相识。

    慕云漪再一次追问:“我们认识,对吗?”

    “是啊。”

    果真吗,他就这样承认了?慕云漪直起紧紧地盯着男子,仿佛下一刻就要把他的面具揭下来。

    男子似笑非笑地说道:“我认得你是安和公主,而你认得我是你的救命恩人。”

    慕云漪身子一散,斜靠在一旁,懒懒地说道:“阁下既说要合作,却又不肯告知身份,也不肯以真面目相对,试问这算是哪门子的诚意?”

    “我戴着面具并非故意不以真面目示人,而是因为我曾身历一场灾难,毁了容颜,未免吓到旁人,故才以面具遮脸。”男子轻轻碰触了那看起来极薄的张鎏金面具,语气诚恳不似是说谎。

    “至于我的身份,既然你想知道,我便告诉你。”

    慕云漪闻言,静静地等待着男子身份的揭晓。

    “公主可听说过,东昭皇帝东陵巽的后宫中,曾有位淑贵妃?”

    “坤仪宫?”慕云漪脱口说道。

    “看样子,安和公主虽身为西穹之人,对于东昭皇宫的过往秘事也掌握的不少啊。”男子说语气听不出情绪。

    淑贵妃?慕云漪在听到这三个字的那一刹,内心就猛地跳了一下,这太奇怪了,这些日子以来,自己经历的事情,不论好的、坏的,似乎都多多少少与这位已经薨逝的神秘女子相关,可自己与淑贵妃分明从未谋面、素不相识,这一切究竟是巧合,还是背后早就有一只手,在暗中牵动着这一切,而自己不过是一枚棋子。

    那么眼前这名男子与淑贵妃又是何关系?

    慕云漪耳畔突然回响起方才男子的话,“历经灾难,毁了容颜……”

    “莫非你是……”

    “轰隆……”慕云漪话未说完,外面又是一声惊雷。

    待雷声平息下来,慕云漪道出心中冒然出现的这个无比荒唐的猜想:“你是东昭大皇子,东陵爝?!”

    “不,这世上从没有东昭大皇子东陵爝。”男子的面具之下看不出情绪,语气如同雨后的湖面,静无波澜:“只有淑贵妃的儿子,莫衍。”

    东陵爝或是莫衍,本就是同一个人,都是东昭皇帝东陵巽和淑贵妃所生之子。

    东陵为姓,“爝”字是东陵巽为亲儿所选,甚至暗涵承继大统之意,只是淑贵妃一朝被冤,这一切伴随着她坤仪宫的一场大火化为灰烬。

    。m.

    小说吧 www.xiaoshuoba.com小说吧 www.xiaoshuoba.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朱眸劫》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朱眸劫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朱眸劫》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