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祖宗在花郎(下)

小说吧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创世至尊第七章 祖宗在花郎(下)
(小说吧 www.xiaoshuoba.com)(小说吧 www.xiaoshuoba.com)    这一下,朴恩泰等人傻眼了,他眼珠子转了半天,终于又想到了一个说辞:“这也说不准,没准你们这一支是从我们花郎迁移出去,后来并入了广陵孙氏呢?”

    副使连忙说道:“正是,必然如此!”

    洪禹忍不住了正要开口,大皇子赶紧抢先说话免得再闹起来:“算了算了,咱们不说孙先生了。”

    朴恩泰哼了一声,很是不屑道:“孙先生其实也算不上什么了不起的人物,我只是举个例子罢了,其实另外有一位更加有名的人物,那才是我们花郎的骄傲。”

    大皇子随口问道:“谁啊?”

    朴恩泰傲然道:“便是大夏五大一品之中曹鬼雄阁下!”

    噗!

    洪禹又喷了一口酒,大皇子诧异的看着他,洪禹赶紧道歉:“殿下赎罪,实在是……”他也不知道怎么说了。

    曹鬼雄在一旁,滋溜一声又喝了一杯,就好像不知道朴恩泰再说自己,放下酒杯淡淡道:“满上。”

    他身后的那名侍女是真的有些不耐烦了,禹少爷从哪里找来的这个馋酒鬼?好像几辈子没喝过酒似的,自从进来酒一杯连着一杯,根本没有停过。

    这宴会厅十分宽大,中间留出足够的空地表演歌舞,大家都依循古礼跪坐,因而食案并不高,侍女站在后面每一次倒酒都要弯下腰来,这一起一落,次数多了也有些受不了,侍女已经有些腰疼了。

    她故意磨蹭了一下,曹鬼雄却没有耐心等她:“倒酒!”

    侍女暗自撇嘴,可是毕竟是殿下的客人,容不得她使性子,仍旧乖乖的满上,可是心里面的不满已经到了一个顶点。

    朴恩泰仍旧侃侃而谈:“曹大人祖上乃是我花郎国平连乡士绅,武道传家,绵延三百年,乃是当时我花郎盛极一时的武道名家,原本姓金,后来迁移进入大夏之后,才改为曹姓!”

    那副使也是极为兴奋,双手按着食案,信誓旦旦道:“这件事情千真万确,在我花郎国内,几乎人尽皆知,曹大人乃是我们花郎的子孙,我花郎国以他为荣!”

    洪禹笑嘻嘻的看着,已经一点也不着急发作了,因为他知道,自己可以看戏了,因为肯定有人按耐不住要发作的。

    只是他没有想到,率先发作的不是曹鬼雄,而是他身后的洪申。

    一品合真在洪申这种醉心武道的武者心目中,绝对是完美的偶像。竟然有人敢说大夏的一品合真其实是花郎人?洪申虽然明知道这种场合自己说话不合适,但仍旧按耐不住怒气呵斥道:“一派胡言!曹先生出身衡阳曹氏,在衡阳当地乃是有名的大族,曹氏祠堂内,最早的一座族碑,乃是一千八百年前留下的,怎么可能来自花郎?”

    朴恩泰两眼一瞪:“我花郎大批学者都考证过了,这件事情绝对没错!你们大夏不要掩耳盗铃自欺欺人,我们花郎人优秀的血统,在曹大人身上得到了完美的体现……”

    洪禹纳闷,曹酒鬼怎么还能忍得住?你祖宗都被人给换了!

    他一斜眼,之间一旁的曹鬼雄又喝了一杯:“倒酒!”

    那侍女无奈道:“先生,这一壶没了,我这就去换。”

    曹鬼雄一点头:“正好趁这个空闲时间处理点事情,你速去速回。”

    侍女一撇嘴,从背后丢给曹鬼雄一个鄙视的眼神,小腰一扭去了。

    曹鬼雄一抹嘴边胡子上的酒渍,抬头望向朴恩泰,原本平淡的一个人,忽然之间改天换地般的发生了巨变。

    那双眼睛之中,喷出两道长达半丈的金光,朴恩泰直觉的一股滔天的气势,天崩地裂一般的扑向了自己。

    不光是他,在曹鬼雄爆发的一瞬间,整个花郎使团十二个人,全都被他强大的灵魂力量威慑,呆呆的坐在那里,一动也不能动。

    大皇子身边四大三品显圣一起变色,哗啦一声冲上前来:“保护殿下!”

    曹鬼雄很是随意的抬起手指,朝他们四个一点:“你们别动,这件事情跟你们没关系。”

    四大三品显圣大汗淋漓,调动了全身的武气,却不能动弹!

    曹鬼雄看着花郎人,平淡却非常肯定地说道:“这件事情我比你们清楚,因为我就是曹鬼雄。

    三百年前花郎有一个行进的家伙来到大夏,那家伙号称花郎三大高手之一,说什么要来大夏以武会友,实际上就是打定主意耀武扬威来的。他的第一站,就是我们曹家。那个时候族中最强大的也只有一位三品显圣。看到姓金的口气颇大,就很是忐忑的派出族内第一高手出战,结果一招那姓金的就趴下了。

    后来才弄明白,那家伙只是一个四品通法,这种货色居然都能是全国三大,当时成了族内的一个笑话。

    姓金的的确是迁入了大夏,也就在我们曹家,不过是因为姓金的比武输了,比武之前约好了,输了的全族成为奴隶。这可是姓金的当时自信满满的提出来的条件,我们曹家不答应,他还讽刺我们害怕了。

    可是他绝对没有改为曹姓,因为我们这个姓,花郎国的人根本不配拥有。

    姓金的一家完全没有信用,当年举族为奴,只是因为害怕不遵守诺言遭到报复。可是后来三十年,这一家人就陆陆续续全都逃跑光了。

    直到现在,在我们老家那里,要是骂别人‘你是花郎人’,那可是最大的侮辱,不是生死大仇,不能轻易说出口的恶毒言语!”

    曹鬼雄说完,气势一收,从一位藐视苍生的至尊武者,又变回了一个普通人。他敲着桌子道:“酒呢,还没拿来?”

    那侍女在他说出“我就是曹鬼雄”的时候,已经两腿一软瘫在了地上,刚刚拿回来的一壶酒全撒了。

    曹鬼雄不满地一皱眉:“怎么回事?”

    侍女很想赶紧站起来,再去给这位至尊武者重新拿一壶,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浑身发软使不上劲。而且想要说话,却总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开不了口。

    小说吧 www.xiaoshuoba.com小说吧 www.xiaoshuoba.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创世至尊》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创世至尊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创世至尊》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