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禁物

小说吧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创世至尊第一章 禁物
(小说吧 www.xiaoshuoba.com)(小说吧 www.xiaoshuoba.com)    睁开眼的那一瞬间,洪隅还以为自己被抢救过来了。

    他满身疼痛,手里还抓着什么东西,古色古香的木床、阁栏、圆桌、凳椅,花瓶、古籍、砚台,毛笔,外面隐隐传来争吵声,这里肯定不是医院,也不是自己的蜗居……

    他抬起手来,那一双手显得有些陌生,于是瞬间明白了,这具身体不是自己的。

    而他也看清楚了自己从醒过来就一直感觉到手里抓着的东西:一块板砖。

    洪隅估计自己这具身体应该是被打了一顿,看到手中这块板砖,他忽然冒出一个念头:难道这个世界打架也流行板砖?这本主倒是有几分悍勇之气。

    刚想到本主,他立时头痛欲裂,灵魂穿越而来的后遗症显现出来,本主的记忆好像填鸭一样疯狂涌入了他的脑海之中;再加上灵魂和这具身体的契合度大有问题,导致四肢乏力,他仰头倒在了床上,一瞬间满身冷汗。

    一些记忆在脑海之中渐渐变得清晰起来。

    “洪禹?”他下意识的念叨一声,而后露出一个苦笑:这难道就是所谓的天意?而之前称赞本主“悍勇”,也成了一个笑话。

    本主洪禹的身份实际上非常了得,出身大夏王朝最顶级世家之一的洪家。

    武都城内有好事者将洪家与何家、百里家、宋家并成称大夏王朝“四大天柱”,尽管大夏官方不可能承认这个说法,但是在民间却广为流传。而且大家都知道,这四大天柱才是真正的顶级世家,仅次于皇室。

    至于“勋贵区”其他的世家,实力都要逊色不少,不敢也不能与之相争。

    洪家老祖宗洪胜日乃是大夏王朝第一名将,官拜护国大将军,四十年前出身平平的洪胜日还只是一个辎重营的小校,手下三百辎重兵,往返于大夏和狄戎之间的“青峡走廊”为前方正在和狄戎骑兵鏖战的大夏精兵输送粮草。

    而在最后的莫儿河决战之中,大夏精兵的锥盾阵在狄戎精骑的冲击下,眼看就要支撑不住,洪胜日却横空出世,带着三百辎重兵,一路杀进了狄戎中军大营,洪胜日三招斩杀当时狄戎阵中第一悍将靳鬼泣,而后三十丈外一记凌空刀气斩断了狄戎大帅的帅旗。

    狄戎士气大挫,大夏精兵趁机反攻,最终大胜,斩首三万,俘虏无数,缴获战马一万两千匹。乃是当时二十年以内,大夏王朝对北方狄戎的最大胜利!

    而后,这个最大胜利的记录就被亲手创造者洪胜日不断刷新。

    洪胜日起于寒门,硬是凭着钢铁一般坚硬的军功,一步步走到了人臣巅峰,傲视大夏!

    当年的三百辎重兵,也已经变成了如今的大夏第一雄师“武烈精营”。

    而今的洪胜日,乃是名副其实的大夏军方第一人!整个武都,无人敢惹。就算是四大天柱其他三家的家主见了他,也要退避三舍。

    但是本主洪禹在洪家却是个不受待见的家伙。

    要是让洪隅这个前世一穷二白只能自己辛苦打拼的人来总结,本主真是个一无是处的东西。

    有这么好的家世却不知道珍惜和利用,不到十二岁的时候,就已经吃喝嫖赌样样精通,到今年十五岁,不过三年时间,已经弄垮了身子。他格外愚蠢,还偏偏觉得世上就数自己最聪明!

    要是你真的坏,真的纨绔,那也要有个纨绔的样子。就算惹了事儿,站在武都主道太武大街上,拍着胸脯吼一嗓子:“老子就是这么横!”

    那至少也是一种担当。

    可是本主呢?惹事的时候比谁都彪悍,一旦对方找上门来,他立刻就怂了,什么都不会干,只会一招:躲回家里。

    这些年来,因为洪禹,堂堂四大天柱之一的洪府,不知道多少次被人堵在门上叫骂。人家的确畏惧洪老爷子的权势,可是站在门口骂,所有人都能听见,理亏的都是洪府,难道每一次,洪胜日都要仗势欺人?

    堂堂四大天柱,丢人丢到这份儿上!

    开始的时候,洪老爷子还会亲自出面处理这些事情,然后把洪禹狠揍一顿。后来洪老爷子气狠了,就当没这个孙子。然后是洪禹和洪烈的父亲洪承业出面,等到那件事情发生,洪承业去向敏感,整个洪家,就只剩下大哥洪烈还护着这个弟弟了。

    而这一次的事情,起因正是如今洪禹手上的这块板砖。

    这东西居然花了本主儿十万两白银!洪隅摇头不已,随手丢在了一边。

    板砖落在地上,发出“硿”的一声。洪禹却愣了一下,这声音有些不同寻常,绝不像是一块砖头掉在地上的声音。

    如果硬要形容:其声宛如空谷敲山!

    洪禹脑海之中迅速反应过来,好像是深山古刹,青铜古佛旁边,老僧手中百年木鱼的声音!

    而就在那一声响过的刹那,外屋书桌上一本摊开的《密研经》之中,忽然飘散起来一片淡淡的金色光砂,那些弥散的光砂似乎循着某种轨迹聚拢在一起,想要形成一个文字!

    但是显得后力不济,还未成功便逐渐消散,重新沉落回了经卷之中,平淡无形。

    洪禹一愣,还以为自己眼花了,使劲揉了揉眼睛,再去看那卷《密研经》,一切如常。他狐疑的捡起那块板砖,又扔了一次。

    “硿!”

    《密研经》中再次随着那声音飞舞出一片金色光砂,仿佛有生命一般,在书页上空盘旋上升,神秘而美丽!

    洪隅大吃一惊,他低头看看那块板砖,难道本主真的瞎猫碰上死耗子,得到了一件异宝而不自知?

    说起这块板砖,其实也是“大有来历”,因为这块砖,出自云空寺。

    二十年前的云空寺可谓盛极一时,当时佛门、道门、儒门并立,实力却以云空寺所代表的佛门为最强。

    清源大陆母河孕育众生,除了人族之外,更有无数蛮荒地带潜藏着强悍的荒兽,危机重重!大夏勇士修武技、炼武气,一旦体内凝聚出“武气”,就能够列入武者九品,可谓一步登天!

    一品合真为至强,无可超越!

    九品涌泉为初始,人间豪强!

    这中间,还有八品身罡、七品魂星、六品真淬、五品元定、四品通法、三品显圣和二品开神。

    而当时的云空寺,拥有五品元定境界的武僧五百人,四品通法一百人,三品显圣三十人,二品开神八人。甚至连传说之中近乎神明的一品合真都有三人!

    当时大夏流传一个说法:大夏武者,半出云空!

    这个说法并不夸张,整个大夏所有的武者之中,有将近一半,或是直接出自云空寺,或是修行的武技、功法,和云空寺大有关系。

    当年大夏的武生榜、武侯榜、武皇榜,三大榜之中,每一榜都有将近一半,乃是云空寺武僧。

    相比而言,当年代表道门的玉清观和代表儒门的醴陵书院,在实力上和云空寺相差甚远。

    而当时最顶级的“天下十大功法”,云空寺就收藏着三种!

    只是谁也没有想到,这样盛极一时的佛门,却在二十年前烟消云散。

    对外的说法是大夏武宗皇帝笃信道教,尊玉清观观主、道门领袖浊一道长为国师,故而尊道灭佛。

    举国之力何等强大?灭佛一战一夜之间让云空寺烟消云散,天下佛寺也随之迅速被捣毁。

    就连那浩如烟海的佛经也都被焚毁,只允许三部传世。

    《法说经》、《密研经》和《阿布罗耶经》。

    云空寺辉煌数百年,寺中财富积累极为庞大,全部充入皇宫内库。据说其中珍宝无数,都成了皇家私藏。不仅如此,所有从云空寺流传出来的物品,都成了禁物,只有皇家能够收藏,子民大臣不论什么身份,胆敢私藏禁物,就是死罪!

    这个严苛禁令在当年十分可怕,甚至有当朝一品大员,因为家中夫人笃信佛教,仅仅是收藏了一部云空寺被攻破之时流传出来的佛经,被人举报,结果抄家灭族,满门抄斩!

    不过现在已经是二十年后,云空寺已经成了浮云往事,辉煌一时的旧址也只剩下了断壁残垣。

    这个禁令不说形同虚设,也没有几个人把它当成一会事儿了。武都之中,各大豪门悄然兴起了一个潮流:收藏禁物!

    这似乎是各大豪门宣示自己实力的手段:敢于收藏禁物、而且能收到禁物。

    在洪隅的灵魂抢占这具身体之前,本主洪禹正在做的事情,就收收藏云空寺禁物——而他这个禁物,让人哭笑不得的就是这一块板砖!

    据卖家说这可是当年云空寺正殿大雄宝殿之中,那一尊高达九丈、纯金铸就、镶嵌了无数宝石的佛像脚下垫着的一块砖!

    因为豪门的追捧,再加上已经过去了二十年,当年从云空寺流传出来的东西已经越来越少,而且有价无市。洪禹被人激将,就发誓要弄到一件禁物。

    他还自鸣得意:堂堂四大天柱之一的洪府之中,竟然没有一件禁物!这怎么可以?等老子弄到一件禁物,从小妹到爷爷,必定都对自己的能力刮目相看!

    他是把这件掉脑袋的事情,当成了“功绩”来办的!由此可见,本主是多么的愚蠢!

    于是本主多方打听,终于联系上了一伙人,愿意出售一件禁物。只是事先并没有说是什么,毕竟这是隐秘的交易。

    而本主也不在乎到底是什么,是禁物、有面子就行了。

    对方要价极高,他手头又没有那么多钱,于是****,霸占了武都东城一个商户的家财,这才凑足了银两。

    只是交易的时候,看到那一块板砖,本主才彻底傻眼。任凭对方说的天花乱坠,本主也知道上当了。云空寺的确已经成了一片废墟,可是找到别的东西或许不容易,找到一块转头那真是太简单了,因为就剩下砖头了!

    于是本主死活不答应,还要追究对方责任。那些卖禁物的人可都是亡命之徒,管你是什么身份,乱战起来抢了银票就走。

    本主不受家里待见,身边只跟着两名九品涌泉的武者,而对方有备而来,实力更强,两名护卫力战而亡,本主直接被打死,还是被路人发现,最后辗转数次,才送回了洪府。

    可能是因为死前那一股执念,本主死死攥着那一块板砖,也一起被抬回了洪府。

    阴差阳错之下,洪禹成了洪隅,身体还是这具身体,灵魂却已经换了一个。

    这《密研经》就是当初武宗灭佛之后,只允许在时间流传的三卷经书之一,佛门最基本的经卷,本主当初是真把购买禁物当成了一项在家中“咸鱼翻身”的事业来做,为此还专门研究了一下云空寺的情况,并且买来了一卷《密研经》,但是以他的知识水准,只看了第一页就不知所云,随手丢在了书案上。

    经书不过是武都某家书局雕版印刷的产物,发行量至少五千册,这种普通货色,能够引发异象,显然是因为那块板砖。

    洪禹虽然很不情愿,但是也不得不接受自己穿越成了一个废物二世祖、败家蠢纨绔的事实,无论如何,自己总算是还活着,那么就要在这个世界上安身立命,他不想一辈子不被人待见,也知道这个世界依旧混乱,故而武者为尊,如果能够继承佛门绝学,即便是见不得光,至少也有了一些保护自己的本钱!

    他将板砖很是慎重的放在书案上,而后又将《密研经》重新摊开,他深吸一口气,准备开始实验,这时心中忽然有一种明悟:或许自己在这个世界的前途如何,就要看这一次的实验结果了

    他拿起那块板砖,在书案边敲了一下。

    “硿!”

    又是那种声音——虽然不大,却给人一种大气磅礴的感觉,洪禹心中忍不住浮现出一个画面,一柄巨大的金刚杵,从天而降,重重的敲在了一座大山上。

    《密研经》上,再次冒出了一片淡淡的金色光砂,只限定在书卷上方的小小空间之中,那一片光砂努力的聚集,却显得有些后继无力。

    洪禹福至心灵,手中的板砖连续在书案边缘敲击着。

    “硿硿硿……”

    声音空旷而悠远,仿佛从时光长河古老的源头传来。

    每一次声响,都会从《密研经》之中释放出来一片淡金色的光砂,光砂越聚越多,力量越来越大,渐渐地在书卷上空,形成了一枚金色的字符!

    愚蠢的本主不认识,洪禹自然也不认识。但是他并没有停下来,而是继续敲击,每一次敲击,都会有新的光砂从《密研经》之中释放出来,而那淡淡的金光已经不仅仅局限于书本上方,开始向外扩展,将他的整个房间笼罩起来,一股浩大、宽宏、卓远、仁爱的气息弥散开来,两世为人的洪禹沐浴在这种光芒和气息之中,感动的差点流泪!

    他手中依旧在不停地敲击,光砂不断地释放,无数光砂凝聚成许多金色符文,而后这些金色符文开始堆积,达到了一定程度之后,忽然爆开,散漫的金光随后演化出一尊小沙弥的形象。

    那小沙弥低眉顺目,双手合十,似乎亘古以来,便一直坐在那里一动不动,任凭日月星辰起始反复,任凭宇宙星河浩瀚当空。

    他头顶上的戒疤,散发着凝实的金光,照耀的洪禹心中一片宁静。从那些金光之中,似乎能够看得到生、老、病、死、怨憎会、爱别离、求不得、五取蕴……看得到日月重光,看得到星辰幻灭。

    洪禹已经停止了敲击,沐浴在佛光之中,心中升起一丝感悟。这种感悟只可意会不可言传,而随着时间的推移,对于他而言,好处会越来越多。

    也不知过了多久,洪禹平静感悟的心湖之中,好像投进了一粒石子,一片淡淡的涟漪泛起,而那小沙弥的金光法相,忽然迅速缩小,嗖的一声钻进了洪禹的身体内,化作了一点金光,潜伏在某个位置上安然不动了。

    从那种玄妙的境界之中退出来,洪禹感觉整个人都有些不同了,之前原本重伤的身躯,已经能够轻松自如的活动了。

    而他更是感觉神清目明,念头和思维都通畅豁达了许多。

    心念一转,脑海之中自然而然的浮现出《密研经》整篇经文,一目了然!

    今后再也不会忘记。

    只是此时,他却忍不住无奈苦笑:本主实在太废物,不修武技、不习文事。他估计这沙弥法相应该是潜伏在自己的某个穴道之中,可是从本主的记忆之中,却找不到这个穴道的名称!

    他再用手去敲那块板砖,声音依旧,但是《密研经》已经没有了反应,想必这部经书,也就只能凝练出一尊沙弥法相。

    洪禹端坐片刻,忽然又想到了什么。起身来在屋子中转了一圈,从外屋门后面找到了一面镜子。

    对着镜子一照,却意外发现,本主的容貌,居然和自己有七八分相似!只是他上一世为了生计辛苦奔波打拼,显得要干练健康许多。而本主脸色苍白,一副病态。

    洪隅、洪禹,再加上这容貌……

    他放下镜子,心中一叹,不管自己愿不愿意,从今以后,他就是洪禹了。

    ……

    门外响起一个浑厚的男音,略带着不满的说道:“人呢?二弟受伤了,竟然连的看护的人都没有,怎么能这样……”

    随着这一声呼喊,外面才忙乱了起来,几名侍女仆人答应着,手忙脚乱的收拾着东西。

    那人轻轻一推门进来,一张国字脸,身材敦厚,气质朴实。看到洪隅已经坐起来,他明显松了一口气,欢喜道:“老二你醒了!”

    洪禹已经接收了本主的记忆,只是还有些不适应这个身份,勉强一笑的:“大哥。”

    如果说这个家中还有谁真心把本主当成亲人的话,也就只有眼前这个一母同胞的亲哥哥了。

    洪烈看到他脸色有些古怪,还以为他在担心今天的事情,虽然心中很是苦涩,却依旧安慰道:“老二,你放心吧,那件事情……我已经帮你处理好了,爷爷他们不会过问的,你不用担心被责罚,安心将养就是了。”

    他说着话,外面的仆人们却还是磨磨蹭蹭不肯进来伺候,顿时不满道:“这些个家伙,就知道偷奸耍滑。”

    倒不是这些下人们刁滑,实在是因为本主以前对待下人太过苛责,稍不如意就大肆打骂,他身边的下人,前后加起来已经被杖毙四个了!

    洪禹苦笑一声:这哪能怪人家?

    大哥洪烈性格忠厚本分,不管这个二弟闯了什么祸,总觉得都是自家人,无论如何也要护得弟弟周全。他就拉着洪禹絮絮叨叨说个不停,洪禹担心露出什么马脚,应付起来十分辛苦,不一会儿刚刚恢复一些的身体已经显出疲态。

    洪烈赶紧告辞,让他安心休息:“外面的事情,一切有我,放心吧。”

    洪禹起身相送,又被大哥按回去,再次不放心的叮嘱他好生休养。

    洪禹想起来自己醒来的时候,隐约听见外面有些争吵声,想必是苦主找上门来了吧。

    他叹了一口气,回忆一下被他抢夺了家财的东城那家商户,背后好像是某个小世家,只怕就是他们找上门来了。

    整个武都,皇城位于最中央稍稍靠北一些,乃是整个武都之中最尊贵的位置。

    而能够被称为豪门的只有三十六家,这些豪门世家,全部居住在武都西北的“勋贵区”。而这片区域,从大夏王朝开国就已经划定了,绝对无法扩张,也就是说。从今往后,整个武都内,就只有三十六家豪门。

    想要进入武都、想要成为豪门,那就只有想办法把取代其中一家。否则,就算你把武都其他的地皮全买下来,骄傲的武都人也不会承认你豪门的地位。

    这三十六家,顶级的当然是四大天柱,下面还有六大宝栋、十大金梁、和十六金砖基。

    东城那商户背后的人好像就是十六金砖基中的一家,尽管洪家已经是日暮西山的景象,但是对付十六金砖基还是很轻松的。因此洪隅并不担心大哥没能力处理。

    洪烈走后,外面那些下人们立刻没了动静,更别说进来伺候了。

    洪禹现在也不想跟他们过多接触,他也有些疲惫了,看看外面天色已暗,书桌上还摆着一些点心,他胡乱吃了一些,肚子里感觉好了很多,就把板砖塞进枕头下面,和衣而卧,不片刻沉沉睡去。

    穴道内的那沙弥法相依旧盘膝而坐,双手合十,只是似乎口中念诵着什么,随着它双唇微动,一股股单薄的几乎看不见的光砂,从穴道之中缓缓释放而出,化作了一道涓涓细流,淌过洪禹的经脉,在洪禹不知不觉之中,进行着神秘的改造……

    小说吧 www.xiaoshuoba.com小说吧 www.xiaoshuoba.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创世至尊》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创世至尊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创世至尊》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