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2章 清军工兵的神龛

小说吧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晚清神捕第702章 清军工兵的神龛
(小说吧 www.xiaoshuoba.com)(小说吧 www.xiaoshuoba.com)    十一月中旬,李国楼随同刘明灯行军,两人抵达新路坡前沿阵地。

    傅先楚对于李国楼、刘明灯到前线,打心底里腻味。指挥官不喜欢长官来前线指手画脚,除了担心长官的个人安危,还会被抢去指挥权。但腿长在长官身上,傅先楚只能带着李国楼、刘明灯,参观前沿阵地,详细的介绍战况。

    从表面上,看不出军官之间有何矛盾,都是同一条战壕的战友。暗地里的龌龊,不为他人所知。

    新路坡已变成一片焦土,沿着山势向上的日军阵地,被清军的炮火摧残,没有一块土地是完整的。

    一些山坡上的一些工事,已在清军手中。但主体工事依然在日军手里,在狭小的山坡上,战斗每天都在继续。

    攻坚战变成消耗战,四百多名清军和一千多名番兵,牺牲在这块土地上,断肢残骸见证了中华男儿的忠勇。清军锲而不舍的猛攻日军阵地,离日军高坡上的主体工事只有五百米距离。但越往上,山势越陡峭,清军的攻势停涩不前。

    建武军有许多老式大炮,傅先楚调来八十门威力凶猛的臼炮,用以巩固阵地。臼炮发射数千枚的铅弹,一炮就是一个面,三四十米之内,把日军打成筛子。让想夺回阵地的日军,吃了大亏。

    日军没有夺回半山腰的阵地,清军也没有攻破山顶的阵地,新路坡看似变成死局,战事呈胶着状态。

    但清军没有停止挖地道,那炸药爆破的声音,昼夜不停歇,日军也知道清军的诡计,脚底下不断传来地动山摇的晃动,好似地震的感觉。

    躲在堡垒里的日军明知末日来临,却也无计可施。一台强功率的电台,发出“玉碎”的电文,让全世界的人知道,日军是多么顽强。

    一群军官手持单统望远镜,观看敌人阵地。李国楼猫着腰,问道:“敌人山洞里的还有多少敌人?你们搞清楚没有?”

    傅先楚听出李国楼的不满情绪,已经频临爆发的边缘,长官发火,后果很严重,很有可能要撤换战地指挥官。傅先楚赶紧说道:“从抓到的俘虏口里侦知,新路坡上有日军超过一个军团的兵力,加上从兰花城逃回来的日军以及一些杂牌军,约有一千五百多人,青铜炮超过百门。依照我军战况分析,打到现在敌人还剩不足一千人。缴获三十五门日军的青铜炮,毙敌八百多人。”

    傅先楚偷窥李国楼表情,但见李国楼闷声不吭,急忙加一句:“我已经小心用兵,把伤亡降到最低了,我军战死不足五百,受伤的情况也在承受的范围之内。”

    傅先楚没有说番兵的死伤情况,刘明灯心领神会,赶紧说道:“这就好,加紧坑道作业。傅先楚,你要争取早日夺下新路破主阵地。”

    “是!保证完成任务,没有意外,我准备了五千斤炸药,五天之内就能来一次狠的。”傅先楚赌咒发誓一回。

    李国楼没有被傅先楚的话蒙蔽,打破砂锅问到底:“傅先楚,不许骗我,毙敌八百多人,你核实过吗?”

    傅先楚洒然而笑道:“李总指挥,你不是难为我吗?大致差不离,我军的大炮也不是吃素的,你说是不是?”

    “傅先楚,千万不要骄纵,日军还是很有战斗力的。特别是守住泥渡河,不要让日军偷渡过河,逃回琅峤港。”李国楼严肃的咳嗽一声,表现出一名指挥官的从容稳重,与他原来的性格迥然不同。

    “这我也想到了,泥渡河沿岸派驻了三千人马,还在对岸挖了一道十里长的深沟。”傅先楚能说会道,没让李国楼抓到把柄。

    环境改变人的性格,李国楼老成持重,在一帮三四十岁的高级军官之中,看不出年龄的代沟,像一个老狐狸般狡诈。李国楼微微点头,岿然不动的从望远镜之中观看日军阵地。

    “傅先楚,你说挖了十里深沟的,明天一早我就去看,少一里,找你算账。”刘明灯也没放过搭档傅先楚,军人一诺重如泰山,做事刻板严谨,决不能粗心大意,夸夸其谈。

    “刘镇台,你还不相信我嘛,我早就去查看过那条深沟,没有十里,也有九里。”傅先楚大言不惭,准备连夜突击那条深沟。

    傅先楚一使眼色,就让副官先去查看一遍,手下人也不会胡来,就是让副官去再看一遍那条深沟,有问题现场解决。

    傅先楚在和副官窃窃私语,李国楼、刘明灯心知肚明,都清楚傅先楚在讲什么?长官就是圣人,非礼勿视,非礼勿听,非礼勿言,非礼勿动。

    只有皇亲贵胄不懂人间疾苦,李国楼不会计较手下人的这种小动作,升上来的官员,都干过这种事。

    新路坡山顶山,有三面太阳旗,在阳光下分外刺眼。让人看得窝心,顽强的日军守住了阵地,太阳旗插在大清的土地上,让人汗颜。

    热兵器作战,改变了指挥官的作用,李国楼从远处观望新路坡。

    此时,清军是两面作战,大西北和台湾都在作战,新疆战事更是糜烂,北疆已成一个独立王国。安集延人建立了哲德莎尔国,俄国人趁虚而入侵占了伊犁六城。

    李国楼脑海里想得最多的是,建功立业,他还想收复新疆,与沙俄较量一番。台湾战役有个完美的收官,对他来说太重要了,这是他作为统帅的资历。

    所以李国楼极力反对与日本人谈和,还想打下去,花再大的代价,也要肃清日军。

    清军与日军作战已经超过半年,对日军的战术有了深刻了解,不敢有少许懈怠。清军使用夜战攻打新路坡,日军利用夜色发起发冲锋。敌我双方在狭小的山坡上争斗,杀得血流成海,都在拼命,谁都不愿认输。

    论战斗的意志力,无人可以与日军比肩。若不是清军占据优势兵力,有番兵可以消耗,早就被日军打败了。

    在大西北作战,回人是一个彪悍的民族,而且有统一的信仰。回军面临险境,就没有玉石俱焚的决心。回军作战不利,就会选择投降,而且是头领带领全族一起投降。

    布道者“阿訇”的嘴皮子会有另一种说辞,来为自己投降开脱。

    可日军很少投降,固守死地依然非常顽强,新路坡打了二十多天,主峰的阵地依然插着太阳旗。

    李国楼不能跑到半山腰去查看阵地,那太危险了。除非战况危机,战火已经燃烧至眉毛底下。

    李国楼对于老军务傅先楚没什么不满,让他带兵打新路坡,也只能如此,火炮和拼刺刀一起上。总不能让成千上万的人猛冲,人海战术也要有个度。这是一场意志品质的考验,清军占据人心优势,持久战必胜。故此,李国楼退而求其次,带领一众军官,去看工兵挖的地道。

    工兵作业需要老兵教习,新兵才会领悟。军官同样需要学会各种技能,才能在战场上发挥优势。

    通常工兵是由矿工组成,清军喜欢招募挖煤的矿工做工兵。所以工兵带有许多矿工的习俗,挖地道有许多讲究,工兵除了信奉关帝,心目中还有一尊更重要的神。

    硕大的洞口就供奉着“窑神爷”,在供台上设有窑神爷的牌位。

    李国楼进入洞口,就向窑神爷参拜,上香、磕头,嘴里念念有词:“窑神爷保佑大清,期望第一响,就让敌人灰飞烟灭。李国楼在此发誓,以后在新路坡山顶,给窑神爷建一座寺庙。”

    但见一尊一尺高的檀香木制成的窑神爷,受众人膜拜。军官和工兵,无比虔诚的磕头、上香。

    供台旁边挂有一副楹联,上书:

    上窑好多事,下井尽平安。

    原来窑神爷的尊荣是一只硕大的老鼠,富态可掬,惟妙惟肖。窑神爷底盘还雕琢有一串谷穗、高粱穗、玉米棒子、黄豆荚,老鼠像前方摆有三碟贡品,有花生、酥油、米饭。

    这是清军工兵的保护神“窑神爷”,工兵进出地洞,都会在洞口参拜窑神爷。

    工兵的祖师爷是矿工出身,矿工在井底下与老鼠为伍,老鼠以吃朽木为生,矿工不会伤害老鼠。

    矿井里有老鼠对于矿工来讲,是一件好事,说明井底下的坑道人可以走动。若是老鼠背着小老鼠逃窜,那么井底下就有危险,坑道里泄露有毒气体,矿工立即会撤出矿井,老鼠在矿工眼里是有预知能力的“神”,衍生至后来,老鼠就演变成了“窑神爷”。

    清军中的工兵相信窑神爷,每次挖地道,都要祭拜窑神爷。地上撒的粮食,就是用来供奉觅食的老鼠。

    李国楼只是在洞口驻足一会儿,没有深入地洞,但他让手下的军官,轮流钻地洞,这是最直接的经验,学堂里学不到的经验。

    从肮脏污秽的地洞出来,军官们都变成泥人,样子颇为狼狈。

    无论军官们内心怎么想?李国楼就站在洞口,军官们知道李国楼喜欢整人,没有人敢抱怨,也没有人敢把污泥抹在李国楼身上。

    李国楼随便的一站,由内而外散发出一股威仪,让所有军人敬服。一群军官战战兢兢的立正,谁都不敢乱说乱动。

    李国楼扫视一番过后,问道:“知道我为什么要你们钻地洞吗?”

    泥猴一样的李运开,大声回道:“知道!这是长官为了我们好,让我们学习打仗。”

    其他人纷纷点头,一致赞同李运开的说辞。

    李国楼说道:“为了你们好,那是当然的。因为接下来攻打龟山,不是爬山,就是攻打山上的堡垒,非常艰苦。日军的碉堡都修建在险要的山道之上,火炮对这种碉堡也没办法,只有依靠挖地道,把日军的碉堡炸毁,通过慢慢的蚕食,压缩日军的地盘。你们都是带兵之将,要爱惜手下的战士,所以都要学会坑道作战,现在明白了吗?”

    “明白了!”众多军官意气风发的扬着头,信心百倍,还有最后一役等着他们,山地战将让这些军官一展身手。

    日军胆小如鼠,躲在龟山的日军大部队已经不敢摆开战场,正大光明的作战了,只敢使用堡垒战术,来抵御清军的进攻。

    艰苦卓绝的山地战,最为考验军人的意志。

    李国楼看似沉稳,其实承受巨大压力。同治皇帝好大喜功,催促他早日收复琅峤港。可他还是按照新路坡的实际情况,修改了进兵方案,在新路坡打一场旷日持久的攻坚战。

    朝堂上有人说他,“拥兵自重!志得意满!”

    “骄纵跋扈,纵容番兵!”

    这是欲加其罪,何患无辞!蛮夷从来不读圣贤书,只看重实际利益,生理需求是人类本性,总要有地方发泄。番兵又不是压在五指山下的孙猕猴,只有两只爪子。

    李国楼没有写申辩折子,而是亲临前线督战,希望早日攻下新路坡。

    小说吧 www.xiaoshuoba.com小说吧 www.xiaoshuoba.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晚清神捕》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晚清神捕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晚清神捕》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