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2 暴怒的魏老 为51000金钻加更

小说吧推荐各位书友阅读:51881112 暴怒的魏老 为51000金钻加更
(小说吧 www.xiaoshuoba.com)(小说吧 www.xiaoshuoba.com)    一句你们可太乱了,完美诠释了魏老此时此刻的心境。

    他真觉得南王、春少爷和红花娘娘之间很乱,我是南王和红花娘娘的儿子,春少爷又和红花娘娘在一起……

    连我都觉得脑袋有点大了。

    不光是魏老,现场站着的大部分人,无论杀手门的还是隐杀组的,都是第一次听说这件事情,也是个个瞠目结舌、目瞪口呆。

    魏老微微摇头,显然无话可说。

    南王和春少爷似乎都想解释,嘴巴都动了好几次,但是最终什么都没有说,一来魏老根本没问,二来解释的话,真的说来话长,特别特别的长。而且还牵涉到我不是南王亲儿子的事,南王不可能自曝其短,说自己家的这些事;春少爷也不了解其中内情,更没办法随口胡说。

    只能任由魏老这么误会了。

    魏老又问南王:“所以,这就是你组建隐杀组,专门和杀手门作对的原因?”

    “倒也不是,我……”

    南王都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了。

    “行了行了……”魏老看出来南王说不下去,无奈地摆着手说:“我不在的这几天,看看你们把天城搞成什么乌七八糟的样子了!现在我回来了,你们可不能放肆了,我之所以留着你们两个,没有打击杀手门和隐杀组,是因为将来要用你们!我不管你们在其他地方厮杀成什么样子,天城绝不可以,知道了吗?”

    “是!”南王和春少爷齐声答应。

    将来要用他们?

    魏老要用他们干什么呢?

    我猜不出,感觉南王和春少爷也不知道。

    就听魏老继续说道:“好了,都各自领着自己的人回去吧!大晚上的不睡觉,跑这打架来了,你们可真够闲的,当自己还是十七八岁,天天热血冲头?”

    “是。”南王和春少爷再次点头答应。

    魏老站在原地没动,显然要亲眼看着他们各自散去。

    南王和春少爷分别开始行动。

    隐杀组的归隐杀组,杀手门的归杀手门。

    大家分别把受伤的人搀扶起来,各自都有一些牺牲的,尸体也被收殓好了。

    整个过程十分安静,魏老在这,谁也不敢说半句话,哪怕是受了重伤的都不敢叫唤。

    春少爷和南王也都受伤不轻,身边各自围绕了几个人,也不知道春少爷说了什么,有几个杀手门的朝我这边走了过来,显然是要把老乞丐带走。

    我一下急了,立刻挡在老乞丐的身前,说了一句:“不行!”

    我的声音其实不大,但是因为现场太安静了,安静到地上掉根针都能听到,所以我一开口,所有人都“唰”的一下朝我看来。

    包括魏老也看了过来。

    魏老显然很厌烦这种骚乱,作为华夏的头号人物,“四海升平”是他最希望看到的,一旦有人捣乱、生事,他就会很愤怒。

    魏老皱着眉说:“又干什么?!”

    像我这样卑微的身份,理论上来说根本没资格和魏老说话,甚至和他对视一眼都觉得压力重重。不光是我,现场的大部分人都是这样,所以大家基本一句话都不说,知道这种时候根本没自己说话的份!

    我本来也是这样的,我对自己认识的很清楚,就算我是小南王,掌管一整个省的地下世界,甚至还是南王的儿子,我也知道自己的身份距离魏老相差甚远,就是一个地下、一个天上。

    但我不能再沉默了,再不说话,老乞丐就要被带走了!

    我有些激动地说:“这是我师父,我不能让他们把我师父带走!”

    老乞丐一走,必死无疑。

    春少爷立刻说道:“魏老,被军大衣包裹的那个就是老叫花子周鸿昌,他在杀手门犯了错,我要把他带回去处置!”

    魏老点了点头,冷声说道:“这是杀手门的事情!”

    言外之意,别人无权干涉,哪怕我是老乞丐的徒弟,也没资格插手这件事情。

    简简单单的一句话,就给这件事定性了,脑子稍微活络一点,就知道不该再插嘴了。

    南王都冲我使着眼色,让我别再继续坚持了,否则将会引火烧身、大难临头!

    可我怎能眼睁睁看着老乞丐被带走、被杀死啊!

    哪怕大祸临头,我也不能袖手旁观,老乞丐对我和程依依有天高地厚之恩,我们该以性命相报、相还!南王可以不管,他和老乞丐本就没有什么交情,可我不能不管啊。

    所以我略有些激动地说:“魏老,我师父没犯错,因为南宫卓是战斧的人,所以我师父才把他杀了的!”

    顺便,我又把那天的事给他讲了一下。

    魏老皱着眉说:“你有什么证据,说南宫卓是战斧的人?”

    证据?

    这我当然没有,要有的话,也不至于发生今天的事。

    春少爷立刻说道:“魏老,我仔细调查过了,南宫卓跟战斧一点关系都没,如果不能处置老叫花子,杀手门会人心不服!”

    魏老点了点头:“你把老叫花子带回去吧!”

    春少爷摆了摆手,让那几个人动手。

    到了这种时候,稍微识点抬举的人,都知道不能再说话了,和华夏的一号领导作对,还是一而再再而三的作对,这根本就是作死的节奏啊。

    但我还是挡住了老乞丐,面色坚毅地说:“不行,你们不能把我师父带走!”

    不光是我,程依依也是一样,和我站在了一起,共同挡着老乞丐。

    “放肆!”魏老终于勃然大怒,怒气冲冲地说:“我说话是不是不管用了?!”

    魏老这一句话,犹如天上打了一道闷雷,众人俱是心神一颤,有胆子小的差点坐倒在地。

    即便是之前刚出现时,杀手门和隐杀组已经打成那个场子了,现场鲜血淋漓、残肢断臂,甚至死了好几个人,魏老都没这么生气,只是沉了沉脸。现在,他是真的怒了,怒火中烧的怒,这大概是第一次有人敢忤逆他的命令!

    “咔咔”的声音响起,那二十个警卫员同时将枪举了起来,对准了我!

    只要魏老一声令下,我将当场中弹身亡。

    到底是我爸啊,南王顿时急了起来,立刻好声好气地说:“魏老,您别生气,这孩子从小没有大人管教,性子有些野了,您大人有大量,千万别和他计较!”

    “二十多岁了,还是小孩子?!”魏老沉着声说:“南王,你不用替他说话,此子烈性难改,必须得到教训!我再问你一遍,你让不让?”

    春少爷也咬牙切齿地说:“立刻让开,听到没有?!”

    我怕啊,怎么可能不怕,魏老只要哼上一声,我当场就魂归西天!

    但我还是硬着头皮说了一声:“不让!”

    “好,有种!”魏老一抬手,准备让人枪毙了我。

    “魏老,不要!”南王颤颤巍巍地说:“你相信我,我会教训他的!”

    南王的声音都嘶哑了,显然正处于极端的惊恐中,他是真的很害怕我会被枪打死。

    就连春少爷都紧张地说:“魏老,我不带老叫花子走了,你放过张龙吧!”

    如果我真被魏老下令打死了,春少爷也不好向红花娘娘交代,红花娘娘指不定怎么和他玩命!

    但是,他说得明显晚了。

    “谁都不用替他求情!”魏老大声说道:“我已经有许多年没杀过人了,今天也不妨开一回戒!”

    说着,魏老就要放下手去,只要他的手一放,我就彻底完了。

    就在这个当口,我“噗通”一声,冲着魏老跪了下来,程依依也跟着跪了下来。

    我红着眼,冲着魏老嘶声喊道:“魏老,我师父真的是冤枉啊!他虽然不是什么好人,可他真心爱着这个国家,始终以一己之力对抗整个战斧!之前为了打战斧的a级改造人金振华,他差点把命都搭上了!他常说的一句话,就是国家有难、匹夫有责,绝对不会眼睁睁看着一群洋人侵蚀华夏!魏老,我不知道国家是怎么看待战斧的,也不知道国家打算怎么对付战斧,可我师父真的问心无愧,为这个国家付出了很多!

    南宫卓真是战斧的人,我亲眼所见、亲耳所闻啊!南宫卓在杀手门地位尊贵,相当于‘军师’的位置了,如果他都被战斧所吸收了,杀手门中又混入了多少战斧的奸细!魏老,您留着杀手门肯定是有用的,或许已经筹谋好了什么大的计划,也不希望杀手门被战斧所控制吧?我师父死了不要紧,可他一旦冤沉海底,整个杀手门都完了,没准还会影响到您的整个计划!魏老,您是心怀天下的大人物,一定要慎重考虑这件事啊!”

    说到最后,我的眼泪都挤了出来。

    程依依甚至都泪流满面。

    听过我一番慷慨激昂的话后,魏老显然有所触动,也可能是我说到他心坎上了,他的脸色不再那么愤怒了。

    他摆摆手,让那些警卫员放下枪,又看着我,沉默半晌之后,才沉沉地说:“可是,春少爷已经查过了,说南宫卓和战斧没有关系!在这事上,我肯定相信春少爷,要多过相信你!”

    这是肯定的,春少爷是杀手门的老大,身经百战、地位尊贵,肯定比我说话有份量多了。

    魏老相信春少爷也是很正常的。

    “一个月!”我激动地说:“给我一个月的时间,我一定把南宫卓是战斧卧底的证据拿出来!”

    小说吧 www.xiaoshuoba.com小说吧 www.xiaoshuoba.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5188》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5188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5188》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