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北荒真经

小说吧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创世至尊第二章 北荒真经
(小说吧 www.xiaoshuoba.com)(小说吧 www.xiaoshuoba.com)    第二天清早。

    “爷爷。”洪烈躬身问安,坐在家族宴会厅中央的洪胜日微微一摆手:“坐下吃早饭。”

    “是。”洪烈刚坐下,一个十三四岁的女孩,扎着马尾辫,一身英姿飒爽的男儿装扮走进来。

    “爷爷。”

    “兰儿来了,一起吃吧。”洪胜日看到孙女脸上露出一丝笑容。

    洪怡兰又向兄长问好,然后坐在了洪烈的下首。

    下人们送上清淡可口的早餐,一家三口低头吃着,并不说话。

    洪胜日看着偌大的宴会厅,只有祖孙三人在用餐,心中不免有些凄凉。武都四大天柱,哪一家不是儿孙满堂人丁兴旺?唯独他洪胜日……老人暗暗摇头。

    说起来他也有三个子女,只是大儿子洪承业如今的所在,让人唏嘘,不说也罢。

    二儿子洪承略夫妇七年前为国捐躯。

    小女儿洪承瑶五年前在和北方狄戎大战之中下落不明。

    自小女儿失踪,老妻便开始闭死关,到现在也没有出来。

    洪胜日知道老妻的良苦用心,但是却心中苦涩:这老婆子,就算是真让你晋级成为一品合真又能如何?洪家已经这样了……

    洪烈喝着碗里的白粥,忽然感觉到什么,一抬头,爷爷正看着自己,但是眼神很快挪开了。

    可是接下来几次,爷爷都有意无意的看着他。洪烈心中明白了,主动说道:“爷爷,二弟昨日的伤势看上去沉重,不过并无大碍,昨晚上我去看他的时候,已经大好了。”

    洪胜日明显松了一口气,嘴里却恨恨道:“这个不成器的畜生,死在外面才好,免得给我们洪家丢人现眼!”说着,狠狠扒了几口饭。

    一边的小妹洪怡兰再说到二哥的时候,也是一撇嘴,神情有些鄙夷。

    洪烈想了想,还是说道:“爷爷,我感觉这一次二弟受伤之后,跟以前有些不一样了,说不定真是幡然悔悟了呢。”

    “哼!”洪胜日重重哼了一声:“你少帮那个小畜生说好话!幡然悔悟?他这些年做了多少坏事蠢事?能幡然悔悟,太阳从西边出来了!”

    洪怡兰也是一脸不信,只是不跟大哥争辩罢了。

    就在这时只见二管家洪安焦急快步进来:“老爷,少爷,小姐,您们快去看看吧,二少爷他又发疯了……”

    洪胜日不出意外,只是狠狠瞪了洪烈一眼。洪烈脸上火辣辣的,他刚说了二弟似乎痛改前非,结果洪禹又闹事了。

    “那个畜生又干出什么好事了?”洪胜日不动如山,洪禹冲撞过圣驾,调戏过道门圣姑,还曾经试图抢夺将士军功,各种坏事做尽,不管他干出什么事情来,洪胜日都是一点也不惊讶。

    洪安无奈道:“二少爷闯进了兵书府库!老爷您吩咐过的,兵书府库没有您的命令,任何人不得进入!”

    兵书府库就是洪府的,只不过里面收藏的全都是珍贵无比的武学典籍!大夏王朝武者九品,武学典籍同样也分为九品,想要修炼到更高的境界,首当其冲就是要有相对应等级的武学典籍。

    九品武典怎么也不可能修炼到八品。

    而洪老爷子南征北战几十年,收缴的武学典籍多如牛毛,收入兵书府库的,至少也是六品以上。随便一本放出去,都会在大夏境内引起一阵血雨腥风的抢夺。

    当年建立兵书府库,对于洪家而言,乃是一项百代功业,要泽被后世的,只是谁也没想到,才三代,洪家就快要绝后了。

    这兵书府库,本来就是给后代准备的,因此原本从大儿子洪承业,到小孙女洪怡兰都有资格进入其中钻研武学典籍。可是四年前败家子洪禹因为手头紧,没的花销,潜入兵书府库之中,盗取了一部珍贵无比的三品武学典籍《玄元魔火破》!

    然后堂堂三品武学典籍,如果在拍卖会上,至少能拍到三百万两白银的珍贵宝物,被洪二少十万两银子卖了。

    后来虽然洪老爷子大怒,偷偷买下这部《玄元魔火破》的人畏惧洪家权势,主动返还了这部典籍,可是毕竟这部功法已经流传出去了,那人必定暗中抄录了一份。

    这件事情惹得洪胜日大怒,亲自动手把洪二少打个半死,然后宣布,从今以后,没有他的命令,任何人不得进入兵书府库。

    但实际上,洪烈和洪怡兰立刻就得到了爷爷的授权,唯独把洪禹给排除在外了。

    而今,洪禹居然又闯进了兵书府库,洪胜日的脸色刷一下子就阴沉下来:“这个小畜生又想干什么?是不是又没钱花了?他不是长本事想到强占商户的财产了吗,怎么又回来打家中典籍的主意了!”

    洪烈暗暗一叹,爷爷对一切了如指掌,二弟那点事情,根本瞒不住他老人家。

    洪胜日一口喝完粥,抹了一下嘴,大步出去:“看我不揍死这个孽障!”

    ……

    洪禹已经冲进了兵书府库,这里原本有洪老爷子调来的三百武烈精营精锐把守,还有洪府之中四大三品高手坐镇,只是这些人又哪敢真的阻拦洪禹?

    尽管洪禹是出了名的废物二世祖、败家蠢纨绔,但那也是老爷子的血脉延续,阻拦一下也就罢了,别看老爷子每次揍他揍得很,真要是被别人打了,老爷子必定暴跳如雷跟踩了尾巴的猫一样。

    尤其是这四大三品高手,可是很清楚,昨天夜里老爷子表面上不动声色,暗中其实已经大肆调动高手,追查洪二少受伤的事情了。

    洪老爷子这些年韬光隐晦,连带着好像脾气都好了许多,这样大量调集高手,已经是四五年没有的事情了。

    洪禹不理会那些阻拦,就是自顾自的往里走。他认定了这些人绝不会真的下狠手,于是一路虽然不顺利却成功的进入了兵书府库。

    而后,他将所有的人都赶了出去,关上门,自己坐在了兵书府库之中,他这才微微松了一口气。

    上一世,他一直小心翼翼,没背景、没家世,在一个“轮流发生性关系”的社会之中,随便一点小权势就能压迫的平头百姓无法反抗。

    这样的环境下谁不是瞻前顾后,谨慎又谨慎?

    洪隅更是这样,刚才不管不顾的闯进来,颇有种彻底放开的感觉,就好像一个人蜷缩的时间太久了,忽然伸展开来,那种舒爽感不言而喻。

    他心中一动,或许自己这一生,不必再像上一世那般生活,可以率性而为,对镜问心,只需上不愧天地、下不愧亲族,其它随我,快意恩仇,痛痛快快闯一回!

    ……

    他环视周围,兵书府库的占地面积极大,长十五丈,宽有十丈。一根根巨大的铁柱竖立其中,架起了一道道钢梁。

    而每一根铁柱周围,都连带着六只巨大的精铁书架围绕在周围,上面摆满了线装古书,也有不少竹简。

    这些巨大的铁柱和书柜,将整个兵书府库天然分成了几个区域,这些区域的中央,或是一尊古朴的石碑,雕刻着一门传承自洪荒远古的功法;或是一座塔形七层高台,层层堆叠,到了最上面,供奉着一部某位至尊强者留下的传奇功法;又或者,乃是一座深海玄沉铁打造的坚固牢笼,囚禁着一部让人发狂入魔的绝世魔功!

    洪老爷子纵横征战数十年,廉洁奉公,更没有什么别的爱好,唯独爱武成痴,自己大肆搜集,再加上部下们刻意讨好进献,这么多年来洪家的兵书府库之中,累积了大量的武技功法,每一本都价值连城!

    洪禹站在这里,那众多的深奥武技绝学,似乎触动了他身体内的什么东西。

    那潜伏在他某个穴道之中的沙弥法相,缓缓抬起头来,睁开了双眼,顿时一片金光弥漫了洪禹的双眼。

    这只是洪禹自己的感觉,在外人看来,洪禹现在的眼睛并没有任何变化。

    那些众多的典籍,在他的眼睛之中有的“浮动”起来,有的却好似水中磐石,纹丝不动!

    一目了然!

    洪禹心中有一种明悟,自己的双眼“一目了然”应该是某种沙弥法相带来的特殊技能,那些浮动的,应该就是自己现在利用板砖木鱼能够“敲动”的,而那些纹丝不动的,显然是不行。

    洪禹今早一觉醒来,忽然想到了板砖能够从《密研经》上敲击出一尊沙弥法相,那么如果换了其他的典籍,比方说武技,会不会有什么效果呢?

    他的屋子之中,扔着几本旧书,是一些儒家的杂文集,洪禹已经试过了好无反应,但是他不死心,早饭也没吃就直奔兵书府库而来。

    那些浮动的典籍当中,等级有高有低,而那些纹丝不动的也是如此,就是说板砖的作用,并非和等级有关。

    而当他想到这一点的时候,脑海里忽然冒出一个词:缘分!

    那些纹丝不动的,和自己缘分未到。

    他徜徉在兵书府库之中,不知不觉之间,走到了一个区域之中。这个区域的正中央,摆放着一张古旧的青铜长案,上面用黄金白银混合,浇筑了一个书架,十分尊贵的摆着一卷玉简。

    简片两指宽,都是用最上乘的白玉制成,温润的给人一种错觉,好像抓上去,就会是一手羊油。

    将那些简片编织在一起的乃是九股金线编制而成的金绳,只是这些外在的东西,就能够看得出来,这一卷玉简书,乃是整个兵书府库之中非常珍贵的一部典籍!

    而从洪禹的记忆来看,也正是如此。

    这一部玉简书,乃是一品武学《北荒真经》,洪胜日当年就是凭借这部顶尖武学,才能成为大夏王朝第一名将,奠定了二品开神的顶级强者地位!

    清源大陆武者等级九品,不过在九品之下,乃是多如牛毛的不入品武者。

    只修武技、未能凝练出武气的武者,全部都归为不入品,虽然不入品之中实力高下也有天壤之别,但是没有人有兴趣为这些不入品的人划分详细等级。

    相对应武者九品,功法也分为九品,而对于功法的评定则是基于这部功法的“潜力”划分,也就是说,只有修炼一品功法,才有可能达到一品合真的境界,但是并不是说,修炼了一品功法,就一定能够达到一品合真。

    可是如果你修炼的只是二品功法,那就几乎已经断绝了迈入一品合真的可能性。

    洪禹伸手拿起玉简书,忍不住抚摸着。这等极品美玉,果然手感极佳。他轻轻展开来,一枚枚古朴的文字跳入眼中,阐述着一种深奥却浩大的武学理念。

    如今的洪禹已经不是那个败家蠢纨绔了,他冲进兵书府库,当然不是为了偷盗武学典籍出去卖钱,他是真想看一看这些让洪家安身立命的珍贵之物。

    一行行的看过去,洪禹头晕脑胀。他来自于一个科技文明的世界,传统没落,典籍之中所说的一些基本的武学原理,穴道经脉,他全无所知。

    好比那些穴道和经脉,他也许知道名称,但是具体在哪里,有什么用途,他就两眼一抹黑,全都不知道了。

    看了片刻,洪禹已经头昏眼花,摇头苦笑。他伸手摸了摸,怀中的板砖硬邦邦的给了他一丝信心。

    就在他要把板砖取出来的时候,外面传来一声怒吼:“小畜生还不给我滚出来!”

    洪禹一个恍惚,那是“爷爷”的声音。

    兵书府库那两扇厚重的玄铁大门轰隆隆的打开了,洪胜日高大的身形出现在门口,即便是在家中,他腰间那一口宽大厚重的夺日宝刀依旧随身不离。此时的爷爷,须发皆张,怒目而视,手按战刀,一股威严气势如洪水、如山岳,那一瞬间扑袭过来,压的洪禹呼吸不畅,原本就有些孱弱的身躯,甚至不堪重负摇摇欲坠!

    爷爷是真的气急了,浑然不顾及旁人的感受。随着洪胜日进来的两位三品显圣也不由得后退一步,后面的洪烈和洪怡兰更是连退十几步,避开了爷爷的威压。洪烈想到和爷爷正对面的洪禹,忍不住喊了一声:“爷爷,老二承受不了的……”

    洪禹眼看着就要一屁股坐在地上,身体内那不知名的穴道之中,沙弥法相却忽然双唇微动,似乎有袅袅佛音传来,一丝丝的金色光砂从他的口中发散出来,游走洪禹周身。

    洪禹顿时觉得压力一轻,呼吸顺畅。于是站在那威势一时无两的猛将爷爷面前,挺直了身躯,宛如一株古松!

    洪胜日面上怒容不变,心中却是有些惊讶。

    这个孙子很不成器,以往见了自己都跟耗子见了猫似地。而今天,自己盛怒之下,二品开神修为勃发,大小上千场战役锤炼出来的杀气更是迅猛而出,他估计这个孙子不吓得大小便失禁,也必定当场瘫在地上。

    老将军当年曾经在某次出征,战事不利的时候,一怒震惊了三万军阵!

    那些身经百战的老兵尚且受不了洪胜日的威势,更何况洪禹一个废物蠢纨绔?

    可是今天,洪禹却挺拔的站在他的面前,眼神之中没有了往日的懦弱,而是多了一丝愧疚和倔强!

    洪胜日不需要愧疚,洪家乃是将门,将门不相信眼泪,只相信战绩!洪禹可以不必为以往的作为负责,但他必须用将来最好的成绩来回报!

    洪胜日看到那一抹倔强,心中不免狐疑:这小子难道真的被狠狠打了一顿转性了?要真是这样,以前就真不应该过度保护,早早让他被人揍一顿好了。

    “哼!”老爷子怒哼一声,气势骤然一收,身后两名三品显圣原本都运起武气抵挡着老爷子的威压,此时骤然没了对手,身躯不由得一晃。

    反而是洪胜日面前的洪禹,纹丝不动,云淡风轻。

    在洪禹体内,沙弥法相慢慢停止了佛音,那些金色的光雾,从他的体内聚拢回来,包裹在沙弥法相的外围,形成了一片光云。

    昨夜睡眠之中洪禹没什么感觉,这时发现沙弥法相的妙用,暗暗惊讶,没想到这沙弥法相居然如此厉害!

    “你来兵书府库干什么!?”洪胜日沉着脸叱问道。

    后面的洪烈松了口气,就怕爷爷什么都不说,上来就是一顿胖揍。老二身子孱弱,又刚刚受了伤,可真是再也受不住另外一顿毒打了。

    洪禹朝老人微一躬身:“我想借阅一些典籍。”

    “借阅?”老人脸上露出一丝嘲讽的笑容:“该不会是手头又紧了吧?”

    洪禹无可奈何,那事情乃是本主儿做的,但是现在都得算在他身上。

    “如果爷爷觉得不放心,我可以每天来兵书府库,就在这里看,我走之前,请看守此地的高手来清点典籍的数目,数目对上了才放我走。不过不能打扰我看书。”

    老人家翘起来的胡子抖了抖:“你真要看书?”

    “真的。”

    洪胜日脸上没什么表情,心中却在嘀咕:这臭小子要看书?老子的二孙子能看书?这小兔崽子什么时候这么上进过?他要真这么用功,哪会弄成现在这个熊样子?

    洪禹站在那里,反倒是有点琢磨不透洪胜日的心思了,他很担心本主儿以前“罪孽深重”,让老爷子无法信任他,那么他的计划想要施展可就麻烦了。

    洪胜日一挥手:“那好,就按你说的办,你给我记住,老老实实看书,不准有什么鬼主意,要是出了什么事情,我打断你的狗腿!”

    “遵命。”洪禹心中一喜,很乖巧的躬身回答。他对于自己的身份始终还是有些抗拒,也喊不出爷爷,称不出孙儿。

    “洪申!”洪胜日一声大喝,他身后原本看守兵书府库的四位三品显圣之一迈步而出,抱拳应道:“末将在!”

    “以后你就给我好好看着这个小畜生。”

    “末将遵命。”

    洪胜日安排完了,哼了一声一甩袖子去了。转身出门的那一瞬间,一丝异样的喜悦浮上洪胜日的心头:这臭小子难道真的长进了?

    洪禹这个败家二世祖,真的是洪家的一块心病,以前洪胜日不知道想了多少办法,想要让他迷途知返,可是这小兔崽子就是不学好,整天跟一帮狐朋狗友混在一起,被人怂恿着,三天一小祸,五天一大祸,几年下来洪老爷子也绝望了。

    他虽然不管二孙子了,可是如今洪家第三代一共只有三个孩子,随时面临后继无人的窘境,他又怎么可能真的不关心孙子?哪怕是彻底失望,他也还是存着一丝侥幸,某一天孙子会真的幡然恢复。

    现在这小子居然知道读书了,这绝对是个好的开始,老爷子表面上绷得很严实,一张老脸依旧阴沉,实际上心里已经重新燃起了希望。

    ……

    洪禹看到洪怡兰在远传冷哼了一声,根本没有搭理他这个哥哥,小蛮腰一扭干脆利落的走了,也是暗暗摇头苦笑,他还记得这个“妹妹”为什么这么不待见本主。

    妹妹攒了好几年钱,买的一匹狄戎龙驹,喜欢得不得了,结果却让他偷偷牵出来宰了,然后一伙狐朋狗友在武都城外怒水河边美美的来了一顿马肉烧烤盛宴!

    北方狄戎的草原上,出产着清源大陆最顶级的骏马,从小不爱红装爱武装的小妹梦寐以求的就是这样一批龙驹。

    只是大夏王朝虽然和周边的沧澜、楚越、河桑、花郎四国关系都算和睦,唯独和北方的狄戎乃是世仇,双方物资不通,狄戎龙驹原本就价格昂贵,更因为双方不通贸易,狄戎龙驹十分稀少,小妹还是仗着洪老将军亲孙女的身份,才能买到这样一批龙驹,结果却被他给吃了!

    小丫头不恨他才怪。

    洪烈上前来,有些欣慰的拍拍他的肩膀:“老二,加油,只要你肯学好,咱们整个洪家都支持你!”

    洪禹心中有些感动,大哥似乎永远是那么善良,哪怕是被骗了很多次,依旧愿意相信自己。

    〖找本站搜索"CM" 或输入网址:.

    小说吧 www.xiaoshuoba.com小说吧 www.xiaoshuoba.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创世至尊》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创世至尊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创世至尊》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